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25章 Chapter25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直到那白影完全呈现,还未等他发话,花吉瞅准那张诡异的悲喜面,握紧拳头注入灵力二话不说,风一般的冲了上去。

  白无相似乎没料到她会突然冲上来,闪身不及,花吉拳头精准无比的砸在面具的笑脸上,只听“咔嚓”一声,面具应声而裂...

  面具下,是那张熟悉无比的俊脸正无比诡异的朝她微笑,陌生又熟悉...花吉脑子里砰的一声炸了,咬紧牙冲了上去,恶狠狠的抓住白无相空荡荡的衣领,闭上眼一拳招呼上去,“不许你用他的脸!!!不许!!”

  花吉招式极猛,拳拳生风,有了防备的白无相躲得十分轻巧,像个泥鳅一样滑溜,花吉看着那张熟悉又诡异的脸,气的眼睛通红,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让他消失!!

  即使没有足够的实力,拼了命也要守护一个人的心,比任何东西都要强大。

  终于瞅准了机会,花吉拿出事先准备的软剑,一剑朝他胸口刺了上去,白衣丧服里面空荡荡的一片,还没等花吉反应过来,那丧服便化作一个小型漩涡,把剑吸了进去,花吉失了武器,慌忙闪身后退。

  白无相飘了过来,过了几招,花吉眼眸低垂,佯装受伤,待到白无相离她不过三尺,花吉从背后抽出红镜,注入大量的灵力,疯了一般的冲了上去,死死的将那丧服钉进了身后的树里,又连忙结了几道封印,打在他身上。

  直到确定白无相无法脱身,花吉这才安心抽出红镜。

  白无相看了看她手中的红镜,噗的一声笑了出来,“红镜?没想到我竟然会败在我送给谢怜的剑上。”

  花吉把红镜细心收了起来,这是她费劲心思才赎回的宝剑,还准备给谢怜一个惊喜呢,可不能有什么损伤。

  “你想不到的多了,啥都让你想到了剧情还发展不发展了。”

  花吉翻了个白眼。

  白无相啧了两声,“也没想到你对着这张脸竟然也下得去狠手。”

  花吉正视看他,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他!自然是下得去手。”

  “哈哈哈哈哈。”

  那家伙突然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笑的花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花吉眉头微皱“你笑什么?”

  白无相抿了抿唇,那张熟悉的脸上挂着邪笑,花吉看的顿时又想上去揍他一顿,她们家怜怜才不会笑的这么欠揍!

  “我笑你太过天真,我记得警告过你了,不要多管闲事,不然后果你承受不起。”

  花吉气的冒火,一脚踹了过去,“我去你妈的,你自己受世人误解,凭什么要拉我们太子殿下一起下地狱!!”

  这一脚花吉茅足了力气,却只踹到了粗壮的树干上。

  白无相呵呵两声,不再语。

  花吉心想杀不了,那便只能困住了,便又加了几道封印,确保能困住眼前白无相一段时间,这才安心。

  虽然灵力濒临枯竭,至少能上殿下安心睡上一段时间,至于其他的,改变不了的,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不了...

  花吉晃了晃脑袋,企图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给赶出去,出来有段时辰了,花吉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伤,想赶紧赶回去,丝毫没注意到悄然溜到她背后的一条白绫。

  待到花吉察觉,早已迟了,那白绫如蛇一般缠上她的脖子,又凉又滑,顶端扫在她脸上,像极了蛇信子,花吉垫着脚使劲扒拉,却怎么也扒不开,只清晰的感觉到勒的越来越紧的白绫和逐渐减少的空气,眼前越来越模糊.....

