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第二十六章 来了

小说:我捡到所有人的秘密 作者:秦少爱吃辣 更新时间:2020-09-23 14:43:1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暗,

  奔跑,

  生死。

  苏野早就忘记自己是有多久没这样活动过,他忽然产生某种错觉,每个人在生命的开始,都要经历一条漫长而艰险的隧道。

  五个人重返母体,羊水已然破裂,母亲艰难地呼吸,胎儿睁开眼睛,努力穿越分娩的产道——

  如果隧道的尽头不是地狱,那将是他们又一次的诞生。

  尽头?

  他们看到尽头了!

  远远的隧道彼端,有个白色的影子在晃动,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影子越来越明显,是一道白色的光——出口!

  隧道的出口!

  真像胎儿到了诞生的刹那,即将见到母体外的世界,

  “大家跟我冲啊!”

  阎兴奋的回过头,大吼一声,激动的情绪让众人都有所感染。

  一鼓作气冲出了隧道,

  上天给了他们的第二次生命...

  苏野一屁股坐在地上,拼命的喘着粗气,阳光如利剑刺入瞳孔,眩晕中他望见了东南方一座高高的尖塔。

  众人目瞪口呆。

  这是命中注定要来的地方,

  地狱的大门悄然敞开,

  荼花吐露最后的芬芳。

  苏野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着四周,隧道外是一片杂乱的丛林,还有隐约可辨的墙垣。

  一阵微风吹过树林,他仿佛听到了大海的哭泣,不由想起那一年红遍大街巷的《老人与海》。

  迷茫的眼睛跟随思念的歌声在风中上升,来到三万米的高空,

  视线变得清晰,一条清澈的河流亮起无数光芒,宛如银河坠落到神秘的谷地。

  整个世界已在脚下,巨大而封闭的盆地,如同一口古老的瓷碗,

  诺大的遗墟成为深海珍珠,放射耀眼而灵异的光。

  雨停了,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味道,

  这是哪里?

  仰起头,依然是阴暗的天空,远处的正前方山峦叠翠,渺渺烟雾升腾,像原始森林里特有的“瘴疠之气。

  几片枯叶落到苏野的脸上,他抬头看着巨大的树冠,竟遮挡了全部阳光,地面成了暗无天日的阴凉世界。

  望着袅袅升起的白烟,阎不禁砸了咂嘴,下意识揉着肚皮,仿佛在某个山脚下,好客的南海人家正为他们准备着一顿丰盛的午餐。

  “现在怎么办?”柒瞳裹了裹外套,吸溜着鼻涕。

  “先走走看吧,大家和刚才一样,保持队形。”

  苏哲嘱咐了一句率先钻入了树林,四人紧跟其后。

  四周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踩在地面落叶发出的“咯吱”声。

  “奇怪...这种地方,按理说应该有很多野味吧?”阎看着一颗大树,不停的舔着嘴巴。

  巨大的树冠像个天空飞船,上面倒挂着密密麻麻的小葫芦。

  他尝试着跳了跳,想摘下来一个。

  “你干嘛?”苏哲回过头。

  “大哥,都几个小时了,饿死了。”

  在天堂,因为光白天时间就有60个小时,所以每天至少吃5顿饭,午休两到三次。

  苏哲抬头看了眼葫芦,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可就在这时,阎猛的一跳,一把抓住了左边一处较低的枝干,用力一拽,葫芦被捧在手里。

  “当心!”

  还没来得及观察,身后的伏城突然上前,一脚踹在了阎的手上!

  葫芦飞出十好几米。

  “你干嘛?!”阎捂着手,怒目相视。

  伏城抬了抬下巴,“自己看。”

  只见地上的葫芦突然动弹了一下,原本淡黄色的外表由内向外缓缓翻转而开,露出无数只黑黢黢的爪子...

  “咦!!”柒瞳膈应的打了个哆嗦,“这...这是什么丫!”

