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10章 Chapter10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0-09-05 17:08: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外面小雨淅淅沥沥下着。

  少年手里拿着一束沾着雨水白花,跑进前方一座不起眼的小庙。

  小庙不大,殿前只立了一尊略显粗糙的泥塑像,泥像下是几个果盘,里面摆着干瘪的果子,小庙虽破,却也看得出有人供奉,少年抹了抹手上的雨水,踮起脚尖,把殿前泥像手里的花朵小心取下,换上了自己手里的那一束开的正艳的白花,奉上鲜花后,那少年便站在泥塑太子像下,合掌结印,默默祈福。

  离花吉消失已经过去了三年,从太苍山偷跑下来之后,他曾跑遍了城外的乱葬岗去找花吉的尸体,却只在其中一处找到了一把已经生了锈的剑,正是当初刺伤花吉那一把,而尸体却不翼而飞了,这让他心底还怀着一丝希望,或许可能真如花吉所说的那样...她是神仙..她只是消失一段时间......

  假设却也只是假设....

  三年了......

  花吉从未出现过。

  绷带下,少年眼泪有些控制不住的流下,心里是无穷无尽的痛苦和绝望,脑海中是三年前那仙乐国师说过的话。

  这个小孩儿,毒得很,他是个天煞孤星灭绝的命,阴邪东西最喜欢的那种,谁沾谁倒霉,谁亲谁丧命啊!

  谁亲谁丧命.....

  花吉死之前....他本是不信的....

  庙门外穿来一阵啪啪的踩水声跟小孩天真的笑声,少年花城深吸一口气,满面愁容,只是在绷带的遮掩下,并看不出来。

  果然,不出半刻,少年的嬉笑声从他身后传来“呜哇,呜哇,丑八怪又被赶出来了。”

  小花城咬了咬唇,双眼通红。

  那小孩见不理他,得寸进尺,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语伤人,只觉得好玩,“丑八怪今天又要睡庙了,回家你娘打死你!”

  不提还好,一提那女人,小花城顿时怒了起来,露出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扬拳怒吼:“我没有家!!我没有娘!她不是我娘!都滚!都滚!再喊我打死你们!!!”

  那群孩子却有恃无恐,吐舌头道:“你敢打我们,小心我们再告诉你爹,让他教训你。”

  又一少年接道“是啊,你没有娘,因为你娘不要你啦。你也没有家,你家里人都嫌弃你,没有人喜欢你,没人爱你,所以你只能在这个破庙……”

  小花城气急,大叫一声,扑了过去。

  不是的!不是的!

  花吉姐姐说了,有人爱他的!太子殿下!花吉姐姐说,太子殿下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

  小花城会些三脚猫功夫,一时间唬住了那几个小孩,吓得想跑,只听另一少年喊到“怕什么,我们人多!”于是又都跑了回来,七脚八拳的上去打他。

  突然空气中一股怪力分开了正朝他身上踹的少年,只见那些少年翻了个跟头,一下子摔到泥水里,顿时被吓得哇哇大哭了起来,都跑了出去。

  花城奇怪的朝四周看看,却空无一人,失望的缠上刚在打斗时被扯下的绷带,抱着膝盖,坐在那尊憨态可掬的泥像脚边。

  肚子咕咕的在叫,他却吃不下任何东西,也不敢吃,突然一个果子砸在了他身上,小花城瞬间被激的蜷成一团,四下望望,却依旧无人。

  小花城迟疑片刻,捡起果子,又放回到了贡盘里。

  外面雨下的越来越大,小花城到门边望了望,又转身回来躺在了泥像脚边。

  躺了一会,外面却突然传出雨水打在伞面上的声音,小花城心底的疑惑被越放越大,外面雨滴的声音一直没断,花城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朝门口走去。

  一把红伞在地上搁着,正如花吉的红衣一般刺眼....

  花城这才算是笃定了心底的猜测,走过去把伞捡起,放在怀里。

  激动至极的朝泥像大喊“太子殿下!”

  (花吉吉嗯?像我为什么要叫太子殿下?某瓜因为你不配!)

