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十七章 哲祖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06:2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

  “好!!”

  “......”

  人群中,一片此起彼伏的叫好声,显然,最后的动作将整个舞蹈拉到了高潮,

  地上的头颅眉开眼笑。

  唯独一个人,

  目瞪口呆,

  南陌...

  傻姑娘呆呆的站在原地,原打算鼓掌的手,下意识捂住嘴,牙关闭合,狠狠咬了一口,突如其来的痛感让她瞬间清醒,这不是梦。

  可明明如此惊悚的一幕,却为何硬是渲染出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女孩们捡起脑袋,和没事儿人一样,轻松自然的放了回去,系好颈带,满眼期待的望着山羊胡。

  苏哲还在鼓掌,一脸意犹未尽。

  “喂!!”南陌嘟着嘴,扬起脑袋,埋怨的打了下他的胳膊,“这...这都什么呀!”

  “怎么了?”

  “脑袋都掉了还鼓掌?”

  “多精彩!!”

  南陌抽了抽嘴角,“精彩个屁!吓死人了!”

  “呵呵...”苏哲摆了摆手,见怪不怪道:“这就是歌莉娅居民的特性。常年生活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导致他们生存能力极强,身体也逐渐衍变出了裂变机能。

  请注意,这里的裂变不是蚯蚓那样分裂,断成两截各自为生。而类似于章鱼,一个进化后的章鱼,触角断了不光能生存,还能接回去,怎么样,有意思吧。”

  南陌听不出任何有趣的地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那...他们岂不是不死之身?”

  “想什么呢...把一条章鱼剁碎了它还能活么?”苏哲打着比方,“况且...海人和人类一样,心脏停止,就意味着一切结束,所以,不论在哪都没有完美的生物存在。”

  南陌努着嘴,小脸儿挂着七分胆怯三分倔强,拽了拽苏哲的袖子:

  “老板...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这里的人都太诡异了,我...我...我有点儿怕...”

  她越说声音越小。

  苏哲有些意外,打趣儿说:“杀五个人,溅的满身是血也没见你害怕,这时候反而怵了?

  呵呵......海人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因为在那个时代,海洋里繁殖的生物大都是雌雄同体,这也导致海族八成以上都是女性,而且还是美女。

  这种女儿国在天堂也算的上是一道风景线了。

  随着时间流逝,来到天堂后,她们逐渐适应了高科技时代,并且利用先天优势开始涉足娱乐业。

  现在天堂的那些一线明星,当红歌手,基本上都是海族的姑娘。

  这样一座青春靓丽的城市自然吸引了很多外乡人的垂帘。

  他们纷纷抛出橄榄枝,试图在天堂里实现自己未完成的梦。

  海族的城主岂是一般人,狡猾的老狐狸从一开始就明令规定,凡是喜欢海族女孩的年轻人,必须要为歌莉娅这座城市的建设付出贡献,且至少要在这里定居200年。

  约法三章一公布于世就遭到了全城女性的吐槽,

  原本以为歌莉娅会因此萧条,被世人冷漠。没想到的是,现实来了个大反转,各城市的男同胞都争锋涌入,打了鸡血似的挤破脑袋往里钻,短短一个世纪,歌莉娅的文明建设已经算得上天堂顶尖的存在,这让其他城市原本看笑话的吃瓜女性们大跌眼镜,嗤之以鼻。

  她们低估了爱情的力量,没办法,政治家的套路永远让你摸不透。”

  南陌摸了摸鼻子,好奇道:“那...你有没有喜欢的?我是说...海族女孩?”

  “有啊!”

  苏哲丝毫不避讳。

  “谁?她叫什么!”南陌忽然紧张起来。

  苏哲叹了口气,双眼流露着难以掩饰的悲伤:“哎...不提了,我也只是觉得她漂亮,仅此而已。”

  “像你这种人,讨个漂亮老婆应该不难吧?”

  “可我永远无法忘记那个夏天,她满身大汉的样子...”

  “............”

