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四章 深山来客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06:2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回去的路上,苏野忍了又忍,还是买了包烟。

  他太压抑了!

  深得讨喜的校花是个绿茶,友谊深厚的同窗是杀人犯,小记本上最重要的线索也不知被谁撕了,最后莫名其妙扯出一个唐睿,最突然的是又冒出来具女尸......

  苏野凌乱了,

  甚至无法接受这些事实。

  如果是四五十岁,历经过磨炼,苏野或许能找个地方,喝杯茶,调整心态,沉心咀嚼。但他只不过一个刚满十八岁的毛头小伙儿,社会历练少之又少,突如其来的真相压的他喘不过气。

  他无法保证自己还能像从前一样和张驰有说有笑,即便是演,他都需要足够时间去伪装。

  一路心情沉重的到家,刚推门就瞅到一张怒气冲冲的脸。

  “兔崽子!我让你跑!跑!”张丽伸手就要打。

  “嗨呀妈!我呢不是去学校了么!”苏野见缝插针,抱头溜进屋子,速度慢,屁股还是被扇了两下。

  “不知道我和你爸去接你嘛?胆子还挺大,你要是...”

  苏野皱着眉头,这种叨叨念他从小听到大,够够的。苏军在厨房做饭,哼着小曲,一脸轻松倒没怎么担心。

  “爸我回来了。”

  “嗯,先做作业,晚点再吃饭。”

  “哦...”

  苏野家住三楼,不大,小区也是几十年前的老小区,物业几年前就说翻新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我说你这爹怎么当的?!儿子自己从医院跑你没反应啊?!还炒是不是!我让你炒!”

  “欸!糊了...嗨呀,马上都毕业了,又不是小孩,我像他这么大工龄都五年了。”

  “呸!所以你没出息,一辈子当工人,吃文凭的亏!我告诉你,儿子这次要考不上重点...”

  苏野叹了口气,关上门,疲惫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睁开眼,天花板上挂着海贼王的海报,路飞露着一嘴洁白的大牙。

  “要是能当海贼多好...”

  苏野内心深处是狂荡不羁的,可惜生活在家庭气味浓郁的大都市里,“仗剑走天涯”这种桥段还是脑子过过瘾就算了。

  合眼...

  不知睡了多久,被急促无情的敲门声吵醒。

  “怎么了妈?”苏野揉着眼睛。

  “你在睡觉?”张丽吸了口气,刚要骂,想到了什么,火气咽了下去,狠狠瞪了眼:“你同学来给你补课,快去接人家!”

  “谁?我同学?”

  苏野一头雾水。

  张驰?不会吧,胖子学习差的要命。

  班长?不可能,这妮子贼着呢,生怕别人超过她。

  那会是谁...

  苏野实在想不出,走到门口一看,两眼瞬间呆了。

  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亭亭玉立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个书袋。

  女孩微低着头,修长的睫毛眨动间,一双清澈的丹凤眼扑闪扑闪,泛出点点娇羞而又带着几分灵动的光芒,像温柔地风轻轻拂过,气质出尘令人惊艳。

  “唐...唐睿?”

  这还是苏野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唐睿,美的让他有些怀疑。

  “你...你怎么来了?”

  唐睿显得有些拘谨,或许是性格原因,说话时声音很小,

  “是班主任让我来的,他...他说你生病住院,有三个月真空期,让我抽时间给你补补课。”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学习委员,全班第二,可...”苏野皱着眉头:“你这样不会耽误自己么?”

  话音刚落,张丽从苏野腰间“呲溜”一下伸出胳膊,抓着唐睿的手笑道:“小唐啊,赶紧进屋休息会,真是麻烦你了大老远跑过来,阿姨都不好意思了...”

  苏野楞在门口,等回过神唐睿已经换好鞋子坐在沙发上了。

  “阿姨,我还是去给苏野补课吧,他三个月没来,差的挺多...”

  “啧啧...真是辛苦你了,等会儿让你叔送你回去。”

  “没事的阿姨,那我先...”

  “嗯嗯...欸苏野?兔崽子你还愣着干嘛?快带小唐进屋!”

  苏野额头飘过三道黑线,

  你说这都什么破事?

