男频主角在攻略我[穿书] 第 84 章 现代番外六

小说:男频主角在攻略我[穿书] 作者:子琼 更新时间:2021-09-15 17:56: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楚尧尧把窗户和窗帘都给小心地拉上了,一转身就发现谢临砚正打量着她的卧室。

  卧室很宽敞,但总体的风格稍微有些幼稚,墙上贴着粉色的壁纸,地上铺着粉色的地毯,角落还摆了几个草莓形状的小沙发,卧室中间的床不算大,比单人床大一点儿,又比双人床小一点儿。谢临砚走到了白色的书桌旁,仰头看着书柜里陈列着的情小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今晚要跟我挤一下了,当然,你要是想睡地上我也不介意。”

  “睡地上?”谢临砚扭头看向了楚尧尧,他的眼神有些露骨,“我打算抱着你睡的。”

  说着,他就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个东西来,楚尧尧定睛一看,差点儿没被气笑。

  “你刚刚下楼就是买这个去了?”

  谢临砚点头:“不过,我还不会用。”

  “你别问我,我也不会用。”楚尧尧以前又没有男朋友,根本不会去关注这种东西,但她还是有些好奇地从谢临砚手里接过了那东西,仔细地打量了起来,她想了想问道,“听说这个还有大小款式的,你不是随手拿的吧?”

  “这是店员给我推荐的。”

  楚尧尧眼睛都瞪大了,她实在难以想象有人会一本正经地推荐这个东西。

  她将那东西放到了床头柜上,然后道:“一会儿我上网查一查这个怎么用,先洗澡吧。”

  说到这,她突然顿了一下,仰头看向谢临砚问道:“你会洗澡吗?”

  谢临砚:“?”

  “算了,你跟我一起洗吧,我教你怎么用。”

  楚尧尧的卧室是带有独立卫生间的,所以不用担心会被家里人发现。

  她拿上浴巾后催促道:“把鞋脱了直接进来,地上有防滑垫。”

  楚尧尧邀请他一起洗澡,谢临砚当然不会拒绝,他按照楚尧尧的指示进了卫生间,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卫生间也很宽敞,设施齐全,淋浴和马桶被一道玻璃门隔开,楚尧尧刚开始还有些别扭,别扭了片刻,就很自然地把衣服给脱了,并指挥着谢临砚也把衣服脱了。将玻璃门拉上,楚尧尧佯装镇定地打开了淋浴,热水迅速涌了出来。

  这过程里,谢临砚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楚尧尧终于忍不住了,她红着脸瞪着谢临砚,问道:“你看什么?”

  “你也可以看我。”

  蒸汽腾起,室内很快就沁润在一片白朦朦的水汽之中,楚尧尧伸手按着谢临砚的肩,将他推到了淋浴下面,温热的水落在他的肩上,打湿了他的发尾,他的头发已经散开了,半湿不湿地搭着,竟带了几分勾人的妩媚。

  楚尧尧用手捧起一捧水,浇在了谢临砚的发顶,晶莹的水珠顺着他的额角滑下,粘在他的睫毛上,随着他眨眼的动作,轻轻滚落,很快,他的头发就被热水完全打湿了。谢临砚忍不住抬手捋了一下楚尧尧的头发,她的头发便也被打湿了。

  “好好学怎么洗澡。”

  “尧尧,我也没那么笨吧。”谢临砚轻轻拽住了楚尧尧的手腕,“要不这样吧,你先帮我洗,我再帮你洗,就当是考察我有没有学会了。”

  “你、你帮我洗?”楚尧尧的呼吸都一滞。

  “对呀,”谢临砚的声音有些低哑,他的手掌似有若无地按在了楚尧尧的肩上,“我会仔仔细细地帮你洗的。”

  楚尧尧:“......”

