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至尊 第81章 此毒难解

小说:超凡至尊 作者:维维0753 更新时间:2020-10-06 21:14: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消息?”燕池苏瑜有些错愕,什么消息还得用人传达?

  “凌雅潇不久前已经离开了阳天城,回到了落日国,应该给你留了信。”楼兰溪淡淡说道。

  离开了么?

  分开了数月之久,难道连一面都无法见到吗?

  说实在的,听到了这个消息,燕池苏瑜感觉挺突然的,也挺失落。

  一个告别,竟然是这种传达的方式。

  “凌姐,用不了多久,我便会寻你!”

  匆匆告别了楼兰溪之后,燕池苏瑜和欧阳毅便回到了燕池家。

  眼下,他们最紧要的事情便是救活克澜院长,找到体内隐藏的毒,再顺着源头配出解药。

  而且,他们现在只有三天的时间。

  如果超了时,克澜院长保不了可能会受到剜心之痛。

  燕池家大院一如往日,冷寂且又萧索,荒凉的气息不断袭来,如同狂风暴雨侵蚀着晚来之人。

  这么多年,终还是过去了。

  既然已经得知了凌雅潇离去的消息,燕池苏瑜心中已然有了底,心中较为平静地走进了自己居住的房间。

  果然,桌面上放着一张信。

  古朴泛黄的纸沾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四周蛛网密布,看起来像是落败了多久的住所。

  信上所说,大致都是告别之类的话,主要还是提及了她的另外一个身份:炎凤宗宗主之女。

  “终究还是回去了……”燕池苏瑜哀哀叹了口气,觉得心中隐隐有些烦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燕池兄,不就是走了嘛?不用担心的,你要是找她的话,我肯定会随你一同寻去,保证能够找到,嘿嘿。”

  欧阳毅这个时候从院外缓缓走了进来,自是看到了燕池苏瑜神色之中的惆怅和无奈。

  “嗯。”燕池苏瑜没什么好说的,只好轻轻回应了一声,看起来还真有点伤心难过的样子。

  “对了,我们还是尽快处理正事吧。”忽地想到了病入膏肓的克澜院长,燕池苏瑜眼中的伤心渐渐化为了浓浓的忧虑。

  的确,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只能趁着这几天的时间来找到克澜院长体内中的到底是何种剧毒,亦或是毒素的来源。

  “燕池兄,你不觉得这事太诡异了嘛?”

  欧阳毅心中略为忐忑,面色倏地一变,说道。

  欧阳毅这么一说,燕池苏瑜的疑心也逐渐升了起来。

  “克澜院长的实力再怎么弱,也有人练气后期的实力,应该没有人能够轻而易举的给他下毒,而且还是不知不觉之中。这么说的话,下毒之人的实力必然在人练气之上。”

  燕池苏瑜开始了揣测,神色有些凝重。

  “嗯,我也这么觉得,一定有人在暗地里搞鬼。”欧阳毅附和了一声,眼中只有思考的神采,仿佛在想着什么惊天的大事一般。

  “按理说,克澜院长并没有什么仇人,也没有什么宝物,应该不会引来这般毒手吧?”欧阳毅似是想到了什么,问道。

  “或许有人想要执掌整个学院呢?”笑了笑,燕池苏瑜猜测道。

  “不会吧?学院也并不值钱,也没什么值得关注入目的,应该没有会为了这而杀害克澜院长吧?”显然,欧阳毅有些不太相信。

  “先不想这些问题了,我们还是尽快查探清楚克澜院长中的是什么毒吧。”随后,两人寻找了阳天城内各地的药铺,向一些口碑极好的药师询问了一番。

  饶是这样,他们依旧未能找到克澜院长目前到底中的是何种之毒。

  看来,这普通的药师已经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了。

  他们也只能再次前往紫金阁了。

  自从燕池苏瑜将玲珑塔交给了楼兰溪之后,守在楼阁之外的女子一见到两人,便毕恭毕敬地让开了道,诚然地将让人请了进去。

  果然,给了楼兰溪的恩,回报看起来也还不错嘛。

  欧阳毅倒也大大咧咧,三步并一步走,飞速跨进了楼阁之内。

  时而,楼阁内还发出了“咚咚”的声音,听得众多女子心中一阵烦躁,恨不得扒了欧阳毅的皮。

  只可惜,这两人是阁主再三嘱咐的人,她们可不敢忤逆了阁主所立下的令。

  “两位请,阁主就在房内。”来到了门口,一位姿色出众的女子轻轻说道,艳波流转,还挂着淡淡的恬笑。

  推开了门,燕池苏瑜果然看到了楼兰溪。

  只见,她静静坐在桌旁,不断摩挲着手中的书籍,看起来还挺专注。

  “嘿嘿,妹子,你为了打探清楚克澜院长的病情,还真是费了一番心啊!”欧阳毅调侃一笑,随意说道。

  楼兰溪倒也不在意,只是抬眼看了两人一眼,随意说了一声,“坐!”

