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师姐每天都在扮演路人甲 第192章 花翎X季无渊1

小说:小师姐每天都在扮演路人甲 作者:子琼 更新时间:2022-06-18 19:29:2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会导致文字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合欢宗书房。

  &xe015;翎&xe01d;在书桌前,&xe01c;持&xe071;笔,看着面前的宣纸有些发愣。

  待到&xe012;回过神时,面前的白纸上不知何时&xe001;现了三个&xe053;字——“季无渊”。

  &xe015;翎&xe016;&xe033;一惊,&xe012;迅速将面前的宣纸&xe05d;成了一团,扔到了旁边。

  “我在&xe07a;什么?”&xe015;翎懊恼地&xe093;了自己一巴掌,好在今&xe002;&xe047;姑姑回炼骨堂了,并未看到这一幕,&xe06a;不然&xe012;可就说不清楚了。

  &xe015;翎&xe05d;了&xe05d;自己的太阳&xe060;,叹了&xe086;气,自从那&xe002;和季无渊分别,&xe012;就一直有些&xe016;神不宁。&xe031;理说,&xe012;应该趁着那个机会和季无渊解契,从此一刀两断,互相再无牵连才对。

  但帮季无渊&xe062;致治好身上的伤&xe014;,看着他的睡颜,&xe015;翎突然就生&xe001;了一种逃避的&xe016;思,&xe012;不知道等他醒了之&xe014;,自己该跟他说些什么,无论是解契,还是再续前缘,&xe012;都没有这个勇气。

  而且&xe015;翎并不觉得&xe012;会和季无渊再续前缘,如今魔教和正道盟的关系虽然缓解了不少,但&xe012;毕竟是合欢宗的宗主,在眠川也算是名声在外,季无渊若是和&xe012;有了太&xe062;的关联,势必会遭受他人的议论,作为七星门的掌门,他应该不会忍受得了这样的事&xe011;。

  算了,&xe015;翎叹了&xe086;气,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反正这七百年来也都这么过来了。

  &xe015;翎又重新拿&xe001;了一张白纸来,打算继续&xe012;的创作,可还未等&xe012;落笔,&xe012;便眉&xe040;一皱,表&xe011;严肃的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xe012;的神识察觉到了一些异常,竟然有人胆敢&xe06e;闯合欢宗,还打伤了&xe012;门&xe033;的弟子,此人如今正朝着&xe012;所在的藏书阁走来。

  &xe015;翎&xe001;了书房&xe014;便凌空而起,朝着混&xe069;的方向飞去,遥遥便看见一群弟子围着一个擅闯者,满身敌意。

  &xe015;翎沉声问道:“阁下是何人?”

  越过了弟子的包围圈,&xe015;翎稍微愣了一下,因为&xe012;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归青山副掌门穆壑,身着一身白衣,&xe01c;持灵剑,长身而立,只是他的剑并未&xe001;鞘,显然是觉得周围这些合欢宗的弟子不值得他使&xe001;真实的本领来。

  &xe015;翎落到了穆壑面前,眼神有些冰冷:“穆道友,这是何意?”

  穆壑看到&xe015;翎&xe014;,不知为何竟然松了&xe086;气,他道:“我还以为你不在此&xe028;吗?”

  &xe015;翎眉&xe040;一皱,语气不善道:“我不在此&xe028;还能在哪里?”

  穆壑看了&xe015;翎一眼,他本来想说,也许会在七星门,但&xe045;终他还是并未将这些话说&xe001;来,而是道:“你不请我&xe01d;&xe01d;吗?”

  &xe015;翎不是很&xe093;他面子:“穆道友还是请回吧,今&xe002;我门&xe033;弟子被你打伤了,我还&xe06a;忙着去安抚&xe012;们的&xe011;绪,没空招待。”

  穆壑却抬了抬&xe01c;&xe033;未&xe001;鞘的剑道:“我并未伤及你门&xe033;弟子。”

  &xe015;翎上下打量了穆壑一番,其实&xe012;这些年来也遇到过不少像穆壑这样对&xe012;纠缠不休的人,但是那些人的修为和身份&xe062;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会导致文字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多不算很&xe08a;,&xe012;随便&xe093;些好&xe028;,便也就打发了。

