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一百九十三章:又是你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1 11:12: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无广告!

  第196章又是你

  弄明白了这些事,温桃蹊心下也说不上是畅快,还是愈发憋闷。

  从昌鹤院辞别出来,她领了白翘和连翘两个从后街上要出府。

  丫头瞧着时辰,本来就快到了午饭的时候,她一声不吭的出了府,心下有些犹豫,稍稍上前了半步:“姑娘等吃了饭,下午再出门吧?这个时辰,过会儿要传饭了,姑娘也不跟太太或是大奶奶说一声,仔细一会儿找不着姑娘。”

  温桃蹊心里有些烦躁,摆了摆手:“那你回去跟大嫂说一声,我领连翘出去了。”

  白翘叫抢白一句,登时不敢再劝。

  连翘也在后头扯她袖子,她回头看,连翘冲她轻轻摇头,也是示意她不要多说的模样。

  她便又几不可闻的叹口气:“我得跟着姑娘,姑娘去哪儿,我便去哪儿。”

  说话的工夫,后角门就在眼前,白翘一眼瞧见了门上当值的婆子,咦了声:“叫婆子去里头回一声吧,好歹得叫大奶奶知道姑娘出府去了,省的真找不见人,一家都要着急的。”

  温桃蹊不是任性的人,只是她平时出门,也偶尔有不同人说的时候,横竖在歙州城中逛一逛,又不会出了事。

  不过她那时大多都是陪着林蘅或是李清云上街的,今儿是她自个儿……

  她吸了吸鼻子,打发白翘:“你去跟她说一声吧。”

  白翘面上才有了欢喜颜色,小跑着上前去,低声同那当值的婆子交代了几句什么话,婆子开了门,放了温桃蹊主仆三人出门去,便又笑的合不拢嘴的往内宅院里走去,要到昌鹤院去同李清乐回话了不提。

  温桃蹊还惦记着陆景明上次同她提的得意坊中买活物的那个胡人,好在得意坊离温家的宅子其实并不算院的,向东穿过两条街,再往北绕行一条街也就到了,且这一路上,吃喝玩乐的铺面也都有。

  她是不大想去永善坊了。

  谁知道陆景明那个混账会不会还在永善坊蹲着她。

  连翘看她走的方向,咦了声,柔声问她:“姑娘今儿不去永善坊吗?”

  她说不去:“给林蘅姐姐买个猫儿去,咱们今儿去得意坊。”

  身后两个丫头面面相觑,看破不说破罢了。

  ·

  买活物的胡人因常年在中原行走,便给自己取了个汉人的名字,叫赵元宝,俗不可耐,却好记的很。

  他性子直爽,在得意坊摆摊也有些年头,左右四邻对他印象都不错,平日里也肯多照顾他一二。

  温桃蹊到了得意坊时,只叫白翘去同人打听了一番,便知道了赵元宝的摊子大约是摆在何处的。

  说来也奇怪。

  照人所说,这赵元宝是常年都在此处摆摊子卖物的,而且他那小动物养的确实是好,名声也不错,买回家去,倘若是有个小病小痛,或是三两日犯病死了,回来找他,他都不推诿,要么帮着给看病,要么重新换一只,好说话的很,所以即便他卖的价钱高一些,主顾仍然不少的。

  偏偏这赵元宝从没想过要盘个铺面,正经开个铺子,就守着那么点儿地方……

  温桃蹊瞧见人的时候,左右张望了一番。

  他左手边是个茶庄,右手边是个糕点铺子,两个铺子当中间儿,夹出来的那么点儿地方,就成了赵元宝的地盘。

  他面前摆放了六只不大不小的笼子,上下两层,每层各三只,一个关的是猫,一个是狗,另一个里头便是兔子。

  下头那层笼子里,每一个里关了四五只小东西,偏偏是上头那一层,每个里头只放了一只。

  温桃蹊站定住,看了须臾,发现关着小奶狗的笼子里有个极不老实的,一会儿咬这个一口,一会儿拍那个一爪子的,赵元宝似乎也瞧见了,上了手把那只不安分的抓出来。

  她心下一沉,以为他要把那只打一顿,却没想着,他开了上头那层笼子,把那小的关了进去,原本凶极的小狗,往大白狗身旁一缩,竟老实了。

  于是她明白了。

  这赵元宝还挺会拿捏这些不懂人性的小动物啊。

  她提了提裙摆,三两步上了前去。

  赵元宝眼前的光被遮住大半,这才抬头去看,就瞧见锦衣华服的少女,站在他那笼子面前。

  他脸上赔着笑:“姑娘要买?”

