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 29 章 chapter29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第三日

  谢怜静静的躺在分岔路口,姿势依旧没变,只有零星几个小孩,时不时的拿着树枝过去戳戳他。

  花吉蹲在另一条小巷口,目光呆滞的望着他,明明那么近,却又很遥远。

  白无相走了,不知为何并没有杀了她,应该是为了防止她再破坏他的计划临走前凝了个结界,限制她的活动。

  花吉试了各种办法都无法冲破。

  这里的视角看谢怜很方便,但离她要施法的地方还有段距离,花吉站起身来,还未完全直起腰,头顶上的结界瞬间把她打回原地。

  花吉揉了揉脑袋,浑身骨头错位的痛,无力的蜷缩在地上,想解决办法。

  她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天空中淅淅沥沥下起雨来,天也阴沉的可怕,路上行人越来越少。

  咸涩的雨水毫不留情的打在花吉脸上身上,伤口被蛰的生疼,花吉抹了两把脸,突然想起小时候叔叔把她从福利院带回家的那天,雨下的比这还要大,像是老天爷给她的警告。

  ....让她不要去再祸害别人。

  她没有听。

  所以叔叔没了,她在这世上仅存的亲人。

  太阳快要落山了

  那抹白影才又悠悠出现,默然瞥了一眼角落里被术法禁锢着,正恶狠狠像炸了毛的野猫一样瞪着他的花吉。

  “殿下绝对不会变成你那样恶心的东西!绝对!赶紧滚回上天庭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白无相不屑嗤笑一声,朝路中央走去。

  花吉气的抓心挠肺,眼睁睁看着不远处白无相拔出谢怜腹中的黑剑,丢到一边,轻声低语,说的什么不用听她也知道。

  无力无措又无奈。

  过了一会,一个壮汉背着箩筐急匆匆走着,被谢怜绊倒,骂他,又把他狠狠摔回人形坑里。

  花吉被雨淋的有些麻木,有些自身难保,她的灵魂被强力撕扯着,眼前出现重影,一面是一人正在欺负她放在心尖尖上的殿下,另一面是谢翎的实验室,她在一个透明的舱里躺着,毫无生气的...像具尸体...

  还不行..还不能回去...

  被空间撕扯的感觉可不好受,花吉抱着头疼的满地打滚,试图把另一面的灵魂拉回来。

  花吉额上满是汗,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一只手把她从结界里拉了出来。

  花吉抬起头涣散的视线渐渐聚焦,努力看清来人后,心里瞬间被希望填满,突然感动的有些想哭。

  “国师大人....”

  梅念卿点点头,蹲下为花吉疗伤。

  “你还有一刻的时间。”

  “足够了。”花吉哑着嗓子。

  雨水打进花吉眼睛里,酸涩无比,顺着花吉脸颊留下,梅念卿取下斗笠罩在花吉头上,花吉愣了愣,道了声谢谢,缓了缓起身,转身朝那条街走去。

  “你..真的想好了吗?”

  花吉脚下一顿,毫不犹豫的朝前走去。

  要保护谢怜,这是她在很久之前的那个夜里就已经认定的事,第一次从书中认识那个少年时就认定的事,无论代价如何。

  天色被压的越来越黑,封印在那把黑剑里的亡魂发疯了一般的嚎叫,刺的花吉有些耳鸣。

  花吉站在街角巷口,直到一人从她面前经过,花吉猛的冲上前拦住他。

  是刚才欺辱谢怜那人。

  大汉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红衣女孩吓得惊叫一声,“我操,又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花吉眉心跳了跳,忍住想打人的欲望,在口袋里翻来翻去,才终于掏出一小锭银子。

  “赔你,米钱,还有,把这个给他。”

  花吉一手拿着银子,一手拿着刚才梅念卿戴给她的斗笠,朝前递。

  银子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大汉看了看始终没敢接,花吉有些烦了,恶狠狠的磨牙,语气中透漏着一股子威胁,寒声道,“不去我会杀了你!”