  大部分女孩对这种脚特别多,软绵绵的动物有些天生的恐惧感。

  它像个巨大的毛毛虫,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原地转了两圈后,身子一颤,又慢慢的蜷缩起来,黑黢黢的外表刹那间又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葫芦模样。

  柒瞳抬起头,看到头顶数以百计的葫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如果没猜错...这玩意儿应该是蛊虫的一种。”苏哲神色凝重道。

  “蛊虫?这么大个?!”阎呆呆的盯着自己触摸过的手,脸色煞白。

  “现在不是普及和惊讶的时候,赶紧离开这里,鬼地方越来越不对劲了,连洛灵的蛊都出现了。”

  说完,苏哲刻不容缓的带头朝森林深处走去。

  “欸...大哥,我是真的饿...”阎撇了根树枝,一边扫打着杂草一边抱怨道。

  “你要再屁事多,就把你挂在树上。”

  “......”

  阎撇了撇嘴,突然指向不远处的一潭死水,“大哥你看那!”

  漆黑的水面犹如一个深陷的黑洞,吞噬着临目者的灵魂,白色的烟雾不断弥漫到脚上,散发出阵阵腐尸的气味。

  “这也太臭了吧,咱们绕着走。”阎捏着鼻子埋怨道。

  柒瞳表示赞同,小腿一蹬,绕过深潭。

  然而,

  正当苏野也要离开时,走在最后的伏城忽然停下了脚步,眸子死死的盯着深潭,嘴巴微张,轻轻吐了声,

  “咦......?”

  “怎么了?”前面的苏哲扭过头。

  “我再确认一下。”

  伏城没着急回答,慢慢蹲下身子,似乎对冲天的恶臭没有任何抗拒,闭上双眼,接着,紫瞳猛的睁开,几秒后,点了点头,

  “果然...”

  “怎么说?”

  伏城起身拍了拍手,“这里面藏着个灵魂。”

  “灵魂?”苏哲有些匪夷所思,连忙问,“能看清什么样么?”

  伏城点了点头,“水不深,可以看清是人的模样。”

  “人?!”

  苏哲更惊讶了,他还从未听过天堂里有什么人能生活在沼泽里。

  “不过...”伏城顿了一下,“这灵魂好像呆了很久,并没看出生物属性..”

  苏哲沉默了,看着死水一样的沼泽,猜测是不是虫子融合成人形的假象。

  这种想法停留了几秒就被自己否决了。

  他了解伏城,知道他的严谨,绝不会乱说话。

  想到这,苏哲从一旁树上撇了根树枝,试着往下探了探。

  树枝刚陷入深潭,似乎就触碰了什么东西,发出“咯吱”一声。

  “嘶!!”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苏哲站起身:“喂~你俩过来。”

  “干嘛啊大哥?!”

  “有人。”

  “人?!!”

  阎一听来了精神,屁颠屁颠折了回去。

  “在哪呢?!”

  “在下面,得拉上来。”

  “我靠!”阎嫌弃的看了眼沼泽:“这里面要是有人八成也活不了了,算了吧大哥...”

  “废话呢?”苏哲瞪了一眼。

  “想,可万一拉上来是个蛊虫咋办?”

  “老三确认过了,没跑儿,赶紧的!”

  说完风驰电掣的撇了一堆藤条递给三人。

  三兄弟和苏野站在深潭四周,将藤条慢慢的沉入水中。

  “好了吗?”

  “嗯。”

  “我这也好了!”

  “来,一,二,三,起!”

  四人奋力一拉,

  “我去...这什么情况?怎么那么沉啊!”阎憋得满脸通红,扭头兹着牙缝:“你也一起过来帮忙啊!”

  柒瞳一脸茫然的加入队伍,白皙的小手紧紧抓住藤条,轻轻一拽,

  “哗啦!”

  那玩意儿露出了一角,四四方方...

