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26章 Chapter26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殿里夫妇神情凄怆,已经把剑从谢怜腹中拔出,哐当一声丢在地上,连连跪在地上朝谢怜磕头道歉。

  谢怜被绑在神台上,就像是犯了不可饶恕罪过的神明,被打入了世间,小腹已经多出了两道狰狞伤口,温热的血不断涌出。

  花吉进来便看见这一幕,额上骤然青筋暴起,一阵血腥之气冲上喉管,这才真真体会到眼看着所爱之人被欺辱的感觉,她能至此,更不用提书中亲眼目睹这一切的花城该有多痛苦啊,能自焚成厉鬼,而已经被白无相控制住不能动弹的鬼火花城看到花吉到来,眼底才终于燃起一丝希望。

  终于..殿下有救了..

  此刻花吉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们!但比起这些人,花吉更想弄死上方飘着的那个白衣祸事,不,准确来说,是上神君吾。

  “哈,又来了一个看戏的。”白无相轻飘飘来了一句,眼里尽是不屑。

  谢怜自然也看到了花吉,死灰似的眼里终于染了点光,有气无力唤了声花吉。

  花吉沉默的没有回应,面无表情的走到谢怜身边,捡起地上刚才被那对夫妇扔下的黑剑,径直朝那对夫妇,眼里满是杀意...

  谢怜察觉出了她的想法,捂住流血小腹慌忙叫住她,“花吉!!花吉!不要!”

  而此刻花吉已经被愤怒之火烧坏了脑子,头也不回的走过去。

  “花吉!!不可以!!”

  谢怜大吼,想冲过去阻止,却被白绫绑的动弹不得,花吉虽然性子很跳脱,有时候还很笨,但那双眼睛却是他见过最干净单纯的眸子,比他在仙京见过的所有神,都更像一个神,花吉可以随他上阵杀敌,可以斩妖除魔,但绝对不可以为了他伤害无辜百姓!

  只是他不知道,在花吉眼里,任何伤害谢怜的人,都不应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

  花吉走到那对夫妇跟前,手中黑剑举起,正准备刺下去,耳边一阵熟悉叫唤把她的理智给拉了回来。

  “花吉!你要是敢伤及无辜!以后你就别再跟着我了!”

  花吉迷茫的眨了眨眼,瞥了瞥手中那把晦气的黑剑,嫌弃的扔到一边,撇撇嘴小跑到谢怜身边乖巧的蹲下。

  “殿下,殿下,我没...”

  伤口还在流血,花吉心疼的下唇咬的青紫,一点一点的给谢怜传送些灵力疗伤,“殿下...是不是很疼...”

  谢怜脸色苍白的很,捂着小腹笑笑摇了摇头。

  忽然,听到一旁白无相发出嗤嗤的笑声。

  花吉眉头一皱,恶狠狠的便想冲上去,都是这恶心玩意儿害得,什么上神,什么君吾,就是一个见不得人好非要让人跟他变成一样的怪物罢了,亏得她之前看书时还心疼了他几分,还未起身便被谢怜一把拉住了。

  谢怜抬头看看他,道“笑什么,你以为你看到了你想看的?这都是你逼的!”

  花吉配合的点点头。

  白无相慢条斯理地道:“人要被逼,才会显露出真正的面目。”

  花吉的到来让那些还有心思刺谢怜一剑的人都压住了心思。

  直到那夫妇的小儿胳膊上的黑印渐渐散去,围观的都咽了一口喉咙,看看正像狼犬一样凶狠护崽的花吉,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阵,一片死寂里,又有个年轻人站了出来。

  他硬着头皮走近神台,先是作了好几个揖,弱声道:“对不住了,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的,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我刚成亲不久,我老娘和娘子都还在家里等我……”

  说罢,便想捡起地上的那把黑剑,花吉坐不住了,她正在想解决办法,如若谢怜不受百剑穿心,那花城便不会因保护不了爱的人成厉鬼,那后面更便不会因爱成绝,但要谢怜受那么多剑,她如何忍得下心,说到底已经到了这地步,今日这百剑总要过去了才行。

  正想着那人便走了过来,花吉猛然起身,一脚把那人踹飞几米。

  “这怪物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它是你们爹妈吗?你们爹妈叫你们都没这么听话吧!”

