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十五章 家务事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06:2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嘶!!!”

  女人猛抽一口凉气,只觉得浑身寒毛竖立!

  项...项羽?!

  这穿盔甲的大高个是项羽?!

  苏哲并不打算给这个满脸惊愕的女孩解释太多,耸了耸肩,轻松道:“好了,走吧。”

  “去...去哪?!”

  “出门就知道了。”

  说完苏哲径直朝门外走去,女孩缩了缩脖子,悻悻地跟在身后,擦肩而过时,依然能清晰的感受到项羽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气息,那是古代君王特有的桀骜之气。

  女人心乱如麻,抬头看着苏哲的背影,总感觉一切像做梦。

  他又是谁?

  项羽出现在这里,证明他已心存怨念呆了数千年,如果是这样,那眼前的这个人岂不是在呆了更久?

  “吱——”

  门开了,

  女人加快脚步。

  “唔...舒服啊...”

  苏哲站在门口,仰起头,美美的伸了个懒腰。

  或许是走得太急,屋里太暗,出门的瞬间,女人被扑面而来的阳光刺得眯起了眼,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

  她手搭凉棚,好奇的环视着焕然一新的世界,不禁张大了嘴巴。

  “哇......这...这...!”

  四周高楼耸立,车水马龙,人潮人海。

  除此之外,她还看见了建在天空中的建筑,有小区、有游乐场、还有不知名的咖啡馆和数以万计的公司大楼。行人如蝼蚁般穿梭在百米高空之上,毫无胆怯之意。

  豪华跑车在天上飞,纵横交错间,留下一道道五彩缤纷的热流。

  天空之城的出现,让女孩严重怀疑自己是否穿越到了某个正在热播的科幻电影当中,可随之出现的一幕,再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哒哒哒!哒哒哒!”

  一串清脆的马蹄声由远至近,

  一个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的奇妙生物,一路飞驰而过,看到路边的苏哲后,一个急刹车,折了回来。

  “嗨~~~哲!”

  “嗨!”

  苏哲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迎着光,女人略微吃力的抬起头,悄悄凑近两步,才看清半人马的相貌。

  他竟然有两个头?

  左边是典型的西方人面孔,一头金黄色卷发,挺拔的鹰钩鼻,一双浅黄色的眼睛,略带沧桑的脸上留着浓郁的络腮胡,却一点也不邋遢,看得出是精心修饰过。

  右边的脑袋上带着个头盔,在阳光下折射下能感受到丝丝冰凉。看不清里面的脸,喉咙里却不停的发出一种古怪的声音,蠢蠢欲动,令人心悸。

  再往下,小麦色肌肤,上半身斜挂着一条粗糙厚重的皮带,露在空气中的腱子肉棱角分明,下半身却穿着一条流行时尚的皮裤?印着“tata”字样的logo。

  女人不禁联想到“人高马大”这个词,真是应情应景。他直起身时至少有两米五,但这格格不入的造型让她实在无法心怀敬畏之心。

  “辛苦了。”

  苏哲笑了一声,从口袋摸出一根烟,点着扔了过去。

  “...还行。”

  人马苦笑一声,抬头指了指天空:“你们这城市,就是事儿多。”

  “哎...”苏哲笑着叹了口气,自己又点了一根,叼在嘴上。

  一人一马站在路边,

  抬头望天,

  吐了俩大大的烟圈,

  神同步...

  “这个点儿...应该没人管。”苏哲吐云吐雾道。

  “是么?那赶紧卸货,完事儿早点回。”

  说完,人马扭过头,从外侧腰间提留出一个亚麻袋,放在路边。

  麻袋里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着地的瞬间,顿时开始扑腾起来,传出一串挣扎的“呜呜”声。

  “好了,卸货完毕,我得走了。”

  “等等?这货...就撂我这儿了?”

  苏哲嫌弃的撇了眼地上打滚的麻袋,抬腿就是一脚。

  虽然没怎么用力,可听得出,麻袋里发出一声女孩特有的叫声,旋即安静下来。

  站在门口的女人后退两步,一把捂住嘴,七零八碎的叵测疯狂涌进大脑。

  他们在干什么?!

  光天化日的...绑架么?!

  为什么没人管?路边都有人看到了啊!

  这个叫苏哲的前一秒还告诫自己,千万不能犯法,扭头就出现这一幕?!

  “阎说了,这事儿办妥了,会帮你问问死神学院的事。”

  “问问?”

  苏哲抬起眉毛,狠狠嘬了口烟:“带个话儿。”

  “说。”

  “放特娘的屁,货收下,事儿,必须给老子办踏实喽。”

  人马抿了下嘴,似笑非笑,“需要加些肢体动作么?”