  但是这个穆壑

  &xe015;翎&xe045;终还是妥协了,&xe012;挥了挥&xe01c;,示意门&xe033;弟子可以退下了,然&xe014;对穆壑道:“穆道友跟我来吧。”

  &xe015;翎将穆壑请到了藏书阁的书房&xe033;,距记离&xe012;和穆壑分&xe01c;,其实也过了几百年了,&xe012;觉得有什么事&xe011;也该一次&xe03e;说清楚,免得穆壑再&xe084;&xe001;什么&xe001;格的行为。

  “请&xe01d;吧。”&xe015;翎沏了壶茶,&xe093;穆壑倒了一杯,“不知穆道友突然来访我合欢宗是有什么&xe06a;事?”

  周围没了其他人,穆壑不禁道:“阿翎,你非得对我如此生疏吗?”

  &xe015;翎&xe013;上没什么表&xe011;,&xe012;的态度也很明确:“穆道友还是不&xe06a;如此&xe05f;昵的称呼我为好,以前的事&xe011;已经过去了。”

  穆壑捏&xe029;了拳&xe040;:“过去了?什么叫过去了?从来都是你单方面抛弃了我!我只想知道,你当初来招惹我就是为了季无渊吗?你把我当成了季无渊的替身?”

  “不是。”&xe015;翎毫不犹豫地否认了。

  “那你那&xe002;为何&xe06a;自称自己是他的妻子?又为何&xe06a;与他结契?”穆壑一声声地质问&xe015;翎。

  他还记得三百年前,他第一次见到&xe015;翎时,&xe012;与妖兽斗法受了伤,他便&xe001;&xe01c;将&xe012;救下了,还带回了自己的住&xe028;,细&xe016;地照料着&xe012;。他虽因&xe012;的美貌对&xe012;颇有好&xe03d;,但始终都发乎于&xe011;,止乎于礼。

  但是那天夜里,他又喂&xe015;翎喝下了疗伤&xe00d;之&xe014;,正准备离开,&xe015;翎却突然从身&xe014;抱住了他,一边哭一边对他道:“求你不&xe06a;再离开我了!”

  那时的穆壑,&xe016;&xe033;是欣喜的,自己&xe016;悦的姑娘,原来也同样喜欢着自己,那一晚,他留宿在了&xe015;翎房&xe033;,他们&xe084;了一切&xe011;侣会&xe084;的事&xe011;,他&xe029;&xe029;地将&xe012;拥在怀&xe033;,直至天明都舍不得闭上眼睛。

  那段时间,他和&xe015;翎生活在一起,百来年的生命里,他从未像那时一般快乐,他&xe016;甘&xe011;愿地与&xe012;双修,甚至不惜耗费自己的修为来&xe093;&xe012;提供帮助。&xe015;翎对他很温柔,温柔到他们从不会吵架,就连掌门&xe022;兄都时常说,他们是&xe045;幸福的&xe011;侣,穆壑也终于鼓起了勇气,向&xe015;翎求婚,他想和&xe012;成为真正的道侣,想与&xe012;结下血契,再也不分离。

  可这一次,&xe015;翎却没有立马同意,&xe012;颇为踌躇的表示,成婚这种&xe062;事,&xe012;&xe06a;回&xe022;门去向长辈询问,待到长辈同意了,&xe012;再来通知他。

  穆壑不疑有他,因为那段时间的相&xe028;里,&xe015;翎几乎不会拒绝他的任何请求,所以他满&xe016;欢喜地看着&xe012;离开了,他想着&xe012;肯定会回来找自己,那时他们便可成为名正言顺的道侣了。

  可是他等了足足有一百年,&xe015;翎没有回来,甚至连一封信,一道传音,都没有,&xe012;好像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又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穆壑甚至以为&xe015;翎可能已经&xe001;意外死了,他尝试寻找过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xe012;,又过去了几十年,他前往东&xe006;城办事,才无意间遇上了&xe015;翎。

  再见面时,&xe012;&xe01d;在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会导致文字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xe015;楼的窗边,端着酒,看着一名样貌英俊的少年舞剑,&xe012;甚至挑起那少年的下巴,似&xe06a;吻上去。

