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一百五十八章:坦白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58章坦白

  事情闹开了,已经选择不留情面了,小赵氏自知再奢求不了什么,只能灰头土脸的离开。

  赵夫人一句话都不愿意跟她多说,让底下的丫头送了她回她自己的院子里去,又吩咐了人,单盯着她,看着她收拾行李。

  李清乐虽然觉得这样子太难看了,可想想杜锦欢做的那些事,自然也就不说什么。

  温长玄看赵夫人还是生气的,怕她把那口气憋着,就叫知云去煮安神的汤药,另在室内点上了安神的香。

  赵夫人揉着眉心:“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没有外人在,你们总应该跟我说清楚吧?”

  温长玄抿唇,转头去看温桃蹊,什么都没说。

  温桃蹊缓了口气:“本来也没想瞒着阿娘的,说实话,是大嫂去找的我,说听见姨妈跟您提起来表姐的婚事,想让您去跟祖母说,请祖母出面,替她保媒,所以大嫂才借故辞出来,让我来跟您把事情摊开了说。”

  赵夫人的手一顿:“所以你本来是要来跟我说坦白这件事,却刚好碰见了你姨妈在,她又上手去碰你,你装模作样的,叫我发现你手臂伤了?”

  她乖巧点头,瓮声说是:“原本不应该跟阿娘使心眼子,但刚好就是碰见了,我那会儿心思一动,想着跟您直说,好像不如这样子好,毕竟姨妈也在的,我直截了当的说了,她必有许多话来堵我的口,借着她碰了我伤口,再说出这些话,反而好一些。”

  这些都不是顶要紧的。

  耍心眼子算什么,何况这点小伎俩,在赵夫人看来,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心眼子,要换了是她,她也不会在方才的情形之下直白的说。

  可是说了这么一车的话,她还是不知道事情的起因。

  她招手叫温桃蹊近前,等丫头靠近了,在她身侧坐下去了,她拉了温桃蹊的手:“那你再跟我说说,锦欢为什么要害你?”

  温桃蹊小脸儿一垮,眉眼耷拉下去:“表姐喜欢陆掌柜。”

  赵夫人正摆弄她手腕上那只羊脂白玉的镯呢,猛然一顿:“她喜欢陆景明?那跟你有什么关系?”

  这些话她是不太好意思说出口的。

  温长玄大概是看出来呢,便顺势把这话给接了过来:“陆兄他对桃蹊……”

  他支支吾吾的,就没说出后头半句话。

  赵夫人心头一紧,低头又去看乖顺的窝在她身侧的小女儿:“什么时候的事?”

  温桃蹊吸了吸鼻头:“我也不清楚,反正就是这样了。”

  温长玄拿不准赵夫人的心思,也怕她为这个再动气发作一场,便赶在赵夫人开口之前,先拦了两句:“她的确是不知道,最早那会儿,陆兄跟我提过一句,跟大哥可能也提过几句,但后来大哥几次追问,我也问过,他都不承认,直到前段时间……”

  提起梁家的事情,他总有些小心翼翼的,怕再勾起温桃蹊的伤心事。

  于是他顿了下:“前段时间不是在梁家闹得挺不愉快吗?陆兄才亲口承认了他的心思,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会把吴二一顿毒打,这事儿后来我跟大哥说了,想让大哥说说他来着,不过没告诉桃蹊。”

  赵夫人越听越是头疼:“那后来桃蹊又是怎么知道的?不对——”

  她反问了一句,当下反应过来什么,面色一沉:“锦欢看上了陆景明,但陆景明心里装着的是桃蹊,所以锦欢怀恨在心,嫉妒桃蹊,才先用热茶烫伤她,又在外散播谣,毁桃蹊的名声,是这么回事?”

  温长玄点头说是:“这事儿说来也很简单的,那天陆兄来找大哥,锦欢不知道怎么回事,偷偷跑到了大哥书房外,也就那么巧,偷听了大哥跟陆兄说话,知道了这件事。大哥那会儿就看出了锦欢的心思,提点了她两句,想劝她收收心,别把心思放在陆兄身上,但她大概觉得……觉得大哥是偏心桃蹊,才那样说她,因此记恨起桃蹊来。”

  赵夫人呼吸一滞。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在她看来,她女儿自然是千般万般的好,一个杜锦欢,算得了什么?也敢因为这样的事情而记恨她女儿?

