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28章 Chapter28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郎儿湾

  近日天都不大好,入了夜更是阴风习习,处处透露出一股不太平的气息,街上店铺都早早关了门,只有零星几个人还在匆忙走着,冷冷清清的。

  突然闯入的红衣少女跟白衣道士,显得格格不入。

  梅念卿疑惑看着前面跑来跑去的少女,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还拿手比划一下,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你在找什么?”

  花吉在一个十字路口站定,终于面带喜色的点点头。

  “你看那条街。”

  梅念卿朝着花吉指的方向看去,临着的那条街上空荡荡的,惨淡不已,但却能隐约感觉到若隐若现的灵力。

  “白无相想诱导殿下做什么想必你也清楚,但殿下会不会那么做,我也很清楚。”

  书上说人面疫降临后,诅咒都会落到谢怜身上,而花城会替谢怜挡了大半,从此灰飞烟灭,继而等了谢怜八百年,而她现在要做的,便是在自己彻底消失之前替这两个孩子挡了这一劫难。

  花吉拿着方才随手拾来的树枝,认真的在精心挑选的这块地上画着好像在脑子中绘过无数遍的符。

  半刻后,终于画好了,花吉舒了口气,接下来就是注入灵力,让符咒完全发挥出它的作用。

  “国师大人,借我点灵力。”

  花吉毫不客气的道。

  梅念卿一愣,微微皱眉,他发现与这少女相处久了是愈发的对他不敬了。

  “姑娘倒是说说,我为何要借你。”

  不提还好,一提起这花吉就来气,还真当她不知道他为何救她是吧?

  花吉眯眼轻笑,道“就凭我能把谢怜从无间地狱拉回来,打乱白无相的计划。”

  别以为她不知道,梅念卿愿意救她,不过是为了利用谢怜,让他的太子殿下醒悟罢了,而她,就是拉谢怜上来的那条绳索,只不过他不知道,他的如意算盘打的一塌糊涂,白无相这次不但不会幡然醒悟,八百年后还会更加变本加厉!

  梅念卿无奈笑笑,“姑娘说的没错。”

  说着,掌心便拍在花吉背上,灵力源源不断的传送进来。

  花吉注入灵力,符咒强大的灵力在深夜里骤然大亮,只刹那便消失了,地面上恢复的一干二净,花吉拍拍手,道“谢了。”

  “这是什么符形?”

  花吉想了想,“嗯...这叫噬灵符。”

  梅念卿有些疑惑,“从未听说过。”

  “你当然没听说过,这是我胡乱画出来的。”

  梅念卿一脸黑线。

  胡乱画还画的这么认真....

  “你还别说,虽说是胡乱画的,但效果还真有,等三日后人面疫降临时,这符咒能帮我减轻至少一半的伤害。”

  “帮你?”

  梅念卿眉头微皱,沉声道“你该不会是还想帮太子殿下承受诅咒吧。”

  花吉无所谓的摆摆手,“为何不可,反正我都要快消失了,再为殿下做最后一件事。”

  梅念卿有些惊讶。

  “你....你可知,如若你要承受这么多的怨气,你现在的魂魄状态可能会被撕的粉碎。”

  “那又如何?”

  “或许,你就不是再回到你的那个世界了,而是在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花吉面上一滞,愣了愣,结巴道“你..你都说了是或许了,如若真是这样,那..那也只怪我命不好。”

  梅念卿叹了口气摇摇头,若有所思的望着她,“花吉姑娘在另一个世界可是没有家人?”

  花吉垂下头,睫毛轻颤,“有的。”

  “那你的家人如若知道你再也回不去了,他们难道不会伤心吗?”

  伤心吗?花琛会难过的吧,还有谢翎...

  但如果没有她....他们会过得更好吧。

  花吉顿了顿,看着梅念卿问道,“国师大人觉得花吉是个怎么样的人?”

  “姑娘聪慧善良,以地为纸,以枝为笔,还会...自创符咒,先前灵力纯厚更非常人可比,甚至是连仙京都少有。”

  花吉听他这样说无奈轻笑一声,“是吗?你可知,在我的世界里,我只是一个只能整天窝在阁楼看书的灾星,从小克死了父母,领养我的叔叔在我到来的第二个月出了车祸,原本健康的弟弟也因为我的到来变得体弱多病,活着只会给人带来不幸,无人喜欢无人在意,你说,我回去干嘛呢。”

  她有些地方其实与谢怜很像,或许,这也是她拼了命也想留在谢怜身边的原因,她想要的光和热,只有在谢怜身边才能感受的到。

  如果可以,谁不愿在光里活下去呢。

  而在她的世界里,可能也就只有两个人。

  “姑娘对一些人来说,总会有很重要的意义。”

  花吉微微颔首,摆摆手,“走了。”

  “去哪?”

