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当然临别前夏云熙这种条件还是会答应傅少弦的,彭总那边她随便找个理由就好了,又不是不跟着他回去。

  在车上,两人的手一直紧握,牛柳怕做电灯泡也不敢坐彭总的车,一个人打车先去了机场。

  “我这次回来都没有去看过父亲……”想起余光初夏云熙心存愧疚,“还有祁叔叔和祁阿姨我也该去看看他们。”

  “你不去自然有你不去的道理,你现在还和总统夫人有牵扯不清的关系,这些人都是你最亲的,你怕总统夫人将来拿他们威胁你,倒不如一直不联系。”

  傅少弦一语戳中她的心事,也算一种安慰。

  夏云熙将头靠在他手背上,“只有你这么懂我,尽管我用苦良心,我还是会怕将来他们都不理解我,特别是我爸,我已经两年没见过他了,也不敢偷偷接济他,妈死的这两年……”

  说到这儿夏云熙已然红了眼,“我该去偷偷看看他的,该偷偷的或者找别人去看看他!”

  “若是能这么做你早就做了,何必自欺欺人,我之前有接济过他,最起码他经济上不会太困难。”

  “我的两个哥哥太不负责任了,就算你给他签也没用,我怕他们会把爸爸手里的钱骗光。”

  都已经过去两年了,那点钱她的哥哥们早就骗没了吧,现在的傅少弦也不方便和余光初有过多的接触,怕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总统夫人的监视之下,还是得小心为妙啊。

  男人朝她看了眼,手掌的力道加大,似是一种安抚,“不至于,我给他的卡每年都限额度,一下子取不出那么多钱来,就算他们要找你爸要钱也得一年一年的等,这样一来他们就得好好的赡养你爸。”

  夏云熙惊讶他的谋略,更欣慰他能如此细心。

  只要是她的事,他都会亲自处理,也会想一个万全之策让她免后顾之忧。

  “傅少弦,还好有你,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

  到了机场夏云熙正准备下车和牛柳汇合,慕想想的一通电话把她大骂了一顿。

  “夏云熙,你个没良心的这就走了,招呼都不打,你这两年才出现一次啊就这么走了,你就算不想想我的感受也该考虑两宝贝和傅少弦的感受吧。”

  “公司临时决定的,下次回来再聚。”

  “哼,我受够你了夏云熙!傅少弦呢,他都没本事留住你么,我倒是想问问他,当初的狠劲儿去哪里了!”

  “我都要走了你还要和我说这种话么,你明知道我走时迫不得已。”夏云熙叮嘱她,“想想,别把网恋当真,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不知轻重呢,难怪你妈喜欢管你,都是你自己作的。”

  “那你呢,走了还要教训我一顿?”

  “我说的是事实,好好找个男人谈场恋爱。”

  “嗯哼,谈恋爱费钱费精力,不适合我。”

  “行,那我就给你寻思寻思敬老院,免得你老无所依。”

  “去你的夏云熙,你就那么希望我孤独终老啊。”

  夏云熙笑,“谁让你一把年纪了还不愿意找,再这么下去我真要为你打算了。”

  慕想想气得把电话给挂了。

  那个死女人,下次回来她非得好好教训她,得把她彻底灌醉,哼哼!

  牛柳从后备箱帮夏云熙把行李提出来,傅少弦交代了她几句两人就直奔特殊通道去了私人停机坪。

  彭总已经上了飞机,夏云熙的行李箱由机场工作人员接替,在上飞机之前她特意转身看了眼空旷的私人停机坪,除了几十架私人飞机和机场的工作人员并没有看到傅少弦的身影。

  他不方便和她一起过来,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再见他。

  傅少弦,再见!

  “云熙姐,我们上飞机吧。”牛柳在她耳畔小声提醒。“我接到彭总电话时能感觉到他的怒气。”

  夏云熙不以为意,“他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我连坐谁的车都要被他安排么。”

  牛柳耸耸肩:希望你见到彭总还能这么牛!

  上了飞机,空姐告诉她坐在哪里舒适,夏云熙和牛柳坐在比较靠前的位置。

  她视线转悠了一圈也没看到彭总的身影,夏云熙忍不住问空姐,“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彭先生有上来吗?”

  空姐很热情的告诉她,“彭先生在厨房。”

  呃!

  这个挑剔的男人,无论去哪儿都先了解一下吃食,然后自己安排。

  “谢谢。”夏云熙礼貌的道谢。

  “云熙姐,你有没有吃早餐,我让空姐给你弄点?”

  “早上陪两个宝贝吃过了,你不用管我,这些天你也累了,好好睡一觉。”

  “我没事的云熙姐。”牛柳刚说完这话便从窗口看到可气的一幕,“云熙姐,傅少和安妮都来了!”

  夏云熙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

  “云熙姐,你不相信吗,真的是傅少和安妮。”牛柳虽然生气,但声音并不大只是有点激愤而已。

  “我知道。”夏云熙闭着眼躺在舒适的座椅里,“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又不是第一次这样。”

  牛柳,“……”

  云熙姐,你什么时候能大度成这个样子?!

  “傅少弦和安妮是真的?”男人的声线突兀的在夏云熙耳边炸开。

  夏云熙睁眼看向他,“我不知道。”

  “他们上了京都的热搜,就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一天。”

  “嗯。”夏云熙好像并不感兴趣。

  “如果安妮真的成为傅少弦的女人,安娜,你这辈子都别想赢她。”

  原本保持冷静的夏云熙因为男人的这句话彻底炸裂了,“为什么别想?如果一个人连王者的想法都不能有,那么这个人注定是失败的,彭总是不是忘了这句话。”

  这句话是彭宇辉鼓励她的!

  可现在这个男人又说了什么?

  “这么激动?”彭宇辉静静凝视着她,试图从这个女人眼里看出点什么。

  牛柳轻咳两声提醒,她好怕云熙姐不顾一切的将真相抖出来,那他们这两年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

  也怪她,刚才不说那些话本就好了,干嘛要刺激云熙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