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一百四十二章:误伤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42章误伤

  “事儿倒也算不上……”

  温桃蹊声儿糯糯的,偷偷看她一眼“今天陪着表姐去逛永善坊,遇见了陆掌柜,表姐她……”

  她抿唇,收了声。

  李清乐眉目一凛“锦欢是看上了陆掌柜?”

  她果然快人快语的。

  温桃蹊反手摸鼻尖儿,另一只手却不自觉得压在了胸口。

  李清乐看她古怪得很,去捉她小手“不舒服?”

  她摇头,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可能下午回来倒头就睡,有些睡过了头,闷得慌,没事儿。”

  李清乐自然不疑有他,便又问她“你来找我,是因为锦欢不大规矩,但你又不知道该怎么同母亲开口吗?”

  要说不规矩,倒也谈不上……温桃蹊心里不愿意替杜锦欢辩解,反正她的确有那个心思,可是李清乐的脸在眼前,她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怎么能污人清白?

  于是她深吸口气“表姐只是说,等到下次陆掌柜到府上来,叫我领了她,偷偷地去看上一眼,她很好奇,陆掌柜生的何等样貌,又是怎样的风采。”

  没见上面儿?

  “今日不是见过了吗?”

  温桃蹊别开眼“表姐那会儿去挑首饰了,没见着,后来是陆掌柜身边伺候的明礼来回话,我提了陆掌柜一句,表姐才问了些话,说了这些。”

  陆景明是名声在外的,只是李清乐对他无感,也从来不关心而已。

  自己家里那个傻妹妹,又是成天只晓得吃喝玩乐的一个,从小最喜欢的是追在温长玄的身后,一口一个二哥哥的,倒像是她嫡亲的兄长。

  后来歙州城中来了一个陆景明,她听外头人说起来,都是赞不绝口,本以为自己的傻妹妹也会巴巴的凑上去,可不成想,非但没有,她每每提起来,还有些不屑,总觉着陆景明是比不上温长玄的,那些名头,不过都是旁人吹嘘出来的而已。

  是以这几年下来,她倒也没觉得陆景明有多出色,多不同。

  如今杜锦欢连面儿都没见过,就生出这样的心思……

  “难道她来歙州之前,就已经晓得陆掌柜的名头?”李清乐眉心一拧,冷然问她。

  温桃蹊一顿,啊了声“表姐说,她在益阳的时候,就听人说起过,旭表哥也跟她提过陆掌柜,所以她早就知道……”

  话音骤然顿了“她总不能是为了陆掌柜,跟来歙州的吧?”

  李清乐的脸色不好看,温桃蹊一眼望去,她满脸写着冷漠。

  她突然想起了梁燕娇。

  那事儿虽然看似解释清楚了,但于李清乐而,始终是她心里的一根刺。

  温桃蹊抿唇,搓着手“大嫂,这都是咱们的揣测而已,也许表姐只是突然听我提起,起了兴致——我来找大嫂,也是怕她一时错了念想,我是没法子劝阻的,她也必定不肯听我的,可又不敢去跟阿娘说,只能来找大嫂商量商量。”

  李清乐回过神来,在她肩头拍了一把“陆掌柜要真的进府来寻你大哥,你只当不知道,不必带她去,她要自己偷偷跑去,便再说。眼下又没什么,贸然去同母亲讲,给姨妈知道了,怕要觉得咱们轻看人家,伤了情分。”

  看样子,李清乐是有了主意了。

  她乖巧应下来“那我知道了,这些日子我也会多留心表姐一些,免得她错了主意,真的冲撞了陆掌柜,反倒不好。”

  其实温桃蹊本来想多劝两句的。

  可既然她来昌鹤院找李清乐,那自然李清乐说什么,她听什么便是,只是平日里更多留心些,省的杜锦欢真的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丢了一家子的脸面,也就是了。

  是以她乖巧应下来后,又答应了不会同外人随口说起,同李清乐又寒暄过一阵子,这才从昌鹤院中与李清乐分别,领了丫头出门去。

  从昌鹤院的月洞门下走出去,约莫有一箭之地,天色的确是暗了,宅中各处掌了灯,就着月色,连翘叫住她,说是温长玄他们回了府中。

  温桃蹊算算时辰,其实这会儿过去不大合适了,可是吴闵嘉的事情,她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多耽搁,于是领了丫头转了方向,朝着温长玄的院子去。