  众人回头,满脸错愕的看着柒瞳。

  “娘勒,你咋那么大力气?”阎低下头,发现刚才柒瞳那一下让自己的脚底都陷入了腐朽的黑土之中。

  柒瞳“嘿嘿”一笑,指着泥潭,

  他们看到了,

  一具棺材,

  被拖出了水面。

  “这...”

  苏野和阎面露难堪,顾不得刺鼻的气味,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苏哲却破天荒的有些兴奋,他盯着棺材,好似里头一定藏着什么宝藏一样。

  接着,他拾了片大叶子包在手上,顶住棺材的一角,使劲一推——

  “轰隆!!”

  “轰隆!!”

  时隔千年,

  他终于在这一刻,

  重见天日,

  一具…

  骷髅!

  石棺内竟躺着一具骷髅?!

  有着修长的四肢和躯干,白色的骨头保存完好,就连数十根肋骨也清晰可辨,唯一缺少的是——无头尸骨。

  是谁砍下了他的头?

  他孤独地躺在黑暗中,只剩下累累白骨,还有永不散去的灵魂。

  苏哲走到石棺的另一边,用力推动棺材盖,他想看清里面的东西,但刚才消耗太多体力,一个人已经推不动。

  伏城上来帮忙,两人共同用力,终于把盖子挪动,它轰然砸落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巨响。

  苏野赶紧把耳朵蒙起来,那声音在树林里不断回荡,宛如地狱的鬼哭狼嚎。

  “啊!!!”

  突然,阎指着苏野休息的地方,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一株大榕树盘根错节的脚下,竟然躺着一个森白的骷髅头骨!

  “我靠!!”

  苏野吓了一大跳,电打般起身,冲着骷髅头就是一脚后跟儿...

  “咔嚓!”

  头盖骨裂来一到浅浅的缝,深邃空洞的眼窝好似迸射出两道埋怨的目光…

  阎又是一声尖叫,几乎昏倒。

  看来只是一具孤独的头颅——这可怜的家伙,是谁把他的头骨扔在这里的?

  抑或根本就是被砍头的?

  或者本身就是那棺材里的?

  在骷髅的眼窝里,有榕树的根须伸出来,显然它已躺在这里很久了,几百年甚至几千年?

  在众人安静的时候,苏野突然发现,这骷髅头的嘴里,咬着一个“蓝粽子”!

  来天堂后,他的确看到了很多蓝粽子,但他始终没有触碰。

  可眼前的这个粽子,仿佛有无限的吸引力,他感觉自己中了魔怔,那种迫切想知道的欲望让他情不自禁蹲下身子。

  他伸手抓起骷髅,没想到树根紧紧缠绕着它,就好像大榕树的一部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扳出来。

  随着头骨被他连根拔起,树须和泥土不断掉下来,发出沉寂百年的呻吟。

  在暗无天日的树冠下,握着骷髅的手感也是冰凉的。

  那裂开的头盖骨里,散发出经年累月的腐烂气味,尚未脱落的牙齿间,似乎抖动着要说什么话?

  “欢...迎...光...临…”

  耳畔一声低吟,让苏野浑身打了个激灵,再猛地摇了摇头,眼前却还是沉睡的头骨。

  他仔细听着骷髅的诉说,却只能听到齿间抖动发出的“咯吱”声。

  挠挠头,苏哲将手伸进它的颚骨与下巴间的缝隙,在布满树须和碎骨头的死者牙齿间轻轻触碰,

  “啵儿”,

  时隔这么久,

  他还是碰了,

  “其实我是......八旗之子。”

  苏野一个哆嗦,又触到了某个金属物质。

  一阵阴风从地面卷来,苏哲第一次感到心头狂跳,半只手臂微微颤抖着,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那东西,顺势将它从骷髅嘴里抽了出来,

  所有活人都睁大了眼睛——

  他抓出一个黑色的金属物,

  居然是把.......

  匕首!

