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十九章 洛灵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06:26: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伴随尖叫和唏嘘,围观的人都不约而同蹲了下来,战战兢兢的张望着。

  伏城抱着脑袋,虽然心里有些疑惑,可目光还是快速扫视了一圈,大脑开始策划逃跑路线。

  口腔里一共能藏12根银针,昨天用了一根,还剩11根。剧院门口有16个机器警察,除了佩戴枪支的10人,还有重机枪4人,激光发射器2人,加上空中数以百计的迷你侦查蜂,如此一算...

  呵呵...

  伏城心里苦笑一声,他想起了苏哲,如果自己三天之内不死,大哥肯定会想办法捞他。还有二哥,会告诉他:跪下吧,不丢人,等大哥捞你...

  可毕竟是卡利瓦格兰,别人的一亩三分地,大哥就算能想到办法,按当地规矩,自己的罪行一旦认定成事实,那绝见不着明天的太阳。

  伏城有些烦躁,他实在想不通自己在哪翻了船?

  每一步行动都是经过无数次计算才实施的,包括作案时间,作案设备,甚至为了安全出货涉及到了心理学。

  伏城是个极度小心谨慎的人,他在脑海中又快速过了一遍昨夜的整个过程,还是发现没有任何纰漏,然而这时,那个身穿火红盔甲的警察头目已经不知不觉走了上来...

  他的每一步都让伏城心跳加快,空气在此刻凝固,周围像笼罩着一层诅咒,死寂又压抑。

  伏城慢慢的抬起头,他劲量保持呼吸均匀,他知道,这里的机器警察可以在四分之一秒内从你身上获取一份数据,包括瞳孔收缩的大小,体温,心跳频率等等,这些数字组合起来,毫无疑问会将自己冲卖。

  四目相对,

  一个极度考验心理素质的时刻,伏城盯着那双毫无情感的玻璃珠,一秒,两秒,

  整整五秒后,

  那双眼睛忽然向上一翻,出现了两个箭头?!

  画面一闪而过,又恢复了正常。

  伏城有些茫然,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用力眨了眨眼,却发现机器人的嘴角淡淡的浮起了一个弧度...

  这是...什么意思?

  伏城垂下眸子,回忆着箭头的方向,忽然,脑海灵光一闪,一个惊人的想法冒了出来!

  难道!

  他瞪大眼睛看着机器警官,发现他嘴角的弧度更深了!

  好吧...果然如此。

  伏城心里有数了,他快速眨了眨眼作为回应。

  “你!举起手!站起来!”

  伏城没说话,低下头,缓缓的举起双手。

  可就当他刚站起身时,突然猛的一个弯腰!两只胳膊从双腿间穿了过去,猝不及防的抓住身后的一个男人的双脚,用力一提,男人被突如其来的一抓显然没有防备,当下一个踉跄,刚要伸手摸自己胸口时,空中那数以百计的机器黄蜂以超音速刺了上来!

  “啊!!”

  “啊啊啊!!”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空气中还回荡着男人痛苦的惨叫,埋伏在人群中的几个便衣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将男人的衣服撕得粉碎。

  伏城扭过头,这才发现,原来个披着人皮的机器人,浑身上下全是炸弹!!

  “天呐......刚要抓错地方,这会儿就......”

  伏城悻悻的咽了口唾沫。

  警察头目确认炸弹人被安全带走后,收起枪,满脸红润上前,重重拍了拍伏城的肩膀,

  “谢谢你的配合,英雄!”

  “你是卡利瓦格兰的英雄!”

  “我?”

  伏城指着自己,连忙摆手:“应该做的。”

  “不不不,你很厉害,这个炸弹人在本市作案多起,每次都会造成大量无辜人员伤亡,没想到这次能这么顺利,全靠你天衣无缝的配合。”

  “欸?我瞎猜的。”伏城挠了挠头。

  身边的中年妇女机器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连忙掏出一节电池扔进嘴里,边嚼边拍胸口,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吓死了,这也太可恶了,差点就炸死我们!小伙子,多亏了你啊!刚才他说你是贼,我就在纳闷,你怎么可能是贼呢?!”