  为什么偏偏是她?

  自己前俩钟头还跟踪人家,现在可好,跑上门了!

  班主任也真会安排。

  苏野心里叨叨了两句,还是走到唐睿身边,“那...麻烦你了...”

  说完朝卧室走去,唐睿跟在后面。

  卧室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一个书桌靠在窗台下,旁边紧挨着床。

  苏野坐在书桌前,唐睿就只能坐在床上。或许第一次进男生卧室,唐睿有些不习惯,眼神也不知道往哪看,坐下后闷着头一句话不说。

  苏野感到好笑,与此同时他发现唐睿长得是真的漂亮,比校花都好看不止一点半点,

  没找到是个宝藏女孩,三年了临高考才发现,藏的够深啊...

  唐睿悄悄抬头看了眼,发现苏野正盯着她,娇俏的脸蛋瞬间红了一片...

  “苏...苏同学,我们还是补课吧...”

  “哦,哦!”

  苏野收回目光,稳住情绪,这时候不是欣赏人脸蛋的时候,这女的可是嫌疑人啊!

  自己的小记本在她书包里发现,肯定有猫腻!

  既然补课...那这样也好,自己也不用去跟踪,先好好观察一下这妮子。

  “苏同学,我今天就带了数学,咱们从高一开始过吧...”

  “行,听你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苏野听的倒挺仔细,他发现唐睿是真的不善言辞,有两道题他故意装不会,唐睿要组织半天语言才能说出来,急得时候脸蛋就红了。

  补了大概一个半钟头,唐睿手机响了,“嗯嗯”点了两下头后,轻轻吁了口气,

  “苏同学,我...我要回家了。”

  “这会儿?”

  “嗯...爸爸下班,顺路过来接我。”

  “哦...行,真是麻烦你了。”

  “这本书留给你,上面的题我看了一些,对你应该有帮助。然后......”

  说到这,唐睿突然低下头,声音如猫叫般:“明天是周末,我会去新华书店买复习资料,我看苏同学桌子上也没什么考试书籍,明天一起去吧...”

  说完站起身提着包包。

  苏野扫了眼课桌,确实,除了学校发的以外,清一色杂志漫画,没有一点高考氛围,挠了挠头,愧疚道:“行。”

  说完,就听到门外一阵嚷嚷声,动静还挺大。

  苏野纳了闷,今儿这是怎么了,这么热闹?

  打开门,苏野懵逼了,

  他看到一个男人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口。

  这男人给苏野的第一感觉就是,他如果不是个正常人,就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

  男人胡子拉碴,蓬头垢面,头发长的好几处都打了结,穿着一件亚麻色布衣,四处布丁,怎么看都像个深居山上的野人。

  更奇葩的是,他背后背着个麻袋,两角拴着铃铛,里还插了柄木剑!

  这年头还有人带剑?!

  哪个武侠剧里的群演么?

  苏野瞪大眼睛,想看清容貌,却只看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

  意外的是,苏野父母毫不避讳男人的穿着打扮,满脸惊喜的小跑过去迎接。

  苏野一头雾水,只能尴尬的带着唐睿一点一点朝门口移。

  “苏野?快来!这是你三叔!”苏军喝了一声,扭头又折回厨房忙活,还不忘喊道,“菜马上好了,今儿丰盛,小唐也留下来吃!”

  唐睿一听连忙摆手,“不了不了,阿姨叔叔,我得回家了...”

  说完,低头换鞋子,动作都快了许多。

  “别啊小唐,你叔都做好了,你就别见外了。”张丽挽留道。

  “真不用了阿姨,我爸来接我了,我明天再来。”

  说完看了眼苏野,转身推开了门,整个动作就像逃离传销窝一样快。

  苏野对这丫头的性格着实有些无语,但他有注意到,自从这女孩出现后,三叔的目光一直盯着她。

  “妈...我啥时候多了个三叔啊?”

