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24章 Chapter24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谢怜已经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一整天了,花吉端着饭站在门外,深吸一口气,开口道,“殿下,我熬了点粥,可香甜了,你要不要出来尝尝呀。”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声音,花吉一只手端着粥,耳朵紧贴着门缝,妄想听出点声响来,过了半晌,那边才传来少年清脆低沉的声音“你们吃吧,我没胃口。”

  不出所料,花吉撇下嘴,苦着脸,“那好吧。”

  把粥端到厨房,风信便凑了过来,“怎么,殿下还是不吃吗。”

  花吉无奈的点点头,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风信坐在旁边,面容纠结的盯着花吉,花吉瞥他一眼,便知他想问什么,便道“我解释过很多次了,打劫一事只是殿下与我开的玩笑罢了。”

  风信想了想“那殿下为何还不愿吃饭,你看,连你都叫不出来。”

  那是设定啊是设定啊!!!

  花吉在心中咆哮,她算是知道了,要想让谢怜不承受这些误解,必须要从根源上解决一些事,比如说打劫这件事,虽然被打劫的是她,但这件事发生了,谢怜心理上的罪恶感还是不会消失一分。

  唉,真是让人头大。

  无趣的又过了一天,花吉不急不忙的去敲门,按书里描写的,谢怜应该平静了不少,今天也该出来了。

  “殿下,我今天熬了汤,你....”

  还没说完,门便打开了,少年眼底毫无光泽,显得有些疲惫,愣了半晌,少年一不发的走到桌前,老老实实的吃了起来。

  平日吃饭,饭桌上少不了花吉叽叽喳喳的吵闹,逗得大伙直乐,今日却安静的诡异,花吉看了看谢怜好像对一切都不感兴趣的脸,不知是不是像书中说的一样还在想那件事,花吉嘴皮动了动,小心翼翼的低下头扒饭。

  直到风信起身拿了弓,准备朝外走,谢怜这才开口,“你干什么?”

  花吉一惊,某些片段在脑中浮现。

  风信“我...”

  花吉也抄起家伙,慌忙打断,“到时间了,我跟风信该去卖艺了,殿下你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便是。”

  谢怜摇了摇头,“我与你们一起去吧。”

  说着便要回屋拿镜子整理仪容,花吉吓得一激灵,大叫“殿下!等一下!”

  要是让谢怜拿到镜子,谢怜便肯定会看到白无相搞鬼带在他脸上的悲喜面,谢怜精神状态本就挂在悬崖边儿上,再刺激他肯定承受不了了。

  听见花吉唤他,谢怜迟疑了一会深叹口气,转头道“花吉,你不用再劝我了,说实话,我现在真的没什么心思修炼了。”

  花吉放下手中的长缨,小步跑到谢怜房间,把镜子拿了出来塞了起来,这才缓缓开口道“花吉知道,这段时间事确实有些多了,殿下在家好好消化消化,不用觉得自己像个废人,在家沉心静思也是一种很好修炼方式啊,挣钱的事有我跟风信就够了。”

  温柔的声音像羽毛掠过心底,谢怜本压抑在心中不堪的事实,压的喘不过气来,这样像厚重的窗户纸一样被花吉捅开,竟神奇的轻松了不少。

  “对了殿下,你最近最好也不要照镜子了。”

  谢怜想了想,没有再追问为何,在花吉万分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好....那你们早点回来。”

  待两人出了房门,风信才对花吉竖起大拇指,“花吉,还是你有办法啊,殿下那么倔的性子竟这般听你的。”

  花吉挠了挠鼻子,满脸傲娇,“那是,不是我呲牛皮,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太子殿下。”

  毕竟,她是这个故事里唯一一个局外人。

  风信瞥了她一眼,大步朝前走去“切。”

  生活确实辛苦,自从花吉来了之后他倒是轻松了不少,花吉能干,性子又活泼,给生活填了很多乐趣,殿下也很明显开心的不少,只是有时行为着实怪异,总让人感觉有什么事情,这也是他至今仍不能完全信任花吉的原因,与慕情不同,这半路无缘无故突然冲来对太子殿下百般好的女子总让人觉得有所图谋。

  今日来的有些晚了,大街上赶早市的老百姓们走的已经七七八八,两人经过一家做白事的店铺,花吉无意瞥了一眼店铺前挂着的丧服,不知想起了什么。低声骂了一句,突然拿着家伙疯了一样的往回跑,不明真相的风信一人留在原地发愣。

  这他妈也太莫名其妙了吧。

  风信在心底骂了一句,连忙追了上去。

  花吉飞奔到家,径直去了谢怜的屋子,推开门,满地的水顺着门缝流了出来,还有披头散发倒在地上湿淋淋的谢怜,正在王后怀里冻得发颤,眼神飘忽写满了惊慌,旁边还站着看着谢怜发呆的国主。

  “殿下....”

