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七十章: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70章

  温桃蹊满脸的尴尬,简直溢于表,连一旁的温长青也听得出来。

  他知道自家的妹妹,脸皮薄,经不住人几句玩笑。

  陆景明呢?陆景明偏是个好玩笑打趣的人,在人家眼里,那算是谈笑风生?。

  他略一拧眉,在桌下那脚尖儿踢了陆景明一脚。

  陆景明侧目过去,不以为意的笑了:“三姑娘觉得,我说的对吗?”

  温桃蹊咬牙切齿的随着他一起笑,可那模样叫人看来,像恨不得扑上去咬死他。

  她咬紧了后槽牙:“陆家阿兄说笑了,我才多大,能有什么宝贝?即便有,也是家里头素日里送的,何况陆家阿兄原也是富贵出身,又在外行走这么多年,什么好的没见过,大约也瞧不上我那几块儿破石头。”

  温长青眼角抽了抽。

  破石头?

  她可真敢说。

  陆景明无声的笑着,头也没回,叫了声明礼。

  明礼会意,把那锦盒又送到他面前来。

  陆景明目光是落在温桃蹊脸上的,手上动作也丝毫没有停顿,打开了那锦盒盖子。

  目之所及,是艳丽夺目的红。

  陆景明眼一眯。

  鸡血石的料子他见过的也不少,从前遇到好的,也会花大价钱收回来。

  他喜欢玉雕,自然也喜欢刻章,现在他手上用的所有私章,基本上都是他自己刻的,而鸡血石又是刻章所用极佳的料,他当然会挑挑拣拣的,这么多年……

  他从没有遇到过哪一块儿,似眼前这一块,质地、色泽,乃至于手感,都是最上品。

  这就是小姑娘口中的破石头?

  她还真是,时时刻刻都能给他惊喜啊。

  单是这一块儿鸡血石便已是难得的极品,更不必说这锦盒里躺着的碧玺石,青金石一类。

  陆景明一一看去,没有一块儿能称之为——破石头。

  他低笑出声:“看来是三姑娘与我说笑了。”

  温桃蹊一挑眉:“能入陆家阿兄的眼便好。”

  说话间小二带着人来上了菜,于是这话茬自然也就被揭了过去。

  席间陆景明同温长青说了些生意上的事情,温桃蹊不大感兴趣,唯独是听见城外几间铺子时,眉心微微蹙拢,多看了她大哥两眼,却没追问别的。

  眼见着吃饱喝足,连翘从外头推门进来,在温桃蹊耳边低语几句,她便柔着声儿叫大哥。

  温长青手上的筷子也刚好放下去,侧目过来:“怎么了?”

  “林蘅姐姐到府上找我。”

  这个时辰?

  温长青心下生出些异样,看看她,又看看连翘,到底是摆了摆手:“那你先回去吧,林姑娘这时辰到府上,大约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这话像是特意说给陆景明听的,而温桃蹊恍若未觉,已经自顾自的站起身来,同二人告了礼,转身就出门去,连一个眼神都没多在陆景明身上停留。

  她很清楚,似陆景明这样的人,精明两个字恐怕都已经不足够形容他。

  她前后态度差别这样大,要是再过分殷勤,只会更惹得他起疑心。

  而且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跟林月泉合谋了什么,也不是她三两天,三五句话,就能够查证清楚的。

  这事儿急不来,要徐而图之。

  出了门从拐角出来,温桃蹊长舒口气。

  白翘和连翘跟在她身后,也松了口气:“姑娘非借口林姑娘来脱身,昨儿我就说,这时辰,林姑娘到咱们府上做什么呢?我瞧着大爷方才脸色变了变,可把我吓了一跳。”

  是了,林蘅何曾这时辰寻到温家去呢?原不过是温桃蹊一早就交代过连翘的说辞,要她等吃过了饭,若是不见她出门,就借口林蘅找她,好让她从这席面上脱身出来。

  她知道这借口未必好,但她本来就没想周全。

  大哥不会当着陆景明的面儿戳穿她,而陆景明呢?

  她巴不得陆景明一听就知道,她是为了脱身,早点离开,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她就是要陆景明知道,她骨子里还是透着一份儿抗拒的,也好叫他心里的疑虑打消,别盯上她。

  是以温桃蹊什么都没说,只是噙着笑下了楼去。

  可是她人才刚下了楼梯,身形一顿,脚步有千斤重,竟一步也迈不开了。

  连翘看她呆站在那里,叫了她一声:“姑娘?”

  温桃蹊喉咙滚了两滚,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正进门的那颀长身形,一动不动。

  周遭的声音消失了,周遭的人,也全都不存在了。

  温桃蹊很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愿意失态,不想让人看出端倪来。

  林月泉挂着那副笑脸,就是那样耀眼的,夺目的,让人一眼就再挪不开眼的笑脸,缓步而来,在她面前,站定住。

  温桃蹊下意识想往后退,生生忍住了。

  林月泉看她呆呆的站着,傻乎乎的望着自己出神,心下生出三分得意,却谦和有礼:“温三姑娘?”

  温桃蹊这才回过神来,略和了一回眼,再睁开眼时,好似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与他蹲身一礼:“林公子?”

  他说是,看看她,目光又转投向楼上:“子楚在楼上吗?”

  温桃蹊心一沉。

  陆景明是跟林月泉也约好的吗?

  一步步的接近她,接近温家,后面不知有多少圈套在等着他们……

  陆景明不是大哥的知交好友吗?现在这算什么?

  温桃蹊一时气极,连声音都冷了下去:“是,陆掌柜跟我大哥在楼上,林公子快上去吧,这饭都吃完了。”

  林月泉听她话里意思,便侧身把路让开了,可话还在说着:“我不是为着吃饭来的,子楚说叫我一起来,但我外头还有些事,一时不得空,所以约好了这会儿忙完了过来。”

  果然是约好了的。

  温桃蹊敷衍的点头,什么都不想再跟他多说,闷头从他身边过去,两个人就像是从没见过的陌生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月泉盯着那道背影看了很久,总觉得她像是……落荒而逃?

  他摇摇头,大约是他想多了,收回了目光,转身上楼去,嘴角挂着一抹若有似乎的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