  一头是锋利的尖刃,另一头却雕着某种神像。

  沉睡多年的匕首依旧完好无所,可以清晰地看出形状,特别是匕首柄的雕像,是个面目狰狞的女妖,做工相当精美华丽。

  将匕首收好,苏野抱着骷髅头面色沉重的又盯了一分钟,苏哲和伏城都很诧异为什么他会对一个烂骷髅头感兴趣?

  “哎…”

  几分钟后,苏野一声哀叹,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来到苏哲身边。

  “烟、火。”

  苏哲从口袋里摸出了半包烟。

  “啪!”

  点燃香烟,

  苏野把骷髅头小心翼翼的放进棺材里,临走前,将烟放在骷髅嘴里,

  “我知道了,一路走好。”

  说完,拍拍身子,和众人离开了这片深潭。

  可谁都没有察觉,在棺材合上的那一刻,黑暗中的骷髅仿佛植入了新的生命,那沉睡千年的灵魂在吱呜的挫骨声中被唤醒,嘴角慢慢的吐出三个字...

  这三个细腻的汉字,如洞窟中的回音,在棺材中反复回荡,声音与画面如同潮水,不断折射,含混不清又急促有力,好像没有经过耳膜,径直传到远处苏野的大脑中:

  “妈.........卖.........批!”

  ..................

  “阿~~~~~嚏!”

  苏野打了个喷嚏,回头看了一眼,没多想,又继续朝前走去。

  “大哥...那骷髅...”伏城欲言又止。

  “不知道,看上去的确不是人类遗骸,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伏城点了点头,刻意放慢脚步,拉开距离低声道,“大哥...你听说过古洛米的骷髅兵么?”

  “哦?”

  苏哲抬了下眉,接着笑了笑:“我反正是没见过,听说倒是听说过。骷髅在天堂里像个试验品,虽然富有传奇色彩,可不到几百年就彻底消失了。”

  “好吧...或许是我想多了。”

  置身于无穷的绿色海洋,身边尽是参天大树,五人有些漫无目的,他们不知出口在哪,而现在,又在何方。

  忽然,

  前方十一点方向出现了一条小路,隐匿在茂盛的野草中,很难察觉。

  阎眼尖,连忙小跑过去,这条小路有两米宽,铺着稀碎的石子,可以通过行人。

  “喂!你们赶紧过来!”

  众人走进这条小路,可刚一迈脚,迎面一阵凉风,每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

  “这...这又是哪里啊?”

  抬起头,弯曲的小路由不规则的石头铺成,乍眼看,像条上山的小径,被茂密的树木覆盖着,殊不知通往哪个神仙的宅邸。

  “都到这了,往前走走吧。”苏哲撇了根树枝,一边将脚下的荨麻清开,一边前行。

  顺着小路没走多久便很快没入了绿色世界。

  走了大约一个钟头,柒瞳忽然开心起来,像是忘却了先前所有的经历,轻盈的颠着小脚走在最前面,好奇的转过身:“你们看,这里其实也挺美的,山道充满禅意,说不定是某个仙人隐居的地方!”

  阎撇了撇嘴,哼哼唧唧道:“亏你还有这份心情,我们现在怎么出去都不知道,我们被困了晓得不,一辈子就呆在这了,等着被树上的蛊虫吃掉吧!”

  “你咋那么烦人!”

  知道阎在吓唬她,柒瞳并不生气,可一想到那些黑黢黢、浑身是脚的东西,浑身就难受。

  苏哲和伏城向来不加入他们的拌嘴环节,找了块石头,坐下。

  苏哲点了根烟,长长吐了一口:“怎么样?”

  “嗯...没问题了。”

  事实上,从离开沼泽后,伏城就开始沿路做标记,他细心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每一棵树,每一块巨石,甚至天空的鸟叫都会让他停下脚步。

  这份工作原本是阎的活,可每次阎都带错路,还能找一堆理由,与其这样,不如让伏城稍稍辛苦一下。

  休息了片刻,五人继续往深出走,

  忽然,

  脚下的小路变得平缓,马上就要走到尽头?