  又有人接道:“真是看不下去了。”

  花吉寻声望去,说话的,应该是书中那个始终不愿伤害谢怜的卖艺人。

  花吉感激的看了他几眼。

  他道:“这姑娘说的不错,我看他就是瞎说八道。就算不是瞎说八道,他不会死,你们这就不是杀人了?”

  花吉点点头,总算有个明事理的人。

  旁边几人道:“大哥,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了,大家都要死了好吗!”

  那卖艺人道:“我不也在这里?我不也照样要死了?我动手了吗?”

  几人被他堵得一噎,半晌,有人道:“看你的样子,家里没老人孩子吧?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里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的,哪能跟你比?还有那姑娘,看你也不似凡人,会不会染上这人面疫还不一定。”

  没等那艺人答话,花吉冷声道,“若是有老人孩子,知道你们在外如此,怕不是要气的当场死去。”

  旁边几人见落了下风,便把战火引到了花吉身上,“那姑娘如此在乎这瘟神,不如自己替他受了,既给诸位解了围也免了这位太子殿下皮肉之苦。”

  花吉握紧了双拳,这个办法她不是没想过,只是她现在灵力还未恢复,顾不住心脉,恐怕帮殿下挡不了几下,眼下若想脱身,只能刺激花城化出鬼火了。

  “少废话,你们尽管来试试,再让你们碰我家殿下一下我花吉名字从此就倒着写!”

  话罢,花吉便觉身体内本就濒临枯竭的灵力正渐渐消失。

  “花吉,小心。”谢怜提醒道。

  那熟悉的白绫又如鬼魅一般的缠了上来,花吉反应过来,一个闪身到一边,刚着地手脚便酸软的使不上力气,一下跌在地上,脖子上被勒出还未消的红印凝成了一个奇怪的图形,像道锁链似的。

  是咒枷!

  花吉这才察觉到中了计,可转念一想,咒枷不是被贬谪的仙人才会有的吗?

  抬头望去,果然是那白无相搞得鬼。

  白无相驱使着那白绫覆住花吉手脚,“看戏归看戏,可不能捣乱啊。”

  这时,忽然有人指着那卖艺人大叫起来:“发作了!发作了!”

  花吉一惊,谢怜也一惊,那卖艺人脸上果然隐隐约约出现几张人脸。

  四周人登时拉出几尺远,谢怜张了张口,始终没有开口。

  花吉早已知晓那人结局,在心里为他惋惜了一会。

  那卖艺人却跑了起来,很快就跑出了殿里。

  这一变故让刚才说话的那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见花吉被绑住,胆子便大了起来。

  一人拾起剑便想朝谢怜走去,花吉心里一凉,奋力挣扎着大叫“不可以!!他可是神啊!你们这样会遭雷劈的!!”

  那人脚下一顿,似乎正在犹豫着要不要下手。

  又一人接腔道“他是神,是他自己说要拯救苍生,而且他又不会死,刺一下怎么了。”

  众人纷纷点头“对对对,救了大家,正好圆了他拯救苍生的梦。”

  花吉恨的牙根痒痒,眼睛通红的看着那些人,只想一把火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烧的一干二净!

  突然,底下又传来一声惨叫,一人道:“我的腿、我的腿,好像……有点儿奇怪!”

  又来了?!

  谁知,不止一人,几乎是在同时,另一个人也大叫起来:“我也!我的背!你们快帮我看看我的背!”

  太子殿内一时间混乱不堪,一检查,尖叫声此起彼伏。果然!已经有不少人身上早就都浮现出了人面,只是他们自己没发现。

  那些人明显急燥了起来,三五成群的想往谢怜那边围。

  “等一下!!等一下!!”

  众人被她的嘶吼吓了一跳,纷纷朝她看去。

  花吉喘了几口粗气,赤红着眼默默看了谢怜一眼,又朝那些人望去,咬碎了牙恶狠狠的吼叫“你们刺我,你们刺我,我也是不死之身!你们刺我吧!!”

  众人一愣,谢怜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花吉闭上眼,力气汇聚在手腕上,发力,白绫应声而断,断成了两截,染着血轻飘飘的落在地上。

  上边传来拍手的声音,“有意思,有意思。”

  花吉顾不得手上磨出的鲜血,头也不抬,径直朝人群走去,那些人被花吉狰红的双眸吓得想后退,可想活命的意愿又让他们怎么也迈不开腿。

  这件事至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解决办法...如果非要这样才能结束的话,那她愿意做这个人...