  温长玄在外头是吃了酒的,不过他酒量一向好,便是贪杯,也不会轻易醉过去。

  伺候的丫头们煮了浓浓的茶,也备了醒酒汤,又去准备了沐浴的热水,要伺候他沐浴更衣,好舒坦松泛些。

  灵芝进门回说三姑娘来了的时候,温长玄正揉着眉心解乏。

  一听温桃蹊来了,忙叫丫头又取了外衫,随意套上,才叫把人领进门来。

  温桃蹊一进门,嫌弃的拿手掩鼻“二哥这是吃了多少酒?我一进门,这酒气简直要把我熏死了。”

  温长玄本来正起身,想往她跟前去,一听这话,索性又坐回去,随手指了指离他远些的玫瑰椅“今儿文英楼里的戏不错,高兴,就多吃了几杯,没想着你这时辰还会来找我,去坐远些。”

  温桃蹊撇嘴“这么大的酒气,我坐的再远也闻得到。”

  她嫌弃的嘟囔着,人却很老实,乖顺的往他先前指的地方坐了过去,才侧目去看他。

  温长玄面颊微红,合着眼,指腹仍旧按在眉心,整个人看起来并不多舒服的样子。

  她无奈叹气“我也是个贪杯的人,却只是图新鲜罢了,你这样子吃酒,难受的不还是自己吗?”

  她一面念叨,又去叫灵芝“没给二哥备醒酒汤吗?”

  灵芝蹲身说已经伺候着吃过一碗了,温长玄听来直摆手“不妨事,就是再吃两碗,也就这样了,你说你的事儿,我清醒着呢。”

  他倒是清醒着,就是这样子叫人看了实在难受。

  温桃蹊不想再说,不想打扰了他休息“算了,我明天再来吧,你还是洗了澡快去睡觉吧。”

  她说完起身来,作势要走,温长玄腾地站起身,三两步追上前,钳了她的手腕,却没使劲儿“你要没有要紧事,也不会这时候来找我,快说你的,我挂心着,反倒睡不着。”

  温桃蹊身形顿住后,他便十分的自觉,松开手,退了好大一步。

  她抬眼看他,不免又想笑。

  有这样的哥哥,她是个有福气的,奈何从前她自己不惜福,把一辈子的好运道,亲手断送了而已。

  她踢了踢裙摆,低下头“今儿吴秀仪来找过我,想邀我与她一道去妙法寺,我打发了,叫她跟着阿娘和大嫂一起去的,但我听她话里的意思,来邀我,应该不是她自己的意思,是她哥哥叫她来的。”

  温长玄手指一顿,睁眼看去“吴闵嘉?”

  他语气冷然,温桃蹊听得出来。

  他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吴闵嘉,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以前小的时候,大家一处进学,吴闵嘉很喜欢跟在她身后,事事殷勤,二哥为这个不喜欢他,还打过他两次。

  等长大一些了,二哥是个混世魔王,吴闵嘉偏是个温润公子,两个人性子不和,处不来,谁也看谁不顺眼,再为着小时候的事,二哥越发不喜欢他。

  她点头说是“我本来没多想的,上回喜宴,他帮我解了围,也没多跟我说一句话,很是守礼,我想着,他是正人君子,很有规矩的一个人,总不会乱了分寸,错了主意,但今天吴秀仪突然来邀我,我思来想去,恐怕有什么不好。”

  温长玄的脸色彻底黑了“跟大哥说了吗?”

  温桃蹊摇头说没有“大哥陪着阿娘和大嫂去的妙法寺,我从大嫂那里过来的,听大嫂说,外面有要紧的事情,大哥陪着回了家,就又匆匆办事去了,一来我没见着大哥,二来他忙得不可开交的,我也不想拿这样的事情去烦他,便想着你在家,同你说也是一样的。”

  她说完看他面皮紧绷,鬓边青筋凸起的模样,欸的一声忙又添两句“你从小和吴闵嘉是不对付的,我也犹豫过,可这事儿我不知道还能跟谁说,二哥,你可别一股脑跑去找人家麻烦啊。”

  “我别去找他麻烦?”温长玄咬牙切齿,几乎一字一顿的反问她,“他帮你解了一次围,算他念着从小的情分,然后呢?他还敢教唆他妹妹来邀你出门?我看他是这些年没挨过揍,皮痒的很!”

