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八十五章:我是真的很累了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7-22 01:59: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285章我是真的很累了

  从林家离开的时候,齐明远夫妇两个整整带走了三大车的东西,满满当当的,另还有小厮抬了十二口红木箱子,全都是林蘅的东西。

  徐月如没给张氏留脸面,再加上周夫人一心向着她,也瞧不上张氏素日里的做派,彼时在宁溪院中,她支使了丫头收拾东西,又一样样的全要过目,到后来,稍有不好的,当着张氏的面儿便毁了,余下的,才收进箱子去,打包规整,一并带走。

  而至于张氏这些年来克扣的生辰之礼,徐月如就更是不放过,那真是站在小院儿里,手上拿着林蘅记下的账本,一样一样的比对,那做派,倒像是张氏会扣下个一件两件,从中间捞好处似的。

  等送走了人,张氏才彻底的黑了脸下来,一侧目,发现林志鸿面色也一样。

  可先前在正堂屋时,他分明……

  张氏纵有一肚子的火气,此刻竟莫名不敢朝着林志鸿发泄了。

  林志鸿观她面色,见她犹豫,那口气才舒缓了些,一挑眉,转而问她:“你又想说什么?”

  一个又字,把张氏心里的那点儿火,直接拱起来。

  站在府门口呢,林志鸿冷笑一声:“你这些天,撒野也撒的够了,老话说人前教子,人后教妻,刚才当着那么多人,我给你留足了面子,现下无人,你别把我惹急了!”

  他大概是真的豁出去了,今次……

  张氏深吸口气:“半辈子的夫妻,走到今天,我是你的结发妻,林志鸿,你就这么对我?”

  “我如何对你了?”

  林志鸿倒笑了:“打从一开始,不就该怪你?我当年把蘅儿抱回来,自知亏欠你良多,数年来,你要做什么,我不纵着你?可你是怎么对蘅儿的?到如今,她哥哥找上门,还是这样的靠山,你惹得起吗?林家惹得起吗?我倒是想跟齐明远撕破脸,我倒是不想叫他把我女儿带走,可人家有备而来,今天能请了知府大人来,明日说不得就能请了枢密使大人到杭州!”

  他咬牙切齿:“都是你干的好事!”

  张氏登时倒吸口凉气,反手指着自己,怒急反笑,却清清冷冷的:“怪我?林志鸿,你自己作孽,你怪我?”

  林志鸿眸色一暗:“这十五年,你对蘅儿从来不好,我说没说过半句话?就连母亲,心疼蘅儿,却也从不与你翻脸说一句重话的!”

  他声儿拔高了,也尖锐起来:“你拿着这件事,辖制了我十五年,在家里嚣张跋扈,在外面也是从不收敛,人家便把你所做的事,全都算在林家头上,算在我和大郎身上,我们又可曾埋怨过你半句?”

  他接二连三的质问,果然问的张氏哑口无。

  林志鸿见她闭了嘴,却越发生气起来。

  人大抵都是这样的。

  他忍了十五年,一朝爆发,心中多年的积怨,总是要尽数发泄出来的。

  他退了三五步,离张氏远了些:“十五年,我纵容你,却纵出今天的祸端来!”

  他说祸端,张氏猛地眉心一跳。

  她突然想起来大郎说过的——别害了林家。

  她怎么会呢?

  “哪里就有你说的那样厉害……”

  “你给我闭嘴!”林志鸿又将音调拔高了,“原都是你自己贪心不足所致,你若肯知足,晓得一家人都在迁就你,待蘅儿,大面儿上过得去,哪里会有今天的事?

  你当那是什么人?

  齐明远和徐月如,随便哪一个,攀上了,对林氏一族,都是一辈子的助益!如今什么都没了,反倒结下仇来!”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人家夫妇两个,什么样的出身,什么样的门第,什么样的前途,拉扯你?拉扯林家?林志鸿,你是今儿气糊涂了,还是打根儿上就没睡醒过?”

  张氏十几年没听过重话的,叫林志鸿的做派和他那些话,一时震住了而已。

  这会儿醒过味儿来,便想着,林志鸿实在是卑鄙的!

