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给霍琛打完电话夏云熙就开始酝酿下午拍摄的事。

  牛柳在半个小时后赶来,顺便给她带了早午餐。

  折腾一大早夏云熙到现在都没吃东西,事实上她也没什么胃口。

  “怎么了云熙姐,脸色不大好,昨晚喝多了?”牛柳见她胃口不佳,愣在那里有心事的样子问道。

  夏云熙烦躁的把食物倒进垃圾桶,“我和傅少弦吵架了。”

  “啊?隔这么远都能吵架啊,昨天不是还好好的么。”

  “他今天早上突然过来,抓到了我和霍琛在一个房间。”

  牛柳,“……”

  容她好好理理思绪!

  傅少昨天下午才从这儿回京都,那么也就是晚上才到,今天早上又到了东渠,这不是一来一回么?

  “你惹他了?”

  夏云熙心烦意乱,“说不清楚,都有错吧。”

  见她状态这么差牛柳不禁担心,“那下午的拍摄要不要我去取消?”

  “不了。”夏云熙摇头,再怎么样也不能耽误工作啊,“离拍摄还有三个小时,我会调整过来的。”

  “云熙姐,要不你主动给傅少打个电话调解调解,傅少那么爱你还能真的跟你计较啊。”

  “那我呢,我就和他计较了么?”

  好吧!

  牛柳选择闭嘴。

  她相信以傅少弦对夏云熙的宠爱也不会真的闹起来,最多明天就能好!只是现在她要陪在云熙姐身边好好的开导安慰她,女人都是很脆弱的,这两年云熙姐一个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傅少根本不知道一个女人选择远走他乡的无奈!

  完成今天的拍摄已经是晚上八点,夏云熙头痛欲裂,昨晚的宿醉到现在都还有后遗症。

  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夏云熙就接到了霍琛的电话。

  “我已经很努力的在找少弦了,他不接我电话,小熙熙我真的无能为力。”

  夏云熙皱起眉,“好。”

  那她只有另找他人了。

  想给江哲打电话问问情况,夏云熙最终还是放弃了,傅少弦那么大一个人不会有事,她瞎操什么心?

  “云熙姐,彭总刚才打来电话说晚上要来看你。”

  “你让他别来,我好得很,拍摄也很顺利。”

  “呃。”牛柳耸耸肩,这种得罪人的事又得她来做。

  不过她无所谓啊,反正她只需要照顾好云熙姐就行,彭总再不喜欢她也没权利辞退她。

  她的生活本来就一地鸡毛了,这个彭宇辉还来搅局?!

  *安妮这边,自从前天晚上的庆功会结束后她一直在家休息,推掉了所有的活动。

  曲总亲自登门拜访,安妮见了这个男人再也没有往日的热情,她永远也忘不了自己陷入危难时,这个男人事先想到的是逃走,把她一个人丢在庆功宴上造人嘲笑。

  “怎么了,还为那天的事生气?”曲总自知那晚做得太过分,特意给她准备了礼物。

  按理说她一个艺人是要巴结领导的,毕竟她的自愿都是曲总给的,但她安妮就有这样的本事,能给领导摆谱。

  “我生气有什么用,事情已经发生了,公司那些人今后怎么看我?”

  “你管他们做什么,一群无用之人,安娜即使有二皇子的追求又能怎样,她的粉丝还能多过你?”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一个二皇子低过千千万万的粉丝啊,也给安娜长了脸。

  “再说了,那个二皇子已是有家室的人,如果安娜敢接受他的求爱,哼……”曲总不怀好意的扬了扬唇,“你觉得她还能翻身吗?”

  安妮立马来了兴致,“曲总,您真毒。”

  “呵,无毒不丈夫,我若是心思单纯和彭总一样正直你会有今天吗?”

  安妮忍不住笑了起来,“是啊,其实说得难听点彭总就是蠢,那有什么心思单纯和正直,他们啊都没有您聪明。”

  “啧啧,你这小嘴儿啊可真甜,也难怪能红这么多年。”曲总一把搂住她,“快别生气了我的小祖宗,再生气那些广告商就要把我的手机打爆了,我真没法儿交代!”

  “那也得看我心情。”安妮甩开他的猪蹄,“相信曲总也知道,没有一个好心情拍不出想要的效果,到时候不过是做无用功罢了。”

  曲总把准备好的礼物送到她跟前,“不就两个金灿灿的箱子么,安娜有什么可神气的,即使二皇子再喜欢她也不可能娶她,到时候还落得个小三的骂名,打开看看吧,分量绝不会比那两个金箱子差!”

  安妮的脸色这才好看些,她收了礼物并没有立即拆开,“谢谢曲总了。”

  男人笑道,话说得极其好听,“我们俩谁跟谁啊,还对我客气呢,你这些年也为我长了不少脸,给你买点小礼物算是买个开心,这都是应该的。”

  “算你还有点良心,能记得我的好!”

  “呵呵!”

  这事儿总算解决了,男人也松了口气。

  小贱人,还非得他三催四请,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忘了这些年是谁捧你上去的,竟然敢给老子摆脸!

  等曲总离开,安妮将精致的手提袋交给助理。

  助理打量着精致的手提袋,“安妮姐,为什么不拆开看看,曲总那么抠门都舍得送您礼物,看来他真是没办法了。”

  这也是他们安妮姐的荣幸啊,其他艺人肯定没这等殊荣。

  安妮冷哼声,“他是被逼的,这礼物不香我也不在乎,若不是看在他这些年对我还算客气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给他脸?我的资源都在他手上,也是没办法。”

  “也是,安妮姐咱们是该想想别的路子了,你这些年为华瑞鞠躬尽瘁,他们对你也没太客气。”

  “华瑞是香,资源也不错,只可惜好像容不下我了。”

  助理安抚她,“怎么会安妮姐,华瑞若是少了你那就是少了半壁江山啊,只是那些高层太自以为是。”

  安妮单手拖着下巴,“嗯,是该重新找新的路子了。”

  那个曲总真以为她是傻子,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她的心吗?她在华瑞确实给他长了不少脸,早就还清了他对自己的恩情。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她才不要那么傻一辈子守在那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