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一百六十章:他在帮你出气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60章他在帮你出气

  小赵氏母女是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温家的,二房和三房都惊动了,只不过他们知道的时候,母女两个早就已经出了府,是以只好派了人到长房院里去同赵夫人寒暄问过一回,也就什么都没再说。

  赵夫人把书信准备好,也没跟温致商量,单叮嘱了温长青,叫他把书信送到老家去。

  关于陆景明的那件事,她没有再问过温长青,也没有跟温致说,只是放在心里,每常更加盯着温桃蹊的一举一动,生怕她跟陆景明有更多的牵扯罢了。

  温桃蹊这些日子倒清闲了下来,反正杜锦欢也走了,小赵氏对他们一家人也不会再有什么威胁,每天拉着林蘅四处逛一逛,各处走一走,又或是在家里摆个宴,请了闺中好友来小聚一二,真是好不惬意。

  而且这几天下来,她发现陆景明从她的生活中淡了出去。

  前阵子,尤其是她精神不济的时候,陆景明真是没少往府里送东西

  大哥和二哥每样东西都把了关,一一验看过,才送到她面前,后来她也都仔细看了,都是些小东西,不至于价值连城,也不至于价格昂贵,她收下来,也不会太有负担。

  可是偏她好起来后,反而陆景明再没出现过,即便是她和林蘅在外走动,也再没偶遇过。

  知云从外头黑着脸跨步进小雅居那会儿,她正拉了白翘,要去三房找温子娴。

  人都没出门,在院子里迎面撞上了,温桃蹊咦了声,笑着调侃她“你脸色怎么这样难看?是挨了阿娘的骂,跑来找我诉苦的不成?”

  知云去看她身后的白翘,丫头会意,蹲身一礼,扭头走远了。

  温桃蹊才歪了歪头“知云?”

  知云绷着个脸“姑娘跟我来,老爷和太太还有大爷大奶奶跟二爷都在,就等姑娘一个的。”

  都在?

  温桃蹊眉心一拢“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知云四下看了一圈儿,人往前凑了两步,压了压声儿“说是梁家表少爷在扬州出了事,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了,姑娘去了就知道了。”

  梁时?

  梁时人在扬州?他能出什么事?

  其实如果不是今天知云提起这个人,这么长时间过去,她甚至都记不起这么个人来。

  梁时没带给她半分好的回忆,而且她也实在不太愿意让仇恨蒙蔽了自己,所以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不要去想。

  知云看她小脸儿一下子煞白,吓了一跳,忙上手去扶她“姑娘没事吧?”

  她勉力撑着,摇摇头,回头去叫白翘“你去跟大姐姐说,我过会儿再去找她,不用跟着我伺候了。”

  白翘看她脸色和先前大不相同,心下担忧,但想着还有知云在,也就听了她的吩咐,没多说什么,做了个礼应了话,一溜烟跑出门去。

  温桃蹊这才拉了知云,话也不多说什么,小脸儿紧绷着,同知云一前一后的,快步朝着上房院去了。

  她进门的时候,知云留在了门外,没有再跟进去。

  上房院的正堂正间阔面敞亮,她一进门,瞧着果然人都在。

  温致和赵夫人一左一右,各自端坐,温长青和李清乐坐在左手边儿的官帽椅上,温长玄独一个人坐在右手边儿上。

  她面露困顿,缓步上前去,请安见过了礼“我听知云说,梁时出事了。”

  赵夫人沉着脸,点点头,去看温长青。

  温长青深吸口气“他在扬州沾上了人命。”

  “人命?”温桃蹊瞳孔中闪过震惊,声儿都拔高了些。

  李清乐站起身去扶她,拉着她往身边儿坐下来“别怕,听你大哥慢慢说。”

  温长青叫她缓了口气,才继续说下去“事儿,是子楚干的。”

  陆景明?

  陆景明陷害梁时?

  这……

  温桃蹊觉得呼吸艰难“我不太明白……”

  她声儿钝钝的,好不容易找回自己丢失的声音,下意识吞了口口水“梁时那时候离开歙州,不是回湖州去了吗?怎么现在人会出现在扬州?而且他沾上人命,和陆掌柜,有什么关系?”

