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当然这只是傅少弦的意愿。

  他这么累的飞过来,连续两天两夜没闭眼,这女人到底有没有良心?

  若不是担心她,他用得着连夜赶过来么?

  直到上了车夏云熙也没有一个切确的解释,实际上她也不知道解释什么,刚才在房间里已经解释过了啊,再说了她和霍琛是多年的朋友,傅少弦也知道的,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如果她和霍琛有什么早就该有了,何必等到今天,这男人要不要这么火大啊!

  正好这个时候彭总给她打来电话,她拿着手机在傅少弦跟前晃了眼,“我接个电话。”

  意思是一定要保持安静。

  男人的脸色越发沉,发动引擎把车驶出地下车库。

  “彭总。”

  电话那头的男人质问,“上午的洽谈会为什么没参加?”

  “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而且这种事让牛柳去办就好了。”

  “不舒服,怎么了,要不要我来看看你?吃过药了?”一连串的问候和担心让正在开车的傅少弦脸色更难看了。

  他放纵夏云熙一个人来这儿发展就是把她往狼窝里送,霍琛还不远千里从京都赶来,恐怕是最近日子太好过了。

  夏云熙也注意到了傅少弦的脸色,她咂咂嘴,“呃,没什么事,就是头有点晕,估计是昨天拍摄感冒了,药吃过了,彭总放心绝不会耽搁下午的拍摄。”

  “实在不舒服就改天吧,生病拍出来的效果不会好,强撑着身体反而会影响以后的工作。”

  “真的没事。”夏云熙无奈的抓了抓短发,“彭总,我会注意的。”

  “我来看看你吧。”

  夏云熙激动的拒绝,“别,彭总真的不用了,而且我躺着呢,不太方便的。”

  不方便?

  彭宇辉想起之前在m国京都,他一早去她房间,她也是不方便,还赶走了他。

  “行吧,你自己小心着点,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彭总,您忙。”

  挂了电话傅少弦酸溜溜的声音传来,“混得不错啊,生个病都争先恐后的有人关心。”

  “有你混得好吗,傅少弦别以为我不知道我离开的这两年你很清白。”

  呲。

  行驶的汽车突然刹住,夏云熙身体本能的往前倾差点撞到挡风玻璃,还好有安全带。

  “你做什么?!”显然,她的语气也很不好。

  “把话说清楚,怎么这两年不清白了?”傅少弦手指点着方向盘,语气不重,可那双暗黑的眸没有丝毫的温度!

  可见夏云熙的这句话实实在在刺激到了他,他务必要一个结果。

  这样的他又让夏云熙后悔了,她不该把霍琛昨晚的玩笑拿出来说的,这个世界她可以不相信任何人,但是傅少弦她是相信的。

  “说啊,怎么不清白了?!”他声线突然提高,夏云熙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傅少弦却依然不打算放过她,“还是你觉得我这两年有闲心和别的女人鬼混在一起?”

  “我……”夏云熙哑口无,无从解释。

  她是一时冲动嘛,这男人又当真了。

  能不能给她个台阶下?

  “嗯?”傅少弦抬手掐住她的下颌,“夏云熙,你真的很伤我的心。”

  他眼里的红血丝明显,双眸陷得很深,一看就知道是这两天没睡好。

  为了她,他连续两天两夜没合眼,她竟然丝毫不理解,还说出他这两年不清白的这种话,是个人也接受不了吧。

  夏云熙很快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想道歉,奈何男人又道,“也很让我失望。”

  失望?

  自己真的那么差吗?

  本来她说的也没错啊,安妮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么?

  她在京都他都能和安妮约会,那这两年她没在京都,他就能安分守己了吗?

  而且她说的清白也不是非要上床才不清白,和那些女人约会也算好么!

  砰。

  车门被夏云熙大力打开,她头也不回的下车,然后拦了一辆车离开。

  傅少弦坐在驾驶座默默的看着,她离开的那一刻男人火大的将车速提升,一瞬间飙出老远!

  到家换好衣服,夏云熙给霍琛打电话。

  电话一接通霍琛就开口骂,“夏云熙,你还知道给我打个电话啊,你知不知道我的心脏碎了?你和傅少弦怎么能这么过分呢,都是狠心肠的人啊,你这还没开始就把我给卖了,若不是你我能得傅少弦这一脚么!现在在医院做检查,我告诉你,要是我有什么事你和傅少弦都脱不了关系!”

  夏云熙扶额,她已经焦头烂额了,这货能不能别搅合,他是不是还觉得事情不够麻烦?

  若真让傅少弦发怒,他要偿还的可不仅仅是十个亿了!

  “少装蒜了行不行,我和傅少弦就要拜拜了,你只是破个心脏而已有什么关系?”

  霍琛,“!!!”

  要不要这么过分,他的命就这么廉价?

  等等,她和傅少弦要拜拜?

  “就因为这事儿少弦要和你分手?”霍琛不信,“不至于吧,咱俩睡在一起又不是第一次,那十几年前经常发生也没见这货发这么大的火啊。”

  “你动点脑子行不行,那时候我顶多是个女孩儿,而且我们在一起睡也是傅少弦在身边,这一次是单独,单独睡在一起好么?”

  “哎呦你一个姑娘家的别这么豪放行不行,夏云熙我跟你说,你就是太豪放了,要不然这事儿搁在谁身上也不会变成这样!”

  夏云熙有种想把他揍成猪头的冲动,“我太豪放?你确定不是你么?”

  “那你能和我比吗,我是男人。”

  “谁规定女人就不能豪放,我那是够义气陪你喝!”

  “行行行,你就说要我怎么做吧。”霍琛也知道她打这通电话来的目的,“我现在不方便见傅少弦,你那个……帮我好好跟他解释解释,事情真不是他想得那样。”

  “哎呦喂你是想我这心脏再破一次?”

  夏云熙懒得和他啰嗦,直接用强硬的,“这件事若是办得好,十个亿什么时候还都好说,若是办不好,三天之内十三个亿到账啊,霍少,孰轻孰重掂量得清吗?”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