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7章 Chapter7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0-09-05 17:0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上元佳节神武大街

  人山人海普天同庆

  毛毛早早醒来了,换上了新衣,瞬间被温暖包围,这是他从小到大,从未感受过得温暖。

  其实他有些心虚,因为这些温暖,都是他从一个心地善良的姐姐那儿骗来的....

  从西街到神武大街有些距离,毛毛急着见到花吉,那女孩,是他对这世界唯一心存的善念了。

  毛毛看着堵在自己面前三个大汉,顿觉大事不好。

  “红红儿,你娘让我们带你回去。”

  毛毛眼含怒意,清脆的声音里满是隐忍“我没有家!我也没有母亲!”

  见他竟敢反抗,那几人轻笑一声,一人道“直接打一顿带回去算了,与这煞星废什么话。”

  听到这话,毛毛一声怒吼,扑了过去“我不是煞星!!我不是!!”

  花吉姐姐与他相处这么长时间都相安无事,花吉姐姐说了,他不是煞星!花吉姐姐说了,谁要是敢说他是煞星,就狠狠的揍他一顿。

  纵使毛毛会些花拳绣腿,无奈身形相差太多,那三人又毫不留情,不一会就被三人揍得淤青肿紫,鲜血直流,摔到水洼里,白净的衣服顿时变成了破布烂条。

  毛毛见花吉给他买的新衣服毁成这样,眼眸狰红,一嘴狠狠咬在那人制住他的胳膊上,血腥味瞬间弥漫口腔。

  那人疼的嘶了一声,一巴掌拍在孩子太阳穴上,毛毛只觉脑子嗡嗡,见打不过,便寻机逃了。

  被抓住了,那他少不了挨顿毒打了,说不定会死,那便再也见不到那个笑靥如花的神仙姐姐了。

  逃到了一条小巷子,有些清冷,想必都已经去了神武大街看悦神仪式了。

  毛毛心一横,把外衫撕成布条,缠在头上,算是止了血,甩掉了那几人,这才朝神武大街走去。

  “伏魔降妖,天官赐福!”

  神武大街两侧,海浪一般的轰声,一波高过一波。朱红的皇宫大门前,圆场中,那两名扮演天神与妖魔的道人向四周施了一圈礼,躬身分向两边退下。这一出暖场的武斗看完,百姓气氛高涨,不光街道两侧挤得水泄不通,连屋顶上都爬满了大胆者,拍手,呐喊,喝彩,手舞足蹈,万众狂欢。

  王公贵族在高楼上谈笑;皇家武士雄风飒飒披甲开道;少女们翩翩起舞,雪白的手洒下漫天花雨,不知人与花孰更娇美;金车中传出悠扬的乐声,在整座皇城的上空飘荡。仪仗队的最后,十六匹金辔白马并行拉动着一座华台。

  这般盛况,当真是万人空巷。仙乐国史上,若要论哪一场上元祭天游称得上空前绝后,那么,一定便是今日了!

  ——————————

  这是书中描写上元祭天游时的场景,直到这亲眼看到,花吉才懂了这是怎样的盛况。

  就好比在她的世界,当红偶像的见面会,人多的如浪狂潮,空气都显得有些发闷。

  花吉夹在百姓堆里,城门那儿早已被人少人海淹没,等了许久,没见毛毛身影,西街有些远,估计是睡过了头,来迟了些。

  与书中写的一般无二,百姓们等了许久,仪仗队还未出发,城楼底下已经隐约开始躁动。

  提前知晓剧情的花吉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期待,因为花城城...马上就要出现了。

  笙箫管弦一起,长队最前列,一百名皇家武士齐声高喝,迈开步伐,引领着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出发了....

  花吉激动的心在胸膛里乱撞.....

  十六匹金辔白马拉动的华台穿过幽深的宫门道,缓缓呈现在数万人的眼前。台上,一名黑衣妖魔,头戴狰狞面具,将一把九尺□□横于身前,沉沉地拉开了架势。

  那妖魔正是未来的玄真将军慕情。

  花吉离得近,隐约还能听见高楼上一个怒吼的声音,想都不用想,定是那青皮耗子戚容,他骂的什么,花吉都记得一清二楚,无非是在叫嚣着要看他的太子表哥。

  紧接着一只白玉茶盏便被丢了下来,被慕情一剑稳稳接住。

  正在此时,人群中爆发一阵暴风喝彩,比之前的任何一阵喝彩都要声势浩大。

  只见一道雪白身影如天人降临,落在了黑衣妖魔的面前!

