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六十六章:棘手了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6-25 23:36: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第266章棘手了

  温桃蹊又拨开了她的手,努努嘴,叫她坐回去。

  胡盈袖倒难得的极听话,撒开手就回去又坐好了,两只手交叠着放在圆桌上,直勾勾的盯着她,一脸的迫不及待。

  温桃蹊突然就优点而后悔了。

  找胡盈袖帮忙,她也是病急乱投医,疯了吧。

  可都已经把人找出来了,总不能说没事儿,你回去吧,那不是耍着人家玩儿吗?

  胡盈袖可不是个软绵绵的性子,一会儿再跟她闹起来,她才招架不住呢。

  于是她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慢慢的说给了胡盈袖听:“我也是没了法子的,林姐姐更是六神无主,平日里那样聪慧的一个人,如今彻底没了主意,竟全要靠我素日不够聪明的帮她来拿主意。

  我思来想去,这个法子,其实不错,对谁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唯一麻烦的,就是你们家……”

  她抿了抿唇:“这事儿得要你父兄费心思的,得想法子说服了林老爷,至少得叫林老爷动心,同林家太太打这场擂台,将姐姐的婚事拖上一拖。”

  胡盈袖呆呆愣愣的,倒像是没听明白似的,好半天都没吱一声。

  温桃蹊拿不准她到底是没听明白,还是听懂了但不太愿意帮忙。

  毕竟这事儿对胡家没什么损失,却也没什么好处的。

  温桃蹊又拨开了她的手,努努嘴,叫她坐回去。

  胡盈袖倒难得的极听话,撒开手就回去又坐好了,两只手交叠着放在圆桌上,直勾勾的盯着她,一脸的迫不及待。

  温桃蹊突然就优点而后悔了。

  找胡盈袖帮忙,她也是病急乱投医,疯了吧。

  可都已经把人找出来了,总不能说没事儿,你回去吧,那不是耍着人家玩儿吗?

  胡盈袖可不是个软绵绵的性子,一会儿再跟她闹起来,她才招架不住呢。

  于是她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慢慢的说给了胡盈袖听:“我也是没了法子的,林姐姐更是六神无主,平日里那样聪慧的一个人,如今彻底没了主意,竟全要靠我素日不够聪明的帮她来拿主意。

  我思来想去,这个法子,其实不错,对谁都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唯一麻烦的,就是你们家……”

  她抿了抿唇:“这事儿得要你父兄费心思的,得想法子说服了林老爷,至少得叫林老爷动心,同林家太太打这场擂台,将姐姐的婚事拖上一拖。”

  胡盈袖呆呆愣愣的,倒像是没听明白似的,好半天都没吱一声。

  温桃蹊拿不准她到底是没听明白,还是听懂了但不太愿意帮忙。

  毕竟这事儿对胡家没什么损失,却也没什么好处的。

  这天底下,出力不讨好的事儿,谁肯干啊?

  不过仔细说来,这算是卖了林蘅和谢喻白一个天大的人情,多早晚谢喻白都得铭记着胡家的这份儿恩情。

  就是这话不好说出口的。

  不然人家真的答应帮忙了,倒也成了是贪图谢喻白的一份儿人情,指望着将来攀上谢喻白,更上一层楼呢。

  把这话说了,保不齐人家原本想帮忙的心,也淡下去了。

  但胡盈袖这吃不准的态度,实在叫她有些急,她面色一紧:“盈袖,你要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咱们慢慢商量,你别……”

  “啪——”

  胡盈袖这反应和态度,跟她那会儿听说林家母子坑害林蘅,简直如出一辙。

  因往来的多了,知道胡盈袖是个热心肠的女孩儿,温桃蹊反倒松了口气。

  胡盈袖肃容怒目:“天底下竟还有这样的人家,还有这样的父母!我真是开了眼了!”

  “你别喊啊,这是在外头,姐姐心情不好,我也不敢把你叫去家里,不想惊动了她,你再喊,一会儿给外人听见了,你负责吗?”

