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筝筝确实被傅少弦的话给吓到了,她是个孩子不错,可天生聪颖,也听过很多小孩子被坏人拐卖的新闻。

  哥哥不会有事吧,他到底要做什么?

  傅少弦走近女儿,声音压低了些,表情沉重,“筝筝,你一定要告诉粑粑实话,你哥哥和你一样大,他会被骗子骗走的,再说了你哥哥身体也不好,万一发生什么事……筝筝,你就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筝筝吓得脸色苍白,用手捂住嘴。

  “我……粑粑我……我不知道哥哥在哪里。”

  傅少弦的双手无力的垂下,他能看出来筝筝早上和灼灼联系过,而且他儿子走之前必定给筝筝洗脑了。

  筝筝到底是女孩子不经吓,也没灼灼做得那般滴水不漏。

  “粑粑,筝筝真的不知道哥哥在哪里。”

  傅筝确实不知道,她只知道哥哥要逃出去,然后去找他们真正的妈咪,这些哥哥走之前交代过,就算有人用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不能说,尤其是粑粑,不然哥哥再也不会理她了。

  从小傅少弦就教育她,说到做到。

  粑粑对不起,筝筝不能食!

  眼见女儿吓得不轻,又做了手术不久,傅少弦就是再着急也不忍心再逼她。

  他把女儿搂进怀里,“没事的筝筝,有爸爸在不会让哥哥有事,你不要害怕,粑粑一定会尽快找到哥哥。”

  “粑粑。”小丫头机灵的问,“哥哥那么聪明不会被骗子拐走的,你也别担心。”

  呵。

  这丫头肯定知道灼灼干什么去了。

  傅少弦没办法只能求助容筝,哪怕他在京都再牛逼,可这里是c国,依照容筝的势力找人应该会比较快。

  此时的容筝刚刚起床洗漱,接到傅少弦的电话她本以为男人马上就要来了,语气兴奋。

  “少弦!”

  “阿筝,灼灼不见了,从医院逃了出去,拜托你帮我找找。”

  容筝的神经也跟着紧绷起来,“不见了?怎么会不见的,什么时候的事,监控看了吗?”

  “看了,就在半个小时前逃走的,我猜想他就在这附近。”

  一个小孩子难道还能飞出这片天?

  可他到底也想简单了,灼灼和夏云熙好歹在这儿生活了三年,要说熟悉,他比傅少弦还要熟悉这座城市。

  一出医院他就跑去了以前住的地方求助当地的邻居。

  傅少弦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去求助别人,而且他也不知道以前的灼灼和夏云熙安居在哪里。

  容筝赶紧打电话让人去找,安排好一切她怒气冲冲的赶到皇家医院。

  “你们都是饭桶吗,一个小孩子都看不住!”

  公主殿下大发雷霆这整个c国领土都像是在颤抖。

  一群医护人员被骂,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抵赖,都开始出去找人。

  监控只能看到医院区域,一出医院灼灼的行踪就查不到了。

  一个上午下来,依然没有灼灼的消息,倒是警察报道过几个灼灼出现的地方,一个是超市,一个是早餐店。

  傅少弦暗自咬牙:这小子就是老天爷派来折磨他的!

  “少弦,别着急应该马上就有消息了。”容筝见傅少弦徘徊不定,心里也没底。

  其实找个人很容易,可是傅少弦不允许光明正大的找,这样就很难了,毕竟城市那么大,还有乡村,灼灼是个小机灵鬼,谁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傅少弦一上午都在街上寻找,也没敢给夏云熙打电话。

  这小子从小跟着夏云熙,怕是只有夏云熙知道他的心思。

  “阿筝,你叫你的人继续找,尤其是机场和车站,一定要封锁。”

  只要灼灼不跑出c国的首都,他们还是能尽快找到的。

  吩咐完这些,傅少弦跑到洗手间给夏云熙打电话。

  此时京都是下午时间,夏云熙快结束练习。

  她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到一旁接起电话。

  “傅少弦,儿子怎么样了,他是不是不听你的话?”一开口夏云熙问的就是灼灼的情况。

  被她这么一问,傅少弦竟然变得难以启齿了。

  儿子在他手里不见了!

  “傅少弦,你说话啊!”迟迟听不到那头的声音,夏云熙不禁急了,“是不是灼灼他……”

  “他不见了!”最终傅少弦一咬牙告诉了她真相。

  夏云熙,“……”

  紧接着便是她的唾骂,“傅少弦,你个王八蛋,一个孩子都看不住你还要他的抚养权,你根本没把他当回事,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和容筝打情骂俏,你关心过两个孩子吗?傅少弦我告诉你……?”

  说到最后,夏云熙忍不住痛苦,他难以想象灼灼那么小的年纪离开了父母成为流浪儿童,会不会被坏人欺负?

  “傅少弦,如果灼灼有什么事我一定和你没完,你该死啊你……呜呜……”

  傅少弦始终没有插话,静静接受夏云熙的怒骂。

  他确实该死!

  一个孩子都看不住,还有什么资格要儿子的抚养权,只是夏云熙这一切难道就不该怪你么?如果不是你悄悄去看灼灼,他也不会怀疑容筝的身份。

  傅少弦猜测,那小子应该是去找夏云熙了。

  所以他才要封锁机场以及各个车站。

  “傅少弦,你说话啊,你为什么不说话?这个时候你知道来找我了,没办法了是不是……我就知道,儿子跟着你总有一天会出事的,你把他还给我,傅少弦……”

  “哭够了没有!”男人徒然怒吼,夏云熙也噤了声,“我现在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问你灼灼的一些情况,这三年他跟着你,你应该知道他的心思。”

  “我能知道什么?傅少弦,肯定是你对他的关心不够!”

  傅少弦没心思和她继续争吵,一气之下挂了电话。

  夏云熙望着被挂断的手机,心仿佛被掏空了般。

  天大地大,她要去哪里找宝贝儿子。

  夏云熙一刻也等不了,如论如何她也要去找儿子。

  她是哭着跑去程语办公室的,同事们见她这样忍不住纷纷议论起来。

  “这个夏云熙,是不是有病啊。”

  “就是,还哭了……”

  “莫不是被人欺负了吧。”

  “呵呵,活该被欺负,就是一个小贱人。”

  夏云熙没心思理会这些,她眼里心里都只有儿子。

  灼灼,等妈咪,妈咪来找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