  温长青又扭脸儿去看温致和赵夫人。

  温致面色沉沉,一直没开口。

  赵夫人看在眼里,拍了拍他的手背“孩子大了,也该叫她知道这些,难道咱们护着她一辈子?而且陆景明这个人……先叫桃蹊听听吧。”

  温致这才松了口“你说吧,跟你妹妹慢慢的说。”

  温长青应了声是,声儿都比先前放的柔和了“出事之后,子楚找上我,把这些告诉我的,不然我也不能知道的这么快。”

  她反而越听越糊涂了。

  陆景明坑了人,陷害人家,然后还要跑来告诉大哥,人是他害的?

  “他跟梁时……有私仇吗?”

  温桃蹊一字一句的“前些时日,梁时在歙州那会儿,也没怎么听说陆掌柜同他有私仇,除了……那件事。”

  温长青眸中闪过坚定,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温桃蹊心跳加快,仿佛明白了什么。

  她手捏在扶手上,骨节处已然泛白。

  李清乐坐在一旁看着,把手覆了上去,低声哄她“放松些,我们不是都在吗?”

  她吸了吸鼻子“大哥你继续说吧。”

  温长青看她缓的差不多,才敢继续说“他写了书信送回扬州,先前的时候,梁家好像是有意和陆家做生意,不过陆家没点头,所以出事之后,他大概是咽不下这口气,觉着我们没法子从梁时身上找补回来,事关你的清誉,又不能声张,况且梁家现在也是水深火热的,我们再搅和进去,对我们反倒也不好,不管怎么说,算来算去,那件事,竟只有忍了,当做没发生过一样。”

  那她没猜错,而且大哥先前就是在暗示,陆景明是为了她。

  因为梁时用下作的手段坑害她,差点儿毁了她,所以陆景明在为她出气。

  但陆景明……他要梁时死。

  温桃蹊也不知怎么的,眼窝一热“然后呢?”

  “他让他爹和他大哥给梁家去信,让梁时到扬州去谈合作的事情,梁家现在这样子,估摸着想留下梁时这个根儿,就叫梁时临时转道,去了扬州。”

  温长青说着又叹气“可是子楚早前就叫人在扬州布了局,梁时到了扬州,陆家大哥就再三的拖着他,也陪着他吃喝玩乐,也偶尔谈一谈合作的事,但就是一直不定下来,这么一拖,就是小半个月。”

  “梁时不是很聪明的人吗?”温桃蹊下意思反问他,“大哥你之前不是说,他做起生意来,是很精明的人吗?”

  “他是不傻,但要跟子楚比,差得远着呢,何况他是毫无防备,梁家再处在风口浪尖,心就慌了呗。”

  他两手一摊,做无奈状“我听子楚的意思,也不过是叫人陪着他寻花问柳的,过了些时日,算计着他,多吃了几杯酒,那酒里又下了东西,他药性发作起来,把他身边伺候的一个丫头给糟蹋了。本来这也都没什么,可梁时也不知道是犯了哪根筋,从那过后,就冷着那丫头。那丫头大概是个有气性的人,就整日里缠着他闹,前些天里,梁时失了手,把人给打死了。”

  温桃蹊呆呆的“等下——”

  她拔高了音调“不是说,陆掌柜算计了他?”

  “我听子楚说,本来是给他下了药,想叫他做些混账事,一次不成,两次成,两次不成,三次成,他一直留在扬州,名声早晚毁了。子楚没想要他死,只是想毁了他的名声,而且这样一来,陆家大哥也能顺理成章的推了和梁家的生意。”温长青摇头叹息的,“但梁时自己冲动过了头,把人给打死了。子楚一直都有派人盯着他,他前脚打死了人,后脚就有人闹到知府衙门去,他把明礼放回了扬州,就盯着这事儿的。”

  怪不得……

  温桃蹊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是有日子没见到过明礼了。

  之前大哥和二哥偶尔无意提起来的时候,也说来府上送东西的奴才,换了个人,并不是明礼。

  她起初也没多想,反正都是陆景明身边伺候的人,也许明礼有别的差事要当,那个时候,或许不得空,就叫别人来送了呗。

  但这会儿,她算是明白过来了。

  明礼人根本就不在歙州。

  她咬唇“那现在是怎么说?他做了这事儿,做什么又特意跑来告诉大哥?”