  温桃蹊稍欠了欠身子,扯了扯她的袖口:“快点坐下啦。”

  公众场合,的确不合适。

  可胡盈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我是一直都知道,林家人对林蘅姐姐从来都淡淡的,就是面儿上维持着,我们姑娘家一处的时候,林薰和林萦姐妹两个,连明面儿上的平和都懒得去维持,可我实在是没想到——”

  她还是怒气冲冲的:“谢二公子那样好的人品模样,他一心对林蘅姐姐的,先前到杭州,亲自登门去拜访,还带了那么多的东西,前两日我们去崔家赴宴,太太们席面上说起这些闲事儿,林家太太得意的不得了,简直要拿鼻子去看人了,合着借着谢二公子的名头去得意,逞威风,一扭头却又要把林蘅姐姐许给旁人家?”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更从未听过这样的事儿。

  放在他们着的人家,若不是私下里已经默许过,两家人一处商量过,那借一借人家的名头,人前逞个威风,倒也算了。

  可这八字没一撇呢,甚至根本没打算成全人家的心思呢,就这样?

  更何况……

  “那楚家真这样不堪?”

  温桃蹊小脸儿一黑:“是姐姐同我说的,姐姐的性情脾气你知道,她又不会扯谎的人,既这么说了,自然一定是这样的。”

  这种混账东西,如何能与谢喻白相提并论?他去给谢喻白提鞋都不配!

  她是个热血的人,遇上这种事情,她当然愿意帮忙!

  可就是……

  胡盈袖小嘴一抿,神叨叨的,欸了声:“你怎么不找我表哥?”

  她搬着自己身下的凳子,长长的腿儿蹬蹬蹬的踩着,小碎步轻快的很,就挪到了温桃蹊身边儿去。

  她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了起来。

  吵架了吧?

  真的闹别扭了?

  表哥跟个忠犬似的,一天到晚小姑娘长,小姑娘短,连她这个表妹都往后放去了,还能跟温桃蹊闹别扭啊?

  温桃蹊一脸的警惕和防备,身子就往后躲:“干什么?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找你表哥?”

  胡盈袖对抄着手:“不是啊,你不是跟我表哥挨着住吗?而且表哥比我说话可有分量,你要干这事儿,去跟我表哥说,他替你出面,不比你来找我强呀?”

  她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还晓得她虽是胡家的嫡姑娘,又一向最得宠,可大事儿上,她没有话语权,还不如陆景明一个表少爷呢。

  这天底下,出力不讨好的事儿,谁肯干啊?

  不过仔细说来,这算是卖了林蘅和谢喻白一个天大的人情,多早晚谢喻白都得铭记着胡家的这份儿恩情。

  就是这话不好说出口的。

  不然人家真的答应帮忙了,倒也成了是贪图谢喻白的一份儿人情,指望着将来攀上谢喻白,更上一层楼呢。

  把这话说了,保不齐人家原本想帮忙的心,也淡下去了。

  但胡盈袖这吃不准的态度,实在叫她有些急,她面色一紧:“盈袖,你要是有什么为难之处,咱们慢慢商量,你别……”

  “啪——”

  胡盈袖这反应和态度,跟她那会儿听说林家母子坑害林蘅,简直如出一辙。

  因往来的多了,知道胡盈袖是个热心肠的女孩儿,温桃蹊反倒松了口气。

  胡盈袖肃容怒目:“天底下竟还有这样的人家,还有这样的父母!我真是开了眼了!”

  “你别喊啊,这是在外头,姐姐心情不好,我也不敢把你叫去家里,不想惊动了她,你再喊,一会儿给外人听见了,你负责吗?”

  温桃蹊稍欠了欠身子,扯了扯她的袖口:“快点坐下啦。”

  公众场合,的确不合适。

  可胡盈袖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

  “我是一直都知道,林家人对林蘅姐姐从来都淡淡的,就是面儿上维持着,我们姑娘家一处的时候,林薰和林萦姐妹两个,连明面儿上的平和都懒得去维持,可我实在是没想到——”

  她还是怒气冲冲的:“谢二公子那样好的人品模样,他一心对林蘅姐姐的,先前到杭州,亲自登门去拜访,还带了那么多的东西,前两日我们去崔家赴宴,太太们席面上说起这些闲事儿,林家太太得意的不得了,简直要拿鼻子去看人了,合着借着谢二公子的名头去得意,逞威风,一扭头却又要把林蘅姐姐许给旁人家?”