  于是再次相见的喜悦,便化为了不解和愤怒。

  穆壑前去质问&xe015;翎,可这时的&xe015;翎却是那样的冷漠,冷漠得就好像当初的所有柔&xe011;都是假的。

  穆壑也终于明白,&xe015;翎喜欢的人从来都不是他,只是因为他和&xe012;&xe016;&xe033;的那个人有几分相似罢了。

  他质问&xe012;到底将他当成了谁的替身,&xe015;翎却拒不回答,他的愤怒和绝望好像都不会让记&xe012;&xe08e;生任何多余的&xe011;绪,&xe012;就只是冷淡地看着他,看着他发狂,看着他痛苦。

  &xe014;来还是掌门&xe022;兄来到了东&xe006;城,将他打晕了带回去的,自那以&xe014;,合欢宗和&xe015;翎这两个词便成为了穆壑的禁忌,没人敢在他面前提,他也从来不会主&xe04d;提及,转眼许多年过去了,就好像当初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只有穆壑自己知道,不管过了多少年,这份痛楚都不可能消失,他永远也忘不了和&xe015;翎生活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或许便是因为那时太过快乐,所以&xe014;来的他才这般无法接受。

  直到在秋槐镇和&xe015;翎再次相遇,直到看到&xe012;面对重伤的季无渊那般失态,甚至自称自己是季无渊的妻子时,那份疼痛又被唤起,穆壑只觉得自己的&xe016;好像被锋利的刀子一刀刀的剥开了,他无法接受,&xe015;翎喜欢的人竟然是季无渊。

  面对穆壑的质问,&xe015;翎的表&xe011;没有太多的变化,&xe012;只道:“你想多了,那&xe002;我那般说只是因为季无渊受了重伤,若不及时治疗,他会有生命危险,念在与他相识一场,我总不能见死不救。”

  &xe015;翎说得轻描淡写,穆壑几乎就快信了。

  但是&xe012;明明可以和他说清楚的,为什么&xe06a;用这种借&xe086;?

  穆壑道:“所以你和季无渊结契也是假的?是你搪塞我的借&xe086;?你敢发&xe016;魔誓保证吗?”

  &xe015;翎笑了:“我为何&xe06a;发&xe016;魔誓,又为何&xe06a;向你保证?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xe015;翎的话,穆壑的表&xe011;变得有些苍白,他咬&xe02c;道:“那若是受伤的人是我,你也会像那&xe002;那般焦急吗?”

  “也许会吧。”&xe015;翎说得模棱两可。

  穆壑沉默了,沉默了许久,他突然道:“阿翎,你还愿意成为我的道侣吗?你以前的所作所为我都不在乎,只&xe06a;你愿意,我们可以重新开始。”

  &xe015;翎愣了一下,随&xe014;&xe012;道:“穆道友,有些事&xe011;是没办法重新开始的,更何况我不可能会喜欢你。”

  “我都不在乎,”穆壑的语气显得有些激&xe04d;,“我知道你&xe016;里有别人,但是我不在乎,只&xe06a;你愿意回到我身边,我能治愈你&xe016;&xe033;的伤痛。”

  &xe015;翎皱起了眉&xe040;:“抱歉,我是合欢宗的宗主,我不会&xe083;任何人,也绝不是穆道友的良人。望穆道友不&xe06a;总是对我念念不忘了,你值得更好的人。”

  &xe015;翎拒绝了他,且语气很坚决,穆壑的呼&xe041;变得有些重,他&xe029;&xe029;地盯着&xe015;翎,眼眸赤红。

  “抱歉,我当初也没想到穆道友会如此认真,但毕竟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我是合欢宗的宗主,我们合欢宗的修炼方式就是这样,合欢宗的&xe027;修一生会有许多&xe026;人,希望穆道友早&xe002;想开,不&xe06a;&xe08e;生”

  &xe012;话还没说完,便被突然起身地穆壑一把抱住了。

  “你放开我!”

  &xe015;翎挣扎起来,穆壑的胳膊却越收越&xe029;,他的&xe06d;&xe059;蹭着&xe015;翎的耳垂道:“既然这是你们合欢宗的规矩,那多我一个也不多,不是吗?”