  “怪不得她会用桃蹊送她那支金簪去买通外面的泼皮无赖。”赵夫人声音清冷,眉头紧锁,“但你们未免也太放肆,这种事情,居然也敢瞒着长辈们吗?”

  素日里和善的人,端足了气势,也是颇吓人的。

  温桃蹊打了个激灵:“阿娘别生气。”

  她声儿哝哝的,听的人通体舒畅,赵夫人做了深呼吸状:“她又是什么时候看上的陆景明?”

  这温长玄就不得而知了。

  于是他摇头,可他刚想说不清楚呢,温桃蹊一抬头,打了岔:“我估摸着,她早在益阳的时候,就很中意陆掌柜,今次到歙州来,我先前还想过,她就是奔着陆掌柜来的,只是不敢跟姨妈说,才把那点心思都藏在心里。”

  赵夫人反手拉开她:“她跟你说过?”

  温桃蹊抿紧了唇角,起先点头,旋即又摇头:“没有明着跟我说过,但之前我们在外头闲逛,玉器铺子里偶遇陆掌柜的时候,说过几句话,表姐那会儿没见着陆掌柜的面儿,就跟我提了两句,说改日陆掌柜进府找大哥,让我领她去偷偷的看一看。我想这太不成体统,但怕伤了她的面子,不好当面反驳,私下里就告诉了大嫂,这些天也一直都防着她,就不知道那天她怎么偷偷跑到前头去的。”

  原来这里头竟有这许多她不知道的事。

  一股子无力感油然而生,赵夫人看着一双儿女,竟恍然生出孩子长大了,再用不着她来操心的感觉。

  她不得不承认,李清乐是个很不错的儿媳,自从李清乐掌家以来,小打小闹虽然也有过,但她这个年纪,已经做的相当不错,就连上次后厨上的那件事,她提点了几句,也生了一场气,李清乐不也料理的干干净净了吗?

  她想,往后的日子,她也就只需要替小儿子和这个女儿操操心,再往后,就只等着含饴弄孙,享清福了。

  但突然有一天,发现孩子们瞒了她这么多事儿,心里还是泛起酸楚。

  温桃蹊瞧见她眼角眉梢的难过,忙往她身边儿靠拢:“我们只是不想让阿娘操劳,更不想叫阿娘担心。姨妈住进来之前,您就一直心神不宁,我想着,好不容易这些日子您清闲了,日子过的舒舒服服的,我和哥哥们都陪在您身边,这些乱七八糟的烦心事,真不想说给您听。”

  李清乐见状便跟着一起劝起来:“也是我们年轻历练少,实在没想到这些小事儿积攒起来,到最后,闹成这个样子,还伤了桃蹊。原来只想着,不叫锦欢做的太出格,她小女儿家的心思,时日久了,也就渐次淡了,翻腾不出什么花儿来,我多盯着她一些,也不妨事儿。”

  可这些,从来都算不得小事。

  无论是杜锦欢喜欢陆景明,还是陆景明看上了桃蹊,牵扯到男女情爱一事,于赵夫人而,怎么能算是小事?

  是以她脸色不大好看:“有人惦记着咱们家未出阁的姑娘,你觉得,这是小事?”

  李清乐本来是想劝一劝的,可她说这话的时候,也实在没想那么多,一个不留神,反倒叫赵夫人抢白回来。

  她面上羞臊,掖着手低下头,一句话都不敢反驳。

  温桃蹊见她这样子,怕赵夫人把怒火和怨气全都发泄在她身上,便撇嘴撒娇:“可我最开始的时候,也觉得是小事的呀?况且大嫂也并不知道陆掌柜他对我……”

  她欲又止,一笔带过:“阿娘要责骂,倒不如把大哥叫来,你把他好好骂上一顿,这可不干大嫂的事儿。”

