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九十八章:暗查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98章暗查

  陆景明说的隐晦,没把话挑到明面儿上讲,但意思表达的再清楚没有,真正就是三分意七分。

  温长青不大愿意扯谎骗他,他既这样问了,那必是心中认定了,不然不会说出口来。

  只是没影的事儿,且当年和苏家一桩旧事,过去了这么些年,早就是说不清的了。

  他不想撒谎,更不想跟陆景明说这些。

  人家说家丑不可外扬,于他而,虽不觉得那是什么家丑,可牵扯上恩怨仇恨,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

  是以温长青把眉眼一垂:“有是有,但没影的事儿,说那么多做什么。”

  他倒坦然。

  陆景明眉头动了两下,其实是有什么话到了嘴边的,生生咽回去罢了。

  他点着石桌想了很久,那才开始下刀雕刻的鱼跃龙门的玉佩就那样摊在石桌上。

  那料子原是块儿上好的翡翠,往左上角靠拢的地方又有一抹浓翠,阳绿的颜色极正,他打算拿来做鱼的眼。

  现下突然没了兴致。

  玉佩拿在手里把玩了须臾:“我换个鱼水情浓的样儿,雕好了送你做新婚贺礼吧?”

  这话题扯的实在也太快了,温长青一怔,差点儿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味儿来,脑袋里闪过大大的疑惑。

  这玉佩,是从他们温家送出去的,他也好意思再送还回来?

  且鱼水情浓……那是个什么东西!

  温长青面上一时臊得慌,拧着眉斥他:“胡说什么。”

  “你现在叫我雕了玉佩给他送去,我横竖觉得别扭。”他又叹气,“不管当年他来扬州时有没有骗过我,我却是真心实意的待了他几年,可长大了,他好像面目全非,生出这样的事……反正心里也不是滋味儿,但我刀都动了,总不能叫我撂开手扔着吧?你大婚之日也不远,送你做新婚之礼,不也挺好的?”

  温长青眼角越发抽动的厉害,实则隐忍着:“说起来我还没问你,你们两个少时那样要好,如今我同你说起这些,你倒不为他分说一二?你就不怕是我多思多虑,错怪了人家?”

  陆景明叫他问住了。

  总不能告诉温长青,他一早就知道林月泉心怀鬼胎,只是两头都是他的朋友,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既劝不动林月泉,也不知如果说与温家知晓吧?

  他抖了抖肩:“你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种事情,咱们两个又不能去质问他,便真是他背地里做下的勾当,你去问,他只推说从外面听说的,到时候反说是你们家的丫头们嘴碎,传出去,给人知道,他半道儿听来,他至多是嘴欠,拿来挑衅打趣梁时,你能奈他何?”

  温长青觉得怕没那么简单。

  林月泉究竟是安插了眼线在温家,还是从外面听来这样的闲话,陆景明又怎么知道?

  不过陆景明这话说出口,他就不好再多问了。

  他一眼望过去,人家是真心实意信任他的,他反倒疑神疑鬼,实在不是君子行径。

  故而他敛了心神:“不过你这话倒提点了我,这事儿总要好好查一查,家里有内鬼得揪出来处置了,可要不是内鬼,是丫头嘴快,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这样的奴才,家里也是留不得的。”

  他一面说着就站起了身来,眼神一瞥,又触及那块玉,头皮一紧:“我妹妹送来的玉石料子,你随手雕个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样,再反手送给我,就算我的新婚之礼了?你想的未免也太好,这礼你送了,我可是不收,趁早别费这个工夫,正经想想给我备下一份大礼吧你。”

  陆景明听完就笑了,却不起身送他,反而催了他两句:“你可快走吧。黑着一张脸到我家里来兴师问罪一样,说完了话便又同我讨礼物,我不骂你,那是我修养好,你别蹬鼻子上脸啊,赶紧走赶紧走,我连送都不会送你一步的。”