  花吉心疼不已。

  风信迟迟追了上来,看见屋里狼狈的样子,一脸吃惊,“这..这是怎么了?”

  花吉拧着眉头没有说话,从老旧的木柜里找了一套白道袍蹲下给谢怜披上。

  “王后先扶国主大人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王后拿手绢擦了擦泪水,强忍住眼泪,犹豫的点了点头。

  风信送走了他们,花吉才轻轻拍了拍谢怜纤薄的背,像刚记事的时候妈妈哄她睡觉一样,轻声细语道,“殿下先把衣服穿上吧,着凉了可不好了。”

  谢怜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她,过了好一会好像认清了来人,才终于紧紧抱住她,埋进花吉怀里,略带哭腔,委屈的控诉,“花吉...有..有鬼...”

  花吉一点一点的顺着谢怜湿漉漉的头发,眼神愈发的坚定,柔声安慰道“殿下不怕,花吉在,花吉在,谁都别想伤害殿下!”

  哄孩子似的安慰了好一会,谢怜的情绪才逐渐好了起来。

  “花吉?”

  “嗯?”

  “你知道的吧,白无相回来了。”

  花吉一愣,点点头。

  “知道,殿下不用怕,花吉会一直陪在殿下身边的。”

  跟风信说了今日要陪着殿下,不能与他一起卖艺了,风信诧异的看了她两眼,眼底的喜悦只一瞬便被掩藏起来,花吉不与他一起,办事便方便了许多。

  谢怜坐在门口想了许久,犹豫要不要把白无相回来了一事告诉风信,也好让他做好准备。

  天色渐晚,昏黄的云压的很低,让人有些喘不过来气,只要附近树林空中莹莹光亮,显得景色好看一点,花吉把早上洗过的道袍收了回来,谢怜还坐在门口,朝远处眺望发呆,花吉欢快轻唤“殿下。”

  谢怜抬起头,朝她笑笑,继而恢复一脸纠结的发呆。

  花吉捋了捋衣服,顺势坐在谢怜旁边,皱着眉头托腮作沉思状。

  谢怜被她故作认真思考逗得忍不住发笑,“花吉,你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

  花吉点头,“知道啊,殿下是不是在纠结要不要跟风信说白无相回来了这件事?”

  谢怜点点头,一副你懂我的样子,花吉继续道“其实殿下也不必如此纠结,顺从自己的心意便好。”

  这一日,风信回来的很晚,像书中写的一样晚,王后国主已经吃过睡下了,花吉正在厨房给他下面,透过窗,看见两人在小院中交谈。

  不久后,谢怜恐怕就要去那个会让他对世人心灰意冷的破太子殿了,受百剑穿心之苦,花吉一想到那个画面,心就疼的发颤,难以呼吸,直到不小心切到了手,鲜红的血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花吉疼的咧嘴,舔了两口,撕了块布,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深深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日子,就像书中说的白无相总是能在许多出其不意的地方吓唬谢怜,有时是在深夜的床头,有时是在水中的倒影,有时是在霍然打开的门口,有时,甚至就在风信,花吉的背后。

  花吉看不见他,不敢离开谢怜半尺,觉都不敢睡,每日看着谢怜一惊一乍的尖叫,被折磨的几近崩溃的样子,花吉心疼的要命,尤其是离那个不确定的日子越来越近,连带着她都隐约的要承受不住。

  与先前发生过得事情一样,要想完全解决这一切,就要从源头扼杀,而那件事的源头,就是白无相!花吉想了很久,谢怜睡下后,花吉一个人在树林里狂奔,边跑边大叫,就要累的放弃准备回去时,那个白色熟悉的人影才缓缓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