  她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挤了两泵沐浴露在掌心,慢慢搓起泡,然后将满是泡沫的手掌压在了谢临砚身上。谢临砚静静地看着她,没动,浴室里满是温热的雾气,熏得人晕乎乎的。泡沫越搓越多,楚尧尧的掌心能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体温,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和他肌肉的纹理。洁白的泡沫裹上,又被温热的水冲去。

  “你学会了吗?”楚尧尧仰头问他。

  谢临砚轻轻“嗯”了一声,他也学着楚尧尧的样子,往手心里挤了两泵沐浴露,一点点搓起泡。楚尧尧忍不住将下巴轻轻搁在了谢临砚的肩上,轻轻闭上了眼睛。

  ......

  楚尧尧是被谢临砚抱出浴室的,她差点儿直接在里面睡着,出来之后,呼吸到微凉的空气,她才从那种略微缺氧的状态恢复过来。

  她拉着谢临砚在床边坐下,拿起吹风机,先按着谢临砚,把他的头发吹干,才抬起胳膊开始吹自己的头发。

  谢临砚则整个人都躺进了被窝里,偏着头看她。乌黑的发丝散落在他的肩膀上,因为刚洗过,光滑得像黑色的绸缎。

  楚尧尧撇了他一眼,发现这时候的谢临砚竟然难得显得很乖顺。

  嗯,难得,非常难得。

  楚尧尧把头发吹干后,抬手关了卧室的灯,直接钻进被窝,抱住了谢临砚。

  床不大,俩人只能紧紧地抱在一起。

  “你要是觉得挤,可以睡地下。”楚尧尧忍不住逗他。

  谢临砚翻了个身,直接把她压到了身下,他看着楚尧尧,目光亮亮的:“这样就不挤了。”

  “你别得寸进尺。”

  “我怎么得寸进尺了?”谢临砚放松了胳膊,将楚尧尧拥紧了。

  他很喜欢这间屋子,这里到处都是楚尧尧的气息。甜的空气,柔软的被褥,他被紧紧裹在里面,每一寸皮肤都像被轻轻亲吻着。这是楚尧尧生长的地方,到处都是她留下的痕迹,谢临砚将头埋进了枕头里,在她耳边轻声问道:“这里隔音怎么样?”

  “正常说话听不到,但是不要太大声了。”

  谢临砚的手指轻轻压在楚尧尧的嘴唇上,问道:“能忍住吗?”

  楚尧尧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应该能吧。”

  “忍不住就咬我。”说着,谢临砚就起身拿起了他刚刚买好的东西,有些生疏地拆了起来。

  楚尧尧对这个东西也不了解,俩人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戴上。谢临砚再次垂眸看向了楚尧尧,他俯身下来,两手撑在了床上,定定地望着她,被褥垂下,遮挡住了大半。

  楚尧尧却突然紧张了起来,她嗫嚅着嘴唇,小声道:“你轻点,我是第一次。”

  谢临砚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的楚尧尧和那个世界的楚尧尧不是共用的一个身体,一个是修真者,一个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常人。

  “楚尧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让我有一种我在出轨的错觉。”

  “怎么会,不都是我吗?”

  她看着谢临砚,突然难受地蹙起了眉,轻轻“嘶”了一声。

  谢临砚吓了一跳:“疼了?”

  楚尧尧有些委屈地点头。

  谢临砚的额角冒出了些汗珠:“我还没用力。”

  他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我们之前第一次是怎么来着?”

  他不记得当时这么艰难。

  楚尧尧竟然更委屈了:“是你强迫的。”

  谢临砚眉头都皱起来了,他也觉得很委屈:“我什么时候强迫过你?”

  “刚出坠魔渊的那次,你还用长渊吓唬我。”

  谢临砚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可是我没真的伤到你,而且当时不都是自愿的吗?”