  “哈哈,根据前几次的经验,我们了解到这个炸弹人的思维程序是提前设定好的,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作案,所以我们发现他后,立即将两个街区的无辜人员疏散,然后编了这个谎,对不起啊,小伙子,刚说你是贼,相信你也能理解吧。”

  “理解,非常理解。”

  伏城笑了笑,“那要没什么事,我就走了。”

  “等等!”警察抬了抬手,“您可以跟我去警局领取一个英雄奖章。”

  “哦...不了不了...”伏城拒绝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人群中。

  来到超时空传送站,伏城点了点科技手表,拨通电话,

  “喂?”

  “二哥,我。”

  “呦!亲爱的老弟!我等你电话等得花都谢了!”

  接着,电话里传来一声:“对3”。

  伏城抽了抽嘴角:“你现在人在哪?”

  “我?我在洛灵啊,吃个饭就回去了。”

  “洛灵?!你跑那干嘛去!”

  “哎...人红是非多,这边警局发邀请函,说有一个午夜猫脸凶杀案让我过去瞅瞅,看我那里有没有类似的案件,串并一起侦破。”

  “然后呢?”

  “没了啊,我就进去拿了份资料出来了,这地方阴森森的,要不是肚子饿,我一分钟都不想呆。”

  伏城看了眼时间,低声道:“给我和大哥发个位置,我俩现在就过去。”

  “大哥?”阎愣了一下,“大哥来干嘛?”

  “我怎么知道?大哥前面打电话说要见面,听语气像是有事。”

  “哎...准没好事,对了,歌剧院的东西,办好了么?”

  “昨夜到手的。”

  “哇塞!爱死你了老弟!”

  “别恶心人,我告诉你,大哥知道咱俩的事儿了,你赶紧想想怎么解释吧。”

  “我靠!你偷东西给我,然后我找替罪羊把案子破了,升官发财咱们仨都有肉吃,他凭什么骂我啊?没理由。”

  “上次去比泽偷兽王玉让你火了一把,大哥就起疑心了,你现在风生水起,大哥觉得不是好事,私下问了我好几次,最后我没忍住,把咱俩联伙偷东西破案的事说了。”

  “靠...不是我说你,老三你这叫落井下石!”

  “啪!”

  挂了电话,伏城点了点手表,朝时空传送站走去,

  十五分钟,

  警察局门口,伏城下了车。

  刚一下车,就感到迎面扑来一股阴森瘆人的凉气。

  空荡荡的巷子连路灯都没有一个,肮脏潮湿的街角时不时吹起一个黑色塑料袋,荒凉的让人感到诡异。

  伏城缩了缩脑袋,连忙打开警察局的门钻了进去。

  一进门就见到了阎,正坐在角落的一个方桌前休息,桌子上摆着一些吃了一半的食物,有黑面包,酸牛奶,还有一杯绿色的布丁。

  “大哥呢?”

  伏城左右看了看,空荡荡的大厅有数百张桌子,却没有一个人。

  “呦!来了!”

  阎抬头看了眼,又继续低下头玩起手机,“我还没给大哥发,你先等等,我马上完。”

  “56789,顺子。”

  “4个3!炸弹!”

  “卧槽!这尼玛怎么还有炸弹?”阎骂了一句,一言不合将手机扔在桌上,愤愤点了根烟。

  “货还寄到老地方?”

  伏城没理他,看了眼天空,蹙眉道:“快把位置发给大哥,等会儿就天黑了。”

  “哎...”

  阎苦大仇深的叹了口气,“我今天估计要被大哥骂死了。”

  “怎么?”

  “上次你偷兽王玉,我破案不是火了么,然后忙着做一些采访,可偏偏这时候一个女的老越狱,你说这节骨眼总不能给我弄些负面新闻吧。前几天我给大哥送过去了,后来你猜怎么着?”

  “说重点。”

  “人马波比回来后,亲自带话,说让我弄死神学院的入学通知书,我靠!我当时就顶了一句,然后臭波比对着我就是一顿蹄子!还说这是大哥的动作,我怎么想都觉得这厮在报复!”

  “等等!”伏城打断道,“你说...大哥要去死神学院?”

  “可不是?!”

  阎翻了个白眼,“他以为学院是我开的,想进就进啊!小城子,你也知道死神学院的规矩,那一般人能进么?”

  “这倒是......”

  伏城皱着眉头,“我曾听说有个人申请了3万年都没进去,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嘿嘿...”

  阎忽然笑了,眉宇间透露着难以掩饰的骄傲,嘚瑟道:“死神学院的招生规则极度严苛,可那也是相对你们而言。”

  “什么意思?”