  打从一开始,这分明就是他做下的一桩错事,如今闹成这样子,他倒是想着把一切责任往外推,全都推给她?

  真是笑话。

  张氏叉着腰,俨然一副泼妇做派:“你也甭打量着我是个好糊弄的傻子,你也晓得咱们一家人待林蘅都是不好的,却偏算我一个人的不是?你倒有脸说我是个贪心的,自己做过的事,想是自己全忘了吧?”

  她讥讽着,显然早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哪里还惦记着,这是府门口。

  门上当值的小厮好奇,可谁也不敢探头去看,更不敢多听一个字。

  张氏看着林志鸿脸色黑沉,越发得意:“你是个不贪心的,你不贪心,便不会明媒正娶了我,又跑去苏州与人——”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是因为林志鸿高高扬起的那只手。

  张氏心下一沉。

  夫妻多年,不是没吵过,没闹过。

  她从来是不容人的性子,当年林志鸿要纳妾时,她就很是闹过一场。

  后来出了白氏的事,他抱着林蘅回杭州,她又闹过。

  可林志鸿不管怎么不耐烦,却从没有与她动过手。

  “你还想打我?”

  在一瞬间的愣怔过后,张氏竟反而欺身上前了两步,真是把自己的脸送过去,给林志鸿打的。

  这张脸,也年轻过,俊美过。

  林志鸿是偏爱美色的人,虽不至于就风流成性,可他毕竟是个男人。

  当年娶了张氏回家,头一两年里,尽管他对白氏念念不忘,却也能与张氏处的不错,不然也不会有如今张氏膝下这两儿一女。

  只是后来日子久了,他晓得张氏是个泼辣的性子,实在喜欢不起来,慢慢的,避之不及,才有了如今的妾,更有了后来往苏州去寻白氏之事。

  可今天看着这张脸,他突然又有些下不去手了。

  张氏眼底的痛苦他是瞧见了的。

  夫妻一场,如今竟成这地步了吗?

  然则他高高举起的手,还没落下去时,林舟沉着声,叫了一句父亲。

  他侧目,见大儿子黑着脸疾步而来,这才想起来,要收回那只险些打了发妻一记耳光的手。

  林舟走近的时候,虚拉了张氏一把,把他的母亲,护在了他的身后。

  那动作却刺痛了林志鸿的眼。

  他今日,才刚刚送走一个女儿,这大儿子……

  他喉咙发紧:“你怎么出来了?”

  “我若不来,父亲是不是要在这府门口,临街的路上,同母亲动手呢?”

  林志鸿一拧眉:“你放肆!”

  林舟说不敢,可人还挡在张氏面前:“父亲心中恼怒,我明白,也知道,林蘅这一走,往后断了联系,原本有她在,咱们与齐明远,与徐小娘子,关系该是亲厚的,若从前咱们待林蘅好一些,拿她当自己家里的女孩儿去呵护,如今的齐明远和徐月如,一定和颜悦色,何至于就到了如今这地步。”

  林志鸿胸膛处一动:“你明白就好!”

  “可是父亲——”

  张氏身形一动,林舟先把人给按住了,扬声又叫父亲,面沉如水:“咱们一家子,不都是元凶吗?您要怪罪,一家子都该担待着,这怎么成了母亲一个人的错处呢?”

  他语气中,满是淡漠,听的林志鸿一怔:“你说什么?”

  林舟却不为所动,仍然定声:“从父亲,甚至到祖母,都是元凶,也都是帮凶,父亲今日恼怒,觉得白丢了这样好的关系,要打母亲,却不肯自省,更不敢到家庙去,质问祖母一句,儿子无心顶撞,只是希望父亲您能明白,我们家与林蘅,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某一个人的错——”

  他拖长了尾音,拉着张氏的手也紧了紧:“您要母亲如何大度容忍接纳呢?好,就算母亲不容人,这十五年的时间,您又为林蘅做过什么?祖母是心疼她,可打从一开始,祖母难道就是把她往正道引的吗?”

  林舟深吸口气:“祖母当年放了周大姑娘在宁溪院,到头来,教着林蘅记咱们家的账,十五年了,如今翅膀硬了要与我们清算,这里头,不都是祖母的功劳吗?”

  “你简直是疯了!”

