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当然不能!

  夏云熙是了解傅少弦的,这个男人什么都可以容忍,这一点绝对不行,哪怕只是个误会!

  她永远也忘不了自己和一个男生在地下商城打游戏到半夜,后来那个男生就失踪了,她还写了一万字的检查,接下来的日子也是苦不堪,傅少弦天天带班主任来她家盯着她做作业!

  “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人到慌乱的时候最容易出错,更何况他们还闹出了那么多误会!

  霍琛急匆匆的穿好衣服,夏云熙的催促让他头都快炸了。

  他能想什么办法,人都堵到门口了!

  “我说你倒是想想办法啊,怎么一声不吭的?”

  “我能想什么办法啊姑奶奶,那是你家男人,你还不够了解他么?”霍琛就要去开门,“开门呗,反正他已经知道了。”

  “不行不行,不能开门,傅少弦那脾气会……”夏云熙做了个了断的手势。

  霍琛立刻就怂了,“也是,以少弦那德性肯定直接做了我,怎么办,云熙,你要救救我啊!我们俩什么都没有!”

  滴滴滴。

  房门被推开,傅少弦怒气磅礴的走进来,如鹰般犀利的眸子扫过他们二人。

  夏云熙不敢去看他的脸,只感觉一道黑影罩来,压得她整个人喘不过气。

  霍琛同样的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一声,两人并排站在一起如同做错事的小孩儿!

  傅少弦双手插兜的打量着他们,来回走了几步,他冷冷开口,“怎么,你们都不给我解释解释?”

  “那个……”夏云熙忐忑的上前,“你,你昨天不是回京都了吗?”

  霍琛扶额,“……”

  这女人真是蠢到家了,这么说不是加深误会么?

  “你的意思是,故意趁我回了京都来和霍少爷约会?”那句“霍少爷”几乎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可见他此时有多生气。

  “不不不,我那个,是想说,你走了嘛,我很惆怅,正好霍琛他为了躲债来了东渠,我俩一个因为婚姻大事惆怅,一个因为和爱人分开失落,这就不喝上了嘛!”

  解释还算清楚。

  霍琛也跟着松了口气,差一点这女人就毁了他的清白。

  “喝酒有必要一起喝到床上去?”

  “我喝醉了嘛。”夏云熙指着霍琛,“都是你的好兄弟他非要我来喝酒,还灌醉了我,你是知道的我不胜酒力!喝着喝着就睡着了。”

  霍琛差点吐血身亡。

  这女人要不要这么会甩锅?

  “我算了下利息。”傅少弦的重点划在了霍琛身上,“十个亿你欠了我快五年,差不多是三亿的利息,总共是十三亿,一会儿你直接打到我的账上!”

  “不不不,少弦你不能这样不近人情,我们说好的这事儿不拿出来说的。”霍琛只差没给傅少弦跪下。

  十三个亿啊,他私人账户上哪有这么多钱,他们家族又不像傅家,盘根错节的,而且他父亲也不止他一个儿子,将来他若是能得到霍家一半的家产,别说十三个亿,三百个亿也没问题啊。

  “这五年我有拿出来说么?”傅少弦单手拖着下巴,“我问过你这笔钱么?你父亲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呢,我限你三天之内凑到这笔钱,否则我只能找你父亲去要了!”

  霍琛吓得冷汗直冒,情急之下他抱住傅少弦的大腿,“少弦,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难道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驱赶出族吗?”

  一旁的夏云熙看得嘴角直抽!一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出息,瞧这傻样,你爸看到了就不心痛?

  傅少弦一脚踹开他,然后冷脸呵斥一旁怔愣的夏云熙,“还杵在这儿不想走么?”

  夏云熙,“……”

  她不敢啊!

  同情的看了眼滚在地上的霍琛,夏云熙小心翼翼的跟上傅少弦的脚步。

  这两人……真的就这么走了,也不扶他一把,他的小心肝儿啊都要裂开了好吗,这一脚下去真是没犹豫啊!

  还有那个夏云熙,也不怕遭雷劈,想当初她刚回到京都,他还借了她五百万呢,她现在和傅少弦走在了一起,竟然把这出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所谓的情意,算个屁!

  夏云熙心情复杂的跟在男人身后,等电梯的功夫,她想开口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哪儿说起。

  解释越多误会越深吧!

  烦闷的抓了抓短发,夏云熙懊恼的要死,她这一身臭烘烘的都是酒味儿,这么出来还得回家换一身衣服。

  宿醉真的会坏事!

  这个霍琛,没事儿跑来东渠找她喝酒!

  叮。

  电梯门打开,夏云熙火急火燎的走进去,没想到男人突然回头撞到了她的鼻子。

  夏云熙难受的呲了声,傅少弦面无表情的睨着她,“还没醒酒?”

  “昨晚喝的有点多。”

  “厉害了啊,背着我挺能喝,连家都不知道回了。”

  夏云熙咂咂嘴,干脆闭嘴。

  他心里不舒坦她知道,换做傅少弦和别的女人这样在一起,她也受不了。

  “怎么,连话都不想和我说了?”男人的手指点在她额前。

  “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夏云熙低着头,样子有点可怜委屈,“是不是我无论说什么你都会生气,也不会相信我和霍琛是清白的?”

  看她可怜巴巴的样子,傅少弦又觉得自己可能做得太过分了。但一想到她和霍琛昨晚躺在同一张床上,怒气再次升起,“是,生气。”

  “那我还是不说了,反正我说什么你都要生气。”

  她这破罐子破摔的态度让傅少弦肺都快气炸了,天知道他昨晚是抱着什么心情过来的么?

  来来回回耽误了多少事不说,真当他是超人了,不要体力?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女人似乎不想给他一个解释。

  电梯门打开,夏云熙先走了出去,傅少弦恨恨看着她的背影,手掌在她臀上使劲拍了下。

  “哎呦!”夏云熙本能的叫出声。

  哼。

  傅少弦一脸不悦,这一巴掌完全不够消除他心里的怒火!

  夏云熙你就不能哄哄我,跟我多多解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