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九十二章:梁时拦路(4000字大章)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92章梁时拦路

  原是为了规劝李清乐才到李家走这一遭,却不想劝出了一堆的麻烦事儿来,但说到底,温桃蹊心里头是庆幸的。

  倘或她不来,躲着李清乐,又如何知道,林月泉竟还有这样通天的本事,连内宅院的事情都知道的清楚。

  从李家走的时候,是惊动了李家太太的。

  彼时温桃蹊觉得尴尬至极,人家尽可能的瞒着自家姑娘,如今倒闹开了,她做娘的又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

  好在李家太太是个极好说话的人,好似又十分喜欢温桃蹊,非但不觉得她来的唐突,反倒拉着她的手,说了半天的话,又从林蘅口中晓得她劝下了李清乐,更是欢喜的不得了,搂着她亲昵了好半天,才叫林蘅好生送了她出门去不提。

  上了马车温桃蹊平静不下来。

  她觉得林月泉此番行事,实在叫人捉摸不透。

  且不说陆景明有没有掺和进来吧——林月泉这样子挑衅梁时,是因为什么?且拿了内宅院里的事情来说嘴,他是真不怕给人听了去,或是梁时找上他们家,要个说法?

  如今林月泉根基尚且不稳,而且她没记错的话,前世他极力的亲近她,一步步的诱着她落入他的彀中,怎么重生一世,见了几回面后,他却像是无事发生。

  除了上次在香料铺子偶遇,之后他送了好些香料到他们家,此外便再没有了。

  温桃蹊一时头疼,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指尖落在太阳穴处,拿指腹轻压着,按揉起来。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停的又猛,她不防备,整个人往前栽过去,好在她手脚快,动作麻利,下意识去扶旁边儿的座儿,才勉强稳住了身形,没一头栽下去。

  可为着动作太快,毕竟是有冲力的,手腕上一阵刺痛,她立时倒吸了口凉气。

  一定是伤着了。

  温桃蹊捂着左手的腕子,活动了下,没到不能动的地步,稍稍放下心,却又黑着脸,右手在车厢内壁拍了两下。

  外头连翘声音很快传进来,带着一丝紧张:“姑娘,是梁三公子拦了咱们的车。”

  温桃蹊眉心突突的,梁时拦她的车?

  她把侧边的帘子撂开一个角,面色沉沉看向外头的连翘:“你去问问……”

  她话音未落,已然隐约瞧见了梁时打马过来,于是在看见他衣角的一瞬间,把手上的帘子放了下去,同外间隔开来,将车厢内遮挡的严严实实。

  梁时是把她一番动作看在了眼里的,不易察觉的扬了唇角,高头大马停在马车左侧:“偶然遇上三妹妹的马车,便想过来打个招呼,可曾唐突三妹妹?”

  他姐姐妹妹的倒是叫的亲热,温桃蹊听来却刺耳。

  他正经妹妹在他们三房住着呢,她又何时跑出这么个哥哥来。

  横竖她坐在马车里,他也瞧不见,于是眼底爬满了不屑,心下冷哼着,整个人往车厢上一靠,有一搭没一搭的同他说话:“不曾唐突的。出趟门也能遇上表哥,是挺偶然,也挺有缘分,不过表哥这些天,没去给三婶请安吗?”

  梁时却像是没听见她的话一样,自顾自的问她:“三妹妹从李家来?”

  温桃蹊才腾地一下坐直了。

  她声音里透出正经来,再没了先前说话时的漫不经心:“表哥怎么知道我从李家来?”

  “我瞧着这个方向,三妹妹大约是才去了李家一趟,猜的。”他仿佛在笑,连声儿都是欢愉的,带着一股子的喜气洋洋,可实在不知道他在高兴什么。

  温桃蹊正要回他,也想问问他有什么值得高兴的,真是奇了怪了,他亲妹妹丢人都丢到李家跟前儿了,他做哥哥的一点儿不担心,还笑得出来?

  可梁时却没等她问呢,又开了口:“我就说这样巧,我也正要到李家去。燕娇闹的不像话,虽是个误会,可也总该到李家去赔个礼,不能叫李家心里有了隔阂,再叫李家大姑娘同大哥哥生出龃龉来,那才真是燕娇的罪孽了。”

  温桃蹊下意识想去打帘子,她实在是不懂,这一家子都是些什么人?

