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三百二十二章:起火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8-24 01:03: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322章起火

  温桃蹊发觉她二哥这两日相当不对劲。

  以往温长玄多是骄纵她,她要做什么,他都依着,顺着。

  但是自从那天王熙的宴过后,她发现她无论做什么,身边似乎都有温长玄的影子。

  那种感觉,其实还挺吓人的。

  她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像是被监视起来一样。

  于是当温桃蹊怒气冲冲的去找温长玄时,在他面前的桌案上重重一拍,引得他抬眼看来。

  温桃蹊的小脸上写满了不快:“二哥,你是不是监视我来着?”

  温长玄竟也不驳她,只是挑眉:“想干什么?”

  “是我问二哥想干什么才对吧?”

  温长玄眯起眼:“你瞒着我多少事情,你自己数得过来吗?”

  温桃蹊的气焰,霎时间就不见了踪影。

  她瞒了很多事。

  最要紧的,就是她的重生。

  她喉咙发紧,吞了口口水:“我多早晚瞒你……”

  “你身边的茯苓,你没瞒我?”

  “你和陆景明也好,和林月泉也罢,你没瞒我?”

  “当日在家时,提起陆景明,你诸多闪躲,一味地避着,躲着,我见你心烦,才说陪你出来散散心。”

  温长玄曲指,点着桌案,一递一下的。

  他点一下,一声闷响,温桃蹊肩头就抖一下。

  他一颗心,就越发沉下去:“你倒好,这散心散的挺好。”

  外之意,不而喻。

  温桃蹊本能的想撒娇,想糊弄敷衍过去,但是忍住了。

  她头往下一耷拉,有些垂头丧气的:“我也没想真的瞒着你什么……”

  “我说了,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起,连陆景明都能知道的事,自己亲哥哥反倒不能知道了。”

  温长玄摇着头:“陆景明倒是老实,但我也看得出,他也没说实话,替你遮掩着,糊弄我。”

  他说着,不免叹气:“我就是一直想不明白,你到底瞒我什么?桃蹊,你从小长这么大,有什么事,是我不依着你的吗?”

  他仔细的回想着,临了了,又摇头:“我想不出,也想不通。”

  “二哥自然什么都是顺着我,也总是肯听我的,只是我……”

  她支支吾吾了半天:“我不想骗你,但我有说不出的苦衷。”

  温长玄面色一沉:“有苦衷不能告诉我,却可以告诉陆景明?”

  温桃蹊终于抬起头来,视线投过去:“当初跟陆景明开口,我也犹豫过,可那时候我想,他接受不接受,都没什么。”

  “他说他是真心爱慕我,想要呵护我一辈子的。”

  “我的确有秘密,不愿与任何人提及的秘密,所以我想……”

  “任何人是说,不光是我,哪怕是父亲母亲,大哥大嫂,你也都不愿说?”

  温长玄打断了她的话,定定然看去,犀利的目光中,满是审视。

  温桃蹊就在那样的目光下,重重的点了下头。

  温长玄似乎倒吸了口气。

  她一颗心悬着,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或许是可以坦白的,这毕竟是她的至亲。

  只是她实在没想好。

  这样荒谬的事,要怎么开口呢?

  可就在她左右为难,纠结犹豫的时候,温长玄缓缓站起了身来,往她身边踱两步,一抬手,温热的大掌落在她头顶,又揉了一把:“那就算了。”

  温桃蹊一双大眼睛闪了又闪:“二哥?”

  她带着不确定的试探,惹得温长玄哭笑不得:“你不想说,我自然是不逼你的。”

  “这些天派人盯着你,跟着你,只是想等你来找我坦白。”

  “我的确想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可你说你有苦衷,有难之隐,并不只是为了瞒我而瞒着,是同谁都不肯说的事儿。”

  他收回手来:“你长大了,是大姑娘了,有自己的心事,有自己的小秘密,多正常呀。”

  “你选择告诉陆景明,那也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

  原来他要的,也只不过是一个解释而已。

  温桃蹊眼窝一热:“二哥这么着,我越发觉得自己像个任性的小姑娘,叫你们宠坏了,一意孤行,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有什么不好?”

