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十二章 女大十八变?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06:2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嗯?我...我长高了嘛?”

  “......是啊!”

  老者抬手放在柒瞳小脑袋瓜上比了比,诧异道:“看,都快到胸口了!”

  柒瞳后退一步,看了看脚,又看了看腿,动人的眸子瞬间一亮,惊喜的叫出了声:“真的耶!你看你看!裙子都短了!!”

  老者连连点头,心生感叹,几秒后,皱眉道:“圣母,您这身子因为诅咒原因几千年都没发生过变化,难不成这系铃铛的男人就是您要寻的人?”

  一个人的身体被定格在七八岁上千年,却突然开始发生变化,放谁身上都是一针前所未有的强心剂!

  柒瞳顶着红扑扑的小脸,显然没从兴奋中回过神来,自恋的摆弄着小腿,越看越喜欢。

  老者郁闷,在一旁提醒半天公主才安静下来,她重新坐在青苔石上,荡着腿,美丽的眸子盯着山脚的小区,喃喃道:

  “是不是他我还不确定,不过,这种充满希望的感觉,好久都没体会过了...”

  “呵呵...”

  老者感慨一笑,几百年的回忆画卷在脑海中展开,支离破碎的画面有温馨,有感动,有失望,有不甘......

  浑浊的双眼满是沧桑与不舍,

  他知道,时间无法定格,生死无法触碰,

  最好的结果,就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

  他走了,

  佝偻的身影直到进入山岭彻底消失不见,

  柒瞳才回过头,

  豆大的滚烫泪珠顺着脸颊串成了线,

  “呜啊!!”

  几只不知名的鸟儿被一声撕心裂肺吵醒,飞出树林,飞向无垠的星空......

  二天一早,

  苏野早早就爬起来,睁眼就去找三叔,昨三叔一宿没回来,苏野打算问他铃铛的事情也泡汤了。

  “妈,见三叔没?”

  “没有!”张群黑着个脸。

  苏野撇撇嘴,“我又没惹你...天天板着脸...”

  “你搁那嘀咕啥呢!”

  “啊没!”苏野颤了一下,“内啥...妈,我出去一趟啊,等会儿就回来。”

  “那也不能去!”张群解下围裙一副要吃人的模样,“都什么时候了,还撒丫子!你请假这事我到现在都是反对的!你知道高考对一个孩子多关键么?看看你那不争气的老爹,还有装神弄鬼的老三,两人这是毁你前途哇!”

  苏野听的耳朵发麻,皱眉道:“妈,这事都拍板了咱就不说了成不?我出去是去图书馆,买一些卷子回来做,放心,这一个月我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哪也不去,一心用在高考上。”

  张群脸色稍微好转,没说话,扭头回屋拿了个包出来,摸出一张红票子,想了想,又摸出一张一并塞到苏野手里,

  “拿着!”

  “呦!买卷子也用不着那么多啊?”

  张群扣了扣眉头,“没让你买卷子,小区菜店松花蛋打折,全买了。”

  “......”

  刚出小区就看到对面乘凉椅上坐着个小女孩,笑吟吟的看着自己,手里拿着个冰淇淋悠哉悠哉的舔着。

  苏野伸了个懒腰,走了过去。

  他看着女孩,越看越不对劲,嘴角咦了声,“......柒瞳?”

  “嗯呐。”

  “来你站起来。”

  女孩“噌”的一下从椅子上下来,双脚合拢轻轻一蹦站在苏野面前,俏皮的眨着眼睛。

  “我去...你...你长高了?”

  “对啊,神奇吧。”

  “不是神奇,是恐怖,哪有人一夜窜那么大一截的...”苏野吃惊的笔划着。

  “嘻嘻...”

  听到别人夸自己长个子,柒瞳忍不住捂嘴偷笑。

  “今天去哪里?”苏野一脸无语。

  “你去哪我去哪。”

  “我要去图书馆。”

  “那我也去。”

  “你呆的住?”

  “呆不住。”

  柒瞳嘟着嘴,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只不过,我想确认一件事。”

  “哦?”苏野挑眉,“和我有关?”

  “目前是。”

  “能说么?”

  “不可以,你还不够格。”

  “噗...”