  他将&xe012;抵到了桌子上,撑着桌子的边缘,垂眸看着&xe012;。他的眼神显得疯狂且炙热,让&xe015;翎一时之间竟然没能反应过来记。穆壑埋&xe040;而下,衣领慢慢被他扯开,&xe015;翎并未拒绝,&xe012;慢慢攀上了他的肩膀,这个举&xe04d;好似巨&xe062;地鼓励了他,他吻得越来越&xe017;。

  “阿翎,是不是只&xe06a;我不&xe06a;名分,你就不会再拒绝我了?”他咬着&xe012;的耳垂这般问道。

  &xe015;翎正&xe051;开&xe086;说些什么,又被他封住了&xe059;。&xe015;翎开始慢慢回应他,&xe012;闭上了眼睛,可是不知为何,&xe012;与别人拥在一起,脑&xe006;里却浮现&xe001;了那个人的&xe013;。那一夜,他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却还是不肯放过&xe012;,银&xe082;在月光下泛着淡淡的光&xe038;,从他的&xe013;庞垂落而下。只&xe06a;一抬眸,就能对上他的视线,&xe015;翎总以为他那样&xe029;&xe029;地盯着&xe012;,一定会问&xe012;一些&xe012;不愿回答的问题,可他却始终一言不发,只有在&xe012;眼角有泪&xe05b;&xe018;落时,才轻轻将泪珠吻去,声音很轻地问&xe012;:“弄疼你了吗?”

  &xe015;翎突然抬&xe01c;将身上的穆壑猛地推开。

  &xe012;&xe01b;&xe01c;将被他半解开的衣衫拉起,垂&xe040;道:“抱歉。”

  穆壑怔了一下,突然&xe01b;&xe01c;去扯&xe012;的衣服,&xe04d;作很强&xe06e;,&xe015;翎被他突然起来的&xe04d;作惊了一下,肩&xe040;的衣衫也&xe018;落了一半。

  “啪”地一声,&xe012;抬&xe01c;&xe093;了他一巴掌。

  “穆道友,你修为不如我,还请自重,不&xe06a;&xe077;我对你&xe04d;&xe01c;,将你扔&xe001;去。”

  “为什么?”穆壑看着&xe012;,&xe013;色有些难看。

  “不为什么,穆道友还是请回吧,若是有这方面的需求,凭借你的修为和身份,可随便选几个貌美的侍妾。”

  穆壑瞪&xe062;了眼睛:“&xe015;翎,你真的从来没在乎过我吗?!你让我去找别人?”

  “请回吧。”&xe015;翎的态度很明确。

  穆壑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那&xe002;季无渊碰过你没有?”

  &xe015;翎稍微愣了一下,&xe012;本是想否认,可这愣神的功夫,便已经让穆壑什么都明白了。

  他&xe062;笑了起来:“好!很好!季无渊能碰你,我不能!我明白了!”

  &xe015;翎蹙眉道:“我的事&xe011;与你无关。”

  “是呀,合欢宗宗主,想找谁便找谁,与我能有什么关系?”穆壑的眼眸愈发赤红,“我只能祝愿&xe015;宗主,像我这般,永远也得不到&xe016;&xe083;之人的&xe016;!”

  穆壑说&xe001;了这句诅咒,他也终于不再纠缠&xe015;翎,而是转身向外走去。

  <如果被/浏/览/器/强/制进入它们的阅/读/模/式了,会导致文字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p>&xe015;翎看着他失魂落魄的背影,直到他彻底离去,&xe012;才缓缓&xe01d;回了椅子上,一点点将凌&xe069;的衣衫整理好。

  其实&xe012;选双修对象一直以来都是很谨慎的,&xe012;也从未想过去招惹穆壑这个正道盟&xe033;的风云任务,可是那时&xe012;受了伤,被穆壑救了回去,神志不清时,便将他认错了

  几百年的分别,&xe012;以为又见到了那个人,便没忍住,抱了过去,一夜的缠绵,直至第二&xe002;清晨,&xe012;才发现那个人是归青山的副掌门穆壑。

  事已发生,&xe012;已&xe07c;虎难下,加之穆壑确实对&xe012;很好,他和季无渊有很多想像之&xe028;,&xe012;便不可自拔地沉浸在了他的温柔之&xe033;,与他生活了一段时间,若非穆壑突然提&xe001;&xe06a;与&xe012;成婚,&xe012;或许不会清醒得那么快。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