  说到这,阎故意放慢动作,从怀里摸出一张黑色卡片,卡片中央赫然的刻着一个血红的“死”字。

  卡片周围一层淡淡的黑气缭绕,隔着半米都能清晰的感受到上面蕴含着一股冰冷的魔法元素。

  “这...这是?!”伏城满脸惊愕。

  阎闭着眼睛,似乎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不紧不慢的将卡片放在桌子上,一字一顿道,

  “没错...这就是死神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厉害啊,你还真给办成了!”

  “放屁!”阎睁开眼,立马将卡片揣进兜里,拍了拍:“这是我的!”

  “你的?”

  “对啊,上头条那会儿,我留了个心眼,尝试着申请了一下死神学院,没想到竟然过了!想必是为城市做出巨大贡献的回报吧。”

  “好意思...”

  阎鄙视了一眼,“那大哥呢?”

  “哎...个人只能申请个人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想尽办法打听,才知道进入死神学院后,当上什么职位才有资格推荐别人,而且每10年只能推荐一个人,那个人在这10年里要接受考核,通过后才可以进去学院。

  我找的那人已经把推荐名额给别人了,据说那人现在在阳间开灵车,还有3年就考核期就结束了,你说...我让大哥等三年,他会不会同意?”

  伏城冷笑一声,“你觉得呢?”

  阎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大哥会把我卖给虫族当苦力...”

  “知道还问。”伏城没好气的瞪了眼,“就没别的办法了么?”

  “没有...”

  阎坚决的摇了摇头。

  两人陷入了沉默,头顶都有一块乌云,一想到满面微笑的苏哲发飙的模样,两人浑身难受。

  特别是阎,心里不是一般怵。

  压抑的气氛持续了五分钟,阎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划过一抹狡黠,用余光偷偷的瞄了眼正在沉思的伏城,砸了咂嘴,

  “啧...欸......要说办法...也不是没有。”

  伏城抬起头:“啥意思?”

  阎故作别扭的挠了挠耳背,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其实吧...我还真有个办法,就是...不知道行不行得通。”

  “别卖关子!你忘了上次咱俩惹大哥生气,被那个叫鬼谷子的老头弄到迷宫里,走了整整两年才爬出来的事儿么?!”

  听到这,阎猛的打了个哆嗦,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脸色煞白道,“最可恶的是那个莎士比亚,自称什么戏剧大师,让我演一出戏完成他最后的梦想。结果可好,把老子忽悠到宋江那,宋江又骗老子参加什么教会,被项羽暴打不说,最后被警察一窝端,老子连工作都差点丢了!”

  “你还有这历史?”

  “可不是,当时丢人没好意思给你说。后来才知道,全都是老大设计好的,为的就是让电影院顺利开张,可他偏偏说我惹他生气了,你说冤不冤?”

  “冤个屁!大哥冤谁都不可能冤你!好了...快说,你有什么办法?”

  “嘿嘿...”

  阎搓了搓手,左右看了看,轻声道:

  “前面我抓的那个替罪羊你还知道不?”

  “嗯,有印象,怎么了?”

  阎舔了舔嘴巴,声音更小了:“你觉得...那个人和大哥长得像不像?”

  “和大哥?”

  伏城当下摇了摇头,“不像!不是...你到底要说什么啊,扭扭捏捏,神神叨叨的!”

  “啧!”

  阎瞪着眼睛,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将脸慢慢凑了过去,“那个人...也叫苏哲,而且......”

  说到这,阎彻底掐断了声音,用气声道:“他...兜里装着个死神学院的通知书!”

  “什么?!”

  似乎猜到伏城有所反应,阎一把捂住他的嘴,接着,给了他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眼神。

  伏城眨了眨眼,示意自己听懂了,接着,两人各回原位。

  阎深深吁了口气,“就是这样。”

  “可是...死神学院不会查么?”

  “嘿嘿...我早做好功课了。”

  阎胸有成竹的神秘一笑,“每一张死神卡片都有一个名字,其余的资料需要滴血刷脸来录入信息,之后它会绑定身份。

  我检查过了,这个叫苏哲的卡片是空白的,只有名字显示着苏哲,其余什么资料都还没有录入过,所以,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个偷梁换柱...”

  “那...这个叫苏哲的替罪羊现在在什么地方?”