  燕池苏瑜和欧阳毅也没什么好扭捏的,一屁股便坐了下来,欧阳毅还拿起了桌面上的茶杯,一股脑地将其中的茶水喝得干干净净。

  “楼阁主,克澜院长中的是什么毒,可有思绪了?”燕池苏瑜心中有些急切,问道。

  之所以到这里来,就是为了从楼兰溪的口中查探出一些重要的信息。

  毕竟,燕池苏瑜和欧阳毅已经竭尽所能。

  不仅无法找到思路和来源,更是费了全身的精力,依旧无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克澜院长中的是七星海棠的毒。”楼兰溪淡淡回应了一声。

  仔细一看,可以看到她眼中升起了一抹微不可见的无奈。

  七星海棠?

  听到了这个名字后,燕池苏瑜和欧阳毅俱是一惊。

  这个答案实在太过震撼人心了。

  再者,七星海棠不是没毒的嘛,怎么一下就成了剧毒之物?

  “妹子啊,别以为我们见识少,你就能骗我们了!天下谁不知道七星海棠只是普通的药物,哪里是什么毒药?”欧阳毅有些不解,矫正道。

  在他的眼中看来,楼兰溪是张口胡说,说的都是一些普遍得不能再普遍的常识性问题。

  “七星海棠虽不是剧毒,但它的药性却极为猛烈,时常服用之人,会在体内留下少量的毒素。而克澜院长所中的七星海棠,则是经过各种毒药的淬炼和发酵,这才有了不可解这么一说。”

  楼兰溪神色依旧平静,并没有因为欧阳毅的一番话而产生动怒的心情。

  这么一看,楼兰溪的变化还真是有点大了。

  “也有这种可能。七星海棠并不是毒药,所以,我们配制起来格外困难。”

  “按另一种思路想的话,下毒之人必然已经料定了我们不可能找到一种无毒之物的解药,所以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使用七星海棠。”燕池苏瑜捏着下巴,脑海的思绪随之而来。

  “燕池兄,那……那这个是谁呢?”有了楼兰溪的分析之后,燕池苏瑜和欧阳毅的思路也得到了些许的开阔。

  至少他们知道了克澜院长被人下了七星海棠。

  虽然这个答案并没有多么大的作用,但也给了燕池苏瑜和欧阳毅些许线索。

  离开了紫金阁之后,燕池苏瑜便径直前往了阳天学院。

  这一阵子,燕池苏瑜和欧阳毅差不多都是在阳天学院和紫金阁来回折腾,单纯为了替克澜院长寻得下毒之人。

  克澜院长依旧是一副虚弱的模样,呼吸困难,神情恍惚,看起来像是模糊不清的状态。

  “克澜院长,你醒醒,我想问问你一些情况。”

  燕池苏瑜此刻已经来到了克澜院长居住的房间之内,眼神有些担忧的注视着一个花甲的老人。

  欧阳毅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讷讷地看着,眼中有说不清的思绪翻涌而出。

  “咳咳!你……你们来了,恐怕我撑不了多久了。”睁开眼的克澜院长,此刻无精打采,远比先前还要消瘦得多。

  而今日,也正是毒素爆发的最后一天。

  今日一过,克澜院长很有可能……

  想到了这里,燕池苏瑜的心中愈发沉重,像是沉了一块千斤巨石,压得他喘不过气。

  “克澜院长,您可千万别这么说!你得相信我们,我们一定能给你找到解药,也一定能够揪出下毒之人,然后将他给你抓来,任由处置。”欧阳毅站了出来,挺直了腰板,信誓旦旦地说道。

  看到欧阳毅这般模样,燕池苏瑜也是不由自主地笑了笑。

  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阳天学院的学员,救下克澜院长,也算是他们的一个回报。

  “呵呵,让你们费心了!”克澜院长艰难地吐出了几个字,再将目光从欧阳毅的身上移到了燕池苏瑜的身上。

  “小家伙,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我现在还能回答。”克澜院长双眼眯成了一条缝,艰难笑道。

  “院长,你清楚阳天学院内近来发生了什么异常的状态的吗?”

  “换一种说法,阳天学院有没有可疑的人,或者与你有过来往。”

  怕克澜院长无法理解,燕池苏瑜说得极为详细。

  “咳咳,这我倒是不清楚。不过,上一届上品班毕业的学员,曾有一个学员找过我。”

  “我还记得呢,那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做事虽有些蛮横,但天赋却不弱于任何一个学员。”

  “而且,他还向我问过好,经常从我这里打探你的消息。”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