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夏云熙的话虽然这么说,但容齐听得出来她语气里的失落和挫败。

  特别是她转身的背影让他心痛了。

  这些年容齐从未质疑过总统夫人的决定,可这一次他觉得母亲做得太过分了。

  也许云熙没打算和他们相认,不过这和总统夫人不想认又完全是两个概念。

  “云熙,母亲年纪大了偶尔会犯糊涂,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总统夫人也会犯糊涂?”夏云熙自嘲的笑了声,“容齐,你不用顾及我的心情,我真的不在乎,只是觉得不该知道这个真相。”

  强烈的自责充斥着容齐的内心,他刚才就不该和母亲毫无顾忌的谈这件事!

  夏云熙突然转过身,她笑颜如花,“不说这些了,你去帮我办一下出院手续,我不想待在这儿了。”

  “好。”既然她不想待,那就不待吧,也不是非得医院才能调养,“我们是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的,我帮你收拾一下,你想去哪儿我送你。”

  话说完,容齐立马后悔了!

  如今的夏云熙还能去哪儿,她不愿意原谅傅少弦,亲生母亲又不承认她……

  容齐想帮她在京都购置一套住宅,可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办下来的,而且他也怕云熙会敏感。

  不管怎样,他已经在偷偷的办了,等云熙不接受再说。

  果然,容齐一说完这话夏云熙便顿住了,她去哪儿,又能去哪儿。

  好像哪里都不属于她了!

  她笑道,“我想去看看孩子们,一会儿我会联系傅少弦的。”

  “好。”容齐小心翼翼的问,“我能见见两个宝贝吗?”

  夏云熙深吸口气,“还是不要了吧,有些真相知道了反而更糟糕,孩子们还小,尤其是筝筝刚刚做完手术,不要刺激她。”

  容齐也不敢冒这个险,其实自从他知道云熙的身份就一直想见见这两个小外甥,却一直没有机会。

  “行吧,等以后找个合适的时间再见吧,云熙,你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还有两个舅舅。”

  夏云熙只是笑笑没说话,有些事既然没有结果又何必告知缘由?

  筝筝和灼灼跟在傅少弦身边挺好!

  上了车,夏云熙主动给傅少弦打电话。

  傅少弦异常激动,“云熙!”

  “我想见见两个孩子,方便吗?”

  “方便。”原本在开会的傅少弦起身走了出去,那温柔的语气和小心的神态惊呆了在坐的所有人,“你在医院等我,我马上把孩子们带过来。”

  “不用了,你告诉我孩子们在哪儿,我自己过去看他们。”

  傅少弦握着手机的手忽然变得无力,“那个地方很偏僻,你一个人去不方便。”

  “有容齐陪着我,你只需要告诉我地址。”

  “这样吧,我在那里等你们。”

  夏云熙没多说什么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她的冷漠容齐看得清清楚楚,容齐不由心疼,他的这个妹妹到底是经历了多少伤痛才会对自己深爱的如此冷漠,一旦心死了大概就再也难以挽回了。

  傅少弦那个人容齐也不怎么喜欢,可他也得承认,他对夏云熙的那份情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见他欲又止的样子,夏云熙主动开口,“不要问我和傅少弦有没有可能,是你跟我说很多事都是缘分,那么就看缘分吧,只是我再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了。”

  “你,是有别的打算?”

  “我喜欢模特这个职业,打算过段时间就去国外发展。”

  她会带上自己信得过的人,一切从零开始,虽然很艰难,但总比这样每天无所事事没有追求的好,她现在就像是一具躯壳,空洞的灵魂早已飘远!

  “去国外?”容齐低声试探,“准备去哪个国家,需要我帮忙吗?”

  “还是不要了,我也没决定好,我这个人不喜欢走关系,而且我们也没什么关系,要断就断得彻底一点吧。”

  “云熙,就算你不回去c国我们也没必要断了联系吧?”

  夏云熙望着车窗外耸立的高楼大厦,她又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这一次她除了两个孩子再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她也相信傅少弦能照顾好两个孩子。

  究竟要绝望到何种境地才能让一个女人连孩子都放弃的选择一走了之?

  傅少弦发的地址夏云熙不太熟悉,京都的变化太大,很多地方也有了新名字,她让容齐开了导航,等到了目的地附近便让容齐离开了。

  容齐也尊重她,叮嘱了几句便开车走了。

  这里属于京都的郊区,别墅群体是新开发出来的,庞大的工程项目,森严的防守让夏云熙很放心。

  不多时,傅少弦的车从别墅内开出来,车窗落下,男人那张令女人们疯狂的脸撞进夏云熙平静的双眸,她上前朝他走过去,“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过去。”

  男人下车,声线低沉,“我不带你过去,你很难找到。”

  “你都没告诉我,怎么就知道我不行。”

  傅少弦主动握住她的手,他依然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不是你不行,是我想带你过去,灼灼和筝筝看到我们同时出现会很高兴。”

  一听这话,夏云熙原本想缩回来的手突然就不动了,乖乖的跟着男人上了车。

  “等你身体好些我们一起带筝筝和灼灼出去玩吧,他们这些日子都跟着佣人阿姨,很久没和我们相处了。”一上车,傅少弦就和她说这个事。

  夏云熙想想也有理,反正她都要离开这儿了,以后和傅少弦见面机会也会很少,为什么就不能给孩子们留一个美好的回忆?

  “好。”她沙哑的应了一声。

  也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声让傅少弦的紧张的心徒然变得激愤起来。

  她答应了,终于答应了,看在孩子面上,她到底还是做不到狠心啊。

  “那你今天问问他们想去哪里玩,我来安排。”

  夏云熙整个人靠在座椅里,看上去像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嗯。”

  傅少弦也没有多说,他知道她身体虚弱,也不敢当着面问,只能让医生私下给她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