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一百七十八章:你奈我何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79章你奈我何

  温桃蹊想摔东西。

  她以前听林月泉说,有些小姑娘,动辄打骂身边的丫头,或是能把好好地瓶瓶罐罐摔的一地,不成样子,而他,十分有幸见识过。

  那时候她当听故事一样,追着他问,他也耐着性子同她讲。

  到后来,她才听明白,骄纵惯的女孩儿,脾气上来,压不住,拿身边人撒气,或是拿手边的东西砸碎了,就像是要把胸中憋着的那口气全给砸出去,况且家里又有钱,谁在乎那点儿东西。

  她嗤之以鼻,仍然觉得太败家了。

  但今天见过了胡盈袖,她真的很想砸东西!

  白翘和连翘看她脸色实在是太难看了,一步也不敢离她身侧。

  丫头上前两步:“姑娘,我叫人去煮绿豆水,给姑娘败败火吧……”

  温桃蹊一眼横过去:“我没火气!”

  白翘脖子一缩,撇了撇嘴。

  连翘无声叹息,上去扶温桃蹊,扶着她一路往西窗下拔步床坐过去,又把三面的围板全拆下来:“姑娘是气胡姑娘无礼,还是气没买到那镯子呢?”

  温桃蹊冷哼一声:“我都说了我没生气!”

  连翘嘴角扬上去:“姑娘说没有,那便没有吧,只是人家瞧见了姑娘脸色,怕哪个也不信,您没生气呀。”

  温桃蹊深吸口气:“我就没见过这样蛮不讲理的姑娘!”

  两世为人,都是第一次见到!

  连翘看破也不敢说破,怕惹她更生气:“胡姑娘出身好,年纪又小,大概性子太活泼了些,陆掌柜和大爷关系那样好,她见了姑娘,也许一见如故,同姑娘开个玩笑,您把自己气成这个样子,气坏了身子,还不是太太和大奶奶她们跟着担心您吗?”

  温桃蹊接了她剥的桔子,往嘴里送:“一见如故?你见过这样同人玩笑的吗?那个镯子——”

  她又嘶了声:“那镯子的事情,的确是不怪她,不过是周掌柜而无信,是以我虽觉得她举止轻狂了些,但想着,她那样的出身,便是骄纵了些,也是正常的,自然不该计较,何况我看上的镯子,又叫人家买了去,我想要,自然要好好的同人家讲道理,希望她能让给我。”

  温桃蹊起先的确是慢条斯理的说的,可是话到了后头,就咬牙切齿起来。

  她一眼横过去:“她是什么态度,你看见了的。”

  “那不然,我陪您去找大爷或是二爷?”

  丫头弯着腰,手心儿里放着桔子,摊开在她面前。

  温桃蹊拿桔子的手就一顿:“找大哥或二哥做什么?”

  连翘自是有心哄她开心的,便玩笑着说:“去找大哥告状,叫大爷跟陆掌柜说去,也该好好治治胡姑娘,您也好出口气。找二爷,那就是叫二爷去整治周掌柜,也能替您出了这口气,反正这事儿都是因周掌柜才闹起来的,他倒没事儿人一样,这怎么成?”

  温桃蹊一愣,旋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鬼丫头……

  “你就胡说吧。”

  白翘和连翘对视一眼,各自松了口气。

  ·

  却说那头陆景明从自己家一路晃荡着往温府,可事实上,他一路上内心都是犹豫的。

  明礼跟着他,一个字都没再劝。

  眼看着温府的大门出现在眼前,陆景明脚步一顿,又站住不动了。

  明礼一咬牙:“主子,还去吗?”

  陆景明也咬牙:“去是要去的——”

  他突然回头看明礼,明礼心下咯噔一声:“干……干什么?”

  “她们两个买镯子,是在谁家铺子?”

  这事儿蛮重要的,但先前只顾着着急上火,他倒忘了。

  明礼一时也没想到他问这个,啊了声:“就是玉泉巷上周掌柜家。”

  陆景明啧一声。

  玉泉巷上的铺子,和永善坊的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儿。

  那镯子要是放在永善坊,卖个二十八两,他不觉得有什么,但在玉泉巷的铺子里,要了盈袖二十八两?小姑娘还跟盈袖争?她们两个……家里银子多,也不是这么败的?