  “自由发挥。”

  “得,撤了。”

  “嗯,这个装着,路上抽。”

  苏哲扔了盒烟,插着口袋,微微一笑。

  接过烟,人马没说什么,扭了扭脖子,骨骼间发出一串“噼里啪啦”的顿挫声,接着,鼻孔喷出两道戾气,浑身一抖,只见那沉睡在黑暗中的头盔突然迸射出两道幽绿的光芒,一闪而逝。

  与此同时,皮裤撕裂两道口子,一双洁白如雪的翅膀赫然展开!

  “呼!呼!!”

  地面卷起一阵风,零碎的垃圾随着飞向空中的身影漫天飞舞...

  路边几个好奇的人停下脚步,有说有笑的看了一会,又都恢复了正常。

  可这种画面对涉世未深的女人来说,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她呆呆的怔在原地,瞠目结舌。

  苏哲看了眼时间,又瞅了瞅街角,刚要抱怨时,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了过来。

  苏哲愣了一下,不动声色的理了理衣服,又摆弄了两下略微凌乱的刘海,接着笔直端庄的站在路口,像在迎接某个重要领导的到来。

  女人不知所措站在身后,总感觉自己的心连同思想被人掏空一般。

  路边都是人,她可以呼救,甚至可以逃。

  但她能去哪?

  这个所谓的天堂看似与人间相似,但很多细枝末节的处又存在着天壤之别。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只被待宰的羊羔,只能静静的等待命运的安排。

  车开的很稳,甚至没有听见发动机的声音。

  门开了,下来一男一女,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胸口别着一个圆形胸牌,黑色底案,上面写了个白色的“死”字。

  两人轻车熟路,并没有和苏哲说话,径直到女人身前,男的上下打量一番,彬彬有礼点了下头:“接下来,跟我们走就可以了,请上车吧。”

  女人找不到回绝的理由,冥冥之中感觉天堂早已为每个人安排好了一切。

  既来之,则安之。

  她吸了口气,微微点头,又看了眼苏哲,缓缓上了车。

  “另一个呢?”男人左右看了看。

  苏哲楞了一下,歉笑道:“稍后坐下一辆车吧。”

  “也行。”

  男人清了清嗓子,旁边的墨镜女闻声后,从包里掏出一朵白玫瑰递了过来。

  苏哲接过白玫瑰,面带微笑,微微鞠躬。

  “哦对了,还有两个,一起收了。”男人说完打开后备箱,提出两个麻袋。

  “这是......?”

  男人吸了口气,嘴角扬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男的叫苏野,是你的后裔,至于第几代不清楚,女的跟他一起来的。”

  “哦?”

  苏野有些惊讶,“按规定...我是不能接待子孙的,怎么......”

  男人看着苏哲,笑意渐浓,“不需要接待,过些日子让他回去就成。”

  “什么?!”

  苏哲蒙了,盯着男人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您的意思是...他们还活着?这么说......我的后代,是个偷渡客?!”

  “偷渡?呵呵......”男人摇了摇头,轻声道,“他是八旗之子。”

  听到“八旗之子”,苏野眸子里闪过一丝前所未有的波澜,消化了几秒,点头道:“原来如此...”

  “那我就不打扰了,再见。”

  “嗯。”

  车开走了,

  依旧无声无息,

  速度开始加快,

  街角尽头的百货大厦人来人往,

  轿车却没有半丝停的意思,

  接着,

  像一阵风,

  虚幻缥缈的钻了进去。

  苏哲捏着手里的白玫瑰,脸上噙满笑意。

  重新回到电影院,麻烦项羽把苏野和柒瞳提到房子卧室安顿好,

  苏哲拍了拍项羽的肩膀:“回去歇着吧,辛苦你了。”

  项羽点头,嘴角微张准备说什么又咽了下去,转身离开了。

  苏哲小心翼翼的将玫瑰放在舞台,重新拿起书,走到男人面前:“来吧,该你了。”

  男人咬着嘴唇,双眼忧郁的像无底洞,半晌才缓过神,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走了?”

  “恩,走了。”

  “其实,我们在天堂,也能在一起的,对不对?”

  “别想了,女人都这样。”

  或许拿到白玫瑰有些高兴,又或许见到了自己后代,苏哲破天荒的安慰了一句。

  男人脸上写满不甘:“多句嘴...我能在天堂找到她么?”

  苏哲挠有兴趣的抬起头:“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不能转世投胎么?”

  “因为怨念。”

  “那你知道在天堂找她会有什么后果么?”