  温桃蹊点点头,正要说话的工夫,身后一道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抢先她一步,飘飘然传来:“赵掌柜的,我表哥说让你给我留了……”

  那姑娘一面说话一面近前的,声音又戛然而止了。

  温桃蹊侧目过去,面色一僵,气血上涌。

  胡盈袖。

  怎么又是胡盈袖!

  这女孩儿是阴魂不散吗?走到哪儿都能遇到她?

  周记玉行那种地方遇见一次,今儿她来了得意坊,还能遇见。

  而且刚才胡盈袖说什么?

  陆景明让赵元宝给她留了……留了什么?

  温桃蹊低头看那几个笼子,竟这时才发现,赵元宝的脚边另放了一只更精致小巧一些的笼子,里头关着一只白猫。

  那小猫也就几个月大,奶声奶气的,通体是雪白的,只有头顶分出三色花,背部正中也有一小团的三色,看着就很喜人。

  不用问,这就是赵元宝专门留给胡盈袖的了。

  且还是陆景明交代过的。

  前两天,陆景明跟她说什么来着?

  “我不喜欢孩子,身边也不会带着个孩子。”

  是他自己说出口的话吧?

  真是个王八蛋,她一点也没骂错他。

  说起瞎话,真是张口就来,哄人的本事可真是一套一套的。

  要不是她多留心眼子,怕早被他的甜蜜语给融化了,早溺死在他的温柔乡里。

  胡盈袖显然也是因为看见了温桃蹊,才把后头的话全都咽回了肚子里去的。

  温桃蹊几乎下意识就想走,胡盈袖反应也快,一把就攥住了她的腕子。

  她挣了一把,没能挣脱,眯着眼去看:“胡姑娘这是何意?”

  胡盈袖晓得自己冒失,但这是表哥心尖儿上的姑娘,有些事情,非得解释清楚了,她可不想给表哥添麻烦。

  于是她松了手:“上次青雀楼做东赔礼,温姐姐没来,难得今日见到,姐姐怎么就要走?”

  谁跟她姐姐长妹妹短的!

  但她一派和善,说话又客客气气的。

  得意坊中来来往往这么多的人,人家看着,她要冷眼相对,倒像是她温桃蹊欺负人一样。

  是以温桃蹊肃容站定住,与胡盈袖面对面的:“一时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我今岁十四,倒未必比胡姑娘虚长年岁,你不必……”

  “表哥跟我说过,你生月比我大。”胡盈袖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姐姐可不要糊弄我呀,方才你还想跟赵掌柜的买东西呢,怎么我一来,你就又别处有事情了了?分明是不想看见我嘛。”

  她现在是在撒娇吗?同自己撒娇?

  温桃蹊确定自己没记错,同胡盈袖这是第二次见面,何况上一次还闹的那样不愉快。

  这女孩儿是冲着什么人都能撒娇的主儿吗?

  温桃蹊一阵恶寒:“胡姑娘多心了,咱们本就是两面之缘,有什么待见或是不待见的,我同你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是呀,咱们又没深仇大恨,说不得将来……”

  她那话差点儿脱口而出的,将来说不得还是一家人,可看看温桃蹊的脸色,她庆幸自己住嘴比较快。

  胡盈袖机灵的很,话锋一转:“我还要在歙州住一阵子呢,将来跟姐姐见面的时候且多着,你别总躲着我呀。”

  她说着又往温桃蹊跟前凑过去半步:“我晓得上次在周记惹了姐姐不快,只是姐姐大度,彼时不与我计较,之后表哥也骂了我,训斥了我,说我不该那般任性妄为,得罪冲撞人,一直叫我同姐姐你赔礼道歉的,我那天气走了你,就后悔了,但姐姐前两日身上不爽利,也没能去成青雀楼,我这歉就也没道成,今儿既见着了……”

  她一面说着又张望:“这儿正好就有个茶庄,我请姐姐吃杯茶吧?”

  他们兄妹,这么喜欢吃茶的?