  南陌幸灾乐祸的点了点头,悄悄吐了口气,“那后来呢?有没有遇到合适的?”

  “那件事对我刺激太大,加上天堂危机四伏,自己又一心存钱,就很少考虑这方面的事儿了。”

  苏哲耸了耸肩,忽然低头:“欸你问这么多干嘛?”

  南陌脸一红,“随便问问...毕竟你是我老板,万一遇到老板娘叫不上名儿多尴尬。”

  说完,又可怜兮兮的拽了拽苏哲的衣袖:“老板...换个地吧,这地方真太恐怖了。”

  “这还恐怖?”

  苏哲郁闷的看了眼,两人来到广场边的一条林荫小道压起了马路。

  “怎么说呢...其实这种恐怖现象在每一个纪元中或多或少都存在,因为它们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什...什么意思啊老板,快给我说说,我可不想走大街上和人正聊着,他的头突然掉下来...”南陌想想浑身就起鸡皮疙瘩。

  看着那张阴晴不定的小脸,苏哲知道这妮子肯定在脑补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笑道:

  “我说的恐怖,不是头掉下来,你当每个纪元的生物特性都和海族一样啊?”

  “那才更要解释清楚啊!!眼珠子蹦出来,舌头拉长,这些更吓人好嘛!!”

  南陌涨着小脸,扬着脖子,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啧啧...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

  “快说!”

  “得得得,那你听好。”

  苏哲点了根烟,想了想,压低了声音:“要解释这种恐怖情况,只能从一个地方说起——洛灵。”

  “洛灵?”

  “就是第一纪元现在居住的城市。”

  南陌有些疑惑,“这第一纪元...有什么不同么?”

  苏哲吐了个烟圈:“和所有纪元不同,第一纪元的人有着先天性优越感,他们觉得自己随地球一同被创造,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所以自称“半神”。”

  “半神?!”南陌不屑的撇撇嘴:“太不要脸了。”

  “呵呵...人家敢这么自封,肯定有实力啊。”

  “什么意思?”

  “欸...怎么说呢,提起一纪元的人,大家都比较避讳,原因有两点。

  第一,就是洛灵城的人很排外,他们自认高人一等,血液流淌的都是贵族血脉,很少与临城周边社交,几乎处于一个闭关锁城的状态。

  这第二...就是他们的确有两把刷子。

  简断截说,他们从诞生到灭亡只有短短26亿年,可遗留下的东西却在地球上至今还在延续。”

  “什么意思...他们留下了什么?”

  苏哲掐灭烟头,脸色有些难堪,“我没办法具体形容,但你听完接下来的话,就能明白一二。

  有句话说,物理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神学。”

  “嗯嗯...我也听过这句话,可它和第一纪元有什么关系?”

  “别打岔,听我说完!”

  “哦......”

  “第一纪元自诞生后,直接跳过了前三个阶段,一下就来到了神学领域。

  没有人了解他们的过去和历史,也没有人清楚他们的生活方式。

  他们就像个谜一样,悄无声息的到来,不知不觉的消失。

  根据第二纪元海族的调查,他们甚至在地球上没有发现任何农作物或者房屋建筑过的痕迹,连一丝和人类文明挂钩的东西都找不到。

  所以,坊间对他们议论纷纷。

  有人说他们真的是神灵化身,因为在后期,他们的灵异延续到了每一个纪元。

  比如第二纪元的海底女巫,第三纪元,兽人中的萨满,第六纪元中的祭祀,第八纪元中的牧魂师,

  甚至2020,当今世界的守灵者,倒吊人,阴阳先生,等等等等。

  所有的灵异现象都和第一纪元有关,有人说他们一直在暗地里操控着,在等待一个时机,重新统治地球。

  也有人说,正因为有神灵的庇护,地球才得以阴阳平衡,轮回不止,不论过多少纪元,大家都能在天堂相遇,他们才是地球真正的守护神。

  尽管议论声风生水起,可第一纪元就像聋子似的,依旧我行我素,不发表任何意见,不参与任何话题。

  他们这般漠然冰冷的态度毫无疑问又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每个纪元,每个城市,或多或少都有这种灵异现象,包括你生前的地球,所以,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无法改变,你就慢慢适应吧。”

  南陌听的着了迷,刚要点头答应,只听远处又想起一片叫好声......