  楚尧尧觉得好笑,她更加来劲,语气委屈地控诉道:“不是自愿的,你还把我手绑起来了。”

  “我......”谢临砚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你当时也没有很坚定地拒绝我,而且在坠魔渊的时候,是你非缠着我,要与我双修的,是你先来撩拨我的,到头来怎么又变成我强迫你了?”

  楚尧尧一脸冷漠:“这你就不懂了,我那叫虚与委蛇。”

  谢临砚:“?”

  他看着楚尧尧,突然觉得很受伤:“我一直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没想到原来都是我一厢情愿,是我错付了。”

  楚尧尧撇了谢临砚一眼:“你也不看看你当初都是怎么对我的,还指望我喜欢你,别做梦了。”

  谢临砚:“......”

  楚尧尧看着谢临砚那副样子,不禁笑了起来,她抬起胳膊搂住了他的脖子道:“可惜我现在除了你也没别的选择了,唉,只能勉强将就一下了。”

  “将就?”谢临砚的眼神变得有些危险,他慢慢地更加靠近楚尧尧,胳膊也完全放松了下来。

  楚尧尧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着嘴唇没将他推开。

  谢临砚终究还是怜惜她的,他用手拢了拢她的发,柔声问道:“疼吗?”

  楚尧尧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她将额头贴在他的肩上,说道:“我没事,继续吧。”

  完全将她拥紧时,谢临砚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她:“尧尧,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楚尧尧都被他问懵了:“你好好看看你现在在对我做什么,我要是不喜欢你,我会让你这么对我?”

  “真的吗?”谢临砚委屈巴巴地问她,态度上倒是很委屈,但行为上可半点儿看不出委屈来。

  楚尧尧话都说不出来了,她搂住谢临砚,好半天才道:“你有什么可委屈的?你要委屈的话就停下来。”

  谢临砚一脸的无辜:“停不下来,太舒服了。”

  楚尧尧:“......”

  谢临砚抬起手来,将手掌压在了楚尧尧的嘴上,他在她耳边,哑声道:“小声点儿。”

  楚尧尧张嘴咬去,牙齿蹭过他的掌心,换来谢临砚一声低笑。所有的呜咽声都被捂在了掌心之下,他显得越发的肆无忌惮。他低头吻落她眼角的泪,轻声道:“尧尧,你怎么这么惹人怜?”

  ......

  谢临砚大抵还是念着她的青涩,没有做得太过分。楚尧尧发现她在现代的这具身体,可能没有身为修真者的身体健康。第二天一早,她差点儿没起得来,甚至第一次在第二天有了全身酸疼的感觉。

  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躺在谢临砚怀里。

  楚尧尧至今依旧觉得很不可思议,她怎么也想不到,谢临砚会有一天出现在她卧室的床上。

  她仰头,去看谢临砚,他半靠在床头,一手搂着她的肩,另一只手上拿了一本书,正一页一页地翻看着。

  那是什么?

  楚尧尧皱着眉,等她终于看清书封时,脸色都变了。

  “不准看!”她伸手去抢,却被谢临砚轻巧地躲开了。

  谢临砚垂眸看来,眼神有些怪异:“尧尧,原来你喜欢看这种东西。”

  那是一本古早风的情小说,书名叫做灰姑娘的霸道王子。

  楚尧尧已经不记得这本书到底是讲什么的了,但在她学生年代的时候,确实有一段时间喜欢看这种风格的情小说,最夸张的是,那时候的她还喜欢一边看一边在书上做笔记。

  谢临砚对着书上的笔记,念了起来:“如果我也能遇到王子这样的男人,我一定要穿上雪白的嫁衣,在最温暖的阳光下,成为他的妻子。”

  楚尧尧:“!”

  “啊啊啊!你闭嘴!不准读!不准看!”

  楚尧尧张牙舞爪地扑了过去,一把打掉了谢临砚手里的书,书落在了床上,翻到了一页,楚尧尧只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上面对男主那夸张的描述。

  男人扯了一把衣领,看着面前的少女,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女人,你在玩火。”

  楚尧尧:“!”