  温长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你上头有两个哥哥,家里头也不指望你支应门庭,你高兴怎么样,便怎么样,有什么不好的吗?我倒没觉得。”

  温桃蹊怔了怔,旋即浅笑:“那你吓唬我。”

  “这不是吓唬你。”温长玄去拉她小手,牵着她出了书房,“我起初是真的生气的。”

  他能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安抚似的捏了捏她手心:“人家都说女大不中留,我知道你和陆景明的事,也知道你如今的心意,起初就想着,如果一颗心,满满当当都是人家了,就把父兄抛之脑后,我们倒白疼你十几年,如今连陆景明一根指头都比不上,这算什么?”

  “哪有这样的事情!”

  “你什么也不肯跟我说啊。”温长玄摇着头侧目回望她,“话说开了,不就没事了吗?我又不是非要知道你瞒了我什么。”

  “只是你有了心事,我一眼就看得出来,偏偏你不跟我说,我担心之余,发现陆景明又是个什么都知道的,你让我怎么想?”

  说白了,吃醋了呗?

  这个认知出现在温桃蹊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立时扑哧一声就笑了:“那我懂了。”

  “所以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就算是你不想跟我们说的,便只管说,你不想说,也不要藏着掖着的瞒我们,知道吗?”

  ·

  皇商的人选,果然是定在陆景明和林月泉二人之间的。

  其实户部最早呈送的名册上,还有柳州权家,善州魏家……

  林林总总的吧,齐明远特意说过,也有那么五六家。

  一个塞着一个的富贵,只是这背后作保的人,比起徐家和冀州侯府,便逊色许多。

  起初魏家和权家发现这里头牵扯甚广的时候,是自己主动跟户部的大人交代了,退了出来,不再搅和进去的。

  余下那些人家,便是朝廷筛选,给筛下去的。

  用齐明远的话来说,便是陆景明和林月泉两个人,根基不深,才正合官家心意。

  林月泉的出身履历干干净净,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陆景明和家里头,关系又不好,自己在外头打拼那么多年,也算有本事。

  可这么一来,两个人便也就僵住了。

  大约又过了有五六日,内府司和户部各自搬了好些账本。

  一部分送到陆景明那儿,一部分送去给了林月泉。

  自然都是些可以见人的明账。

  只是也都是些陈年旧账,里头多多少少的,都有些问题。

  这是官家授意过的,齐明远和谢喻白是觉着,圣心难测,官家到底是想看他二人够不够直率坦诚,还是想知道他二人面对内府司的糊涂账时,足不足够圆滑,这就不得而知。

  毕竟内府司和户部的人把账本送来撂下,只说叫他们看账,余下的就什么都没多说的。

  京兆府的人登门那天,陆景明才翻看到第二十多本。

  温家兄妹在,谢喻白和齐明远也在。

  反正他如今明里就是徐家保着的人,连谢侍郎都出面为他作过保,齐明远和谢喻白自然也用不着避什么嫌。

  至于温家兄妹嘛,温长青和他情同手足,尽人皆知的事儿。

  齐明远今日休沐,一时见了京兆府的人,下意识去看谢喻白。

  二人对视一眼,神色皆警惕。

  来的官差倒也客气得很。

  陆景明从账本里腾出手来,寒暄客气两句,才问什么事。

  两个官差也不坐,只是转而同齐明远见了官礼后,平声告诉:“林掌柜住的地方,昨夜里起了一把大火,户部和内府司的账本,被烧了大半,他今晨来报案,府尹大人要请陆掌柜过堂问几句话。”

  林月泉那儿着了火?

  如今这天气,一不是天干物燥,二不到烧炭取暖,要起火,其实不大容易。

  而且怎么就那么巧……

  齐明远眉心一动:“是单烧了他的账本,还是他那院子叫烧了个干净?”

  先前说话的圆脸官差面露为难之色:“齐大人,这……”

  谢喻白接话过来:“我们又不过问案情,只问这一件,你有什么为难的?”