  “行了行了,我不问,你也别说。”苏野闷闷的撇了撇嘴,“就按昨天说好的,这嫁冢我用一个月,高考完就还你。之后两个月假期我听你指示。”

  “好。”

  柒瞳轻松的点了点头,“对了...你还是个学生呐?”

  苏野乐了,“什么叫还是学生,小哥哥马上毕业上大学,没几年就步入社会成社会人了,你还早着呢!”

  “屁!”

  柒瞳抬脚冲着苏野脚背就是一下:“都说了,不许嫌我小!”

  “哎呦!得得得,怕了你,走吧。”

  往后的日子就这么过着,

  上午苏野和柒瞳一起去图书馆,下午就回家,晚上也乖乖的在家里哪也不去。

  一个月匆匆过去。

  中间要提的有三件事,

  第一,说出来让苏野有些兴奋,经历一个月的图书馆之旅,苏野和柒瞳跑遍了整个南阳所有的图书馆,甚至起早去邻市,就为了凑一套高考卷子出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月的奔波,苏野把两个城市只要涉及高考的书籍通通翻了个遍,这工作量可想而知,得到结果也如期而至——他凑齐了所有科目的高考类似题型。

  虽然是类似,但苏野心知肚明,就是改了数字,或者变化概念而已,只要自己把这道题吃透,高考十拿九稳。

  张群见苏野每天挑灯夜战的样子,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甚至好几次破天荒让苏野早点睡。

  苏野每次也就笑笑,但内心的兴奋谁也体会不到。

  这种先他人一步知道答案的偷窥感让他上瘾,同时,他又理智的提醒自己,自己这个秘密,谁也不能说。

  第二,就是柒瞳。

  几十天的形影不离让两人关系越来越好,妮子的个头像竹子,夸张的往上窜。

  两人走在一起,原本一副哥哥妹妹的画面也逐渐变成了“小情侣”的模样。

  前两天,柒瞳只比苏野矮一个头而已。

  而且,伴随一同发育的还有女性特有的身材。

  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彻底绽放,这种感觉,让苏野口干舌燥......

  妮子的变态发育让他震撼,同样,那发育后的曲线也让苏野目瞪口呆。

  他没想到,柒瞳的身材那么好!

  这才一个月,女孩就变样了?

  苏野深知,柒瞳绝不是一般的领家妹妹,或许和三叔一样。他也明白,柒瞳不会害自己,如果要害,自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他感觉得到,柒瞳这种角色绝不会无缘无故和自己在一起,但她始终不说目的。

  苏野也一直没有触碰她胸前那个“蓝粽子”。

  他现在,只想等高考结束,解决自己的麻烦。

  值得一提的是,说不上为什么,苏野感觉和柒瞳在一起很安心,没有心悸,也没有被窥视的感觉,反倒是觉得自己被无形保护着。

  他享受却不依赖这种短暂的快乐。

  柒瞳随着身体的发育,年龄和性格却始终没有改变。

  依旧爱吃零食,

  依旧我行我素,

  一会儿可爱的像萝莉,一会儿沉浮的像老头。

  她肆无忌惮的拉着苏野的手,毫不在乎那一双双目光,累了就让苏野背,饿了就让苏野跑腿儿,任性的蹲在地上撒泼,弄的苏野哭笑不得。

  在两人感情胜好,一切都祥和平静的背后,苏野知道,还有一个人,一直都让自己放不下,就是三叔。

  三叔第一周一直没回来,苏野提心吊胆了一个星期,直到第二周一天深夜,一家三口被敲门声吵醒,苏军迷迷糊糊的开门,顿时吼了出来。

  苏野被吵醒,出来后,看到这一幕着实也吓得不轻!

  三叔回来了,

  浑身是血。

  苏野急忙冲过去,才看到他背上竟然扎满了密密麻麻的毛。

  “这颜色......?”

  苏野大脑一闪,想起了自己在图书馆追的那个家伙,就是被这种颜色的毛切成了两瓣!

  “天呐...这种东西扎到身体里,该有多痛...”