  四周的树木开始稀疏,众人加快脚步,没走几步,视野豁然开朗,大半个山谷已匍匐在脚下。

  来不及欣赏,赫然看到身边出现了一排排平台,沿着倾斜的山坡,依次由高到低排列,在阶梯般的平台上,每一排都竖立着上成百上千个——

  墓碑!

  这是…

  山脉中的墓地?

  阴凉的山风掠过墓地,四周树木发出奇异的呼啸。

  苏野蹲下身子,仔细的瞻仰着,却发现每一块墓碑上都攥画着一张张诡异的脸?

  有些长着犄角,有些是两个脑袋,像某种变异的动物,面部狰狞,獠牙外露。

  但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他们的眼睛,从始至终都在注视着五个不速之客,仿佛在嗔怒他们,打扰了死者的安宁!

  墓地壮观又悲凉,像南方的梯田,只不过种植的不是庄稼,而是诡异的尸骨...

  五人被深深地震撼,半晌才回过神,

  可新的疑问又接踵而来,这深山老林里怎么会出现墓地?

  且数量竟如此之多?

  天堂的里犯错的人都埋在这里么?

  与此同时,内心也有了一个肯定的想法,这里存在过一个部落,或者是王国,这些墓碑都是人工而为,但他们人呢?

  那陨落的王国在何方,恐惧冲击着每个人的内心。

  每一个坟墓都用砖头砌成半圆状,有的圆冢后还围着半圈砖墙,这是南方富裕人家的“靠背椅”式坟墓。

  难以用语言来形容这幕场景,壮观抑或悲凉诡异还是沧桑!

  他们原本在浓荫蔽天的山道上,却一下子进入墓地,毫无阻挡地面对天空,直接俯瞰下面的山谷——这不正是为埋葬于此的死者们设计的环境吗?

  苏哲弹了弹烟灰,打破了恐惧的沉默:

  “有生便有死,每个地方都有墓地,只不过这里是狭窄的盆地,人们只能把墓地建在山上。许多地方都是如此。从风水学上说,这也是一个背靠莽莽群山,面朝繁华盆地的好去处。

  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在天堂里见到墓地,真是深有感触啊...”

  伏城扫了眼墓地,鼻子轻轻一嗅,警觉道:“快走,再待下去会出事!”

  众人一听,心里一咯噔,连忙起步离开了这半山孤坟,又折回了那条山间小径,继续朝上走去。

  没有人质疑伏城说的话,

  左眼看人,右眼看魂,

  他看到了什么?

  走在路上,苏野忽然明白开凿这条险道的用意,或许正是后人来祭奠那些葬尸的专属道路吧...

  又过了大约半个钟头,山道变得陡峭起来,脚下的石径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杂草,狭窄小路仅容单人通行。

  雨后的泥土有些湿滑,苏哲时不时提醒大家小心一些,茂密的树枝横在路上,拦住去路,打头的他必须要拗断树枝才能前进。

  一些奇怪的鸟鸣自深山中突兀响起,宛如某个少女的尖叫,听得阎心惊肉跳。

  “又怎么了?”苏哲回头看了一眼。

  阎脸一红,扭了扭身子:“我...我能有什么事!”

  说完挺了挺胸脯,“我来带路!”

  可就在他与苏哲擦肩而过时,

  安静的密林里,望不到尽头的树叶,开始微微晃动,伴随一阵“沙沙”的声响……

  那是什么!!

  苏野瞪大了眼睛,

  刹那间,

  空气凝固!

  心跳,心跳,心跳,心跳,心跳!

  五颗心的跳动几乎同时加快,肾上腺素疾速分泌,迅速遍布全身每一根血管。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到处刺眼的绿,但那感觉真真切切——墓地就在脚下数百米外,而他们,刚刚打扰了死者们的安眠。

  上空突然传来一阵风声,苏野只感到头皮迅速发麻,并在四分之一秒内仰起了头。

  那个……

  终于来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