  赵夫人是有气,但也真不至于为这个就非要责骂谁。

  事情至此,总算是告一段落,过去的,也都过去了。

  杜锦欢离开了歙州城,自然就不怕她再兴风作浪,且她一定会把这事儿告诉娘家和弟弟,杜锦欢今后婚配如何,凭她自己的命数了。

  赵夫人长舒了口气:“算了,反正现在已经这样子了,我再骂你们,你们心里还要不服气。到底你们如今都大了,主意大得很,遇上事儿,也不愿跟我说,自己私下里就处置料理了,也不过是,等真的有一天,你们拢不住了,才闹到我跟前来,叫我替你们收拾烂摊子罢了。”

  她一面说,一面又去揉温桃蹊的脑袋:“你年纪还小呢,前头几个月亲家太太提起你的婚事,我还说要多留你几年,陪在娘身边儿不好吗?”

  温桃蹊面颊泛起红晕,可心里越发紧张:“阿娘,我没那些心思的,您别往我头上赖呀。”

  “你说没有,那就没有吧。”

  赵夫人无奈摇头,又揉了她两把,才打发她跟李清乐出去。

  温桃蹊有些不服气,支开了她,分明另有话要跟二哥说,她隐隐能感觉到,阿娘要说的事情,一定跟她有关系。

  但李清乐拉了她告礼,又拽着她出了门,非是不叫她在屋里多听。

  一出了门,下了垂带踏跺,走出去没有三五步,她奋力抽回自己的手:“大嫂拉我做什么呀?”

  李清乐看她反身要回去,忙又去抓了她手腕:“母亲既然有话要单独跟长玄说,你杵在跟前,母亲也不会说了。今天闹了这么一出,母亲这会儿看着是没什么,但心里指不定如何憋闷,你叫她跟长玄说说话吧,真要是想知道,你回头去缠长玄,叫他说给你听,他还能不告诉你的?听话,跟我走。”

  温桃蹊这才收住了脚步。

  这话有道理,她留在屋里,阿娘又不肯说,她走了,二哥听完了,回头她去缠着二哥说给她听,不也一样的吗?

  她脸上这才重新有了笑意:“那也好,我跟大嫂回昌鹤院去,你叫照人去盯着杜锦欢收拾东西,我本来很想亲自去,但一想到她干的事情,我心里就膈应,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但这个威风是不能不逞的,阿娘打发了人去盯着,我也要——叫照人和连翘一起去,就是要告诉她,这里是温家,是我的家,我要她住她能住,我不要她住,她就只能收拾东西灰溜溜的走人!”

  李清乐拿她没办法,这话听着像是孩子赌气,也有些落井下石的意思,可听着就是叫人那么喜欢。

  这才该是温桃蹊该有的样子。

  她心下松了口气,拉了人一起回昌鹤院,又一面吩咐照人跟着连翘去盯着杜锦欢母女,余下一概不提罢了。

  却说赵夫人那里单留了温长玄一个,反倒弄得他坐立不安的。

  偏偏赵夫人好半晌都没开口,温长玄犹豫了半天,吞了口口水,叫了声娘:“您把大嫂和桃蹊支走,要跟我说什么呀?”

  赵夫人一眼剜过去:“陆景明和你妹妹,私下里往来很频繁?”

  他一愣,连连摇头:“桃蹊规规矩矩的,怎么会私下里见陆兄。”

  他这才明白过来,赵夫人想要问什么。

  于是低叹一声:“这里头还有些别的事,您既然不怎么放心,今儿也把话都摊开说了,那我细细的同您回了吧,反正这些话,我估摸着大哥是不会跟您明说,桃蹊她心里忌讳着,八成也不会说,回头您还是稀里糊涂的。”

  赵夫人眉心一挑:“你说你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温长玄略思忖了须臾,便把先前发生的那些,拣了重点的,同赵夫人娓娓道来。

  当初陆景明是如何纠缠起温桃蹊的。

  陆景明起初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接近温桃蹊的。

  甚至于,陆景明那时坦白明,开诚布公的和他们交谈。

  再到后来,陆景明仍旧几次三番送东西给温桃蹊。

  再一直到梁家宴上……

  等温长玄把这些都说完了,已是小半个时辰过去。

  赵夫人面色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难看,只是眼神明灭几变,晦涩难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