  林志鸿一抬手,指向他,连指尖儿都在颤抖着:“你从小的圣贤书,都读进了狗肚子里去了,小小的年纪,你还没当家做主呢!林家且还不是你说了算呢!怎么?今日你妹妹才同我清算了,你也要与我清算吗?”

  “父亲,我只有两个妹妹,却不知,谁与您清算了什么。”

  林舟始终淡然如水,他盯着林志鸿颤抖的指尖看了会儿,叹了口气:“齐大人和徐小娘子一点情面都不留,就是在告诉我们,不要再心存幻想,更别想着将来去攀附林蘅,攀附上齐家或徐家,如今他们只是语间难听些,办起事儿来雷厉风行些,到底没对我们家怎么样,说到底,林蘅的出身,他们希望我们一家人都保持沉默,带着这个秘密,直到死。”

  他顿了顿声:“我劝父亲从今后忘了林蘅,您只有两个女儿,林薰和林萦,至于林蘅,咱们家,已然高攀不起了。”

  林志鸿嘴角一动想说话,身后张氏也扯他衣袖:“你前头说的那些倒罢了,这却是什么话?谁要去攀附谁不成?那小蹄子……”

  “母亲!”

  林舟一时头疼不已。

  林蘅今非昔比,其实根本就不是从今日起,甚至都不是从齐明远夫妇来杭州起的。

  早在谢喻白殷勤切切登门那天起,林蘅就已经很不同了。

  他看明白了,也提点过母亲,只是母亲不肯听,他也是糊涂了,还真与章延礼做了那样的事,险些就毁了林蘅,直到如今,章延礼惹上了一身的骚,他每每惶恐,更深知陆景明根本就没放弃调查那件事。

  从前仗着林蘅还在家里,是林家女,多少安慰自己,不会出事,现在呢?

  这么多的事情堆在眼前呢,母亲却一点都不急。

  林舟一时想笑,却笑不出来。

  他才多大的年纪,父亲说得对,林家尚且不是他来当家做主,可他操的心,却比谁都要大。

  父亲和母亲,从来是靠不住的。

  一个是自私自利,一辈子心里都只有他自己。

  一个是傲慢无知,一辈子竟都活了个糊里糊涂。

  他转过身去,看着张氏,突然觉得母亲是陌生的:“到如今,您还有心思,逞口舌之快吗?”

  张氏愣怔:“什么?”

  “母亲做过什么,真的都忘了吗?外面的事,母亲可能知道的不多,我也忘了告诉您,章延礼惹上了官司,先头林家香料案,查来查去,竟查到了他的头上去,还有一件事,这案子,最早衙门是盯上了陆景明的,可突然就有那么一天,章延礼,就出事了——”

  林舟做了深呼吸状:“母亲,林蘅走了,永远离开林家了,从前好多事,本可以仗着她是林家女,我们说是家务事,外人要插手,都不便,如今呢?”

  张氏脸色骤然变了。

  林志鸿听的云山雾绕:“你们在说什么?”

  林舟从鼻子里挤出个哼的音调来:“母亲若还是想与父亲闹,我不拦着,将来出什么事,母亲也再不要找我来担待,事到如今,真出了事,我是担待不起了的。”

  如果……他是说如果。

  有一天,陆景明真的查出来了,要发难,他倒也算了,谢喻白和齐明远两个人,就能弄死他们一家人。

  事到如今,他是真的很累了。

  张氏的气焰,果然在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林志鸿看在眼里,心下越发狐疑:“你们母子两个,究竟有什么瞒着我?”

  林舟这才转过身重又去看他:“父亲,林蘅的事情,能不能到此为止?咱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将来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您真的打算为了林蘅,同母亲闹的不可开交,把我们兄妹的心,也寒透吗?”

  顾左右而他——

  林志鸿一眯眼:“你从前,瞒着我,背着我,帮你母亲做过什么?”

  “我为人子,既然父亲的子,也是母亲的子,父亲今日问,我不妨告诉父亲,我是帮母亲针对过林蘅,这诚然不是好儿郎该做的事,可她是我母亲这半生所有痛苦的源泉,我容不下她。至于别的,如今说与父亲听,父亲敢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