  “警察局关着呢。”阎飞了飞眉毛:“什么时候放,我说了算,你知道的,犯人一旦进入警局,死神就不会参与,所以,大哥可以当一辈子苏哲。”

  伏城将事情仔仔细细捋了一遍,刚要问一些细节,手机突然响了,看了眼来电,整张脸欲哭无泪,

  “二哥,你赶紧发位置,我不敢接。”

  “.........”

  发完位置,两个人赶忙合计了一番,又对好口供,开始提心吊胆的等待苏哲的到来。

  约么20分钟,巷子里卷起一股黄风,一辆玲珑可爱的粉红色超时空跑车停在了警局门口。

  下来四人,两男两女。

  “我靠!!”

  阎瞪着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怎么了?”伏城也看向窗外。

  “那...那女孩不就是我前两天给大哥送的女人么?怎么才一天功夫,两人走一块了?还有那两个是谁?今儿够热闹啊!”

  “闭嘴吧,管好你自己...”伏城埋怨了一句,闭上眼睛不再搭理。

  “吱——”

  门推开了,

  苏哲黑着脸,大步流星朝两人走去,刚走到桌前,阎突然冷笑一声,

  “怎么现在才来?就不能换个快点的车?”

  事实上,

  二货这是骑驴子上炕,强装!

  因为伏城再三叮咛,你现在是给老大把事“办成了”,要有底气,傲气,符合你的风格。

  老大是何等人,你要关键时刻虚了,被大哥觉察点破绽出来,那等着你的可就不是莎士比亚了...

  不得不说,善于观察的伏城这招确实管用。

  苏哲顿了一下,原本一肚子火像突然被盖了个锅盖,他微微侧了侧脑袋,发现阎的眸子里闪烁着几分夹不住的骚动。

  那眉宇间的兴奋,嘴角扬起的得意,显然是手里握着什么底牌。

  再看看伏城,除了一如既往的平静外,眼中也是开心。

  这两人......怎么了?

  苏哲扭头看着苏哲三人,“你们坐旁边休息。”

  苏野点了点头,坐在一旁,偷偷的观察起两人。

  這個叫闫的,说话痞里痞气,举手投足都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和印象中的警察天壤之別。

  反倒是這個伏城把他惊艳到了。

  沒错,

  被一个同性惊艳到了!

  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一双彷彿可以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眸子深不見底。

  他的眼睛竟然有两种颜色!

  左边的瞳仁是碧蓝色,如一汪清泉,右边是紫珀色,藏著深不可测的秘密...

  直挺的鼻梁,唇色緋然,侧脸轮廓如刀削般,稜角分明卻不失柔美,乌黑的碎发在额头前根根可見,不羁间夹杂着几分淡雅。

  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呐!

  苏野不禁想到了“漂亮”这个词,虽然形容在男人身上有些格格不入,可伏城给他第一感官就是如此。

  “你俩......发财了?”苏哲点了根烟。

  “哼......”

  阎不屑一笑,揉了揉眼睛,将手搭在桌子上,本想摆出一副辛苦疲劳后的模样,却让怎么看都像是京瘫,慵懒散漫...

  “发财倒没有,不过...某些人得高兴好一阵了。”

  “阴阳怪气,快说,什么事儿!?”

  “咳咳...”

  见苏哲有些不耐烦,从骨子里服软的性子瞬间上了头,阎立马坐直了身子,尴尬咳了两声,讪笑道:

  “嘿嘿...大哥,这事儿您必须得给我记大功!”

  “听着呢。”

  阎本想再卖卖关子,见伏城点了点桌子,叹了口气,

  “哎...行吧行吧,直接说吧,你要的东西,我办成了!”

  “??咚!!!”

  “咚!!!”

  “咚!!!”

  话音刚落,门外,巷道上空,突然传来三声巨大的钟响!!!

  这一幕让所有人为之一愣!

  他们面面相觑,似乎都感受到了什么!

  来不及反应,苏哲顿然起身大喊:“快跑!跟我走!!”

  说完拉着南陌就往电梯口冲,苏野和柒瞳愣了两秒,一脸茫然跟了上去。

  伏城嗅了嗅鼻子,脸色一沉,紧随其后。

  “喂?喂?!大哥,我还没说完呢!”

  “不想死就快点!!”

  阎知道,苏哲从来不会在这种场合开玩笑,吓得当即一个狗吃屎,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等!等等我啊!”