  “恩?”

  男人楞了一下,皱起眉头,琢磨了一会,小声试探道:“该不会...永远投不了胎吧?”

  “恩~脑子还算好使。”苏哲点了点头:“来天堂的路有很多,电影院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看电影前,我给了你们一次选择,这也是你们自己在天堂选择的路,一条崭新的路。

  很可惜,

  她的怨念因你而生,所以,只有在天堂彻底忘记你,她才能转世轮回,否则,将生生世世停留在这里,这不是命,而是规则。”

  “在这里不好么?!不好么!!”男人摊开双手,情绪开始激动:“这不正好印证了结婚时的承诺,永远在一起么?明明是完美的注定,为什么上天要戏弄我们?为什么会这样?!”

  苏哲揉了揉耳朵,面无表情看着他:“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怨念也是因情而生,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别怨天尤人。抓紧时间,还有,我劝你别找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否则...”

  说到这,苏哲顿了一下,戛然而止。

  男人不傻,知道“否则”后面是什么意思,就是自己也将永远在天堂徘徊。

  新的生活,新的世界么?

  男人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扪心自问,自己还割舍不掉这份爱。

  十分钟后,

  苏哲拿着第二朵玫瑰,站在路边,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影,点了根烟,感慨万千。

  他很费解,为什么每到离别的时候,重感情、受伤的,大部分都是男人,而女人绝大多数都会毫不犹豫选择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人性区别?

  一个怀旧,珍惜,

  一个向往,憧憬?

  苏哲自嘲的笑了笑,恍然发现,这么久了,还从未有一个女人因为自己产生过怨念,执念,停留在天堂中。

  “好了,接下来,该你了。”

  苏哲解开麻袋口的瞬间,从里面,像毛毛虫一般爬出一个女孩。

  约么十八九岁,上半身穿着一件红白相间的条纹t恤,下半身是条藏蓝色牛仔裤。

  含苞待放的花朵显然还没有发育完全,一扭一动却依旧释放着青春的诱惑。

  苏哲就站在一旁,抽着烟,看着她。

  女孩的手脚被绑着,嘴上贴着个膏药状的东西,挣扎了几下后,不动了,猛地扭过看向苏哲。

  四目相对,两人都楞了一下。

  他发现女孩长得很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清澈的一尘不染。除了愤怒,看不到任何其他情绪。

  自己是多久没看到过这种眼睛了呢?

  “唔!!唔!!”

  女孩动了动身子,暗示了两声。

  “等会儿,抽完。”

  苏哲继续抽,路人纷纷绕行,几秒不到就形成一副极度冷漠的场面。

  两分钟后,苏哲掐灭烟头,蹲下身子:

  “就你叫南陌吧?”

  女孩眨了眨眼。

  “知道阎为什么送你来这么?”

  女孩楞了一下,摇了摇头。

  “因为我能解决你的事。”苏哲边说边帮女孩松绑,“不论你在那边被荆轲怂恿的越了多少次狱,我都不感兴趣,你只需要乖乖听话就行了,明白么?”

  女孩重重点了点头,水灵灵的眸子里闪烁着迫不及待的光芒。

  先解开双手,再是双脚,最后将嘴巴的膏药也撕了。

  可就当膏药撕下的瞬间,女孩突然来了个饿虎扑食?!

  措不及防的苏哲被扑倒在地,双手被死死的扣在地上。女孩小脸涨的通红,眼中泪光闪烁,

  “说!天堂的出口在哪!快说!!!”

  “啧啧啧啧...”

  苏哲一脸无辜加嫌弃:“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少废话!快说!要不..要不..我咬死你!!”

  “...幸亏你被发现了,要不在人间准是条恶鬼。”

  “快说!!”

  女孩急了,张嘴冲着苏哲脖子就是一口!

  “来真的?”

  苏哲吸了口凉气:“疼疼疼!我告诉你,告诉你!”

  女孩不信,嘴巴贴在脖子上不肯松口,含糊不清道:“唔唔..你发誓!不许骗我!”

  “恩恩,发誓。”

  女孩抽噎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理了理衣服,才发现两人动作有些暧昧,白皙的脸蛋瞬间浮起两片红晕,赶忙起身,站在路边杆子旁,低头不语。

  苏哲摸了摸脖子,发现上面两排整齐的牙印,笑道:“这么多年,你还是头一个这样对我的人。”

  “我说过,你要骗我,我会咬死你!”

  “啧啧啧啧...”苏哲摆了摆手:“跟我来吧。”

  南陌警惕的看着四周:“去哪?”