  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更从未听过这样的事儿。

  放在他们着的人家,若不是私下里已经默许过,两家人一处商量过,那借一借人家的名头,人前逞个威风,倒也算了。

  可这八字没一撇呢,甚至根本没打算成全人家的心思呢,就这样?

  更何况……

  “那楚家真这样不堪?”

  温桃蹊小脸儿一黑:“是姐姐同我说的,姐姐的性情脾气你知道,她又不会扯谎的人,既这么说了,自然一定是这样的。”

  这种混账东西,如何能与谢喻白相提并论?他去给谢喻白提鞋都不配!

  她是个热血的人,遇上这种事情,她当然愿意帮忙!

  可就是……

  胡盈袖小嘴一抿,神叨叨的,欸了声:“你怎么不找我表哥?”

  她搬着自己身下的凳子,长长的腿儿蹬蹬蹬的踩着,小碎步轻快的很,就挪到了温桃蹊身边儿去。

  她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了起来。

  吵架了吧?

  真的闹别扭了?

  表哥跟个忠犬似的,一天到晚小姑娘长,小姑娘短,连她这个表妹都往后放去了,还能跟温桃蹊闹别扭啊?

  温桃蹊一脸的警惕和防备,身子就往后躲:“干什么?我为什么一定要去找你表哥?”

  胡盈袖对抄着手:“不是啊,你不是跟我表哥挨着住吗?而且表哥比我说话可有分量,你要干这事儿,去跟我表哥说,他替你出面,不比你来找我强呀?”

  她还挺有自知之明的。

  还晓得她虽是胡家的嫡姑娘,又一向最得宠,可大事儿上,她没有话语权,还不如陆景明一个表少爷呢。

  她笑嘻嘻的上手去推了胡盈袖一把,动作倒不大,就是小姑娘家的玩闹打趣:“你对自己的看法,叫我刮目相看。”

  她挤兑人!

  胡盈袖板起脸来:“温桃桃,你是在求我办事儿!你再挤兑我,我可走了!”

  得,这个人,真有意思。

  刚才急着听八卦,想知道她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能求到她的跟前去,撒娇挽留不叫她走。

  这会儿知道了,把故事全听完了,腰杆子一挺,又成个人物了!

  “那你走吧,大不了我再想别的办法。”

  胡盈袖哼一声:“又不吃我这一套,你们现在可真是太讨厌了。”

  你们?

  她这个你们……大概是说她和陆景明吧?

  但干什么扯上她呀?

  温桃蹊不想跟她胡闹:“别闹了,这是很要紧的正经事呢,我先跟你说这个,你点头,同意了,回头我好让你表哥给谢喻白写信。”

  胡盈袖面皮一紧:“你先给谢喻白写信吧,我是一定帮忙的,回了家去同我父亲说,我也尽力去说服我父兄,但我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

  她底气有些不足,又做了那一派神神叨叨的模样,声儿也压低了些:“我二哥哥有了心上人的,这事儿就我跟我大哥知道,他看上了安平柳家的四姑娘,这不是一直还没想好怎么跟我爹娘开口。”

  那这事儿就有些棘手了。

  温桃蹊心下一沉:“有了心上人,要是答应帮忙,回头叫人家柳家姑娘知道,给柳家人知道,你二哥哥曾经向林家提过亲,还是跟楚家争一个姑娘,这……”

  这也太难看了吧?

  胡家纵有万贯家财,难道人家安平柳家就眼皮子那样浅,稀罕这些了?人家自己家里的女孩儿,不照样是锦衣玉食养大的,又不见得就比胡家有什么不如。

  好嘛,求娶林蘅不成,退而求其次的找上柳家,不知道则算了,倘或知道了,能答应才怪!

  非但不答应,怕还要将上门提亲的打出门去,从此再不与胡家来往的。

  那这事儿是难办了。

  对胡家来说,就不是没什么损害与坏处了。

  温桃蹊小脸儿蒙上一层灰白色:“那要不然……你们家别的房的哥哥们呢?”

  她对胡家真不怎么了解,所以对他们家里情况说是一概不知都不为过,就知道胡盈袖的大哥定了亲,她二哥如今也是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但还没有说定,刚好适合干这事儿。

  谁知道胡盈袖又说出这样的内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