  “啊!!!”

  丫头一把拉住苏哲的胳膊放在眼前:“唔!快走快走!适应起码也得有个过程吧,这地方一上来就这样,谁适应的了啊!”

  “败家娘们儿,换个地方要花很多钱的!”

  “求求你...求求你好么,我真不想呆在这了...”南陌晃哒着苏哲的胳膊,哀求道。

  “真是麻烦...先回家吧,我累了。”

  “唔......”

  ............

  电影院,一个宽敞舒服的大床上,柒瞳迷迷糊糊睁开眼,这觉睡得是真解乏。

  她伸了个懒腰,准备转身继续眯一会,手却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

  “啊!!”

  “啪!”

  可怜的苏野以这种方式醒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你干嘛?!”苏野捂着脸,愤愤的瞪着眼睛。

  “问我?你看你做的好事!苏野啊苏野,我待你恩重如山,想不到喝多了你竟然用这种手段?”

  “什么跟什么啊?”苏野听的一脸懵逼,边揉脑袋边回忆。

  “昨天......昨天我们喝酒了?等等等等...不对,不不不,昨天...昨天我们在医院!!靠!三叔!!”

  苏野“噌”一下从床上跳起来,大惊失色,“柒瞳!想起来没,昨天医院地震,那鬼东西要害死我们!!”

  柒瞳打了个哈欠,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苏野唾沫飞溅:“大楼塌陷,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在这种地方舒舒服服的躺着?不奇怪么?!”

  “有什么奇怪,别总一惊一乍的。”

  “懒得理你!”

  苏野嘁了一声,拉开门就走。

  刚出门就撞到两人。

  “呦?醒了?”

  苏哲看着苏野,

  一个满脸轻松,带着一丝惊喜。

  一个愁云密布,双目满是警惕。

  苏野看着男人,脑子闪过第一想法是自己完蛋了,这人肯定是张老师一伙的,看他淡定的表情,没准是幕后老板啥的。

  “咕噜...”

  苏野咽了口唾沫,后退一步,又一步,低声道,“你是谁?”

  “我是你祖宗。”

  “骂人?!”

  苏哲难住了,苦恼的点了根烟,“呼......我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的......,你说,不是祖宗是什么?”

  “魂淡!三叔在哪!你把他弄哪去了?!”

  “三叔?”苏哲吐了个烟圈,“是亲的么?”

  “废话!”

  “呦,这么说,不止一个后代来啊,不错不错。”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是死,有些事情我也要弄清楚!”苏野狠狠地捏了捏拳头。

  “好啊。”苏哲笑着说,“问吧,想知道什么事。”

  “第一,那狐狸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害我?!”

  “狐狸?”

  “少装!在图书馆,那个偷窥狂就是被狐狸精杀得,现场留下的毛发都和张老师一模一样,你还敢说不知道?!”

  说完看着身后的南陌,“她是不是也是狐狸精啊。”

  “说什么呢你!”南陌叉腰摆出一副吵架的姿势。

  “好了好了,让他说完。”苏哲抬了下手。

  “还有,那双红色眼睛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三番五次跟着我?唐睿是不是你们一伙的,三叔说她不会害我,那她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嘶......”

  苏哲抽了口气,喃喃道,“你遇到麻烦了啊?”接着回头看着南陌,“现在的地球还有狐狸精这种东西么?”

  南陌茫然的摇了摇头。

  “地球?什么意思?”

  “别急,先把你的问题解决,屋里说。”

  苏哲走到门口,恰好撞到要出门的柒瞳,两人对视一眼,苏哲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就在那短短一两秒内。

  四人坐在屋里,苏哲砌了壶茶,边倒边问,“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苏野满脸黑线,此时已经混乱到极点,分析不出半点所以然。

  面前这人现在看,并不像狐狸精一伙的,可他为什么口口声声说是自己的祖宗呢?