  “你不是要找出口么?”

  两人走进电影院,苏哲拿出书,“把手放上面。”

  “为什么?”

  “出天堂需要排队的,得挂号。”

  “这..这么容易?”

  南陌狐疑的看着他,吸溜了一口鼻涕,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把手放了上去。

  “好了,接下来,你好生休息等待便是。”

  苏哲说完转身进了巨幕后的一扇小门,确切的说,这是隐藏在黑布中的一个暗门。

  屋子很大,一个沙发,一台饮水机,一个巨大的屏幕。

  苏哲打开书,将南陌按手印的那一页放在屏幕上,一秒后,画面开始播放。

  苏哲对她的一生并不感兴趣,于是直接用遥控器将进度条拉到了最后,也就是女孩死的前两天。

  他得知道,南陌的怨念是什么。

  果然,屏幕上出现了一些痛苦的画面,苏哲接了杯水,开始认真看了起来。

  南陌是个性格开朗的才女,十六岁就被名牌大学保送,总的来说,人生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

  可就在放暑假前的一天,一个外校的富二代来向她表白,

  南陌一如既往拒绝。

  富二代看着身后的跑车满脸诧异,心存不甘动起心思,决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

  雇了四个人,在南陌去飞机场回家的路上,来了个电光火石的绑架。

  面包车上,一个满脸刀疤的男人见南陌楚楚动人的模样,起了歪心思。

  从那一双双邪恶污秽的眼中,南陌自然看懂了意思,她拼命的摇头,双眼满是绝望。

  “哭!哭个球!!”

  “老子让你哭!”

  刀疤脸狠狠一耳光扇了过去,细嫩的小脸哪经得起这样摧残,当即肿起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可南陌依旧求饶,不停的摇头,做着最后的自我救赎。

  你好傻,

  在动了歪脑筋的人渣面前,你的一切声音都会衍变成反抗,得到的就是无数巴掌和拳头,他们要你一声不吭,乖乖听话,免得被人发现。

  半个钟头后,

  一个废弃的工厂,

  三人决定去探探风,确定一下作案地点有没有人,剩下一个留车上。

  南陌被打的鼻青脸肿,浑身上下每动一下都是火辣辣的痛。

  车上的人手机响了,用方言聊着听不懂的话。两分钟后,似乎吵了起来,他破口大骂,拉开车门,锁好,情绪一发不可收拾。

  几度昏厥的南陌见男人走远后,不远处的山坡忽然冒来了一个小孩?

  这道曙光燃起了心中熄灭的火苗,这是最后的希望。

  她拼命的用脑袋撞着玻璃,发出“咚咚!”声响。

  可小男孩并没有察觉,他只是好奇的看了看车,然后撒尿。

  “咚!咚!”

  “唔!唔!!”

  南陌心急如焚,每次撞击都让她双眼酸胀,大脑陷入几秒空白期。

  她忍着疼痛,鲜血顺着额头流下,口腔里回味着难以启齿的甘甜,视线开始渐渐模糊,

  小男孩走了,

  打电话的男人进来了,

  看到南陌用头撞玻璃的场景后,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一顿****的巴掌,配着脏话,显然要把方才所有的怒火全部宣泄出来。

  南陌委屈的大哭,胸腔拉扯出风箱般的轰鸣,嗓子却哑的发不出声。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她也永远想不到,这一切会和那个富二代有关。

  罪恶的苗头往往就在一念之间。

  三个人回来了,兴高采烈,说这工厂荒废了很久,可以玩一整天。

  看到南陌头破血流,有些诧异,得知情况后,又一脸无所谓,该干什么继续干什么。

  十分钟后,

  南陌被扛到了天台,

  凉风吹过,

  四个人一边脱衣一边讪笑,他们要尽情的享受这场饕餮,

  忽然,

  南陌也笑了。

  没有求饶的恐惧,也没有挨打的委屈,

  只是扬起嘴角,

  但看上去很冷,很冰,配着那双哭红的眼睛,给人一种不祥的预感。

  “大..大哥,你看,这娘们在笑?”

  南陌越笑越灿烂,美丽的大眼睛都眯成了两道缝,

  就在四个人面面相觑时,

  秋水长眸怒然一睁,眸子里噙满了难以抑制的怨恨,

  让人不禁想起咒怨中的那双血眼,

  这是充满诅咒的双眼,

  这是生死难眠的轮回,

  你们,

  等着!

  “嗖!”

  来不及反应,娇小的身躯突然起身,一个助跑,在空中滑过一道抛物线,伴着夕阳下的余晖,与大地融为了一体...

