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十八章 伏城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06:2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倒计时,

  “3...”

  “2...”

  “1...”

  睁眼。

  时间,凌晨,2:45分,

  地点,机械之都卡利瓦格兰,莎摩尔歌剧院。

  事实上,伏城在这里已经呆了16个钟头,倚仗着七彩变色龙的塑身衣,他与墙面完美融合成了一体。

  附着在背后的180块迷你章鱼吸盘,让他可以心无顾忌的停留在任何一个位置。

  16个钟头前,他从两个街区外步履如冰,演过树,当过草,拥抱过垃圾桶。

  他将分布在角落里的24个高清摄像头分别在0.5秒内前置了一个屏幕,而屏幕里播放的,是两天前的夜晚画面。

  做完这一切,伏城开始了漫长等待。

  在这期间,他习惯性会思考,除了将行动在脑海中一次次排练之外,余下时间都会研究自己的设备。

  机械之都是他第一次来,防热传感探测的衣服穿在身上有些性感,还需要改进。

  和一般的贼不同,伏城的每一个作案工具都融入了生物元素,也就是动植物的特性本能。

  比如易容。

  这是伏城从业以来最拿手的技能,也是每天不厌其烦的必修课。

  他对自己的标准很严,一般的高智商毛贼会采取硅胶作原材料,化妆时间在1-5个钟头。

  但伏城不同,他的材料,是一张融入了纳米纤维的——豆腐皮。

  易容时间更是令人发指,在数年不间断的练习下,当伏城观察好一个人的外貌后,易容只需要一个低头,也就是打个喷嚏的动作。

  形态的改变花费时间要久一点,为了完美,他卸掉了两根脊椎骨,植入了弹性棉,这样,即便伪装成年过半百的老人也惟妙惟肖,且时间控制在十秒以内。

  用豆腐皮的好处不言而喻,能解决饥饿,同样,缺点就是那些嗅到气味的臭虫毒蛇会不远万里来光顾一番,伏城在幽灵岛那几年没少被欺负。

  卡利瓦格兰还好,空气干燥,处处散发着重工业的尾气,加上自己隐匿在8米高的墙角,寻常虫子根本爬不到这么高的距离。

  不过...

  距离脸不到10公分处,一只肥大的黑蜘蛛,正扭着屁股大摇大摆的爬了过来…

  倒计时结束,

  伏城睁开了眼,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他瞥了眼蜘蛛,舌头熟练的卷出一枚银针,

  “突!”

  银针划过一道抛物线,不偏不倚的扎在舞台中央的一个立台上。

  立台上摆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魔盒,由一个透明的防弹玻璃罩保护着,四周拉着警戒线。

  伏城清楚,这看似寻常的玻璃罩,却装置了一键报警系统,触摸压力在0.5牛以上便会自动报警,排除内置摄像头,玻璃罩启动报警后,会喷出大量氰炳乙酸,能轻而易举渗入各种材质的手套,当场记忆指纹,拍照反馈。

  作为科技强城,伏城自然将第一次目标选的偏僻一些,避开那些博物馆重地。

  即便如此,凭借这项防盗技术,就把很多二流毛贼拒之门外,焦头烂额。

  伏城不同,他有助手。

  肥大的蜘蛛在墙角愣了一秒,像嗅到了某种期待已久的气息,原地转了几圈后,精准又迫不及待的朝天花板中央爬去。

  紧接着,从立台的正上方,拉出一根细长的蛛丝,平稳落地。

  蜘蛛心满意足的抱着银针,忽然,不知那根神经受到了刺激,猛的一颤,六脚朝天,痛苦的扑腾起来?

  伏城皱了皱眉,活动了一下关节,一阵“噼里啪啦”的顿挫声后,开始朝天花板中央潜行。

  黑蜘蛛翻滚了几下后,腹部一缩,竟开始排起了卵?!

  不,那不是卵!

  一个个密密麻麻,晶莹剔透的小颗粒在防盗紫外线的爆照下,拔开了表面的黏膜,左摇右晃的竟从看似封闭的玻璃罩底部钻了进去!

  蜘蛛母亲排完最后一个宝贝后,身体一抽,夹断了蛛丝,一动不动...

  看到这么多密密麻麻的小蜘蛛,伏城心里一紧,难道是催化药量过渡了?