  20秒后,

  六人挤在电梯里,谁也没说话。

  苏哲按了顶楼,接着,表情严峻,压低了声音:

  “老二,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洛灵,又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破事。但是你们听着,夕阳西下,黑夜来临,当钟声响起的时候,洛灵就会变成另一座城市。

  他们会排除一切外来人,这里的排除不用我说,你们应该清楚是什么意思。”

  “啊?那...不是在天堂杀人会死么?”南陌害怕的捂着小嘴。

  “是!”

  苏哲毫不犹豫回答她,“杀人必死,这是天堂的规矩,没人能撼动。但洛灵城的人誓死也要守护这座城市的秘密,他们白天几乎不出门,不让那些探索的人有利可图,但一到了晚上,他们宁可一命换一命,也不会让一个外人呆在这里。”

  “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阎狠狠的剁了下脚,“妈的...早知道就不来这鬼地方了!”

  “先不急,我以前听人说过,只要爬到足够高的地方,或许能逃过一死。”

  “那我们现在去哪?”

  “天台!”

  “嘘!别说话,有人来了!”伏城突然转过头,小声警惕道。接着,所有人朝后退了一步,中间腾出一大片空地。

  电梯在16层停了下来,

  进来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件大红色睡衣,赤着双脚,走的很慢,一点也不着急。

  伏城礼貌的点了点头,阎已经把后背紧紧的贴在墙上。

  她按了下24,接着面无表情的看着电梯。

  那张脸被门缝分成了两瓣,苏野好奇的探了探脖子,发现这个女孩好白啊!

  肌肤如雪,和海族姑娘有的一拼。

  洛灵的女孩都不穿鞋子么?

  苏野一边嘀咕,一边将视线下移。

  咦??

  她腿上怎么有块疤?

  好难看...要是没有疤多好,应该是个完美的女孩吧。

  我去...脚踝也有?

  胳膊肘也有?脖子后面也有?

  苏野瞪大眼睛,细看之下才发现,女人身上竟然好几处地方都有疤痕。

  好可惜...

  盯着疤,心里暗暗惋惜了好一阵,突然发现有些不对?!

  人死后血液循环停止,血管内的血缺少动力,就会沿着人体的血管网朝着低位堆积,这时候,尸体高位的血管处于一种空虚状态,而尸体低下部位的毛细血管和小静脉内部却容留了太多血液,透过皮肤显现出暗红的或者暗紫色的斑痕,这些斑痕开始呈一种云雾状或者条块状,然后就会变成片状,这是——尸斑!

  这女人...

  全身上下,

  都是尸斑!!!

  有些东西,当你在乎的时候,哪怕是一粒芝麻,也会瞬间被无限放大...

  苏野只觉得喉咙一阵干涩,胸口一股无法控制的气流喷涌而出!

  “啊!!”

  可就在声音放出的三分之一秒内,一个温热的红唇贴了上来......

  ............

  女人出了门,柒瞳慢慢收回身子,看着眼神迷离的苏野,用大拇指潇洒的一抹嘴唇。

  “呦呵?老妹儿怎么称呼?”阎一脸贱笑。

  “柒瞳。”

  “小柒有点儿东西啊!哈哈!”

  “嘻嘻......”柒瞳吐了吐舌头。

  一旁的伏城皱了皱眉,双目透露出难以言喻的疑惑和猜测。他看了看苏哲,发现大哥和自己一样。

  只有苏野一脸茫然,好像他们的重点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可是自己的初吻...

  就这么没了?!

  推开阳台的门,六人猫着身子,悄悄朝阳台边靠去。

  “现在起,说话不能发声,不能睡觉,手机关机,别暴露任何信号,听到了吗?”

  苏哲蹲下身子,一脸郑重的叮嘱道。

  “手机也要关?大哥......至于么?”阎觉得有点小题大做。

  苏哲冷冷的看着他:“你站起身,看一眼就知道了。”

  阎不安的咽了口口水,扶着阳台,一点一点的支起身子。

  清风徐过,

  吹跑了流云,

  站在城市的最高点,

  阎睁大眼睛,

  瞳孔骤然收缩成针尖般大小!

  因为他看到,

  高楼,

  别院,

  大街小巷,

  每一个红砖瓦顶上,

  都密密麻麻站满了人,

  他们正在,

  吞吐月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