  她猛地捂住了谢临砚的眼睛:“不准看!不准看!你太讨厌了!!”

  谢临砚笑了一声:“我讨厌?这个王子就能讨你欢心?”

  他抬起手,扯开了楚尧尧捂在他眼睛上的手,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楚尧尧一时有些摸不准谢临砚到底想干什么,但隐约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就在这时,他突然抬手将她按进了怀里,楚尧尧刚一被他抱住,就反应过来,他们都没穿衣服呢,不等她挣扎出来,便觉得一阵天昏地暗,她已经被谢临砚从身后按在了床上,双手被反剪在身后,他压着她的腰,将她压在身下。

  “谢临砚!”楚尧尧疯狂地扭了起来,但完全没有用,谢临砚压得太稳了。

  “楚尧尧,最喜欢谁?”谢临砚覆在她背上,在她耳边轻声询问,禽兽至极。

  “你你你!最喜欢你!”楚尧尧觉得自己都要尖叫出来了,“你快放开我。”

  谢临砚竟然真的放开了禁锢住她胳膊的手,楚尧尧赶紧用胳膊将自己撑起来,但整体还是被压着的,依旧逃不开。

  楚尧尧回头去看谢临砚,他低头轻啄着她的唇角,柔声问道:“还疼吗?”

  疼倒谈不上,就是......感觉怪怪的。

  楚尧尧慢慢攥紧了拳头,有些无助地叫着谢临砚的名字,谢临砚收紧了胳膊,轻轻安抚着她。

  ......

  俩人起床的时候都快中午了,谢临砚将那本灰姑娘的霸道王子放回了书架上,转身对正坐在床边穿衣服的楚尧尧道:“你父母早上就出门了。”

  “他们去上班了,我点个外卖,我们吃了午饭,我就带你出去玩。”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谢临砚问道。

  “你很着急回去吗?”

  谢临砚露出了无所谓的表情:“主要还是看你。”

  这个世界时间流动并不会影响到那个世界,所以在这里待多久都没有关系。

  楚尧尧试探着看了谢临砚一眼:“那你等我考完研我们再回去吧,就今年年底,还有大半年。”

  “可以。”谢临砚点了点头,“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

  楚尧尧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开启了和谢临砚一起的同居生活。谢临砚也确实把一个被包养的小白脸该做的事情都做好了,每天出门买菜,一日三餐都给楚尧尧准备好不说,晚上还附带暖床功能,贤惠无比,楚尧尧非常满意。

  楚尧尧坐在餐桌边,一边吃着谢临砚做的饭,一边夸赞道:“谢临砚,你是真的有做小白脸的潜质。”

  谢临砚盛了一碗汤推到了楚尧尧面前:“尧尧满意就好。”

  楚尧尧当然满意,因为她不会做饭,也不会做家务,但是这些谢临砚都会,想想也是,单身五百多年了修真界精英人士,不至于连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都不会。

  年底的时候,楚尧尧顺利上岸,她又开启圣道镜,拉着谢临砚回到了圣道宫。

  这场现代的旅行到这里就算是结束了,谢临砚恢复了他的天道生活,楚尧尧也继续起了她的咸鱼生活。

  楚尧尧站在屋门前,心情愉悦地看着屋外的大雪,看着看着,雪中就出现了一道白色的身影,踏着雪一步步地走到了她面前,没有一片雪花落在他身上。

  楚尧尧笑了起来:“哥哥,你来了?”

  谢临砚微挑眉:“你倒是会审时度势,现在知道叫哥哥了?”

  楚尧尧惋惜地叹了口气:“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作者有话要说:尧尧:其实后来我就不喜欢看情小说了强行解释

  这是最后一章番外了,发完就标完结,全订标志会有延迟,要等第二天才能看到。

  下本大概年底开,具体时间不能确定,近期比较繁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