  不应该啊,应该是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偷腥了吧…

  不过,

  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细枝末节的时候,伏城吁了口气,摸出一只细小的铝合管,打开,慢慢倾斜..

  0.5牛的力,考虑到重力加速度,他必须掌控每一次的剂量比一根头发丝还轻。

  一分钟后,玻璃罩上方,融化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而小蜘蛛带着母体遗留下的蛛丝,安静的趴在魔盒上,还没来得及感悟世界,在紫外线的爆晒下,也渐渐融化成了晶莹剔透的液体。

  从母体内刚出生的小蜘蛛表面所携带的蛛液粘稠度极高,伏城屏住呼吸,在天花板上拉着蛛丝的另一头,将魔盒一点一点捞了上来…

  清晨,和煦的阳光温柔的拥抱着这座城市。

  港口邮局,一家空运公司内,一个鼻梁挺拔的金发青年提着一个礼盒,面带微笑的走到检测台。

  身穿工作制服的女孩是第一次见他,但金发少年却以不下十种身份暗处观察过她,并打过交道。

  他知道她喜欢什么样类型的男孩,她的眼神会在什么情况下迷离,她钟爱什么味道的香水,看手机的频率是多少,甚至,今天有没有来“亲戚”,腿上的黑色丝袜停留在了哪个部位。

  金发少年慵懒的抓了抓头发,从善如流的免起袖子,解开领口的两颗扣子,隐约露出两块结实的肌肉。

  “早啊,这是给你的。”

  “哦?”

  女孩愣了一下,看到一双白皙的手递来一杯冒着热气的卡布奇诺,抬起头,四目相对。

  金发少年微笑渐浓,“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他操着温柔磁性的嗓音。

  女孩刚来天堂就被安顿到了这个满大街都是机器人的城市。一开始很陌生,但生活了一年后发现有很多外地人到这来打工,因为这里科技飞速,天堂又没有时间概念。

  上辈子穷苦的人都抱着致富梦来这里取经赚钱,一来二去,生活了一年。

  这一年中,身边的同龄人不是结婚就是对象换了几茬,她自认为美丽,奈何一直无人问津,虚荣心作祟,让她两个月前开始物色,相交了几个,但仅仅是相交而已,并没有继续下去的故事。

  她喜欢高鼻梁的金发男孩,会给人一种阳光干净的感觉,就像眼前的这个人。

  他是朋友介绍,还是一见钟情?抑或者从某个同事那打听到,偷偷观察觉得满意后,开始了男孩的小把戏?

  女孩心猿意马,手指敲了敲卡布奇诺,连口味都做了功课,虚荣心让她压抑住内心的窃喜,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胸脯,“我认识你么?”

  “吃个饭不就认识了么?”

  金发少年泯了下嘴,这一细微的动作被女孩捕捉到,心里一阵暗笑,她知道男孩脑子里在迫不及待的打着什么算盘。

  被别人追求,总的来说是一件幸福的事,因为伴随惊喜的同时,选择权在自己。

  “礼盒打开,检查。”女孩顶着扑满红晕的脸,严肃的看着他。

  “就去玛丽庄园吃吧。”金发少年忽然抓了下少女的手。

  女孩像受惊的兔子,猛的抽了回去,嗔怒的抬起头,却看到一汪清澈见底的眸子。

  碧蓝色的瞳孔噙满了期待,在阳光下楚楚动人,心中的某根弦被撩动,一股莫名的情愫让她低下头。

  双手的肌肉记忆还是一如既往拿起红外线扫描仪隔着礼盒扫了一遍,没有金属。

  女孩点了下头,“一共72蓝晶。”

  “嗯。”

  金发少年掏出一个水晶卡片,又掏出一串天鹅挂坠:“这个,送给你。”

  说完,转身离去。

  女孩呆呆的楞在原地,心扑通扑通狂跳,先前遇到的五个人,可没有一个这么大方的。

  “丹妮?检测台上怎么还放奶茶?”

  “哦哦,对不起。”

  “呦?这挂坠谁送你的?看材质应该是白金的,上面那天鹅是钻石做的吧?天呐...”

  丹妮瞪着眼睛,小鹿乱撞,抓起挂坠冲到门口,却早已不见人影。

  傻傻的楞了几秒后,戴上挂坠,甜甜一笑,一甩泼墨般的长发,转身走进店里。

  “美丽的春天,你总算是来了。”

  金发少年缩了缩脖子,从口袋掏出一盒正宗老北晶烤鸭酱,双指蘸了蘸,直接抹在脸上,接着走到一颗大树下,猛猛的打了个喷嚏!