  他像是立时就要冲出门去的,温桃蹊心下一紧,整个人拦在了他身前。

  他虽然没吃醉,可是酒吃多了,酒气正在劲头上,泛起糊涂来,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的,更何况他从来都是不服管教的一个人!

  温桃蹊上手去推他,攥着他的胳膊不叫他动。

  温长玄怒火中烧,一时手上没了分寸,力道大了些,猛然把人给推开了去。

  灵芝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温桃蹊便跌坐在了地上。

  她吃痛,嘶的倒吸口气,把手掌反过来,低眼看,擦出一片猩红。

  灵芝哎哟一声,赶忙上去扶她,又叫松芝快去取药“好姑娘,快起来,我给姑娘上药。”

  温长玄被她手掌上的血迹刺痛了双眼,也冷静下来,讪讪的站在那里,想上前,又愧疚“我不是故意推你的……”

  温桃蹊疼的眼眶都红了,包了一眼眶的泪,可一滴也不掉下来。

  她身娇肉贵,打小若磕着碰着,能嚎上半天,再大一些,学会了我见犹怜那一套,发觉受了伤,用这招,父母和兄姊都格外怜爱,她能得的好处不少,也确实因这样而搜刮了不少名贵宝物到小雅居中,是以再三的用,得心应手。

  她手上是真的疼,灵芝替她擦拭的时候就更疼,她咬着下唇“我还能跟你说什么,自然你不是故意的,可怎么就不肯听我说话,我怕你去找人家麻烦,拦一拦你,还要平白受这一场罪。”

  温长玄挠着后脑勺“你别哭啊……这样,上回你不是看我那块儿玉佩很喜欢吗?我送给你,你一会儿带回去,我给你赔礼,成不成?”

  温桃蹊眼皮跳了跳,掀了眼皮去看他“那你听不听我说话?还去揍吴闵嘉吗?”

  他哪里敢拧着她的意思来,忙不迭的摇头说不去了“你且说你的,我听着呢。这手疼不疼?”

  他看着灵芝替她擦干净伤口的血迹,松芝又取了药膏,乳白色的药膏覆盖上去,猩红倒是不见了,可他不大放心“不然请小秦娘子进府来看看,这么着行不行啊?”

  温桃蹊噗嗤一声笑出来,眼泪都没擦干呢,又哭又笑的。

  他自己是在外行走,总会不经意受伤的人,她这点小伤,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偏他这样紧张。

  温桃蹊笑完了,又板起脸来“二哥,你这些年在外行走,也是这般莽撞的吗?”

  妹妹年纪小他许多,是家的掌上娇,说这话,却端的不一样的老成,弄得他一阵羞臊,掩唇干咳“这不是莽撞,是事关你,我一时气糊涂了而已。”

  他把眼神挪到别处去,也不再看她“他从小就是个不老实的,年纪大一些,总算安分了几年,如今却又生出不该有的心思。你是闺阁中的女孩儿,名声何其重要,岂能叫他败坏了去?”

  “可二哥要是真的打到吴家去,岂不是没有的,也成了有的?”温桃蹊失笑摇头,“我便晓得二哥知道了,会生气,所以才再三犹豫,不知该不该说与你知。眼下好了,我手也伤了,也总算不怕劝不住你了。”

  她是开玩笑的,温长玄心里却难受。

  他最偏爱这个妹妹,却失手弄伤了她“你又不叫我去打他,也不让我去问他,那告诉了我,是想做什么?”

  “打是不能打的,提点总能够吧?”

  灵芝替她上好了药,又包了小小的纱布在上头,她把手抽回来,站起身,因比他矮了一头,只能仰着脸看他“我便是怕他生出别的心思,实则我对他疏远淡漠,他很该明白。我自己的事,总是要我自己多操心些的,我怕他仗着从小的情分,打我的主意,而我实在不想叫他打我的主意,二哥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