  “我们...被狐狸精害了。”苏野端起茶,看了眼又重新放下。

  “接着说。”

  “狐狸精把我们引到医院,结果用了一个叫魁拔术的招式,然后大楼开始轰踏,死伤无数,紧要关头三叔摘下胸前的玉佩摔碎了,然后...我就不记得了,醒来就到这里了。”

  苏哲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嗯,这样的话就能对上了。”

  “什么意思?什么对上了。”

  苏哲面带微笑,指着苏野,“你,还有口中那个三叔,是八旗后人,也叫八旗之子。”

  “八旗之子?”

  “没错,只有八旗之子才能来到天堂。”

  “天堂!”

  “天堂?!”

  柒瞳和苏野异口同声惊呼。

  “别惊讶,听我说完。”苏哲端茶,吹了吹,又放下,轻声道:“虽然我是你祖先,但八旗却不是我那个年代的所诞生的东西,所以我只了解个皮毛。

  八旗之子,又叫弑魂将,从古至今保护着阳间,一共有八个家族,具体是哪些我不清楚,但可以找人帮你问。”

  苏野吸了口气,刚要开口就被打断,

  “别急,听我说完。”

  苏哲重新端起茶杯,吹了吹,喝了一口,“你前面说的狐狸精也好,红眼睛也罢,应该是其他纪元的爪牙,这种事在阳间诡异罕见,放在天堂却见怪不怪。

  或者说,大家都心知肚明。

  每个纪元或多或少在地球上都残留着自己的爪牙,居心不轨的大有人在,而镇守阴阳的只有八旗之子。如此一来,杀死八旗后人,或者为己利用,是最快统治第十纪元的途径,这么说,你能明白么?”

  “你说的十纪元是...”

  “这样,南陌,你带他俩出去走走,顺便把十纪元的事说说,我去买点吃的。”

  “那...能做超时空跑车嘛?嘻嘻...”南陌吐了吐舌头。

  苏哲叹了口气,“去吧,早点回来。”

  苏野满脸狐疑的看着两人,心里五味杂陈,顿了几秒,跟南陌走了出去。

  柒瞳端起苏野没碰过的茶杯,咕噜咕噜一干而尽。

  苏哲笑了,“那小子都不敢喝,你就不怕下毒么?”

  “毒的死我再说啵~”

  说完蹦蹦跳跳跟了上去。

  两个钟头后,

  三人回来了。

  南陌一开门就委屈抱怨,苏哲听了半天才听出个大概,

  意思是出去后柒瞳彻底玩疯了,撒丫子到处乱跑,拽都拽不住。

  哪里人多往哪里凑,哪里新鲜去哪里转,一路不带停的,恨不得长八只眼睛。

  奇幻新颖的天堂对她而言,简直像孩子进了迪士尼,最后两人拖拉硬拽加软磨硬泡半天才劝回来。

  “哈哈...小妮子,天堂好玩吧?”

  “嗯嗯!简直太棒了!!”柒瞳张开胳膊,小脸兴奋的红彤彤。

  “你呢?现在可以接着聊了?”

  “嗯...”

  苏野点了点头,后背已经湿了一片。

  “边吃边说吧,我平时不做饭,都是外卖。”苏哲推开一扇门,一个洁白干净的餐厅。

  “哇...这么丰盛啊!”南陌看着一桌菜,眼睛都亮了几分。

  “那我也不客气了啊!”

  美食对于柒瞳而言,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拿起筷子,朝着一只胳膊粗的皮皮虾夹去。

  餐桌上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苏野没有一丝食欲。

  苏哲咽下满满一大口,擦了擦嘴,“怎么?不和胃口?”

  苏野扭头,“你...你真是我的祖先?”