  苏野看着三叔抽搐的嘴角,心如刀割。

  张群也吓得不轻,嚷嚷着要送医院,三叔摇头,“别...送医院命...就...就没了。”

  然后虚弱的看着苏野,嘴角扬起一抹放浪不羁的笑,

  “屁...屁娃子,这一两个月...是没啥子东西再会烦你咯,给老子好好学...听...听到没得?”

  苏野低头,从茶几上拿了根烟塞进三叔嘴里,点着,轻声道:

  “叔...打断骨头连着筋,煽情话我就不说了。还有二十天,考完试我和你一起收拾这帮孙子!”

  “哈哈......咳咳咳咳!”

  三叔吐了口血痰,一边喘气一边笑着看苏野,说了句让他永生难忘的话,

  “屁娃儿,还用的着你?老子说过,这地儿没厉害的角儿。你只需要记到,自己的事只能自己去办,老子可以保护你,却永远帮你找不到真相...”

  语落,

  三叔昏了,

  嘴角还叼着烟。

  这个家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整整一夜,屋子里只有脚步声和操忙声,终究没有去医院。

  苏军按方子煮了中药,那一根根毛发被拔出后,瞬间蔫了。

  苏野看到乌黑的血血就顺着背躺着,他一度觉得三叔挺不过去,几次眼睛湿润。

  一家三口提心吊胆了一宿,直到第二天中午,三叔虚弱无力的讨水喝时,三人悬空的心才落下。

  三叔被裹成了木乃伊。

  苏野趁机准备打探一番三叔这些日子都干嘛去了,害自己的人是谁。

  可被这货骗了一堆好烟好肉不说,愣是一个字都没蹦,说啥也要等高考以后。

  苏野无语,只好每天陪柒瞳逛书店。

  没几天,三叔奇迹般活蹦乱跳痊愈了,这医学奇迹把苏野吓傻了。

  随后,又消失不见,只不过这回在没去那么久。

  有时候两天,最长三天就回来了。

  身体也再没受过伤,看来第一次的恶战让对方着实老实了许多。

  苏野见三叔又捡回从前的模样,心里宽慰不少,便一心扑在了学习上。

  苏野有自己的小秘密,

  苏军和张群也对这个家隐瞒了什么,

  三叔从始至终都清楚,

  还有柒瞳,一个神秘的女孩,带着交换性目的和自己走到一起,

  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事,

  大家都知道,

  大家都心知肚明,

  却谁也不说。

  苏野明白,这种默契会在高考结束土崩瓦解,

  他迫不及待想知道真相,

  小记本的字是谁写的,

  那双眼睛是什么东西,

  唐睿究竟有什么阴谋,

  但,

  所有人,都暗示他,需要等待。

  三叔保护他,柒瞳保护他,连最在乎学习成绩的张群也放下性子,纵容窝居。

  “需要等待,需要时间是么?行,一个月,我等得起。”

  终于,

  一个月后,

  高考结束了。

  苏野从考场走出,重重吐了口气,他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抱住场外等待的张群放声大笑起来,弄的张群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骂道:

  “瞧你那样!要上哈弗啊!”

  “嘿嘿...娘,您这回得请我吃顿好的,填志愿的时候,您就往什么清啊,什么北啊这样的名牌大学填吧,您儿子这回被状元托梦了。”

  “真的假的?”张群满脸狐疑。

  “您儿子啥时候骗过你?”

  “嘚瑟吧你就,这回我就给你填名牌大学!”张群笑道,声音故意加大了几分贝,惹得周围人满眼羡慕。

  “回家!你老爹今儿给你做了一桌子,你们爷仨喝点儿!”

  “我擦!娘你变了!让我喝酒了!!等等...你说仨......三叔回来了?”

  “兔崽子,成天就知道你三叔,眼里还有没有你娘?”

  “嗨呀!那还用说?”

  兴高采烈回家,刚进楼道就闻到扑鼻而来的香气。

  苏野不饿,但这种高考的释放和可以放开一切寻找真相的感觉让他非常爽。

  爷仨一人整了两瓶白的,苏野头一回喝酒,吐的稀里哗啦,倒在桌子上吐泡泡。

  苏军和三叔杠上了,谁也不服输,让张群再买点酒,谁知张群换了身衣服,画了个淡妆,背着个包包白眼一翻:“不好意思,小野三年高考,我的任务也结束了,约了同学去逛商场,你们爷仨使劲造吧,房子不塌就行......”