  冷的不带一丝温气。

  大汉看了看女孩衣服上的血窟窿,女孩满带侵略的眼神像滑腻腻吐着信子的毒蛇,顺着脊背粘上脖子,一阵一阵的发凉,他不收控制的颤了颤,伸手接了过来。

  见那大汉乖乖朝谢怜那边走去,花吉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殿下需要的,她送到了。

  临街的阵法随着花吉的靠近隐隐发亮,好像在回应主人的呼唤。

  天边闷雷滚滚,狂风大作,不一会便劈下了一道闪电,整个永安的上空出现了一片黑色的云海,无数人面、人手、人足在里面翻腾着,仿佛置于地狱深渊。

  已经开始吵吵嚷嚷的路口,白衣少年拿着黑剑被围在中央,花吉不舍的转移视线,加快脚下的步子。

  直到那些翻滚在黑云中的人面忽然暴动起来,如黑色流星一般急速朝人群冲了过去。

  花吉已经站在符形中央,紧闭双眼,双手结印,心中召唤。

  不知道从哪里学的,但她确是会了,如噬灵符一般深深印在她脑子里似的。

  召鬼咒

  铺天盖地的黑潮穿过谢怜,穿过人群,如剑气般朝另一条街涌入,正是花吉所在的地方。

  待黑色洪流从临街消失的差不多了,确保谢怜安全,花吉这才启动,地上的噬灵符金闪闪的图形飘向半空,形成一个半圆结界,将半条街都罩了进去。

  结界内黑流被噬灵符打的四处逃窜,最后都直直的朝花吉冲去,花吉只得一边给噬灵符注入灵力,一边闪躲。

  无奈数量庞大,闪躲不及。

  黑衣武者手里握着黑剑,看不清面具下的表情,似乎有些搞不清现在的情形,又看着面前被结界环绕成一团的黑雾,愣了愣,抬眼间便冲了进去。

  直到看到那正与鬼魂缠绕打斗的红衣女子,眼便酸涩起来。

  果然不出他所料。

  “姐姐!”

  花吉落了下风,灵力消失殆尽,一心想尽快解决这些鬼东西,没有听太清。

  “花吉!”

  花城用了十成十的音量,花吉这才转头看向他,满含疑惑,担忧,害怕,花城讨厌极了她这样的眼神。

  好像显得他很没用,虽然知道花吉是害怕他受伤。

  女孩每次死去的样子他深深印在他的脑海。

  一次又一次....

  够了,真的再也不想重复了。

  少年微微抬头,高高举起手中的剑,脸上面具掉落,俊逸的脸上已经布满泪水。

  果然,花吉脸上的恐惧更甚,疯了一般的朝他冲了过来,随之而来的事铺天盖地的黑色洪流。

  “花花!你做什么?快出去!”

  显而易见,她忘了花城这个变故。

  “花吉,也让我为殿下做点什么吧。”

  “下次吧!”

  花城有些气恼,气的是从来的从来好像都是花吉在付出一切,恼的是花吉一次又一次的死亡,消失,让他心碎至极,却又让他满怀希望。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黑色洪流如风暴一般冲向少年,冲进女孩的身体.....

  痛...痛的灵魂快要撕裂了一般,花吉想着神形俱裂怕是不过如此,花吉想着,如果她还能活着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生活。

  怨灵尽数烟消云散,天空恢复了清明,凌乱的街道只像是刚经历过场飓风一般。

  结界内,花吉一动不动的半跪在地上,身下是紧紧护着的弟弟。

  “花花,我送你去铜炉山,你要在那里好好修炼,以后要好好保护殿下。”

  平静的不像是刚经历过生死劫难似的,花城慌了,花吉刚刚承受了什么他再清楚不过,就算是天上最厉害的神仙也绝不可能相安无事,这一次...他总觉得花吉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回来了...

  花城紧紧攥住花吉的衣袖,颤声道“你呢...那你呢....”

  “姐姐要去一个地方,可能...永远都不回来了...”

  少年一边摇头,一边泪流不止,花吉突然想起书中的鬼王花城,深情且怂,只把温柔留给了谢怜,睿智又果敢、颇有一代鬼王的傲气。

  而看着面前的小哭包似的花城,花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着笑着眼泪便笑了出来....

  轻轻摸了摸花城细碎的头发,温声道“花花长大了,以后殿下就留给我们花花守护了....”

  结界随着清风破碎,花城再抬头时,面前只余下可供呼吸的空气,手中紧攥的红衣衣角已经化作一只红蝶围绕着他飞,最后停留在他头顶,再转眼,原地已经没有了人影,只剩下一朵还未献出的小白花和一把黑漆漆的剑。

  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一切又已经尘埃落定。

  谢怜从远处赶来,走上前,捡起地上的花和剑。

  呆呆的望着,迷茫又空洞。

  正迷茫着,身后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啊。”

  轻笑中夹着嘲讽。

  谢怜皱眉“你笑什么?”

  白无相反问道:“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谢怜道:“什么?”

  远处隐匿了身影的道士连连叹气,少女活泼娇俏的身影还在脑中晃荡,梅念卿说不上什么感觉,借与来自异世的女孩法力已是违背了天道,他又看了看正对话的那两人,摇了摇头,心道,不知是可悲可怜,还是应当庆幸,那女孩甚至还不知道她放在心尖上的人,早已忘记了关于她的一切。

  .............

  余下故事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当中,未来的故事也依旧在续写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