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4章 Chapter4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0-09-05 17:0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谢怜没等到,倒是等到了与七分相似的小镜王....

  花吉被慕情压到一边,看着那身穿青衣,粉面墨眉,明丽俊秀却面带煞气的小少年,不是戚容又是谁呢,只是嘴里骂骂咧咧的坏了这一身好气质。

  青鬼戚容便有这般容貌,花吉期待极了,那她们怜怜该是何等的天姿国色啊.....

  戚容坐在一旁的楠木椅上,拽的二五八万,瞥了花吉一眼“这人是谁?男不男女不女的,丑死了。”

  慕情恭了恭手,淡淡回答“是我刚在后院抓到的刺客,正想报给太子殿下。”

  戚容蹙眉,“这等贱民直接拉出去砍了算了,不必告诉我太子表哥,省的脏了我太子表哥的眼。”

  慕情顿了顿“太子殿下说过...修行之地,不可杀生。”

  一旁的花吉听着两人的谈话,咬牙切齿,气的冒烟,她怎么就成刺客了?你们见过啥武器都不带,兜比脸白的刺客吗?还有这戚容,谁特么丑了?她就算不是倾国倾城,好歹也是明眸皓齿好吧,怎么看怎么跟丑挂不上边吧?这青皮耗子,怎么好意思说她.....

  此时花吉只想狠狠揍他一顿,却无奈被慕情制住,动弹不得。

  戚容闹了半晌,谢怜也不肯出来见他,只派了一少年出来打发。

  正是刚刚把花吉拒之门外的风信。

  他瞥了眼花吉,轻声道“太子殿下眼下正在午睡,还请小镜王先行回宫吧。”

  戚容摆了摆手“你只管替我传个话,姨母想他了,让他抽空回宫一趟。”

  风信点头。

  戚容向来只听他太子表哥一人的话,不想惹了谢怜不快,瞪了花吉一眼,便带着随从下山了。

  花吉无辜的一脸懵,又?又怎么了?蓉蓉儿子?又丑到你了?

  耳边传来风信的声音“姑娘,请随我来后殿。”

  花吉一喜,看来是她家怜怜召见她了。

  一旁的慕情一愣“太子殿下要见这刺客?”

  风信轻嗯了一声,丝毫没了刚在山门外的嚣张。

  花吉不乐意了,慕情收了剑,胆子也大了起来,一巴掌拍在慕情头上“兄弟你怎么说话呢?都说了我没恶意的,请不要用“刺客”这么有格调的职业形容我好吗?”

  花吉见好就收,没等慕情反应过来,就跟着风信一溜烟的跑去了后殿。

  房门前,花吉停住,整理了下仪容仪表,确定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这才怀着激动的心情,推开房门。

  怜怜呐....姐姐来了。

  白纱珠幔后,少年端坐在棋盘后,素指执一白子,见一抹红衣进来,便站了起来。

  “刚听风信说,姑娘找我有事?”

  声音悦耳的温柔,似要把人溺死一般。

  花吉愣在原地,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谢怜,倒影出少年纤薄的背影,大脑置于虚幻。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却终于体会到了花城在神武大街悦神时的惊鸿一瞥,只一眼,便深陷进去了。

  少年面容并未长开,却已然不能用天姿国色这等俗不可耐的词汇来形容,花吉此刻只想双膝着地,给大佬跪了......

  我的妈呀,别说为你与天下为敌,就算是你想要了姐姐的命也双手供上啊怜怜。

  谢怜见她出神,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姑娘?”

  “...嗯?”

  花吉晃了晃神,两行清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呜呜呜

  怜怜!

  姐姐爱你!!!

  谢怜哪里见过女孩哭,顿时眸子里闪过慌乱“...姑娘?你没事吧?是家里有人去世了还是怎么?”