  温长青知道是玩笑话,背着手随着他笑了两声,才迈开长腿走远了不提。

  陆景明把那玉佩又摸了一把,眼神倏尔沉下去。

  好一个林月泉,竟是要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

  陈年旧事是再难查到踪迹,可他忍不了被人从头骗到了尾——他真心实意拿林月泉当朋友,年少时为他出过不少的头,被父兄责骂,甚至挨过好几顿的打,结果林月泉还真是带着目的接近他,一骗就是快十年,再相见,一封书信,又将他狠狠利用一顿。

  笑话,他可不是温家人,有那么好的脾气。

  陆景明咬着后槽牙叫了声明礼。

  明礼像是一直都躲在远远的暗处,不露面而已,这会儿听了他叫,才现身出来。

  陆景明也不看他,只是吩咐:“你派些人到福建去,打听打听十六年前闹饥荒的时候,情形是什么样的。我记得林月泉说过,他家原先在泉州的平潭县,县里有个长乐街,我倒想知道,那长乐街上姓林的人户,究竟是不是一家子在荒年都死绝了,只留下一个五岁的儿子,艰难长大!”

  明礼看他面露凶狠,实在少见,犹豫了下:“您刚才怎么不把这些告诉温家大爷呢?这事儿既是温家起的头,您也并没意替林公子隐瞒,摊开了说,倒也该叫温家派人去查探一番才好,万一回头再叫温家大爷从旁处知道,您今日实则对他有所隐瞒,怕人家心里要生出隔阂来的。”

  “他不是那种人,即便将来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我对他有所隐瞒,他也对我有所隐瞒,你真以为事无巨细,无话不说,才是真朋友?”陆景明掀了眼皮斜过去一眼,“等真有一天什么秘密都没有,那也就处不下去了,非要有所保留,这交情才能长久。”

  明礼不懂,他只是觉得,既然真心相交了,这样的事情何苦隐瞒呢?

  人家来问林公子的祖籍,八成还为了别的事儿,就是他主子口中说的仇家,然而那是温家家事,人家不说,无可厚非,可林公子家住何方……他主子分明一清二楚的,却只含糊其词的说了个福建一带。

  明礼低叹:“您虽这样说,可我瞧温家大爷那样,这事儿是很要紧的……”

  “就是因为看他那样紧张,我才叫你派人到平潭县去打听。”陆景明站起身来,把那玉佩揣进了袖口里,“林月泉当年如果没骗我,自然不必再跟泽川提起这些,他若真是骗了我,我查清了,再去告诉泽川,也是一样的。我现在告诉他,也只不过是叫他派了人与我一同去查问林月泉底细,有什么区别吗?”

  他一面走,一面又说:“温家像是多事之秋,我今日才知他家内宅还住了个这样厉害的姑娘,只怕有的闹呢,我查跟他查既没区别,告诉他叫他烦心?”

  明礼啊了一声,拍了拍脑门儿:“我刚才也听着,梁家那位八姑娘……温家大爷不是说,都是误会一场吗?”

  陆景明脚步一顿,恨铁不成钢的回头看他,又啧声,想了半天,啐了他一口:“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原以为你大有长进,结果你跟我说这个?”

  明礼叫他说愣住了:“那不是温家大爷说……”

  “这误会真是巧,梁八姑娘小小的年纪,身边伺候的人未免太不小心。她在湖州梁家是受万千宠爱的,住进了温家三房,在她亲姑妈的手下,却出了这样的岔子,连她的清誉都险些连累了,她还真是可怜,竟也不知是底下的丫头怠慢了她,还是她嫡亲的姑妈没拿她当回事儿——”

  陆景明娓娓道来,话说的很慢,人也走的极慢:“泽川提起她,眼中分明闪过嫌恶,这误会多半是有心为之,你且瞧着吧,热闹的还在后头呢。”