  白无相轻轻挥手,打在身上的封印一个不留的炸成火花,消散在空中,他走到花吉身侧,还挂在树上的花吉早已晕死过去,他瞥了一眼,低声道“螳臂当车。”

  花吉不知昏了多久,醒来时天已经黑透了,雾气渐渐浓郁,在这荒山野岭中压抑至极。

  白无相已经不见了,吊着自己的白绫跟身上的红镜都不见了,花吉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心里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花吉不敢耽搁太多时间,捏了个决回到了住的茅草屋,远远便看见院子里正焦急得原地打转的国主和王后,花吉的心渐渐悬了起来,顶到了嗓子眼儿。

  一时情急,花吉顾不得一身的伤痛和疲累,慌忙跑了过去,声音有些颤抖,“殿下呢,殿下...还在屋里吗?”

  心中虽然已经模模糊糊有了答案,但总想再抱着一丝希望。

  “没,方才我们谈话被皇儿听见了,他跟风信吵起来了,现在不知道跑去了哪,两人到现在还没回来。”

  说着王后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花吉,我知道你本领大,你去找找他们吧,我怕...”

  花吉听完,脑子一阵晕眩,心猝然掉到了谷底,一瞬间忘记了呼吸,站在原地趔趄了一下,差点栽倒,她记得...她记得这个剧情...分明就是谢怜被百剑穿心的前段....

  为何...为何会提前这么多...

  花吉紧紧咬住下唇,点了点头,“好..好..我一定..会把殿下带回来的,会带回来的...完完整整的..”她没有发现,她整个人都在害怕的微微颤抖。

  出了小院,花吉来到附近的一个树林,一面疯了似的奔跑,一面对着树林深处大喊:“花花,花花。”

  没人应。

  “花城!!毛毛!!”

  依旧没人应。

  花城就在这附近,先前只要她一轻唤便会出现,她分明安排过花花的,要随时跟着殿下,现在却不见了,结果可显而知。

  花吉急得要哭了,叫喊的声音都带着些哭腔,一想到那个令她窒息的画面也许正在发生,一想到她的太子殿下,她的怜怜,就在这座山深处的某个地方某个太子庙里,被他信任至极的世人拿着剑,一下一下的往身上捅....而她现在却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具体位置,她就心疼的呼吸不上来,嗓子眼发酸...

  花吉嗓子叫的有些哑了,鼻子发酸,却依旧没人回应她,只能无力的蹲在地上,哽咽着自喃“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告诉我,殿下在哪里啊...谁都行...”

  前面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慢悠悠的飘了过来,花吉微微皱眉,猛然起身,慌忙朝那边跑去,怀着一丝希望,“花花?”

  越来越近了,直到那东西飘到花吉跟前,花吉才看清,那是一团小鬼火...是一个刚离世还未有灵性的小魂魄,不是花城,燃起一丝希望的心又被狠狠打到了谷底,花吉只觉得自己胸口喉管弥漫上一股铁锈味。

  花吉无力的闭上眼睛,倒在地上,泪水滑过眼角流入身下的泥土里,怎么也不想起来了,干脆死在这算了,反正她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保护不了。

  那小鬼火围着她转了几圈,焦急的漂浮在花吉面前,花吉狐疑的看了看,擦了下眼泪,指尖注入一丝灵力,传递给那团小鬼火,小鬼火刚接收到,花吉便听到那鬼火发出的声音“跟我走,快跟我走...”

  说着便朝一个方向飘去。

  花吉思虑一秒,匆忙跟上,鬼火飘得有些慢,花吉一急,抄起那一团搂在怀里,按照它指的路狂奔,心里又燃起一丝希望,直觉告诉她,殿下一定就在终点。

  花吉在深山大雾中穿梭了许久,月亮被大雾遮住了,花吉看不见路,只有怀里的鬼火还能散发点微弱的亮光,身上被路上的野草荆棘划破了数道伤口,心愈发悬着,前方是未知的,但一想到谢怜可能在等她,心就越发坚定,前方迷雾中隐隐现出了几角飞檐,似是一座深山古观。花吉才松了口气,咧着嘴抹了两把眼角的泪,破涕为笑,把小鬼火放了出来,朝太子殿跑去。

  “啊啊啊啊!”

  殿里突然一声穿出惊叫,一个妇人哭着大叫道:“孩子,我的孩子!”

  花吉一惊,不要命冲了进去,“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