  “灵力暂时够用,我要去找太子殿下道别了,你还要随我一起吗?”

  梅念卿顿了顿,“姑娘慢走。”

  太子殿在郎儿湾也有许多座,谢怜不知道在哪座容身,花吉找了很久,天微微亮的时候,她才终于在一座破观看到那一抹白色孤寂的背影,清冷又疏离.....是她的太子殿下。

  找了一夜的疲累好像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那诡异至极的悲喜面,曾是她最怕的东西。

  殿下。

  花吉在心中轻唤,轻轻抬起几近透明的手,虚影与身影重叠,那白色的身影却好像怎么也触碰不到。

  黑衣少年站在门外,身形颀长,却又仿佛新竹拔节,不失少年人的青涩之感。

  黑衣如墨,黑发高高束起,一副恣意少年郎的模样,腰上悬着一把刀,脸上也罩着一张雪白的面具,面具上,是一张弯弯的笑脸,虽看不出面具下是怎么样的一张脸,从周身气质也能感受到,竟比起曾经的太子殿下有过之而无不及。

  少年低垂的手里紧攥着一朵白色的小花,沾着些许露水,生机盎然却又柔弱不堪。

  透过面具,花城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愣愣发呆的白衣人,那一抹皎洁,比手中的鲜花更盛,面具下的眸子闪烁着微光,花城低头看看手中的小白花,坚定朝前走去。

  姐姐曾说过,这是太子殿下最喜欢的花。

  少年身影如灵狐一般,一瞬白花便放在了大殿中央那座残缺破旧的神像上,做完这一切又迅速窜了出去。

  还未走远,便听到谢怜怒气冲冲唤他的声音。

  花吉在暗中默默看着,一会笑一会又无奈悲怆,眼眶中不觉涌出盈盈泪花。

  真好。

  如此,她便也安心了。

  第二日,郎儿湾街头。

  如书中所说,谢怜把黑剑刺入自己腹中,躺在街头,从乱糟糟被围观到无人问津。

  花吉坐在街头角落,默默的看着前方地上一动不动,蓬头散发,满身血污的少年,心中思绪万千。

  她的太子殿下,离她不过百米。

  花吉看了看衣服下几近透明的身体,难受的抱着头痛苦的缩成一团,撕裂般的痛,她已经清楚的感觉到这个世界对她的排斥。

  她不能再上前去一把拉起他,与他说,殿下,花吉回来了,殿下,我们回家,更不能再去捏捏他的脸安慰他说,没关系殿下,还有她在....

  因为她快要消失了,从这个世界,完全消失掉....

  上次谢怜悲痛欲绝的样子深深的刺进她的心里,她这辈子也忘不了,也绝不想让谢怜再经历第二次。

  所以她不能让谢怜知道她还活着。

  “你竟然没死?”

  花吉抬起头,一张熟悉的悲喜面,猛的一惊,本以为是谢怜,刚惊喜的想唤出声,生生刹住了车。

  “殿....白无相?”

  白无相鬼魅般闪身过来,一把掐住花吉的脖子,抵在墙上。

  “你输了。”

  白无相轻飘飘道。

  花吉拼命挣扎,脸色因为缺氧涨成了红色,咬肌紧绷开口道,“我没输!殿下也没输!”

  白无相轻笑一声,毫不怜惜的把花吉扔到一边,墙震了震,顽强的没有倒,花吉全身散架似的痛,嘴角溢出一丝血,扶着墙缓缓站了起来。

  “怎么?你还想捣乱吗?”

  花吉瞥了他一眼没吭声,暗暗用微弱的灵力疗伤,白无相继续道“谢怜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已经不是你的太子殿下了。”

  花吉咬紧牙,神经紧绷,她现在已经完全不是白无相的对手,甚至连逃跑的能力都没了,如果白无相想杀她简直易如反掌。

  “你看看他,像个傻子一样。”

  白无相袖袍下的手指着远处依旧躺在地上的谢怜,腹中的剑依旧直直的挺立着,无人问津,嘲讽中竟带着些老父亲般的慈祥。

  花吉眉头一皱,深深吸了口气握紧拳头猛的朝他冲了过去,白无相轻轻一闪,反手一掌打在花吉心口,那墙终于承受不住再一次猛烈的撞击,轰的倒了下来。

  “傻子?那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白无相面具下的眼微眯,语气中略带些危险,“你说什么?”

  “他可是太子殿下啊。”

  “那又怎么样?”

  “他可是我用命守护的人!你有什么资格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