  陆景明抬手揉了揉鬓边:“玉泉巷的铺子,一只羊脂玉的镯子卖了你们二十八两,明礼,我叫你跟着盈袖,你就这么跟着她的?”

  明礼面色一变:“主子,那表姑娘一眼就看上了,我也没办法呀,而且表姑娘要吃刘记的脯肉,叫我去买,我不在呀!”

  他有些急了,声儿都急促起来:“真不管我的事儿的,而且……而且表姑娘估计怕您说她,没告诉您,那镯子还配着个玉佩一块儿卖的,两样加起来,二十八两银子,一文钱都不少。”

  好,很好。

  周掌柜他知道,算是个会做生意的人,不过今次倒好得很,把生意都做到他陆家人头上来了。

  不是……他的小姑娘不是一向很精明吗?

  那个镯子,姓周的要她二十八两,还得捎带上个不知道什么样儿的破玉佩,她还争着买?

  她这个架势,看起来,为了林蘅,一掷千金她不会心疼一下的。

  陆景明拧眉,眼中闪过不悦:“你不用跟我进去了,去一趟玉泉巷,别的也不要说,看着挑几样成色不错的买回来,叫他照着寻常价格报,你也只管照他开口的价钱付银子,他要多问,你就说盈袖觉得他们家的料子都还不错,想再挑几样,回家跟我说了,我看那羊脂玉的镯子的确不错,而盈袖她又懒烦再自己去,便让你再跑一趟,随便买几样回去给她。”

  明礼一时僵在原地没挪动:“这不是给周掌柜送银子吗?”

  陆景明阴恻恻笑:“给他送银子?他也配吗?”

  “那您叫我去……”

  “你买完东西,明日便安排几个得力的人,在城中四处去散播,便说周记的东西成色水头都属上乘,但这价钱可比集云玉行的便宜多了,明明差不多的东西,周记的开的价,可连集云的一半都不到。”

  陆景明手背在身后,似笑非笑的,唇角的弧度渐次消失:“明儿你还去,后天也去,买回家的东西,让盈袖挑,她看不上的,你全都打包了,带着去集云找钱掌柜。”

  明礼倒抽口气:“这么一来,周记可把集云彻底给得罪了,您怎么还要把那些东西,送到集云去?”

  “你真以为,周记的东西,比得上集云的玉?”陆景明嗤一声,“也亏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了。”

  明礼怔了半晌,灵台一时清明起来,顿悟了。

  陆景明观他面色和神态,便挑眉叫他去:“而无信,本就不配立足歙州商行之间,我看周记这两年是做的好了些,有些得意忘形了。我虽出身扬州,却也晓得,徽商们一向最讲究个信义,他而无信,挑起事端来,哪有全身而退那样好的事情。至于银子嘛——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你可不要跟我说什么这样子往外花,未免舍出去太多了这样的话,不爱听。”

  明礼一撇嘴。

  主子连他想说什么都算准了,那他还说什么呀?

  先是那茶庄,再为了温三姑娘舍出去不知多少,如今表姑娘来了歙州,虽也自己带了银子,家里太太也给了体己钱,但主子又觉得,多年不见,到底是兄妹,刚来这几日,表姑娘要什么吃的玩的穿的用的,主子连眼都没眨一下,现下又出手去整治周掌柜……

  他有些不情不愿,哦了声:“我知道了,那我去了。”

  陆景明看她那模样实在好笑,叫了声回来。

  明礼眼神一亮:“您再想想?”

  “去。”陆景明啐他一口,“你再想想,我花了这些银子出去,是不是还卖了集云玉行一份儿大人情?”

