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平在县衙办完事情过来的时候,这两人正在数钱。

  江庭深数完后把钱给了戚染:“我这里一百七十文。”

  “我这里刚好一百文,”接过他给的钱,除去成本费的利润分成了三七分。

  三成的给了江庭深,剩余的戚染拿着,这是合同文书写好的利润分配。

  周大平还以为只是让江庭深帮忙揣着呢。

  他帮忙收拾东西的时候顺道问了句赚了多少钱。

  戚染反应极快的回答:“除去成本,也就只赚了一百二十文。”

  戚染会数钱和算钱周大平一点都不奇怪,江庭深也不奇怪,一个是因为戚大哥,一个是知道对方底细。

  周大平赞叹道:“真不愧是戚大哥的孩子,都能数到一百了。”

  戚染的爹是读过书的,里面算学学的最好,后来就经常教戚染。

  常常路过戚染家的时候,总会在门口听到那爽朗和软糯的数数声。

  想到这里,周大平很是感叹,要是戚大哥和戚大嫂还在就好了。

  下面的三人闲聊着,不知道对面二楼敞开的窗户里,坐着几位老学者。

  然而这几位老学者却很敬重靠窗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人淡笑的看着下面刚刚很热闹的摊位。

  这人正是京城国子监最年轻的太傅,教出了很多被圣上重用的官员。

  就因为这样,逸太傅遭人眼红,许多官员世家都想把他逼走,因此京城有一段时间,一度被这些人搞的乌烟瘴气。

  最后逸太傅自愿请辞,开始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时不时去贫困的小县城教书几年。

  今年正是来南县城教书的时间。

  传逸太傅打算收徒,许多富贵人家的读书生都蜂拥而来,这几天南县城热闹极了。

  房间里站着一位年轻书生,他以为逸太傅对下面的肉饼好奇,加上自己这几天一直没能入他眼,现在就想投其所好。

  礼貌的行了礼:“各位先生可是想吃下面的肉饼?学生可以代为跑一趟。”

  年轻书生的先生也以为逸先生喜欢吃,毕竟他一直在看那个摊位。

  好奇的询问道:“逸安可是想品尝下面的吃食?”

  逸先生这才收回视线,温润的眼神看了过来,摆手:“不是,只是觉得那两位孩童数钱挺快的,穿着不像是能读起书的人家。”

  又笑着道:“但两人的气质,又和农家不同,有些矛盾美。”

  “哦?居然有人能引起老师你的好奇,我也来看看,”现在说话的正是南县城才上任不久的县令。

  严知安之所以来到这个小县城,主要原因还是他老师逸太傅今年要来这里教学。

  京城的人和氏族已经按耐不住了,他暗地得的圣命是来保护他的老师。

  逸太傅长的温文尔雅,但动作却不是,一巴掌拍在猴头猴脑的严县令头上。

  吹胡子瞪眼道:“看什么看。”

  严县令笑嘻嘻的缩回脑袋,才想起旁边还有其他人,讪讪一笑的整理了下衣摆,拿出县令的气势来。

  …………

  楼上怎么样,下面没人知道。

  戚染三人又去了一趟管理户籍的地方,只是想问下还要多久时间,没想到户籍已经办好了。

  顺道就把户籍取了,江庭深很是高兴,他终于有属于自己的户籍,而不是别人给他安排的户籍。

  戚染看着江庭深手里的新户籍,声音带着笑意:“恭喜!”

  ------题外话------

  想睡觉的我,改了一个小时的文。

  s..book41400240704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农家小福女:种田养家致富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