  花吉拾起剑,朝谢怜单膝下跪,盈盈笑意中写着数不尽的悲伤,忍住发酸的鼻尖,哽咽着轻唤“殿下,还记得花吉的心愿吗?从始至终,都只有那一个。”

  唯愿你安

  所以....你忠实的信徒花吉,愿为你承受这百剑。

  谢怜愕然,不难猜出花吉接下来要做出什么事情,顿时有些慌了,“花吉...花吉?不要...别...”

  琉璃般的眸子里弥漫起了雾气,倒影出那一抹光,花吉慢慢起身举起剑,剑锋毫不犹豫的没入腹中,噗嗤一声,又慢慢的拔了出来。

  “不!!!”谢怜第一次疯狂的想挣脱束缚。

  白无相手中的鬼火也疯了一般的开始躁动起来。

  花吉疼的一下跪到了地上,她清楚的感受到剑穿进自己血肉时摩擦的感觉,疼的眼泪不止的流,脸色煞白,咬牙咽下了喉处的腥甜。

  腹中血流不止,花吉一边悄然用灵力修复,一边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你们看,我...真的是不死之身。”

  众人疑惑的望着她,她现在的样子实在不能让人信服,但被那么长的黑剑捅了的的确确是没死的,捅一个不死的普通人总比捅神仙造孽强,众人如是想着。

  一个一个朝着花吉走了过去,一人哆哆嗦嗦握着黑剑,哆哆嗦嗦地道:“是你自己要求的啊,可不要怪我们。”

  “是...”

  “是”还没喊出口,那冷冰冰的黑剑便再一次刺入了她的体内,花吉疼的冷汗直流,还未等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换了一个人,下一剑几乎无间隙地刺入。

  那一群无辜的百姓此刻就像是一群魔鬼,脸上挂着愧疚的表情,手里却毫不留情的刺进花吉的心脏...…

  “滚开!!!滚开你们!!别碰她!!不....花吉...”旁边观看的人更是几近崩溃。

  原本要发生的惨剧一剑不差的在花吉身上上演,她终于知道了谢怜是承受了怎么的伤痛,花吉不敢喊疼,她怕谢怜会担心,会心痛,只能握紧拳头挨着一次又一次的剑的刺入,指甲掐的手心血肉模糊,直到慢慢的她觉得越来越呼吸不上来了,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花吉像条被杀掉了的鱼,意志顽强想多撑一会,这样她的怜怜至少能少挨几下,渐渐的,渐渐的便听见了熟悉的铃铛声,那是催命的召唤,花吉知道她的时辰不多了,从此以后或许是再没有机会见到谢怜花城了,最后一滴滚烫的泪水终是落在了地上。

  透过泪水,花吉仿佛看见第一次见到那唇红齿白的白衣少年,右手执棋,笑语晏晏的太子殿下,好看极了,哪里像这正哭的满脸泪水,悲痛欲绝的男子,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子,丑死了。

  那是她的神明....

  花吉想伸手再捏捏谢怜的脸,那张熟悉无比的脸好像近在咫尺,却怎么也触及不到...

  殿下...花吉以后便无法再跟随你了...

  殿下...殿下...

  那小蹙火光终是爆出了一波汹涌的烈焰灼浪,鬼火灼浪,瞬间将太子殿内神台下的百名活人烧成了百具焦黑的尸骨!

  烈火灼的谢怜晕死了过去。

  待到火光渐敛,一个少年身影缓缓出现,少年跪在女孩面前,膝下的血流成河,女孩身上千疮百孔,少年手颤抖着碰也不敢碰,痛苦的抱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姐姐...姐姐...”

  再无人回应。

  少年伸手小心翼翼的擦了擦女孩惨白脸上弥漫的鲜血,想起昔日应下的话语。

  女孩娇俏的脸上带着笑,吊儿郎当,毫不正经的坐在石头上,“花花以后成了鬼王,不要忘了罩着姐姐。”

  小鬼火转了转,飘到一边认真研习法术,偷偷瞅她两眼“你怎知我以后一定会成为鬼王呢?”

  女孩想了想,眼神充满了坚定,“我们花花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鬼!”

  如此的信任,如此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