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三百一十六章:傀儡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8-19 00:56: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第316章傀儡

  他一定行?他凭什么一定行?

  天下权贵何其多,他如今和脱离了家里也没什么区别的,做皇商?

  他要是能做了皇商,他爹还有他的好大哥,不跟他急眼的?

  还有那五十万两白银

  陆景明长舒口气:“你这话就是说笑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

  齐明远盯着他看了会儿:“有忠肃侯府和我岳丈为你作保,这个皇商,旁人真未必争得过你。”

  忠肃侯府嘛,同徐家关系一向不错的。

  而且他也是前不久才知道,徐月如的长兄战死沙场的第三年,忠肃侯府的六姑娘早夭,于是两家合了八字,给孩子配了。

  这也是婚,自然算是姻亲之家。

  他忠肃侯府的爵位又是世袭罔替的,到今上这一朝,朝中还能将爵位世袭罔替的,放眼看去,也不过五六家,又有常年在外,并不在京中的。

  这京城里头公侯伯府虽多,只大多都是流爵,是以他家便算上头一份儿的贵重。

  若说谁得了忠肃侯府作保枢密使徐天德手上捏着实权,且真是位高权重的,但今上极信任倚重他。

  忠肃侯府家中子侄后辈也有人品才干出众的,荫封自然也能得官职,只是不会升迁太高太快,但有侯府在,也总差不到哪里去。

  要说陆景明心动不心动呢?

  他一定是动了心的。

  尽管他觉得,这点皇商的法子,实在是有些荒唐,而且五十万两白银想要回本,真是要些时间的。

  可是为商经营的人,身份上想要贵重些,做皇商,是唯一的出路和法子。

  从前没想过,也不敢想,他是孤身一人的,凭什么妄想做皇商呢?

  但现在嘛……

  他抿唇:“这人情欠的可就太大了,而且当日在杭州,说替林姑娘还给林家十万两,也是我要往歙州送信,去调拨银子回来的。”

  “说句实话,这些年我在外经营,是有些家底,也算得上丰厚,不然旁人也不至于就高看我,其实高看的,都是我手上的财产,那是看在钱的份儿上的。”

  “但你要说让我拿五十万两出来……”

  “我从齐家得了二三十万,自苏州返京后,给蘅儿置办产业花去了几万两,又拿了三万两给她存在了银号,如今仍有个一二十万的,具体多少,回头再说。”

  齐明远挑眉:“这不是还有温家?”

  温长玄扑哧一声笑了:“你替他算的还挺好的,他自己出一部分,你替他出一部分,再叫我们家拿出一部分,供他去做皇商?”

  “不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吗?”齐明远是个直来直往的人,侧目过去,“从杭州到苏州,再到京城,子楚做的那么多事情,都是为了温三姑娘,便是眼下调查苏林山的事,他虽没跟我说过,我却隐隐猜到,他多半还是为了温三姑娘。”

  温长玄面色沉了沉:“这不是两码事儿?”

  他耸肩:“但其实是一回事。这事儿我也不用瞒你们,我是跟岳丈商量过了的。”

  徐大人竟也知道?

  那齐明远会来跟他说,不就意味着……

  “徐大人点头答应了的?”

  “这点皇商,可大可小的。”齐明远一面点头,一面同他说,“朝廷是没办法,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来充盈国库,但是朝臣们也怕,若真是弄来个胡作非为的,或者官商勾结”

  他略顿了顿:“做了皇商,别的不说,天下盐运,至少归你所有的,替皇家办事,无论是提调各地资源,还是什么,甚至连户部都不必报备,走的是内府司。”

  “你说,找个信不过的,谁放心?”