  可那伸出去的手,硬生生的僵在了半道儿。

  梁时应该是算准了她会生气的。

  这些人生来喜欢算计钻营,非要把旁人的心思琢磨透了,拿捏在手心儿里,一举一动的牵制着,才高兴。

  她偏不愿意遂了他们的愿。

  于是她只是略沉了沉声:“表哥做什么到李家去赔礼?我却不懂了。这样说来,表哥其实是晓得的,前头李家太太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也登过我家的门,拿了这样不堪的事情问到了我阿娘脸上去,且表哥又说起李家大姐姐,那看来表哥又知道,眼下连李大姐姐也一并知晓了——”

  她话音只是顿了须臾,根本没有再给梁时插话进来的机会:“也不奇怪,燕娇姐姐住在我们家,身边儿跟着的丫头是自梁家带进府的,一早她被李大姐姐请出去,回了家自觉委屈,自然是要跟三婶哭诉,跟表哥哭诉的。然后呢?表哥这时候到李家,赔——礼?”

  她咬重了那赔礼二字,显然不信。

  梁时先前就听梁氏说起过,长房这位嫡女很是厉害,聪明能干,人机灵,又伶牙俐齿的,一张嘴很是不饶人。

  那时他不信,觉得他姑妈也太高看温桃蹊,十四岁的小丫头,能厉害到哪里去?在他们这些人跟前,恐怕还不够看。

  今日见了,才晓得,她真是蛮厉害的。

  梁时方才甚至有错觉,这丫头躲在马车里,实则是恼了的。

  她从始至终不露面,是有意透着生分和疏远,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我虽叫你一声表哥,你却不是我正头表哥,于我而也算外男,咱们两家结亲,我同你却一点儿也不亲。

  且她躲在里头,便把周身情绪一概掩藏了。

  他提起李家,她竟也还稳得住。

  怪不得燕娇身边儿丫头跑出来寻他,说燕娇在温家三姑娘手上吃了亏。

  他那个傻妹妹,蛮横刁钻却是个直肠子,说起话来没那许多弯弯绕绕,遇上温桃蹊这样的,不吃亏就怪了。

  梁时稳了稳心神,多少也算是试探出了温桃蹊的底儿,虽算得上聪明,却不至于深不可测。

  他敛了敛笑:“自然是赔礼,不然三妹妹觉得为什么去李家呢?我同他们家又没交情的。”

  “我却觉得表哥很是不必走这一趟,你不像是去赔礼,反倒像是去找麻烦的。”

  温桃蹊有那么一瞬是失去了耐心的。

  梁时的沉默,让她察觉出,他在试探她,在研究她。

  那种感觉她很讨厌,也很排斥抗拒。

  这会让她不自觉的想起林月泉来。

  她甚至隐隐明白过来,在这儿被梁时拦下马车,根本就不是什么狗屁偶遇。

  恐怕梁燕娇打发了丫头去跟他哭,说受了委屈,在温家内宅叫她欺负了,梁时打听了她的去处,知道她来了李家,专程跑到这儿来堵她,来恶心她的。

  且她又以为,梁时这样精明,未必会到李家去,可是他这样的人,行踪和心思是很难猜得准的,也许他一时高兴,一时不高兴,真动了心思,到李家走一遭,弄的彼此恶心。

  于他而虽没好处,可对梁氏来说,却是很有助益。

  他们兄妹本就为梁氏那点子算计的心思而来,梁燕娇在这件事情里尚不能把自己摘干净,何况梁时。

  她语气比之先前更沉三分,也多少带了些厌烦:“表哥既知道我是去李家的,也知道李大姐姐今晨见过燕娇姐姐,此刻在这儿见到我的马车,难道聪明如表哥,却猜不出,我已然安抚好了李大姐姐吗?若说同李家太太赔礼,那就更是没有必要。”

  她冷哼着,那一声分明从鼻子里硬挤出来,再重重的砸到梁时脸上去:“表哥虽不到内宅去请安走动,但内宅院里的事,表哥恐怕一清二楚吧?”

  她如此反问了一声,却也没想等梁时给她答案,原就是心知肚明,是以又接着往下说:“李家太太前几日登门,我阿娘再三的解释,这事儿早就过去了,谈何生出隔阂?大哥是我的亲大哥,难道我会害他?要是安抚不好李大姐姐,我这样轻易就离开李家?生出龃龉,又是从何说起?”