  三人大眼瞪小眼,最后没办法,苏野美团了两件啤酒后,彻底倒下了。

  一觉醒来,苏野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旁边是三叔和苏军,两人扭打成一团......

  满地的空酒瓶子。

  “我去...全喝了...”

  苏野扁扁嘴,看两人掐的面红耳赤,也不劝架,也不帮忙。

  他知道,两人没真动气,就是喝多了撒会儿野,毕竟一个娘胎出来的。

  这种性子也好,一觉醒来二天啥都不记得。

  “让一让,让一让。”苏野揉着脑壳接了杯水,咕噜咕噜灌完又去洗了把脸,舒服了许多。

  出来后,苏军一个人躺地上扯呼,三叔晃晃悠悠的开门出去。

  “哎......喝多了还乱跑。”

  苏野叹了口气,跟了出去。

  “叔...回屋睡觉去,喝多了瞎跑啥?”

  “呸!”

  “啧!你咋那么恶心,赶紧回屋,别丢人。”

  “呸!”

  “你再这样我回了啊,不管你了啊~~~”

  “喝~~~~~~~~”

  苏野一看嘴巴对着自己,吓得缩了回去。

  “狗日的狗,周身都是毛。屁娃儿还管我,你晓得老子是谁不!”

  三叔骂骂咧咧出了门。

  见他满脸通红,东摇西摆的丢人模样,苏野气的不行,跟了上去。

  刚出门,就看到一个女人正朝门口走来。

  “张...张老师??”

  苏野愣了一下,又看了眼旁边醉醺醺的三叔,立马上前避开一段距离,主动打招呼:

  “嘿嘿...班主任好。”

  “好久没来苏野家了啊,第一次来还是你高一。”

  “嗯...老师,要不上去坐坐。”苏野刚说完就后悔了,现在房子乱的像被洗劫一样,哪能见人。

  “哦不了,老师过来就给你送个志愿表。因为之前你一直请假,你妈妈说是上次住院没好,所以老师就想,志愿表你填完让同学带过来就行了。”

  “哎...给张老师添麻烦了啊...”苏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虽然自己和班主任没什么特别深的感情,但张老师在苏野心中一直是个优秀的尽心尽责的好老师。

  “对了,这次考得怎么样?”张老师微笑道。

  苏野知道张老师已经结婚了,还有个四岁大的女儿,可她却保养的非常好。三十四五年纪看上去像二十七八,说话体贴,性格善解人意,身材更是风韵犹存。

  苏野心中暗叹了一会,挠头道,“嘿嘿...凑合吧。”

  “行,考完了就别想那么多,报考和估分同样关键。这两天就在家看看大学和专业,如果有不懂的可以随时给老师打电话。”

  苏野感动的连连点头。

  “那我走啦。”

  张老师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可就当她走了没几步时,一旁东倒西歪的三叔突然嘴角笑了一声,

  “嘿嘿......”

  接着,一步一晃跑了过去,从后背一把抱住了张老师!

  “嘶!!”

  苏野吓得猛抽一口凉气,仅有的酒劲儿也消失一空。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精虫上脑醉汉猥亵风韵犹存教师,

  “这踏马传出去自己的脊梁骨要被人戳烂啊!!”

  三叔不但没有一点害臊,反而贴着老脸对人耳根子一个劲儿吹气,

  “别走啊......急什么...”

  说完,手不安分的顺着旗袍往下滑。

  苏野咽了口唾沫,心脏狂跳,眼下已经出事了,再不能让事态恶化!

  就当他刚要上前阻挠时,三叔头也不回从兜里扔了个小瓶子,

  “抹眼皮。”

  苏野接过瓶子愣住了。

  他掂量着眼前的局面,几秒后,二话不说,拧开瓶盖将里面的液体倒出一点抹在眼睛上。

  除了冰凉没有任何不适,

  重新睁开眼,

  依旧是小区,

  依旧是暧昧至极的动作,

  唯一不同的是,

  他看到三叔那双脏兮兮的老北京布鞋下面,

  踩了一只,

  毛茸茸的尾巴...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