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至尊 第66章 于心不忍

小说:超凡至尊 作者:维维0753 更新时间:2020-10-06 21:14: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家族已然叛变,那些不好的记忆就让它消失吧!”孙楚哀哀叹了口气,便背着身后之人,一步步地朝着碟之森林外部冲去。

  在他的眼中,他的父亲才是他的唯一。

  如果没了,他的一生便会陷入阴影,无法自拔,自甘堕落。

  所以,以大局为重,这才是他目前心中的主要想法。

  “燕池兄!!”两人刚准备离开山洞,欧阳毅却从他们身后的密林深处飞速掠来,脸上挂着莫名兴奋的神色,仿佛目睹了什么骇人的事情一般。

  “怎么样了?”燕池苏瑜最关心的便是猎豹和炼血堂的具体之地,这才连忙问道。

  “燕池兄,你就放心吧,他们的住处我已经打探清楚了,现在就等我们去捡个天大的便宜,嘿嘿嘿。”欧阳毅无比激动,声音都显得有些颤抖。

  的确,欧阳毅这般模样,倒也是一件足以震撼的事情。

  毕竟,燕池苏瑜也很少见到欧阳毅有过这般模样。

  所以,他见到的东西,必然是珍贵无比的存在。

  “什么便宜?”燕池苏瑜追问。

  “嘿嘿,燕池兄,魑魅妖君的洞府可不是外面的那个。我在里面发现了他真正的洞府,里面藏有各种资源。”

  “不仅如此,我还将麒麟角兽给放了出来,让它吃了个饱。”

  “燕池兄,你也可以将小白放出来,绝对管饱!!”欧阳毅说了好半天,仿佛都能够手舞足蹈了。

  “燕池兄,我的任务也差不多完成了,就先走一步了。当然,你们若是想要找我,完全可以回到风花古城,”

  “这一段时间,我与父亲估计会在风花古城逗留一阵子,先避避风头。等风波过了,燕池兄若是有什么交代的,我孙某必当竭尽全力!!”孙楚的声音充满了坚定决然的意味儿,神情不容所动。

  “那么,我们便在此别过!对了,还有一事我必须得管管,绝不能让这么一个清洁之身遭到魑魅妖君的侵辱。”燕池苏瑜细细说道。

  的确,他不能容许这种事情在他的眼中发生,只好尽全力敌方。

  “燕池兄,何必如此?她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之间也再无可能。为了救她,殒命其中值吗?”孙楚渐渐恢复了理智,说道。

  他的心中亦不能忍,但,他必须狠下心来。

  不然的话,他父亲这么多年受到的耻辱就白白承受了。

  “你们在说什么,我咋听不懂?”欧阳毅一脸懵。

  “只是有一事未曾解决。”燕池苏瑜回应,脸上惨白一片。

  “孙兄还是尽快离开吧,孙家之人估计很快就能找到这里。”燕池苏瑜用着平淡的声音说道。

  说其实,燕池苏瑜只是为了救下女子而已,单纯的一个想法罢了。

  “燕池兄,保重!”孙楚撇下了一句话,便飞奔而出,没有丝毫的优柔寡断。

  他知道,如果现在不趁早离开,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了。

  “燕池兄,这……”欧阳毅依旧有些茫然。

  听着两人交流,欧阳毅只感觉有些无法融入这个话题。

  “那些资源就交给你了,女子由我来救!”燕池苏瑜召唤出了小白,轻轻看了一眼欧阳毅,说道。

  小白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变化,大片的白色毛发已经变成了火红的颜色,霸气侧漏。

  听到了燕池苏瑜的声音,欧阳毅有些错愕。

  “燕池兄啊,里面可是好东西,我们干脆还是两个人去得了。再说了,你为了救一个与你毫无瓜葛的人,一点都不值啊!”欧阳毅撇撇嘴,抱怨道。

  “既然已经找到了具体方位,你尽快回到风花古城,将这里的一切告知于城主。只要他来了,猎豹和血泯必然会遭到绝对的重创。”燕池苏瑜忽地绕了个弯,说道。

  这是他的决定,不能将身边的人给拖进水中。

  再说了,欧阳毅已经与他出生入死这么久了,这次绝不能再让他与自己冒着个险了。

  “燕池兄,我看还是算了,我们不如一起,说不准还能救了她。”欧阳毅自然知道燕池苏瑜心中的想法,当下便彻底揭穿,没有任何的迟疑可言。

  “赶快走!”燕池苏瑜急不可耐,语气变得特别阴冷。

  这个时候,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等待着他们进行选择。

  所以,必须得尽快做出选择,以免遇到不测。

  “燕池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这次必然十分凶险,如果你不带上我,我便留在这里不走了!”欧阳毅竟耍起了孩子气,作势准备抱住燕池苏瑜的大腿。