  “阿~~~~阿嚏哟!!”

  假发在银丝的牵引下,电光火石间从后脑勺滑进了衣服里,与此同时,美瞳消失,一头乌黑碎发下,一张刀刻般的脸庞赫然浮现。

  伏城看着手里的豆腐饼,觉得少了点什么,想了想,从外套的内置口袋里摸出半根大葱...

  “嘎嘣…”

  他津津有味的咬了口豆腐皮卷饼,看着邮局喃喃自语,

  “两个月,从你还是处女物色对象开始,一直到今天,你遇到了5个男人,被睡了5次,

  不好意思,

  都是我…

  那东西,就当补偿吧,

  拜拜,

  歌莉娅女孩。”

  伏城伸了个懒腰,离开了港口。

  他处心积虑所做的一切,是建立在了解女孩性格的基础上,让她不经意间把包裹过安检,仅此而已。

  一个动作,花两个月时间。

  很值。

  大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伏城见歌剧馆门外围满了警车。

  “呦!这是...怎么了?”

  一个体态臃肿的中年机器人指着大门,说话间,头顶不断“嗡嗡”喷着白气,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丢啦!里面的宝贝丢了!”

  “啊?!”

  伏城吸溜着凉气,瞪着眼睛:“该不会是......”

  “没错!就是那个魔盒,啧啧,天呐..谁这么大胆子,敢在卡利瓦格兰偷东西!”

  “靠!太可恶了,我可专门从南阳赶过来,就为了看一眼魔盒,怎么搞成这样!”

  “是嘛?”

  “可不是!”

  伏城狠狠咬了口卷饼,一嘴大葱味刺的众机器人连连后退。

  中年机器妇女捏着鼻子,嫌弃道:“你这什么食物?据检测,还有3分钟过保质期。”

  话音刚落,

  伏城愣了一下,一口吃了个光,“好了,解决完毕。”

  “天啊,这已经是卡利瓦格兰两个月内发生的第二起盗窃案了,求求你保佑保佑这座人心惶惶的城市吧。”

  说完,机器妇女不安的闭上眼,沉重的抬起双手合拢开始祈祷。

  伏城抹了把嘴:“我们应该相信警察,他们会破案的。”

  “…...但愿吧。”

  正聊着,手机响了,看了眼号码,伏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喂?大哥。”

  “在兰纳么?”

  “没...早出来了。”

  “干嘛?”

  “哎...上回去比泽,偷了兽人部落的狼牙还记得不?”

  “知道啊,听说兽人的酋长发飙了,这事儿当时还上了热搜。”

  “嗯嗯...这案子我给二哥了,他破了,找了个替罪羊。”

  “啥意思?你又去替他办事了?”

  “哎...您不能怨我啊,二哥上次破案立功,尝到了甜头,前些日子打电话给我,要再能破个案子他就升二星警长了,您说...咱们仨是结拜兄弟,这忙我总不能推吧...”

  “......你现在在哪?”

  “卡利瓦格兰。”

  “你疯啦!那是机械之都!到处都是眼睛!”

  隔着屏幕伏城仿佛都能看到那张火冒三丈的脸,

  “大哥别火啊...高风险高回报,我这也是为了二哥嘛。”

  “放屁的话!”苏哲黑着脸:“东西到手没?”

  “到了。”

  “成,你现在立马去阎的警局,半个钟头,我必须见到你人!”

  “啪!”

  挂了电话,伏城悻悻的掏了掏耳朵,苦大仇深叹了口气,知道一场狂风骤雨是避免了。

  人群议论纷纷,声音越来越大,伏城看了眼时间,觉也没什么凑热闹的必要,便转身准备离开。

  可就当他刚迈出一步时,一声刺耳突兀的枪响打破了一切!

  “砰!!”

  歌剧院大门口,五米高的台阶上,一个高达2米,身穿火红盔甲,胸前镶嵌着一个“警”字的络腮胡机器人突然大吼道:

  “所有人不许动!抱头蹲下,蹲下!速度!!我已经找到贼了!他就在这里!!”

  说完,

  冰冷的枪口对准了伏城。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