  “阿娘,这……”

  温长青叫她这话问的,一下子给愣住了。

  陆景明为什么来告诉他,这还用问的吗?

  这不就是邀功来的吗?

  可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竟然糊涂至此,非要追着他问,叫他怎么说呢?

  赵夫人也觉得头疼。

  一直都觉得女儿是聪慧伶俐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神色一凛。

  也许她没看错,也没想错。

  陆景明算计过桃蹊,桃蹊起初的确很抵触这个人,觉得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是时日久了呢?

  歙州城中的闺秀们,怕也没有几个,觉得陆景明不堪的。

  小女儿的心思单纯,时间长了,有这么一个人,总围在自己身边,百般讨好,千般纵容,真动了心思,赵夫人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她喉咙一滚“桃蹊,他来告诉你大哥,无非是想告诉咱们,他帮了我们很大的一个忙,过后也帮我们狠狠得出了一口恶气。我们没法子算的账,他替我们算了,且今次还有意外收获。凭陆家在扬州的根基地位,再看看梁家今时今日的境况,陆掌柜想叫他死在扬州,易如反掌。”

  温桃蹊心下一惊“大哥是怎么回的陆掌柜?难不成,他除了要”

  温桃蹊呆呆的“等下——”

  她拔高了音调“不是说,陆掌柜算计了他?”

  “我听子楚说,本来是给他下了药,想叫他做些混账事,一次不成,两次成,两次不成,三次成,他一直留在扬州,名声早晚毁了。子楚没想要他死,只是想毁了他的名声,而且这样一来,陆家大哥也能顺理成章的推了和梁家的生意。”温长青摇头叹息的,“但梁时自己冲动过了头,把人给打死了。子楚一直都有派人盯着他,他前脚打死了人,后脚就有人闹到知府衙门去,他把明礼放回了扬州,就盯着这事儿的。”

  怪不得……

  温桃蹊仔细的想了想,好像是有日子没见到过明礼了。

  之前大哥和二哥偶尔无意提起来的时候,也说来府上送东西的奴才,换了个人,并不是明礼。

  她起初也没多想,反正都是陆景明身边伺候的人,也许明礼有别的差事要当,那个时候,或许不得空,就叫别人来送了呗。

  但这会儿,她算是明白过来了。

  明礼人根本就不在歙州。

  她咬唇“那现在是怎么说?他做了这事儿,做什么又特意跑来告诉大哥?”

  “阿娘,这……”

  温长青叫她这话问的,一下子给愣住了。

  陆景明为什么来告诉他,这还用问的吗?

  这不就是邀功来的吗?

  可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竟然糊涂至此,非要追着他问,叫他怎么说呢?

  赵夫人也觉得头疼。

  一直都觉得女儿是聪慧伶俐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神色一凛。

  也许她没看错,也没想错。

  陆景明算计过桃蹊,桃蹊起初的确很抵触这个人,觉得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是时日久了呢?

  歙州城中的闺秀们,怕也没有几个,觉得陆景明不堪的。

  小女儿的心思单纯,时间长了,有这么一个人,总围在自己身边,百般讨好,千般纵容,真动了心思,赵夫人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

  她喉咙一滚“桃蹊,他来告诉你大哥,无非是想告诉咱们,他帮了我们很大的一个忙,过后也帮我们狠狠得出了一口恶气。我们没法子算的账,他替我们算了,且今次还有意外收获。凭陆家在扬州的根基地位,再看看梁家今时今日的境况,陆掌柜想叫他死在扬州,易如反掌。”

  温桃蹊心下一惊“大哥是怎么回的陆掌柜?难不成,他除了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