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第 33 章 番外

小说:假如我穿进了天官赐福的世界 作者:蜜瓜不苦 更新时间:2021-09-14 21:07: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从那个世界回来后,花吉的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每天只能头带着谢翎给她的修复脑电波的大铁壳子才能勉强入睡。

  一睡着便开始做梦,断断续续的,时常梦见一个白衣人,看不清脸,但花吉能感觉到那是谁。

  梦境都是在第二次被贬下凡后,谢怜失去了所有,梦里花吉一直跟着他,看着他一个人推着破车收破烂,偶尔拎着大锤去街上卖卖艺,一个人坐在河边啃着凉馒头,一个人睡在破旧的城隍庙里,有时还会被其他流浪汉欺负,最后他也只是默默的离开,无论多少次,都是他一人,好像被世界抛弃了似的。

  花吉很心痛。

  不知道梦里是真是假,但她的太子殿下不该活成这样。

  直到梦见谢怜第三次飞升后,花吉从那以后再也没梦见过关于那个世界的任何事。

  又过了两年,全国散打锦标赛结束后,花吉便宣布了退役了,在谢翎的研究所附近开了一家花店,只卖一种不知名的小白花,那花小巧精致,温暖的日子里淡淡的香气常常引来许多蝴蝶。

  花吉正给店门口摆放的花洒水,许多蝴蝶一拥而散,那只接近透明的蝴蝶一下子便吸引住了花吉的注意。

  花吉伸出手,那蝴蝶竟不怕生的飞到花吉指尖,刹那间化作一道白光消失的无影无踪,花吉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睁眼便是一处荒郊野地,墓碑四立,漆黑的树林,一片静谧中突然发出几声乌鸦叫声,阴气横生,让人不禁遍体生寒,花吉不知是坐在了谁的坟头,揉了揉疼痛不已的太阳穴,四处打量。

  陌生的地方,阴冷的树林,花吉愣了一瞬,搓了搓胳膊上竖起的汗毛,便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只是还没等她起身,便看见前面一处坟墓中窜起荧荧鬼火,旁边众多坟头也随之而出,花吉吓得赶紧躲在墓碑后。

  那众多鬼火三五成群,走出树林后,慢慢显出人形,妇孺老幼,奇形怪状的,都朝着一处走去。

  直到确定这片坟头已经没有鬼魂了,花吉才敢露个头,悄悄跟了上去。

  不知这些鬼魂结伴准备去哪,但花吉心里好像已经有了答案。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花吉才隐约看到远处山谷入口处隐隐发出的红光,猜想差不多已经被印证了大半。

  这里果然就是鬼市。

  天官赐福的世界。

  不知怎么又进来了,花吉惊喜的想哭,想起那只停在她指尖的透明蝴蝶,怎么看都有些像花城的死灵蝶吧。

  是花城吗

  花吉正想着,一只惨白的手突然拍在她肩膀上,一扭头,一个腐烂的头颅离她不过一掌,花吉惊得差点没把那本就摇摇欲坠的尸体一脚踹飞。

  花吉佯装镇定的咳了两声,朝那尸体微微一笑“老兄,怎么了?”

  那尸体朝她嗅了嗅,脖子扭得咯咯作响,“你身上好像有一点人味...”

  听他这么一说,周围的鬼魂都朝这边围了过来,见她是生面孔,便道“哎,你是哪来的,好像之前都没见过你。”

  花吉笑着,打着哈哈道“我刚死没多久,还没来得及拜访大家,真是不好意思啊。”

  那尸体恍然大悟,“那怪不得身上还沾了点人气。”

  花吉点头笑笑,下一秒便笑不出来了。

  只听那鬼说道“新来的,你是第一次去鬼市吧,不如跟我一起,鬼市嘈杂又大,你一个鬼很容易迷路的。”

  一群鬼盯着花吉,神情似乎有些期待,花吉只得苦笑着点点头,一路跟着。

  “新来的,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我叫花吉。”

  路上,那鬼与她讲话,牙齿咯咯的掉了几颗,花吉上前帮他捡起,递给他,生怕他再一弯腰,给腰折断了。

  “谢谢。”

  花吉笑笑“哈哈,不客气不客气。”