  “你要这么说,我大概明白了。”

  陆景明揉了揉眉心。

  齐明远没点破的,他也明白。

  “但这事儿总要让我想想。”他深吸口气,“树大招风的道理我也懂的。我背后无人支持,就我孤身一个,即便真的做了这个皇商,前路漫漫,恐怕也没那么好走。”

  齐明远抿唇说好:“这事儿当然是要你自己愿意才好,现在朝廷还没放旨出来,我只是先来告诉你,你考虑几日,给我个答复,要是愿意,我告诉了岳丈,还要请侯爷出面的,又要筹银子,要办的事儿还多,都不忙。”

  正事儿解决了,说明白了,齐明远也没打算在温家多待,只不过又与他两个说了几句,就出门了不提的。

  送走了人,陆景明和温长玄又一前一后的回了书房去。

  才坐下来时,温长玄点了点桌案:“你怎么想?”

  “我和齐明远相处了一段,他也算是个君子,可是那位徐大人”他面色凝重,“我不想做傀儡。”

  温长玄嗯了声:“咱们都不是在朝为官的人,又常年都不在京中走动,哪怕齐明远是个值得深交的人,这种事情,还是慎重为好。”

  他或许是真的为陆景明好,做皇商毕竟高高在上的,况且只要自己不犯错,做得好,长长久久,油水还怕没得捞吗?

  只是这傀儡二字,太精妙了。

  “戎马半生的人,咱们没接触过,不了解,这就没办法拿得准。”

  温长玄抬了眼皮去看他:“但这种事情,也只能你自己拿主意,我也帮不了你出谋划策。不过你要是怕做了别人手上的傀儡,不如我替你写封信,问一问我祖母,她总能知道一些的,还有忠肃侯府的事儿。”

  “总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且这也算后话,那五十万两白银”

  他深吸了口气,揉着眉心:“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温长玄眼皮一翻:“试探我呢?你要真想去做这个皇商,别说是我,你去跟我大哥开口,难道他不借银子给你吗?他没有,他自会去跟我爹要。横竖你是要做皇商的人,这银子还怕你不还我们吗?”

  陆景明苦笑,唇角往上扬了扬:“你还跟我开玩笑呢?”

  既要不开玩笑

  温长玄叫了他一声:“我离开杭州之后,你们究竟还发生了什么?”

  他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陆景明看了很久:“这次从定阳过来,我觉得桃蹊比在家时开朗了许多,可她仍然有很多的心事,不告诉我

  她虽然有心事,但却能开开心心的,连我都能觉得她开朗很多,那说明她如今的心事,是有人分享的。”

  温长玄顿了须臾,想了会儿:“林姑娘那个时候在歙州,几乎与她形影不离,那此事就一定与你有关。”

  “今天齐明远说,你去调查苏林山的事,少不了是同桃蹊有关系的,我也不是不知道,不愿意说而已,他既然说破了,那我就问问你,到底怎么回事?”

  他扬声反问了,点着桌案:“我忍了好几天,憋着没问你,这事儿正经古怪。你们之前遮遮掩掩的,说一半,不说一半,我想你是怕她不高兴,不然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了,横竖是为我们家的事,又不是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早晚有这么一天的。

  陆景明早就知道。

  “她原来不是问过你,觉不觉得山泉香这名字,听来同苏林山,同林月泉,有莫大的关系?”

  温长玄点头说是:“就是胡思乱想,联想到的?”

  “当初我去接近她,频频示好,是为了林月泉,这事儿我跟你们说过。”陆景明往椅背上靠了靠,侧目过去,“我之前跟泽川说过,她小小的年纪,心思却很重,我不知道她怎么养成这样,但同她一般大的女孩儿,我真没见过这样的。”

  “前些日子我问她,怎么就这样怀疑了。”

  “她跟我说,林月泉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来接近她呢?若是为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大大方方的,难道不好吗?”

  他失笑摇头:“不得不说,她直觉准的吓人,我应该说她是心思缜密。林月泉到了歙州后做起香料生意,她越发觉得奇了怪的。”

  “你们温家的根本就在歙州,他要做香料生意哪里去不得,跑去歙州干什么?”