  四人毛骨悚然,全然想不到结局竟然是这样!

  “大..大哥..”

  “快跑啊!!”

  ......

  “咕噜咕噜...”

  关上屏幕,苏哲喝了杯水,将帘子拉开一条缝,看着空荡荡的舞台上,那个孤零零的身影,吸了口气,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中。

  整整一个钟头,

  南陌等的昏昏欲睡,起身活动活动肩膀,又踢了踢腿,在诺大的电影院里逛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又过了一个钟头,

  南陌彻底熬不住了,她爬上舞台,寻找苏哲开的那扇门,却发现整个巨幕除了一块黑布以外,再无其他。

  “什么意思?他人呢?我被骗了?!”

  南陌如梦初醒,惊慌的冲到门口,却发现大门也锁着,用力敲了几下,根本没有回应。

  这种求救的感觉似曾相识。

  南陌再一次奔溃了,心凉如冰,她怕自己永远被困在这里,她讨厌被抛弃的感觉。

  跌跌撞撞的冲到舞台,站在中央,指着头顶大喊,

  “骗子!骗子!!你发过誓的!”

  “阎说,你有办法,把我锁在这就是你的办法么?”

  “你出来啊!”

  “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样对我?!!”

  南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掩面,抽泣起来。

  她想彻底宣泄出心中的怨恨,但她清楚,没有地方能让她完成这个遗愿。

  即便是神,也不可以。

  她不稀罕天堂给她的房子,也不愿在这里生活,她的脑子里只有怨恨与不公。

  她不杀人,但她却想尽一切办法逃出去。

  她被关进了警察局,遇到一个同样心存怨恨的老头,两人一个月越狱七次,都被抓了回来。

  她告诉那个胸前别着“警”字叫阎的男人,自己只想办一件事,之后灰飞烟灭都可以。

  阎想了一晚上,第二天,告诉她,南阳有个叫苏哲的人,可以帮她。

  然而,

  这一切,

  在这一刻,都化为泡影。

  南陌感觉自己被深深欺骗了,不论哪里,都充满了罪恶,都洒满了谎言。

  那颗原本纯真的心,开始被一团乌云笼罩。

  阴影下,她双目冰冷,指尖深深的扣着地板,一股邪恶的力量开始侵蚀她的大脑。

  邪恶,

  对!

  只有邪恶才是永恒的,

  为什么好人会死,坏人无忧?

  她越想越愤怒,双目通红,身上包裹着一丝淡淡的黑气,细看之下会发现,地板上,竟伸出了一双黝黑的手,正抓着她的双脚,黑气顺势扩散而开,弥漫全身!

  南陌张着嘴,脸色时而痛苦,时而阴冷。

  就在整颗心将要被乌云彻底吞噬时,头顶突然一声巨响!!

  “哗啦——!”

  数米高的天花板上拉开了一个口子,两米宽,四四方方,阳光直射而下,正好沐浴在南陌身上。

  来不及反应,只听一串“咚咚”巨响,从天而降五个麻袋。

  紧接着,口子关闭,巨幕后风风火火走来一个人。

  看到南陌虚弱的坐在地上,身躯被黑烟环绕时,苏哲脸一黑,当下加快脚步。

  他走到南陌身边,轻轻刮了下她的鼻子,只见附着在身上的黑气瞬间消失不见。

  南陌扎了眨眼,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也闪过一丝光,恢复了神采。

  她扭头看着苏哲,刚要扑上去咬,却发现他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嘴角挂着一抹和煦的微笑,明明关着天窗,整张脸却撒了阳光一样温暖。

  顿了一下,南陌收了收抱怨情绪,质问道:“你干嘛去了?不是带我去出口么?为什么骗我?”

  苏哲没说话。

  他起身到坠落的麻袋前,不紧不慢的一个个解开。

  当看到那一张张永生难忘的丑陋嘴脸时,南陌整个人怔在原地,呼吸急促。

  相比愤怒,此时此刻,肾上腺素分泌更多的却是震撼!

  一种灵魂颤抖的震撼!

  她看着苏哲,却发现他整个人无比轻松,像刚去菜市场买完菜,准备回家做饭一般。

  果然,

  解开所有袋口后,苏哲来到台边,不知从哪摸出来一个篮子。

  随后悠哉悠哉的回到南陌身边,把篮子里的东西,一样一样掏了出来。

  冰冷锋利的匕首、电钻、剪刀、钢锯、甚至还有根肥大的注射器。

  南陌眨了眨眼,不知所措,却见苏哲忽然抬起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微一笑,轻声道:

  “家务事,自己解决。”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