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灼灼见夏云熙愣着不说话,继续劝说,“妈咪,你真的舍得我和妹妹吗?”

  “不舍得。”夏云熙答得干脆,“但是妈咪被逼无奈,灼灼,你还小,很多事只能看到表面,妈咪和你爸爸发生了太多事,是没办法再在一起了。”

  小家伙失落的垂下头,显然很失望。

  夏云熙看到儿子这样心都快碎了,他知道,儿子为了劝说自己肯定做足了功夫,这些话也是一早就准备好的。

  他虽然聪明懂事,可到底也只是一个孩子,他渴望一个完整的家,也渴望大人的关心和疼爱。

  如果她和傅少弦继续在一起,天天不是吵架就是冷战,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倒不如分开给孩子一个安宁的环境。

  不要为了孩子而牵强的在一起,这样不仅仅害了孩子,也苦了自己。

  经历了这么多事夏云熙明白一个道理,只有靠自己才能说得起话,傅少弦再厉害他也只是傅少弦,她要做什么还不是限制于他?再说她的亲生父母,身份尊贵,而她呢,他们都没想过认她啊。

  夏云熙不知道自己痛不痛,总之她就是看得很淡,也没有觉得有多难过。

  只有把这些看淡了才会平静吧。

  “没关系的妈咪。”灼灼很快掩去眼里的那抹失落,他朝夏云熙伸手,“无论你在不在灼灼身边,灼灼都会很听话的也会照顾好自己,你放心去做自己的事业吧,灼灼会等你的。”

  夏云熙把儿子抱在怀里,轻颤的在他耳旁开口,“妈咪知道灼灼很难过,灼灼还这么小妈咪就要离开了,妈咪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咪,没办法把你们带在身边,不过灼灼,妈咪会经常抽空回来看你们的,你和妹妹要好好的知道吗?”

  灼灼搂着夏云熙的脖子亲了口,“灼灼的妈咪是最棒的妈咪,加油哦,我和筝筝你不用担心,会自己长大。”

  如此心酸的话夏云熙不想继续,抱着儿子下了楼。

  现在是午饭时间,佣人阿姨已经准备好了午餐,傅少弦开口,“留下来一起吃个饭吧,也许久没陪他们一起了。”

  夏云熙点点头,“好。”

  听到夏云熙答应,两个孩子高兴坏了,筝筝忙前忙后的拿餐具,灼灼帮夏云熙拉开了座椅。

  夏云熙默默的看着瞻前忙后的两个儿女,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就这样丢下他们,未免也太狠心了。

  肩上突然一沉,“想什么呢,坐着去吃饭吧,孩子们都饿了。”

  夏云熙这才回神,她坐到了筝筝旁边,灼灼自觉的和傅少弦坐在对面,一家四口其乐融融,这样的画面多美好啊。

  “妈咪,新来的阿姨可会做糯米丸子了,是筝筝的最爱哦,不过今天筝筝可以分给妈咪一些。”小丫头站起身用公筷给夏云熙夹了两个糯米丸子,她一笑,好看的美貌弯起,洁白的牙赏心悦目,萌萌的样子恨不得让人在她脸上咬上一口。

  “妈咪,你尝尝,味道真的很不错呢。”

  “谢谢筝筝。”夏云熙怎么能辜负女儿的盛情,她原本没什么胃口还是当着女儿的面把两个糯米丸子吃下了。

  筝筝见她吃完,又从自己碗里夹了一个给夏云熙,“妈咪,你再吃一个,筝筝可都舍不得吃呢,粑粑不让我经常吃这个,说是消化不好,今天是因为你来了筝筝才有幸能吃到。”

  小丫头的语里带着委屈,夏云熙突然觉得胃里胀得难受,她的宝贝,连一个普通的糯米丸子都要看人脸色吗?

  夏云熙也知道筝筝的身体,她做过大手术,很多器官还没有恢复,特别在吃食上要很注意,傅少弦一般都不会带着两孩子去外面吃,会不健康。

  这方面夏云熙还是很相信傅少弦的,只是女儿那委屈的小脸真是要把她给融化了,她怎么忍心让女儿受这样的委屈?

  夏云熙看了眼傅少弦,男人也盯着她,四目相对,夏云熙的心仿佛漏跳了一拍,很快避开男人炽热的眼神,她轻拍了下筝筝的头,“粑粑也是为了你好,筝筝要乖,等以后大点了妈咪给你做好吗?”

  “好哦。”小丫头沉下的嘴角很快漾开,“妈咪做的丸子肯定最好吃,筝筝好期待哦,筝筝要快点好起来,这样才能吃到妈咪做的糯米丸子。”

  灼灼吃饭的时候不爱说话,今天就变得更沉默了。

  他们四个人里大概也只有筝筝最单纯,也吃得最欢。

  吃完饭,夏云熙便帮两个孩子收拾东西,答应他们去鄄城华府,那就在那儿陪孩子几天吧,反正她一时半会也不会离开京都!

  容筝的事还没解决,她不会选择逃避。

  去鄄城华府的路上,灼灼带着筝筝坐司机叔叔的车,特意把空间留给了夏云熙和傅少弦。

  儿子的一番美意夏云熙岂能辜负,无论她和傅少弦未来怎样,他们还有两个孩子,实在没必要像仇人一样。

  “你的东西都还在,如果有别的需要可以告诉我。”沉默数秒,男人忍不住找话题。

  夏云熙的视线一直落在外后视镜,那辆车紧紧的跟随在他们身后,里面有她的两个宝贝。

  “没有什么需要了,挺好的。”夏云熙朝他看了眼,“白天我会在鄄城华府陪孩子,你觉得方便吗?”

  “晚上呢?”傅少弦意识到她接下来的话。

  “晚上我住酒店。”

  傅少弦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云熙,都到这个地步了你一定要分得这么清楚吗,筝筝和灼灼是还小,可他们什么都懂,你这样来回奔波他们心里会怎么想?

  你住在鄄城华府,你想怎样就怎样,即使不想看到我,我也可以消失,行吗?”

  傅少弦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多年美好的那一刻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他的爱,他的付出,还有他的一往情深似乎都是一个笑话!

  明明是心里只有彼此的两个人,为什么现在连多看一眼都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