  温桃蹊打心眼里不想去。

  胡盈袖和陆景明同一个屋檐下住着,又是青梅竹马……也不是,反正她看胡盈袖,怎么看怎么别扭,让她跟胡盈袖坐在一起吃茶?想想就浑身不舒坦。

  她正打算要婉拒,胡盈袖就已经挽上了她的一条胳膊,倒像是与她十分熟稔!

  “胡姑娘,我没说……”

  胡盈袖却压根儿不理会,只转头交代赵元宝:“赵掌柜的,给我留的猫儿你可别卖给别人,我们去吃杯茶,一会儿再来啊。”

  赵元宝做惯了生意见多了人,瞧着这两个姑娘之间就不大对劲儿,但跟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便也就只是笑着应承下来,挪开了眼,连看都不多看。

  温桃蹊没办法,只得跟着胡盈袖进了茶庄去。

  这茶庄本是开门做生意买卖茶叶的,但后来生意做的大了,掌柜的也是个有想法的人,就把后头小院儿重新捯饬了一番,划出四五间雅间来,供往来客人坐下吃杯茶。

  前几日陆景明曾陪着胡盈袖来过得意坊一趟,这茶庄的掌柜自然就认得她,见她跟温桃蹊一起进门来,笑着就迎了上去。

  胡盈袖其实最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跟谁都可以是一团和气,又相当熟络的。

  她摆手叫钱掌柜不用忙:“给我们个雅间,再上壶茶,我这姐姐喜欢吃祁门红,茶点你看着配来就是了。”

  温桃蹊听她吩咐的头头是道,眉心却一拢:“你怎知我爱吃祁门红茶?”

  胡盈袖笑的莫测高深,只见的茶庄小伙计头前引路,便又去拉温桃蹊。

  反正都已经进来了,走是走不了了,倒不如既来之则安之。

  温桃蹊往侧旁闪身一躲,自顾自的跟了上去,没叫胡盈袖再来拉扯她。

  胡盈袖看着空落落的手心儿,一撇嘴,也没放在心上。

  等往雅间中落座下来,跟着伺候的丫头都被胡盈袖打发到了门外去,白翘和连翘本不肯走,温桃蹊瞧胡盈袖一副不罢休的架势,只好摆手叫她们也跟着退了出去。

  人走完了,屋里看似清净了,可温桃蹊知道,最头疼的才刚开始。

  她手肘撑在桌案上:“你想跟我说什么?”

  “你爱吃祁门红茶,自是我表哥说给我知道的。”胡盈袖歪头看她,很是认真的在打量着她,“那天我以为你一定会去青雀楼吃那顿饭,表哥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临行之前,他交代了我很多事,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再三的叮嘱了,就怕我辞不当,再惹了你不快,我就都记下了。”

  连她吃什么也要记下吗?

  温桃蹊眼皮一跳:“胡姑娘,其实我说了,你大可不必如此的。那天在周记,如你所说,你不过是一时兴起,同我开了个玩笑,当然了,陆掌柜之后见我,也是这样与我说的。你既然是玩笑,并非有意冒犯我,为什么一定要追着我来赔礼道歉了?”

  胡盈袖略一愣怔:“因为表哥不满意啊。”

  温桃蹊摆弄着指尖儿的手一顿,掀了眼皮看过去。

  胡盈袖把两手一摊,做无奈无辜状:“我就是这副德行,以前也没少得罪人,但她们都敢怒不敢,我也从来没跟人道过歉,就算她们倒霉咯。我长了这么大,慢慢的懂事了,也晓得那样不好,四处树敌,但从小养成这狗脾气了,要改也很难,只能尽量克制一下,但你也看见了,大多时候,还是克制不了的,不然那天我也不会嘴欠的挤兑你,把你惹毛了。”

  这姑娘说话……

  她说起自己,也这么嘴下不留情的啊?

  温桃蹊倒是对她有些刮目相看了。

  胡盈袖看她面色稍有缓和,才继续说下去:“但表哥不满意,他骂了我好几天,你没来青雀楼,他又骂了我两天,我晓得你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当然要追着你道歉,你不出了这口气,我在表哥那儿住着,就总要受他冷冷语,他一时心情不好,就要呲哒我两句的。当然了,你别觉得我不是诚心要赔礼——”

  她说着竟站起身来,端端正正的朝着温桃蹊行一礼来:“我也是诚心实意要与你赔这个礼的,那日是我鲁莽冲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