  这里头弯弯绕绕的,明礼听的一愣一愣的。

  他这么多年跟在他主子身边儿,真是学了不少的本事,心眼子也渐长了,可要说内宅里的这些事,他实在不行。

  陆景明别的没有再多说,明礼自然也不会追着他问,听过了,放在心上了,也就过去了。

  横竖那都是人家温家宅门里的事,同他们并不相干,且主子既说不妨事儿,那大约就是真不怕温家大爷知道了会同他翻脸,是以收了声,也不再提了。

  却说温长青那头一路回了家去,把几次与林月泉见面的点点滴滴又细想一番,实在找不出蛛丝马迹来。

  陆景明有一番话说得很是不错,这种事情不可能拿去问,问了人家也势必不会承认,傻子才会坦白说,就是在你家里安插了眼线。

  只能暗中查了……

  可他又不免心惊。

  明面儿上看着,林月泉是初来歙州,也处处都透着客气和善,可他竟有那么大的本事,在温家宅门里安插人,且那内鬼……

  温长青一路想着,人就已经在上房院外了。

  他猛然回神,其实有些犹豫,可偏巧了赵夫人今日叫人挪了春藤椅在院中,一边晒太阳,一边拉了温桃蹊来做针线活儿,打算给温长玄赶身衣裳,只等他回了家来,便能上身。

  赵夫人一眼看见了他,他就再没有转身离去的机会了。

  那念头在他脑海中再三坚定过,横下心,还是决定告诉他母亲。

  赵夫人心情不错,温桃蹊陪在她身边儿,小.嘴儿抹了蜜一样,把她哄得七荤八素的,一味的高兴。

  可大儿子的脸色阴沉沉,分明是有心事的样子。

  她拢了拢眉心,先前那股子高兴的劲儿也淡了些,把手上的活计撂开了,针线也一并放回小箩筐去,给知云递了个眼色。

  丫头会了意,给温长青挪了圆墩儿过后,就领了院中站着伺候的丫头们一并退远了去。

  “你从哪里来?”他才刚坐下去,赵夫人便已问出了声。

  温长青侧目先去看温桃蹊,温桃蹊眨巴着眼睛冲他摇了一下头。

  她都没有摇第二下呢,赵夫人咦的一声,拍她手背:“你知道你哥哥出门是上哪儿去了?”

  温桃蹊脖子一僵。

  温长青深吸口气:“我从陆家回来,她是知道,但有些事儿她不晓得,阿娘不用问她的。”

  赵夫人也没多想,连声哦着应了,看他那副神色,便又问:“你有话要回我啊?”

  他不假思索的说是:“家里只怕有了内鬼了。”

  赵夫人眉心突突的,叫他这话唬的不轻。

  好好的家宅,什么叫有了内鬼?

  她一向治家算严的,更自问是个有手段的,好端端的……

  “这话是从何说起?好好地,说这样没头没尾的话,你从陆家回来,就来我屋里说这些,你别是跟陆景明说过什么,才来回我的吧?你拿家里的事情跟外人讲了?”赵夫人面皮也肃起来,眼底的慈爱一点点的消失了。

  温桃蹊其实也是惊讶的。

  看来大哥去见过陆景明后,反而更笃定了林月泉有问题,且那件事,真就不是陆景明透漏给林月泉的,所以就只能是林月泉在他们家里安插了眼线,时时探听内宅的事情。

  可她看她阿娘像是个生气的模样,想着近些时日实在事多,她没少生闲气,总是大动肝火,对身体委实无益,于是赶忙先劝:“大哥又不是那样没分寸的人,您别忙着生气,定一定,好歹先听大哥把话说完呀。”

  赵夫人冷眼看她:“你也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跟你大哥一起瞒着我,不告诉我,是吧?”

  得,她规劝了两句,反引得她阿娘矛头冲着她来了。

  不过两个人挨骂,也好过一个人受罚,他们兄妹二人有商有量的办事儿,阿娘反而不好生什么气。

  温桃蹊软声儿叫阿娘,去拉赵夫人胳膊:“也不是说瞒着您,就是跟大哥合计过一场,想着先弄弄清楚,不然弄错了,白惊动您一场。您可别这样生气,不然往后有什么事儿,我们可都不敢告诉您了,你想啊,即便是我年轻不懂事儿,撒野胡闹,难道大哥还不懂事儿吗?您什么时候见大哥跟着我胡闹过,他来回您,您怎么先要生气呢?话都不听我们说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