  温桃蹊勉力稳着自己的情绪,尽可能不叫梁时察觉出她眼下的心绪波动,深吸口气,顿一顿:“表哥说去赔礼,真要想赔礼道歉,觉着是燕娇姐姐年幼无知,造成了这样的误会,那出事时,就该回禀了我阿娘和三婶,领着燕娇姐姐,堂堂正正的登李家的门,将事情原委与李家太太一一禀明,并不至于叫李家太太从旁出知晓,再去质问我阿娘,更不至于有了今日李大姐姐找上燕娇,后又向我求证此事!”

  车厢侧边的那面小帘子,终于被撩开来。

  温桃蹊露出半张脸,肃着面皮,委实算不得和气。

  她平静的望出去,正好同梁时四目相对。

  梁时没说话,她亦没有挪开视线。

  须臾她嘴角往上扬,却正经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误会之所以被称之为误会,是因它发生的本就不合时宜,也原可不必发生,从根本上来说,是能够避免的。这世上的误会,有些是无心铸成,可有些,却本就是有意为之。今日既见了表哥,你是燕娇姐姐正头亲哥哥,我也想问问表哥,燕娇姐姐同我大哥生出的这场误会,算是无心,还是有意?”

  梁时脸色登时变了。

  这丫头何止是伶牙俐齿,分明牙尖嘴利。

  “自然是无心。一家子亲戚,住在一处,谁难道存了坏心思,搅着家宅不宁吗?”他沉声,也冷着脸,“三妹妹这话未免难听了,便是你父兄,也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

  “我年轻,原比燕娇姐姐还小一岁,不懂事儿,说错了,表哥也别同我计较。”

  她语调往上一挑:“既不是存心的,那我以为,既过去了,大家都不要再提,才是正经道理。误会嘛,本来就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哪里有往大了闹的道理呢?表哥心疼燕娇姐姐,难道不是最该想将此事揭过不提的?总不至于还要四处走动,到处宣扬,弄得尽人皆知,表哥才满意?”

  说起人尽皆知,梁时眼前立马就浮现出了林月泉那张脸。

  他倒是想遮遮掩掩了,可那块儿遮羞布,真是不知是谁先扯下来的。

  他低头看着温桃蹊那张精致的小脸儿,倏尔笑了:“三妹妹说得对,你年纪虽小,有些话说的也的确不好,但这话却是对的。我想息事宁人,对大家都好,自然了,对燕娇尤其的好,可四处宣扬,弄得外人都知道了,实在不知是谁在背地里散播出去的。”

  温桃蹊也想起林月泉来。

  看样子,梁时是打算把这笔账,记在他们长房头上?

  她眼珠子一转:“那我就不知道了。”

  温桃蹊眼见着梁时嘴角抽了抽。

  他大约没想到,她小小的年纪,却这么不好说话?没能恶心到她,反倒自己惹了一身骚。

  “我只知道,我阿娘从知道此事,便气愤恼怒,可就是再生气,连剪了那络子给三婶送回去,都是打发知云姐姐悄悄地,一向背着人,生怕闹起来。不过后来三婶发落底下嘴碎的小丫头,可是一点儿不留情面,一个个的都赶去了庄子上。表哥要问是谁散播出去,到处与人说嘴,不如……不如去问问三婶?那庄子到底是三婶的陪嫁,管事儿的也是三婶娘家带来的人,或者表哥亲自去一趟,问一问是不是哪个小丫头嘴上不严实,再不然,叫赶出了府去心里怨恨,故意拿了这事儿到处说也未可知。”

  她下巴往上一挑,气势上是半点也不落下风:“我知道表哥想什么。无非觉得是我们长房宣扬,咽不下这口气,在扬州城里败坏燕娇姐姐名声,反正闹开了,李家那里我们自有说辞,一句误会,全都能解释的通,大定都放了,悔婚是不可能的,李大姐姐心里再不受用,也要嫁进门,等成了亲,日子长久的过下去,也总能过出个夫妻和睦,顺遂平稳。至于外头人,眼下议论起,无非算是我大哥一桩风.流韵事,过上几个月,也没人再提,便是说,也不过玩笑着就过去了。可燕娇姐姐的名声,就太难听了——”

  温桃蹊脑袋一歪,噙着笑打量他:“我说的对吗,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