  花吉双眼放光,耳边是震耳欲聋的叫好喊,她会心一笑,慈母般的欣慰,她们怜怜啊,真真是厉害极了。

  华台之上,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对峙,只听“叮”的一声清响,妖魔败了....

  众人欢呼,花吉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来了来了来了....

  鬼王花城!!!!!

  果然,一道模糊的身影从城墙上急速坠下,电光石火,谢怜足底一点,纵身一跃,轻飘飘地掠了上去,接了个正着!!!

  花吉没有看清那孩子面容,与书中写的一般脏兮兮的满脸绷带,但还是激动的大叫起来。

  “花花,花花,麻麻爱你!!!”

  “花花呀!!”

  被淹没在鼎沸的人声。

  接着就应该是名场面了....

  只听“哗”一一声,面具坠地...

  花吉感觉周围都突然死寂了般的安静,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神武大街

  上元佳节

  惊鸿一瞥

  百世沦陷

  ......................

  四面八方又传来一阵又一阵的倒抽冷气之声,纵使见过谢怜许多次,但依旧被狠狠的惊艳了一把,奶瓷俊颜,当真是俊美至极,一身白金华服,荣光散发,落红遗珠,炫眼夺目,花花....有福了....

  谢怜已接到幼时花城,余下的情节花吉已然没了心思看,整个过程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一大一小,她大概是做梦也没想到今生竟有幸能亲眼目睹这一盛景。

  过了一会,浩浩荡荡的祭天游队伍继续行进,驶向皇宫,终于收了尾,谢怜搂着那孩子也行进了皇宫。

  接下来等着谢怜的便是四位国师的一顿教育批评,然后谢怜的精彩反驳了吧。

  城门泱泱人群散去,花吉怀着久久不能平复的激动心情又等了一会,也没见毛毛到来,又去住的地方找了一遍,依旧没见人影。

  不知是跑去哪里玩儿了,花吉有些失落,这样的喜事,竟没人可以分享,真是难过.....

  但想想花城已经出现了,不悦的心情一扫而光,乐呵呵的回了皇宫。

  直到碰巧碰上从正午门下出来的熟悉至极的满头绷带的小孩,花吉笑容僵在脸上。

  如果说那小孩脏兮兮的沾满污水的衣服还能看出点原本熟悉的样子,这让她还有些怀疑的话,那这正乐呵呵的朝她跑来的刚好一锤子打散了她的疑惑。

  花吉不敢相信的轻轻解开小孩脸上的绷带,果不其然,绷带下面是一张她再熟悉不过的脸。

  花吉愣了半天,难以置信的叫了起来“毛...毛?”

  毛毛点点头“姐姐是我!”

  又害怕花吉会因为衣服的事生气,乖巧的低下了头“姐姐对不起,我把你给我买的衣服弄破了....”

  花吉大脑只用了几秒便接受了这个事实,脸上的惊讶转变为惊喜,抱着毛毛亲了起来“我们毛毛出息了,哈哈,我们毛毛出息了呀!!”

  毛毛不懂她为何突然如此开心,但听得出花吉是在夸赞他,真心的夸赞,虽然不知为何。

  欣喜过后,花吉牵着毛毛朝医馆走去。

  “姐姐,我今天见到了一个神仙哥哥,他....救了我。”

  “他好温柔...”

  毛毛想起今日把他抱在怀里那人,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笑,他终于知道花吉常挂口中的太子殿下是何人了,与他之前想象中的完全不同,那是个...比花吉还要温柔的人.....

  花吉轻轻擦了擦毛毛脸上伤口上的脏东西,眼底掩过一抹心疼。

  轻声道“嗯,姐姐知道,今后毛毛就跟姐姐一起守护太子殿下如何。”

  毛毛怔了怔,随即点点头,想起那人心底便蜜意涌起,他很清楚的能感受到那是另一种感情,与对花吉依赖完全不同。

  只不过他年纪小还不知道,那种感觉..叫做一见钟情....

  人心喜悦,昏暗的夕阳似乎都沾了些光彩。

  “毛毛有名字了,以后毛毛便叫花城好不好?”花吉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名字等毛毛长大以后再改好了。”

  毛毛顿了顿,不解“是花吉姐姐的花吗?”

  花吉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是花城的花。”

  毛毛一脸疑惑,似乎不懂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分明都是同一个字。

  耳边又传来花吉清冽的声音“花城的花,.......是太子殿下喜欢的花。”

  毛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要是那人喜欢的,他都可以。

  花吉带毛毛到医馆包扎好了伤口,送回到住的地方便回了宫。

  欢喜了一夜,梦都做的无比香甜,养了这么久的崽子竟是花城,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