  无人应。

  花城双眼通红,不死心的大叫“太子殿下,是你吗?”

  “如果你就在这里,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

  花城紧抱着伞,咬了咬牙“我很痛苦!我每天都恨不得死了才好,每天都想杀光这世界上的人,再杀死我自己!我活得很痛苦!”

  花吉姐姐死了...这个世界上唯一对他好的人也没了,他是天煞孤星,是他害死了花吉姐姐,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花吉姐姐并不是神仙,是他看着那个姐姐善良好骗,才撒谎扮可怜故意缠着她的....可是那个姐姐,拼死保护他,到死都不愿让他伤心....花吉死了,他却没死.....

  他该怎么办啊......

  小花城仰头望着神像,扯着神像的衣角,满心的绝望“我到底是为什么还活在世上?人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

  静默半晌,无人应答。

  小花城沉默一会,慢慢垂下了头。

  这时,一道温柔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如果不知道要怎样活下去,那就为了我而活下去吧。”

  花城猛然抬头,瞪大了眼睛,紧盯着神像。

  “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如果不知道你活下去有什么意义,那么,不如姑且把我当做那个意义吧。”

  “谢谢你的花,很美,我很喜欢!”

  花城站在泥像前,呆呆的愣了半晌。

  “祈愿的话,就去花冠武神太子殿吧,那里很灵的!”

  第一次见花吉时她的话萦绕耳边,恍若隔日。

  花吉姐姐....其实是神仙的..对吧...

  (某瓜看,还是想着你的吧花吉吉切,我养的崽子。)

  ————————————

  观中香客来来往往,信徒众多。

  花吉站在观门外,看着坐落在大殿正中央的黄金神像,熠熠生辉,神像面容柔美,眉清目秀,嘴角微扬,似笑非笑,是个慈悲俊美的面相。

  一手仗剑,一手执花,门牌上挂着的牌匾上还刻着八个大字,“身外无间,心在桃园”任哪个看过天官赐福的读者,一眼便能认出来,这是花冠武神,仙乐国太子殿下谢怜的神像,花吉惊的眼睛浑圆,手里的肉包子...它突然间就不香了......

  她到底是错过了什么.....

  半个时辰前

  花吉好不容易从城外的乱葬岗出来,走了几个时辰,才看见熟悉的大街,马戏杂耍,叫卖连连,络绎不绝,不知为何总觉得似乎比以往更热闹了些。

  走了许久,又累又饿,到了饭点,花吉肚子便叫了起来,虽然身无分文,但好在曾在神武大街混过一段,初时与她一同卖艺的还有几位人在,便厚着脸皮拉了一位曾经因不满生意全被她揽去找她挑衅而被她狠狠揍了一顿的耍花枪的艺人。

  花吉一手拿着一个大肉包子,大快朵颐,边吃还不忘舔着脸与面前那人冷不丁道了声“谢谢”。

  那人吓得一个激灵,生怕眼前这姐们儿一个不开心再把他暴打一顿,慌忙开口道“不用,不用,花姐吃的开心便好。”

  花吉见他如此懂事,心情都好了许多,刚才在乱葬岗被吓得发白的脸色缓和了许多,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

  边吃还不忘打探消息“兄弟,你这段日子可还见过先前与我一同卖艺的那孩子?”

  那人老老实实答道“自从花姐你三年前离开上京后便再没见过了。”

  花吉愣。

  那人突然笑笑凑近花吉,又道“听城门口那卖羊肉汤的说花姐你是进了宫享福去了?可是真的?宫里是不是时常能见到太子殿下?”

  那人又想了想,皱眉摇了摇头,自自语似的“不对,太子殿下飞升了,此刻应在天庭才是。”

  花吉手中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手僵在半空。

  “...三年前?....太子殿下已经飞升了?”

  那人看看一脸难以置信的花吉,小心翼翼的轻点头。

  花吉一口老血梗在喉前,差点两眼一抹黑。

  这时间线.....竟还不能无缝衔接.....

  等她再出去了,一定要去国家科研总组投诉谢翎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