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傅家老宅。

  傅夫人接到儿子的电话让佣人准备了一大堆吃的,得知两个孙子要来,她恨不得把所有好吃的都给他们备上。

  和两个孙子说了会话宝贝了一番,傅夫人把注意力转移到儿子身上,“不是说周末有老师带么,你平时又忙,怎么今天得空带着他们来看我了?”

  “云熙回来了。”

  “她?”傅夫人忍不住打趣,“难怪今天会这么闲,原来是她回来了,我现在啊也只能拖拖她的福,若不是她,你怕是一年都不会带着两个孩子来看我。”

  傅少弦喝了口咖啡,他也忍不住揶揄,“啧啧,今儿怎么还舍得给我弄杯咖啡,莫不是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我哪里有这份殊荣,您说是不是啊,傅夫人?”

  “去你的,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还不疼你么,是怕咖啡喝多了身体不好。”傅夫人虽是斥责,可眼里的笑意依然不减,难得有这种和儿孙们相处的时光,她自然珍惜。

  “云熙呢,她怎么没跟你一块儿来,难道她还忌讳之前的事不愿意踏进这里?”

  “当然不是,是我想让她休息,昨晚为了陪孩子她一晚没睡,前天晚上坐了一晚上飞机。”

  “啧啧,到底心疼自己的女人,就两个晚上让你甘愿放弃公司的事来陪我这个老婆子。”

  傅少弦习惯了她这些酸话,懒得和她费嘴皮子。

  傅夫人覆上儿子的手,低声叮嘱,“云熙回来了你可得注意身体,瞧瞧你这黑眼圈,昨晚累得一夜没睡吧?一会儿我让阿姨给你炖点大补汤。”

  闻,傅少弦嘴里的咖啡差点吐出来。

  傅夫人,这聊天的尺度会不会太大了?

  “您不相信您儿子的身体,就她,两年回来一次还能让我用补汤?”

  “哼,我这是为你着想,别以为你身体多好似的,你都三十了……”

  这话傅少弦不爱听,“行了傅夫人,一个傅老爷还不够让你操心的么?”

  “我才懒得操心他,我现在和他都是各过各的。”

  “这都过了两年了还过不去么?”

  傅夫人不愿意提,有些事一旦发生了这辈子都难以抹去,她永远忘不了傅正煜和那个女人滚在同一张床上的情景,这些年傅正煜虽然没有再犯,可傅夫人对他的态度始终冷冷淡淡,软硬不吃,傅正煜也拿她没办法。

  最好的报复方式就是直接无视他!

  她走过的路不希望儿子再走,所以他能遇到自己的挚爱傅夫人很高兴,只希望他和云熙能早日修成正果。所以她也不会计较夏云熙有没有来老宅看她,想必她不来有诸多不便吧,再说了,她和傅少弦一直没有结婚,就这样带着孩子进门影响确实不好。

  傅少弦没打算带着孩子们在老宅用餐,夏云熙还在鄄城华府,无论如何他也不会丢下她一个人,带孩子们出来无非是想给她一个安静的休息环境。

  正准备打电话回鄄城华府,那里的佣人阿姨却告诉他,“傅少,夏小姐刚才急匆匆的出门了。”

  出门了?

  还是急匆匆?

  “她有说过要去哪里吗?”

  “没有,夏小姐说不回来用午餐,会早点回来。”

  傅少弦皱眉,脸色很快沉了下去,恰恰这时候江哲来了电话。

  “傅少,安妮小姐来公司了。”

  “安妮?”傅少弦手指点着下唇。

  江哲提醒他,“就是昨晚在时装展上获得冠军的模特,也是我们傅氏新产品的签约代人。”

  “我不是说这个,她来公司做什么,我们的合约有问题吗?”

  “安妮小姐说,不方便和我透露,我想问傅少您要不要亲自和她见一面!”

  傅少弦原本想推掉,可一想到夏云熙没在鄄城华府他鬼使神差的竟然答应了,两个孩子自然也留在了鄄城华府。

  京都某家高档餐厅,夏云熙特意在这儿定了位子请空降的彭总吃饭。

  彭总初来乍到对这里的一切并不熟悉。

  “不错啊夏云熙,竟然能订到这样的地方。”

  男人西装革履,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是那种斯文型的男生,和“暴君”这个词根本联系不起来。

  但在夏云熙眼里,这个男人就是个徒有其表的恶魔。

  她能订到这样的地方还不是借用了傅少弦的光,这种地方要提前一天预订,且一年消费在五百万以上才能预订vip位置,他们所在的位置能俯视半个京都。

  “夏云熙,你老是告诉我,你在京都究竟是什么身份?”男人凑近她,问。

  他只知道她两年前在时装展上大放异彩,还有两个孩子,其他的一无所知。

  孩子的父亲,一直是彭总想要知道的秘密,每次他提到这个夏云熙就会避而不谈。

  夏云熙笑容无害,“彭总,我现在是夏云熙啊。”

  “忽悠我?”男人的身子懒散的往后靠。

  正好服务员把他们点的餐送到,“两位请慢用,有什么需要我随时都在。”

  这里的服务是最周到的,一个服务员只负责一桌客人,特别是他们这种vip客人都是随时待命。

  “彭总,您尝尝这里的牛排怎么样。”

  彭宇辉根本没心思品尝美食,他一向对新鲜的事务感兴趣,这辈子他到三十多岁身边也没出现过一个女人,夏云熙是个例外。

  如果不是他提拔,这个女人根本进不了他们华瑞,他帮她隐瞒了一切,成就了她,她竟然还怪他太严厉?

  就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

  夏云熙能感受到对面那抹复杂的目光,探究,疑问,还有……她看不懂的情绪。

  即使她想装也无法忽略他的眼神,“彭总,您突然来m国是有事吗?”

  “你。”

  “我?”夏云熙拿着餐具的手一顿。

  “在时装展上被安妮私下除名,安娜,你就没想过扳回一局?”

  夏云熙自然想,可为了傅少弦她不愿做这个冤大头,也就是说她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这两天只想安安静静的跟孩子和傅少弦在一起。

  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能让她如愿,就两天的时间都不愿意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