  “后来她可能自己胡思乱想的吧,才想到你们家的山泉香,还去问过你,也试探过泽川,都没得到答案,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那会儿在歙州发生了好多事,她才渐次抛到脑后,暂且不去想这些。”

  温长玄越听眉心越是蹙拢:“所以后来去了杭州,路上遇到那些所谓的山匪,她几次差点儿被人设计坑害,后来再发现林月泉在杭州也有香料生意……总之这一切算下来,她越来越怀疑,你也就为这个,才替她去调查当年的事情?”

  陆景明说是,几不可见的松了口气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她也只是怀疑,我更是懵懵懂懂,所以只能慢慢的调查。”

  “可谁也没想到,查到的线索越多,越是令人心惊。”

  “你如今瞧着她开朗多了,也不全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她如今有心事,肯与我说一说,我能开解的,自然开解,但女孩儿家的心思,我又哪里全都猜得准呢?好在还有林姑娘陪着她,林姑娘又心思缜密,总不会叫她郁郁寡欢的。”

  温长玄似乎在品着他这一番话有多少真实性,沉默了很久:“你觉得林月泉是为什么来的?”

  为了所谓的复仇呗。

  陆景明撇了撇嘴:“心怀鬼胎的人,你叫我怎么猜?你知道当时齐明远跟我说,我几年前生意上出岔子,手头的现银周转不过来,要去跟泽川借一笔钱来,这事儿根本上是坏在了林月泉身上,我是大吃一惊的。”

  “差不多。你写信来,说定阳和泉州的生意出岔子是他在捣鬼,我真是吓了一跳的。”

  温长玄叹了口气:“我怕桃蹊担心,一直也没说,那会儿几天没给你们写信,确实是被扣在了府衙里,但也就那么两三日,说我的路引有问题,要核查,没几天又把我放了。”

  “我那会儿就怀疑,这怕不是什么人想要绊住我的脚,拖延时间的。”

  “等回到定阳,已经又过了好几日,我想泉州的生意只怕是要黄了,如此等明年出了年,便又要头疼一阵,眼下只能尽可能的减少损失。”

  “可谁知道”

  “可你回了定阳,却发现事情已经解决了?”

  “也不算是解决,”温长玄摩挲着下巴,“原定好的那批货,泉州那边突然说不要了,宁可赔付银子也不要了,我留在柜上的老人儿怎么说都没用,甚至亲自去了一趟泉州,都谈不拢,无奈之下,只能写信告诉我。”

  “但等我真的回了定阳,了解了事情始末之后,准备了书信要送去泉州,想着只怕还要去一趟。可就是这时候,泉州那边又送消息来,说那批货照旧交付。”

  “我就更笃定,是有人想要支走我。”

  生意场上,如此而无信,几次反复,这算什么呢?

  陆景明不知道温长玄所谓的生意是和谁家做的,但总归经此一次后,恐怕再也不会同他们家做生意的。

  丢了歙州温家这样大的生意单子,也只能是苏徽的手笔了。

  “现在就说得通了。”陆景明面色阴郁,“我说了,有苏徽坐镇泉州,林月泉想办什么办不成。”

  “可我觉得你说错了。”

  他声儿有些发闷,叫人听来,每一个字,都砸在心缝儿里,坠的人心口生疼。

  陆景明皱着眉头看过去,他才接上自己前面的话:“是苏徽身为泉州知府,想办什么,都办得到。”

  “你真的觉得,这些年,是苏徽在捧着林月泉,护着林月泉吗?”

  “倒也是……如果林月泉真是苏林山的亲孙子,而我心中的怀疑又是真的,当年苏林山一家出事和苏徽脱不了干系的话……”

  他抿唇,但其实眼底隐去了笑意的:“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就是苏徽抱走了林月泉,这么多年来,利用林月泉四处敛财去的。

  坏事都是林月泉来做,他遮遮掩掩的兜着,兜不住的,就找他姐姐替他兜着,横竖再有什么,推了林月泉出去,他还是那个官声清直,受百姓爱戴的好知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