  “呵呵...假不了。”

  “可是...你看上去顶多二十五六,还没三叔老。”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有自己的困扰,一大段记忆找不到了。”

  “那...我以后该怎么称呼你啊...叫祖宗总觉的很别扭。”

  “也是哦...”苏哲托着下巴陷入思考。

  “按我意思,你俩都姓苏,一个大苏,一个小苏得了。”南陌出主意。

  “难听死了,这事儿先放放吧。”苏哲看着苏野,“对了,你说的那个三叔,他在哪?”

  “我不知道,这也是我现在最担心的一件事。”

  苏哲摇了摇头,“天堂有个规矩,不可以杀人,你三叔应该是活着。”

  “那他在哪,有办法找到么?”

  “我没办法,按规定,我不能接纳自己的家人,亲戚,所以你们的一切我都不清楚。好在知道是“八旗之子”的身份,调查起来应该不难。”

  听到这,苏野终于松了口气。

  “吃吧,别想那么多,苏家人从来都没有你这样的。”

  苏野刚拿筷子又被这句话噎了回去,郁闷的看着苏哲,“啥意思?”

  苏哲笑道,“骨子里的逼格,怎么传到你这代,荡然无存了呢?”

  两女愣了一下,还是头一回见祖宗教育后人,场面有点神奇,不禁捂嘴偷笑起来。

  苏野脸火辣辣的烫,低头小声嘀咕,“嘁!就你这逼格,给三叔提鞋都够不上...”

  “苏野,你边吃边把事情再详详细细的说一遍,我帮你分析分析。”

  “好。”

  苏野狼吞虎咽吃完,开始慢慢长谈。他把自己经历的所有事都在餐桌上吐露了出来,当然,那个“蓝粽子”的秘密没有说。

  南陌听的大眼瞪小眼,不听的捂嘴唏嘘。

  苏哲也是眉宇渐深,点了根烟。

  反倒是柒瞳,吃饱喝足躺床上呼呼大睡起来,嘴角挂着一抹意犹未尽的甜笑。

  一个钟头后...

  “呼......所有情况就这些。”

  苏野端起茶灌一大口,“那...哲祖...先这么叫,你分析一下我这事是哪个纪元干的,他们目的是什么?”

  “不好说。”

  苏哲摇了摇头,“我对八旗之子了解不深,你想,他们为什么要在你十八岁时候动手?而你偏偏在这年得了场怪病?

  起源在这,我认为你的这场怪病和八旗之子背后隐藏的东西有关。

  第二,路上南陌也告诉你一些天堂的事情,在这里为何大家都小心翼翼,怕擦枪走火。就是因为每个纪元都有私心,他们想重返地球。

  你口中的狐狸精,如果让我分析,哪个纪元都能做出来,

  机械,母虫,蓝晶,芝种,这些都可以变成狐狸,也都能将人轻而易举的切成两半。

  所以解铃还须系铃人,猜疑是大忌,放平心态,理智分析,你经历的多了会明白,这些并不算事。我等会联系个人,或许他有办法。”

  听完苏哲的话,苏野满心感慨,也顺了许多。现在诡异事情的起源捋清楚了,接下来只要明白八旗之子的秘密和狐狸精是哪个纪元的爪牙,所有事情就水落石出了。

  “对了,哲祖,路上我听南陌说她见到了项羽,真的假的?!”

  “项羽也是人,死了也要来,这有何奇怪?”

  “天呐......”

  苏野难以置信的摇了摇头。

  “老板,你说带我们去个地方,那里...会掉人头么?”南陌这回学聪明了。

  “不会,去我兄弟那转转。”

  “兄弟?你还有兄弟?”苏野诧异。

  “嗯,不多,就俩,其中一个南陌还见过。”

  南陌手指红唇想了想,“你是说......那个叫阎的警察?”

  “没错。”

  “警察局有什么好玩的,我呆了两个月,不去!”

  “没说去阎那,去找我另一个兄弟。”

  “他不会也是警察吧...”

  听到这,苏哲忽然笑了:“不会...因为............他是贼。”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