  花吉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擦了擦泪,一脸无奈,这倒是像谢怜能问出来的问题,“不是的,只是见到太子殿下,太高兴了,喜极而泣。”

  谢怜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问道“不知道姑娘找我有何事?”

  千万语,花吉愣了半天,汇成一句,压在心底许久的话,忠实而又坚定的看着谢怜“太子殿下,我是你最虔诚的信徒,从今往后,所有的苦难我来受,所有的伤痛我来抗,你只管与花城谈甜甜的恋爱。”

  谢怜听的云里雾里,大概也能听懂这女孩是没有恶意,笑着点了点头,“只是我现在还未飞升,你的愿望我怕是无力实现。”

  花吉欣慰的摇摇头,语气坚定的不容至铎“太子殿下一定会飞升的!在不久的将来!”

  谢怜笑笑,轻声道“那谢你吉了。”

  ————————

  花吉走到了观门口,还有点飘飘然,她不禁没被轰出来,还光明正大的走了出来。

  慕情抱着胳膊,跟在她身后。

  花吉沉思一会,凑上前去,悄咪咪道“慕情兄弟,我问你个问题,你说,像我这样式儿的,怎么才能进皇极观啊?”

  慕情上下扫了她两眼,一声嗤笑“你这样的?”

  花吉点头。

  “皇极观想都不用想,我觉得隔壁尼姑庵倒是挺适合你。”

  “.........”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多大仇多大怨啊这是....

  花吉看着一脸不耐烦的慕情,摆了摆手“不用送了,我自己识路。”

  慕情白了她一眼,“太子殿下让我送你下山。”

  怜怜呀。

  花吉脑海中浮现的那少年身形,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又招来慕情一白眼。

  嘿,这孩子还真是跟隔壁江澄一模四样的,翻白眼翻上瘾了还。

  “不必了,我喜清静,不喜欢与人结伴。”

  慕情瞥了她一眼,一不发的转身走进太子观,并关上了大门。

  花吉切了一声,扭头下山。

  到了山脚,花吉被几个青年拦住去路,看穿着,应该是宫里的侍卫。

  花吉看看周围,大喊一声“戚容,给妈妈滚出来!”

  树荫草丛后面一青衣少年钻了出来。

  “丑八怪你怎么知道是我?你认识我?”

  少年趾高气昂的模样,欠揍极了。

  花吉早在看书时就忍了这青皮耗子许久,终于得了机会,固然不能浪费,朝他勾了勾手指,轻声细语“蓉蓉过来让妈妈揍你一顿。”

  戚容不知妈妈为何物,但也听出这少女口出狂要打他,顿时怒极,涨红了脸。

  对几个侍卫招手“给我打死她,往死里打。”

  花吉轻啧了两声,小小年纪心肠便如此歹毒,怪不得日后成了近绝,还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

  不过对于这些个侍卫,她倒是还不放在眼里,一介凡人,根本没在怕的。

  话罢,几人便冲了上来,花吉借着娇小的身形,左躲右窜,像只光滑的泥鳅,几人愣是抓不住她。

  陪他们玩了一会儿,花吉眯眼一笑,轻声道“到我了。”

  花吉不慌不忙侧身躲过几人的攻击,手腕一抖,上前一步,一把推了出去,一个飞身踢,其中一人便飞出了五米开外,陆续又解决了其他几人,花吉拍了拍手,笑意森森的走向戚容。

  还未成近绝的青鬼真的是怂的一批,戚容吓得连连后退,嘴上依旧毫不留情“丑八怪离我远点,你那是什么诡异身法,我为何从未见过?”

  花吉捞起他的衣领,捏了捏他白嫩的脸蛋“你没见过的多了,怎么?服不服?”

  戚容朝她啐了一口,花吉看着红衣上一片水渍,脸色顿时龟裂,眼里喷火,拳头毫不留情的落在戚容身上。

  青鬼戚容,当真是卑劣至极。

  “蓉蓉啊,让妈妈教教你,到底该怎么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