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 31 章 番外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永安三十年

  新帝登基励精图治

  政通人和天下太平

  仙乐故国渐渐被人遗忘。

  仙乐皇城附近有一小山,名为芒象,少数仙乐遗民在此建立村落,安居乐业。

  穿过树林,是青石小路尽头,有一老妇在溪边浣纱,或是经年做,手粗糙犹树皮。

  “嬷嬷,能否讨一碗水喝?”

  老妇朝声处望去,有一少年小道,身着白袍,背一斗笠,笑意盈盈的询问,眉眼精巧,颇为讨喜。

  老妇看他,眼神似乎有些诧异,继而缓缓起身,也不作语。

  谢怜以为老妇不愿,也习以为常,只无奈道声谢谢,准备离去。

  “跟我来吧。”

  谢怜愣了愣,随后笑着跟上前去搭话。

  林子幽静,走了半刻谢怜才看见一个挨着一个的茅草屋子组成的村落,农妇织布,壮年打铁。

  “嬷嬷,敢问这里住的可都是仙乐遗民。”

  老妇不答。

  谢怜悻悻便也作罢,但应该是没错了。

  就是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他要找的人。

  老妇带他到自家院子,便进屋了,谢怜打量四周,小屋勉强遮风挡雨,但说是家徒四壁也不为过,只有一小童,在院里玩耍。

  谢怜朝他招了招手,小童拍拍手上的土,兴冲冲的朝他跑来。

  “娃娃,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姓花的姐姐,啊不,奶奶呀?”

  距二次被贬已三十年有余,仙乐国灭,白无相被君吾打的魂飞魄散,一切皆已尘埃落定,可他心里总觉还有一事未了,时常浮现在脑海的红衣少女,笑靥如花,总看不清面容,有时却又让他头痛欲裂,肝肠寸断....

  之后他四处漂泊,在皇城附近与街头杂耍打听了许久,才知道确实有这一人,别人都唤她花姐,也曾在神武街头卖艺求生,时常身穿一红衣,功夫着实了得,后来?后来听人说好像是入了宫,再后来就不知道了。

  谢怜只得了两个线索,一是姓花,二便是仙乐人士。

  这一寻,便是数十年。

  算算时间,少女此时也该成了嬷嬷。

  小童摇摇头,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怀里唯一一个的饼子。

  谢怜无奈笑笑,从怀里拿出来递给他。

  小童吃的香甜,从怀里掏出一个三角小物递给他,奶声奶气道“送给你,奶奶说,这是花冠武神开过光的,能保佑人平安...”

  护身符因年久角磨得有些平,但也能看出佩戴之人所珍视。

  谢怜惊住了,心里五味杂陈,他没想到现在竟还有人拿他开过光的护身符视作珍宝。

  这是不是说明...他还有信徒..

  谢怜接过,细细打量,上面依旧萦绕着丝丝灵气,无比纯净。

  谢怜愣了愣,这不是他的。

  灵气好像感受到谢怜的存在一样,化作一缕光,钻进他的指尖,霎时身体像净化了一般轻松畅快。

  好熟悉的感觉。

  谢怜正诧异着,下一瞬心却像被针扎了似的,疼的他攥紧了拳头,又被四散的灵力缓缓抚平,无比柔和,想被太阳照射过得温暖湖水。

  这感觉太熟悉了,好像每次受伤都是被这股灵力安抚,但这不是他的灵力。

  “哥哥你怎么哭了,这么大了还哭鼻子,没羞没羞。”

  小童做了个鬼脸,拿着饼子跑开了。

  老妇端着碗水从小屋出来,便看见谢怜捂着心口,一脸无措的蹲在地上。

  “小道长,你没事吧?”

  谢怜缓了缓神,擦擦脸上的泪水,有些愧疚道“没事没事,只是非常抱歉,把您的东西给弄坏了。”

  谢怜摊开手,手心里小小的护身符被攥成了一团,灵气也进了他体内,不再具备效用价值。

  老妇叹了口气,接过已形同废纸的护身符,揣进了怀里,“无妨,不过做一念想罢了,倒也不是图它来保佑平安。”

  想到那股熟悉的灵力,谢怜又问“嬷嬷可否告诉我这护身符从何得来?”

  他总觉得这灵力与那红衣少女有关,但又有些不确定,凡人怎么会拥有灵力呢?

  老妇摇了摇头,显然不愿多说,把碗递给他道“喝完便赶紧走吧。”

  谢怜还想追问,隐隐觉得困住自己数十年的问题或许在这里能找到答案。

  但那老妇拿着那护身符,不知想起了什么,面色不太好看,谢怜便也不敢再问下去了。

  缠绕在心里的疑云,压的他呼吸困难。

  喝完了水,谢怜正准备背上斗笠,去村里转转,想着或许能找到什么线索,便听到老妇在身后喃喃自语。

  那一瞬,谢怜如遭雷击。

  他魂不附体似的走出村子,走到河边,鱼儿在水里嬉戏游玩,看起来犹为肥美可口。

  湖面倒影出少年的影子,身形昳丽,剑眉星目,俊美绝伦的脸上此刻却像出了痛苦面具一般,难以喻。

  老妇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唉,花吉姐姐送给我的最后一个东西也没了,这小道长跟花吉姐姐感觉可真像,莫不是花吉姐姐转世成人了.....

  谢怜心疼的指尖都在颤抖,眼泪哗哗的往下流,落进水里。

  寻了十数年的答案终于知道了,却比不知道时还要心痛。

  一幕一幕涌上脑海。

  声音温和清冷唤他殿下的花吉....

  小脸惨白的花吉....

  安慰他的花吉....

  替他挡了数百剑的花吉....

  魂飞魄散的花吉。

  花吉,花吉,花吉....

  看看他干了什么,他竟然忘了花吉,要是让她知道肯定又要闹了,谢怜如是想着。

  又转念一想,或许没人再闹他,变着花样逗他开心了。

  花吉没了...

  早在三十年前。

  谢怜在河边坐了一下午,直到天色都有点黑了,他才缓缓起身。

  他没有灵力,他用若邪生生从体内抽出一缕轻魂,默念咒语,魂魄化作光束朝远处飘去,带着谢怜所有的痛楚与希望消失在时间尽头。

  找到她,保护她,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