  人情这个事儿嘛,要说也是,但前提是,人家不晓得本就是他主子捣的鬼。

  明礼眼神又黯下去:“您说是就是吧,我糊里糊涂没脑子。”

  陆景明笑着摇头,打发了他去,别的也没多说。

  明礼是忠心的,也都是为他着想的,一向他有什么吩咐或是交代下去,明礼也没有不尽心的。

  周记的事情,明礼也许不怎么赞同,却不会跟他拧着来。

  他不是真的要赶尽杀绝,只是姓周的这种人……这种人,今日可怜他一次,以后他还会干出这种事情来。

  这回只是个二十八两的玉镯,下一回,也许就是别的了。

  也许是他在温府门外徘徊的久了,门上当值的小厮远远瞧见,又不明就里,一直没等到他进府,所以打发人去告诉了温长青。

  反正温长青出现在府门前,自台阶一递一步下来,又走到陆景明面前的时候,陆景明是意外的。

  温长青上上下下打量他:“门上当值的小厮看见你半天了,你也不进府,他叫人回了我,你干什么呢?杵在我们家门外,却不登门,等着我出来迎你呢?现如今架子这样大吗?”

  陆景明错愕:“我没有啊?”

  他撇了撇嘴:“哪里敢叫你迎我,我是上门来赔礼的,还敢劳动你?”

  温长青越发糊涂:“你赔什么礼?”

  小姑娘没闹腾?

  “你打算在门口说?”

  温长青侧身一让,嘴里嘀咕了什么话:“自己不进门,我出来迎,又阴阳怪气的,你是在哪里受了气?我看你不像是来赔礼,倒像是来撒野的。”

  陆景明脚下一顿,回头看他:“我如今还敢到你们家撒野?还敢在你面前撒野?”

  他有所指,温长青当然明白,只是丢了个白眼不理会。

  陆景明脸皮一向厚,他懒得跟他扯皮。

  一直从府门口进了温长青的书房去,他叫小厮去准备茶点,又让陆景明坐:“说说吧,你又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要来赔礼。”

  “我便真做了对不住你的,也不会跟你赔礼道歉。”陆景明说的理直气壮,直挺挺的坐下去,横眼看过去。

  温长青心下咯噔一声:“你又惹我妹妹?”

  他声音沉下去,语气也不好,反正不像方才那么和善。

  陆景明反手摸了摸鼻尖儿:“我没惹她……不是,你别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现在敢惹你们家的谁啊?她是尤其不能惹的,我成天要变着法子,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才能讨好她,我还敢惹她?”

  温长青面色沉沉:“闭上你的嘴吧!”

  不爱听他也要说!

  陆景明搞搞挑眉:“你不爱听,我也是这话,不然我去跟你妹妹说?”

  温长青腾地站起身来:“不说正事儿就快滚,我妹妹你也见不着。”

  他作势要走,顺便还骂了陆景明一句。

  陆景明却也不恼:“是我表妹把她惹生气了,我还以为她一肚子气的回家来,至少要闹上一闹,但这么看来,你并不知情啊。”

  表妹……

  温长青身形顿住,冷冰冰的看他,又慢吞吞的坐回去:“你胡家那个表妹?就是你从前跟我说过的,你母亲很中意,一心想撮合你们两个的,那个胡家表妹?”

  他上下牙齿咬紧了,声音全是从牙缝里漏出来的。

  陆景明头皮发麻:“是她,但我可跟你说过,我对她没兴趣,只拿她当妹妹——她就是个孩子,又生来爱折腾人,谁娶了她,那是要倒霉的,我早跟你说过啊,别拿这个来噎我。”

  温长青但笑不语。

  他的冷笑落入陆景明耳朵里,尤其刺耳。

  陆景明揉了揉耳朵:“今天的事吧,我仔细的问过,正经说来,是周记的掌柜办错事的,也不怪盈袖,不过盈袖她那个脾气……她是个胡闹惯了的人,开玩笑也没个分寸,越是把人惹生气了,她才越是高兴快活,就把三姑娘给惹了。”

  温长青听的一塌糊涂:“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说,就先急着替你好表妹解释开脱,你这是赔的哪门子礼?”

  “你这个人——”陆景明一拍桌子,“你现在不呲哒我两句,就心里不好受?温泽川,你别太过分了啊。”

  温长青嘴角一扬,学了他一贯的样子,挑眉看他:“我便是过分了,呲哒你了,怎么样?”

  忍。

  他只能忍。

  陆景明鬓边突突的,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他平复了好半天:“不怎么样,你高兴就好,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