  或许是因为花城的缘故,花吉对这些鬼魂并没有多大的恐惧,甚至觉得有点亲切。

  毕竟,她见到的每一个鬼魂或许都是别人想见都见不到的人,这种感觉花吉太懂了。

  不多会儿,一条长街便出现在花吉眼前。

  熟悉又陌生,路两旁的红灯笼高高挂起,红的耀眼,红的看不到尽头,像是指引人回家的路,街上来来往往的鬼魂都带着面具,千奇百怪的,看的花吉惊讶又新奇。

  “这里就是鬼市了,喏,给你。”那鬼不知道从哪弄了一个狐狸面具递给花吉,花吉接过,看了一眼,淡定的给上面正蠕动的白色小可爱弹飞。

  “我要去裁缝店把我的身体缝一缝,你可以在这附近转一转,晚点我可以带你去鬼市中心。”

  花吉点点头,乖巧的带上面具,朝他摆了摆手。

  看着那鬼进了一个店了,花吉撒丫子就朝一个方向跑,累的气喘吁吁,才停了下来。

  花吉四处打量,剁肉的屠夫正骂骂咧咧,漫天飞舞的冥币,恐怖不已的杂耍,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

  这里是她弟弟花城缔造的世界。

  花吉想着,突然觉得这里也没那么可怕了,如果她看不见那只正在剁人腿的猪.....

  花吉转了许久,不出意外的,她迷路了,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偷偷溜了,应该让那个看起来还蛮和善的男鬼带自己来的。

  无奈之下,花吉还是决定问问路。

  花吉拦住一个还算完整的妇女,捂着嘴靠近,生怕再让鬼闻到她的一丝人气。

  “姐姐,极乐坊怎么走?”

  那女鬼朝反方向指了指“你走错了,极乐坊在东南。”

  花吉点点头,赶忙道了声谢,无奈往回赶。

  不知又走了多久,终于看见一座气派磅礴的红色建筑。

  那建筑庄重又豪华的紧,里里外外都透着两个字,有钱。

  花吉走上前看着两边柱子上挂着的大字,粗鄙又丑陋,狂放不羁的很,她嘴角忍不住的上扬,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这是她弟弟花城的字....

  原来这就是书中花城赢了谢怜半块馒头的赌坊啊,这便如此气派,那极乐坊该多豪华,想着,花吉又会心一笑。

  这里是她弟弟绝境鬼王花城的地盘!

  花吉站在门前欣赏一会儿,朝着前方热闹的地方走去,走了许久,才听见一阵轻飘飘的歌声传来,寻着歌声,花吉终于找到了极乐坊,那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楼宇,足足有五六层之高,纵使身为新新人类的花吉,看到这座楼的奢华程度,也忍不住惊叹。

  看起来花城真的很有钱.....

  花吉站在门前来回踱步,思考着要不要进去,八百年没见,不知道花城是否还能认出她来,万一认不出,那岂不是很尴尬....

  半晌,花吉迈起步子,还是走了进去,一阵香气扑面而来,撩过珠帘,花吉便看见无数艳丽的鬼界女郎们正载歌载舞,大殿末的长塌上却空无一人。

  花城不在这....

  那只能在一个地方了。

  正想着,花吉看着周围环境突然变了起来,幽静的院里长着几棵苍劲的银杏树,她此刻正一脸懵的站在银杏树旁,一抬头,便愣住了。

  望着不远处的前方

  窗户内,少年正握着毛笔,眉头紧锁,衣红胜枫,肤白若雪,只是,明亮如星的,却只有一只左眼,一只黑色眼罩,遮住了他的右眼,他身边依偎着的白衣少年,正是她日夜想念的太子殿下谢怜。

  花吉心中五味杂陈,想上前的步子慢慢止住,如果这是一个梦,真希望永远停在此刻,看着两个少年意气风发,幸福的生活着,已经很足够了。

  “花吉,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花吉回过神,她又站在了极乐坊中。

  依旧是惨白如斯的手搭上花吉的肩膀,花吉扭头,那位鬼老兄正焦急的看着她,好像去整了个容似的,腐烂的人头变成了一张普通的人脸,身体也结实了不少。

  “这里可不是咱们能来的地方,快走快走。”

  花吉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走了。

  正练字的鬼王大人突然感觉到什么似的,抬起头透过窗户朝着刚才花吉站的那个地方望去。

  “怎么了,三郎?”谢怜看着他发愣,问道。

  “我好像看到花吉姐姐了。”

  谢怜一愣,“阿吉?”