  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容长脸的官差戳了他一把,看过去,扬声回了:“林掌柜的宅子少了大半,连着的三个跨院儿都窜了火,书房是烧塌了的,好在火势刚起,他就惦记着那些账本,叫人赶忙去抢出来,但也只救出来一小部分而已。”

  书房烧的最厉害,你说这火巧不巧呢?

  大半个宅院都起了火,可偏偏火就是起在书房附近的跨院儿,到最后,把户部和内府司的账本烧了个痛快的。

  这事儿听着就邪乎。

  又说那京兆府尹霍云章,原是尚主的人,又素来和徐天德都不怎么对付。

  他们俩的这种不对付,并不关乎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利益纠葛,单纯的,就是霍云章不喜欢徐天德这个人而已。

  这喜欢不喜欢,待见不待见,谁也没法子去左右,更难以化解。

  于是日子长久了,两看生厌,他不喜欢徐天德,徐天德见了他,当然也没好脸色。

  若换作旁人,大概也不敢什么证据都没有的时候,就直接传陆景明过堂去。

  但霍云章……

  他娶的那位大长公主,是先帝最小的妹妹,比官家也大不了几岁的。

  先帝在时跟养女儿似的养她,先帝去后,官家看这个小皇姑,跟自己的妹妹倒没两样。

  这京城中,谁人愿意去跟霍云章作对呢。

  他霍家如今是不过尔尔,靠着祖宗的荫封,还有几个看来显赫的虚衔儿,可霍云章能尚福宁大长公主,足可见官家看重他人品贵重。

  陆景明起了身要跟着他们去,温桃蹊身形一动似有话想说,生忍住了。

  他走出去三两步,回头看,话虽是朝着温长玄说,视线却落在她身上:“你记得帮我把这些收好了,可别也叫一把火烧了去。”

  他还有心思玩笑。

  温桃蹊抿紧了唇角。

  两个官差把路让开来,让他先行,转而又去跟齐明远见礼,作势就要走的。

  齐明远掩唇咳了声:“京兆府的大堂,我们上得上不得?”

  两个官差眼看着他起身,又眼看着他踱步上前来,打了个哆嗦:“齐大人……您这不是为难我们吗?”

  齐明远其实也没真的要跟去,那不合规矩,也不是规制。

  他是吏部的人,京兆府要办案子,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真为陆景明登了京兆府大堂,别说是霍云章,就是朝中御史官,唾沫星子也能把他给淹死了。

  于是他顺势收住脚:“那行,我不为难你们,只是素日里我同霍大人往来不多,私交淡淡,你们是跟着霍大人多年的人,霍大人喜不喜欢,屈打成招啊?”

  这不是不论招吗?

  看似不着调的话,实则是警告。

  两个官差对视一回,面面相觑。

  谢喻白的浅笑传来时,二人更是心头一紧。

  果然谢喻白坐在官帽椅上,轻描淡写的开口:“屈打成招未必会,可这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倒就说不准了,毕竟这没任何证据,就已经传人过堂了,前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儿。”

  这两个……哪一个他们也得罪不起。

  这真是苦差事。

  来的时候两个人心里就有数。

  办好了,算分内的,大人不会高看他们,要得罪徐家。

  办不好,分内的差事没办好,大人要责骂,要得罪冀州侯府。

  他们只是下头听吩咐办事的人,这两个祖宗也别抓着他们不放啊……

  齐明远看两个官差脸色实在是难看,又急又慌乱,不知怎么应对他和谢喻白的样子。

  横竖跟底下人是无关的,他和谢喻白的话,也只是要入了霍云章的耳罢了。

  是以他退了几步,叫了声子楚:“你放心去吧,霍大人最秉公无私,事情不是你做的,上了堂,说清楚,霍大人也不会强按着要你认罪画押。”

  陆景明有点想笑,奈何场合不对,于是只是嗯了声,转身出了门去。

  两个官差分明暗暗地松口气,赶忙同齐明远端礼告辞,头也不回就跟了出去不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