  “没办法的事。”燕池苏瑜苦涩一笑,九幽术悄然侵入欧阳毅的体内。

  “嗡嗡……”一阵颤动传来,欧阳毅脑中一阵嗡鸣。

  “燕池……”声音还未喊出来,欧阳毅便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欧阳兄,这次太过危险了,还是让小白带着你离开吧!”燕池苏瑜用着较为柔和的声音说道。

  小白听得懂燕池苏瑜的意思,眸子深处也透露出了些许的不舍和依恋。

  虽然他们相处并无多久,但至多至少也经历过了大起大落,感情自然没法说。

  “小白,带着他离开碟之森林,尽全力奔回风花古城城主府!”燕池苏瑜下了命令,狠狠说道。

  小白虽然心中极为不舍,但还是应允了。

  随后,驮着欧阳毅,小白身上升起了浓浓的流光,飞一般的朝着外界冲去。

  “咻咻!”下一刻,燕池苏瑜骤然加速,身体也冲进了山洞。

  “不……不要过来,不然我杀了你!!”女子捂住胸口,满脸无助的说道。

  她的心中极为失落,过激的思绪也在脑海中极速滋生。

  她恨孙楚的决绝,也恨自己的父亲。

  如果家族并无矛盾,她和孙楚之间的关系也绝不会发展到这般地步。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即使后悔,又有何用?

  “哈哈哈,你以为那两个吓破了胆的小子会来救你?”魑魅妖君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在他的眼中看来,燕池苏瑜和孙楚只是两只蚊子罢了。

  想要灭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

  所以,他才敢这般从容自若,不慌不忙。

  在这里,甚至整个风花古城,他才是唯一的王者。

  只要有人敢打断他的计划,必须受到死亡的惩罚!

  魑魅妖君猛地凑近女子,一把抓住了她的衣襟,开始了撕扯。

  “不……”女子发出了痛苦的声音,凄惨荒凉,像是死亡前的挣扎。

  受到了这般羞辱,她恨不得咬舌自尽。

  只可是,心愿为了。她不能这么做,也不敢这么做。

  再者,以她的实力来看,根本无法进行还击,甚至对魑魅妖君没有丝毫的影响。

  以这种状态来看,她只有认命……

  “让我尝尝鲜美的味道,哈哈哈。”魑魅妖君用力一扯,雪白的肌肤袒露而出,一片雪白展现眼前。

  “卑鄙下流!!”魑魅妖君正准备行事之时,燕池苏瑜的身影已经冲了进来。

  “你敢坏我好事?!”魑魅妖君猛地大怒,身上散发出了浓浓的杀意。

  本来,他打算慢慢和这个蝼蚁玩玩。

  结果,他却一次次的挑战他的底线,还一次次的毁坏他的计划。

  对于这种人,只有杀了才是最好的选择。

  女子也是有些错愕,她也没有想到,眼前的青年竟敢孤身一人救她!

  而且,这人还是与孙楚同往……

  渐渐,泪水划过脸颊,湿润而凄楚。

  “楚哥哥并未来,他终究还是……”女子呢喃细语,脸上只有悲痛欲绝的神情,让人看不清她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死!”魑魅妖君的身体已经冲了过来,强烈的拳风重重逼近。

  燕池苏瑜感觉身体坠入了冰窖一般,心都凉了半截。

  这般实力的人,他又如何抵挡得了?

  这不是自寻死路么?

  燕池苏瑜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轰轰!”虽然明知自己不是魑魅妖君的对手,但燕池苏瑜并无任何退缩之意。

  总不可能傻傻地站在原地,任由魑魅妖君进行单方面的屠杀吧?

  “无敌金身!”燕池苏瑜轻喝了一声,身上瞬间泛起了璀璨的金光。

  经过了这么一段时间,燕池苏瑜的无敌金身已经得到了莫大强化。

  同等境界之内,一般人根本无法击破他的金身。

  即使差了一个巨大境界,也能护住心脉,余留一命。

  只有使用无敌金身,再配合强有力的一击,或许还能稍稍抵挡片刻。

  不然的话,带给燕池苏瑜的只有死路一条。

  “嘭嘭!”怒火攻心,魑魅妖君的这一拳威力已经无限接近地练气的强者了。

  一拳犹如奔泻不止的长河,化为了一股汹涌的长虹,逐渐在燕池苏瑜的眼前放大,裹挟着弑杀逼人的气息。

  “轰!”最终,一拳不偏不移地轰在了燕池苏瑜的金身之上。

  “咔咔……”瞬间,金身土崩瓦解,化为了无数的流光,就这么消散于天地之中。

  余威不绝,续又逼来。

  “破!!”燕池苏瑜大喝了一声,强忍四肢百骸传来的疼痛,用尽全力轰出了一掌。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