  “嗯。”

  花城放下毛笔,揽过谢怜的腰,头深深的埋在谢怜的怀里。

  他很难过,谢怜也是。

  他们都很想念花吉。

  “不知道花吉姐姐在那边过得好不好。”

  “花吉那么聪明,会好的。”

  谢怜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背,若有所思,与另一个世界的联系断了很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边已经不愿意向他透漏花吉的事情了,但最后停留的记忆说明花吉过得还是不错的,谢怜笑笑,他的那一丝神魂似乎早已经生出了自己的意识,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

  一个只属于花吉的个体。

  出了极乐坊,那老兄才松开她“这地方以后可不能来了,小心你鬼命不保。”

  花吉笑笑点头。

  “你还有什么要逛的吗?”

  花吉摇摇头。

  “那我们回去吧。”

  “嗯。”

  花吉跟他并排走着,正听着他絮叨极乐坊是什么地方,刚走出城门,便被一道身影挡住了去路。

  入眼是一片红衣的下摆,而红衣之下,一双黑皮靴,黑靴侧面挂着两条细碎的银链,好像因为主人匆忙的停下,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叮声。

  是谁,不而喻。

  “姐姐,果然....是你吧。”深沉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

  花吉缓缓抬起头,忍了一路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了。

  花城面容长开了许多,比先前更加俊美异常,身量已经高出她一个头,看着她的眸子如此明亮,却还是她那个熟悉的弟弟。

  花吉抬起手,轻轻覆在花城那只被黑色眼罩盖住眼上,满眼痛楚。

  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是少了一只漂亮的眼。

  花城似乎查觉到了她的心情,把身侧的弯刀拿了出来,递到花吉面前。

  “姐姐,这是厄命,是....这只眼睛化成的。”

  花吉视线转移到那漂亮弯刀身上,刀柄处赫然长着一只红色的眼。

  平时威风凛凛的杀器,此时似是有些怕了眼前的少女似的,瞥了她一眼便闭目不敢睁。

  “姐姐,我好想你,我现在很厉害,以后可以换我保护你了,这是都是我的地盘。”鬼王花城朝着身后的鬼市指了指,一向稳重的他此时竟邀功的道“我可以罩着你了!以后这三界你想去哪都可以,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们...回家...好不好。”

  身旁的鬼老兄早已吓傻,花吉摇摇头,垫脚揉了揉花城的头发,眼泪还是止不住“我该走了,花花。”

  那个世界还有人在等她。

  花城沉默不语,眼里的光渐渐暗了下来,半晌,“姐姐,太子殿下也在那里,我...现在跟他一起生活,你不要去见见他吗。”

  花吉依旧摇摇头,“不了。”她怕见了谢怜之后再也不想离开。

  花城不再强求,“姐姐,我有好好保护他。”

  “嗯,姐姐知道。”

  随着花吉的身影渐渐消失,城门后那一道白色身影再也按捺不住,迅速闪身出来。

  “花吉....”

  可那少女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有没有听到。

  谢怜再也绷不住,蹲在地上,泪如雨下。

  地板上着实有点凉,花吉愣了愣,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拍拍屁股站起身,瞅着桌子上的时间,5点58分。

  谢翎该下班了。

  花吉刚准备收拾收拾东西关了店门去找他,便听见店门外一阵惊呼。

  “好漂亮的花啊。”

  出门一看,一个小女孩站在一簇白花前,正凑近了闻花香。

  “好淡的香,我好喜欢。”

  花吉取了一束递给她“送给你。”

  “姐姐,这花叫什么名字啊。”

  花吉笑笑,淡淡道“仙乐。”

  “仙乐?好好听的名字。”

  是吧,她也觉得很好听。

  与那女孩聊的挺投缘,花吉正想把她请进店,谢翎便从街边跑了过来,还朝花吉扬了扬手中的书。

  “阿吉,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少年背对着太阳朝她跑来,笑的欢快,身影渐渐与梦中的身影重叠,如同初升的朝阳般,那一缕光,照进花吉的心里。

  “什么啊?”

  谢翎拿出书,摊在花吉面前,“你不是喜欢看纸质书嘛,我从奶奶书柜里找到两本,拿来给你看。”

  花吉拿起书,看着书上的烫金大字,喃喃道“至尊魔道大祖师....哭包徒弟的清冷师尊?”

  什么鬼.....

  另一边谢翎笑的跟吃了蜜似的,“你喜欢吗?”

  花吉愣了两秒,看着那期待发光的眼睛,无奈道“呵呵,我好喜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