  苏野拉着母亲悄悄指了指。

  “欸...有些话妈不该给你说,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他是你爹的亲弟弟,排老三。”

  “啊?!都一家亲戚还有啥不能说的!”苏野更纳闷了。

  在他记忆中,亲戚这个词很轻,从小到大,除了父母外,他还是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爷爷,除此之外再没见过任何亲人。

  像别人家,又是外公外婆,又是大舅二舅,七大姑八大姨多的叫不过来。

  苏野就没这种感觉,逢年过节也都在家里。

  母亲告诉他外公外婆很早就过世了,娘家就她一个,也没亲戚。苏军则说亲戚在老家,回去不方便,苏野性格随性,也没多问,现在看看,突然冒出个三叔,还真有点不适应。

  “老三...这一路没收受罪吧?!”苏军一边端菜一边呵呵笑道。

  三叔耸了耸肩,“这东西火车带不走,没法,我骑马来的。”

  “什么?!几千公里啊,骑马?!”苏军瞪着眼睛。

  三叔不以为然,小心翼翼的放下麻袋,好似里面装着什么重要的宝贝一样,接着从脏的发亮的布衣口袋里摸出一根莫合烟,用火柴滑着,深深的吸了一口,扭头看着苏野,声音沙哑道:

  “就是这娃......”

  “欸!对对!”

  苏军解下围裙,指着苏野,“还不叫三叔?!”

  苏野有些小不情愿,皱了下眉,刚吸口气,三叔突然摆了摆手,看着桌上的菜,很随意的说了两个字,

  “跪下!”

  话应刚落,苏军和张丽的脸色都有些难堪,苏野更是不知所错。僵了几秒后,苏军打着哈哈拉着三叔的胳膊往餐桌上靠,苏野探着脑袋只听到一句什么“孩子还有一个月高考,什么事都等考完了再说...”,再往后声音太小就听不到了。

  苏野和张群大眼瞪小眼,

  “妈,我饿了。”

  “欸...”

  张群看了眼苏军,气的翻了个白眼,“先回屋写作业,等会儿吃剩下的!”

  说完自己回卧室了。

  苏野一天没怎么吃,这会早就前心贴后背,咬牙切齿的瞥了眼饭桌上的两人后也回屋了。

  他托着脑袋,看着天花板,又看看课桌,想着母亲刚说的话。

  突然,他发现唐睿留下的那本上,也有个蓝粽子。

  苏野来了精神,

  每一个蓝粽子对他来说都有一股说不上的吸引力,盯得越久,越想知道...

  这是本“三年模拟,五年高考”。

  苏野有些好奇,这种书里还能藏什么秘密?

  “啵儿!”

  一个机械式的声音传入脑海:“整整一本书,今年的高考考题却只有第27套试卷选择题第5小题的题型出现...”

  “我靠!”

  苏野惊了,这是出这本书的人的秘密么?他是出题人么?怎么...!

  经历下午的“假肉串”事件,他确认每个蓝粽子的信息是准确无误的,如果这么分析,他抽时间去书城将把和高考有关的所有书籍全部触碰,只要涉及到幕后出题人,反馈的秘密有几率和高考试卷挂钩,这样一来,自己指不定在高考前就能凑一套试卷出来!

  虽然不能预测真题,但题型类似,怎么说都是天上掉馅饼的买卖啊!

  苏野越想越激动!

  今天所有的烦心事通通抛出脑外!

  他决定出去买个可乐冰镇起来,晚上痛饮一顿,可刚开门,就看到一个黑漆马虎的影子,还带着一股酸臭味...

  三叔站在门口,嘴里叼了根牙签,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苏野皱着眉头,也不知他站在门口做什么,可又不好发怒,想了想,开口说,

  “三叔,我出去买个东西。”

  听到“三叔”,男人脸色愉悦了许多,最后笑了出来。

  苏野严重怀疑这男人的嗓子被硫酸烫过,每发一个音都沉重沙哑,听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男人笑容越来越灿烂,像个傻子自娱自乐了好一会才停下来,悠悠的点了根烟,

  “成,既然叫叔了,这梁子就算结了。那么...叔告诉你一件事。”

  苏野暗自叫苦,他想快点结束这无聊的话题,又不好直说,只能抬起头,还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

  三叔懒洋洋的靠在门框,吐了个烟圈,抬手指着身后门的方向,一字一顿道:

  “那女娃是鬼,你不会不知道吧?”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