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春色 第二百四十三章:洗手作羹汤

小说:嫁春色 作者: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20-05-29 00:28:4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第243章洗手作羹汤

  长安客栈这两日一直没能消停,连带着生意都惨淡了许多,可是客栈里,上到东家,下到小厮伙计,竟还都能面露春光,一派喜气,实在是有趣得紧。

  却原来,自从那日温桃蹊与林蘅在此处险些出事之后,温长玄与谢喻白等三人又匆匆商议过,之后两日,天天带着城里的小乞丐,到长安客栈中叫那日在柜上的伙计来认,竟是要将定下客栈客房的小乞丐找出来的架势。

  这已经过去整整两天了,城里的小乞丐被辨认的,没有两百,也有一百八,三人却仍旧没有放弃。

  谢喻白和陆景明两个人就坐在客栈的一楼大堂中,因来来往往来带着小乞丐进门,这大堂之中便几乎没有客人,除了早几日便已经下榻的客人之外,长安客栈这两天也没再有生意上门了。

  不过谢喻白和陆景明出手都大方的很,那天找上门来时,一人一锭金子,往柜上一撂,那小伙计眼神发亮,立时就回了掌柜去,自然又惊动了客栈东家。

  后来还是温长玄把金子收回去,自己又出了钱,又堵了两个人的嘴。

  这会儿陆景明手里捏着个白瓷小盏,又见小伙计摇头,他一耸肩,侧目去看谢喻白:“这就是你相处的办法?”

  谢喻白挑眉:“你有什么意见?”

  陆景明嗤一声:“这么找下去,找到猴年马月,便不说这个——”

  他把茶盏又放回去:“人家是傻子吗?事情办砸了,还把人留着?杀人灭口,没听说过?我这陪着你在客栈里,也耗了两天了,你瞧着有任何进展了?”

  这个人……

  谢喻白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毛病。

  每回温长玄要是在,他说话还中听些,温长玄要不在,他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然后每天还要跟着他们一起回家,像是赖在他们家不走似的,当着温桃蹊的面前,又是另一番做派。

  脑子有病。

  谢喻白一忍再忍,点了点桌案:“陆掌柜有什么高见,不妨说说看?”

  “没有。”

  “你——”

  谢喻白咬牙切齿,却也只是咬牙切齿:“我得罪你了?”

  陆景明丢了个白眼过去。

  得罪谈不上,谢喻白还救了小姑娘,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欠了谢喻白一个人情。

  但是只要想想小姑娘住在他家里头,他见了谢喻白,就浑身不舒服。

  这事儿他虽说也是同意的,而且那天还是他帮着谢喻白说话,才叫他们先在谢府住下来的,可是过后,他就是看谢喻白不顺眼。

  偏偏这两天,小姑娘对谢喻白又亲厚的很。

  回了家去吃饭,对着谢喻白,一口一个二公子,赞不绝口的。

  他自知道谢喻白对林蘅的心意,他们所有人都知道,便不会觉得小姑娘对谢喻白有心。

  然则总归刺眼的很。

  想想小姑娘从前防人之心那样重,最初时,对他是个什么态度,现在对谢喻白又是什么态度?

  “与其这样没头没脑的查这个,不如查查那天跟长玄吃酒的那些人呢。”

  陆景明又翻了翻眼皮:“再说了,就算一开始人家没打算杀人灭口,现在动静闹的这么大,恐怕那小孩子也活不成了。”

  这话有些责怪的意思。

  谢喻白拧眉:“陆掌柜有这么多的好办法,怎么不早说呢?反倒陪着我们,在客栈虚耗了两日光阴?”

  一开始的时候,陆景明是有些侥幸心理的。

  但是从昨天开始,他就觉得,这事儿不大对了。

  再说了……

  他沉了沉面色:“我以为你同知府衙门打过招呼。”

  谢喻白眯了眼去看他:“所以你一开始以为,我带人到客栈来,是个计,不是为了打草惊蛇,是为了引蛇出洞?”

  陆景明想了想,就学着他先前那样子去挑眉:“谁又能想到,才气斐然,精明能干的谢二公子,竟会出如此下策,真的就是在打草惊蛇呢?”

  谢喻白却不吭声了。

  他不愿此时为林蘅的事惊动杭州知府,但一时也没别的好办法。

  温长玄想了两日,也没能想起来,那天席面上,到底有什么人是举止怪异去接近他的。

  他何尝不知,这是最蠢笨的办法。

  谢喻白脸色也不好看。

  陆景明有些讪讪的。

  他也不是真的想嘲讽谢喻白,还不都是着急嘛,但要说叫他拉下脸再说几句软话,那更不可能。

  两个人彼此沉默,也彼此尴尬。

  温长玄黑着脸进门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他略一怔:“你们这是……有事儿?”

  他看看谢喻白,又看看陆景明,一脸茫然。

  陆景明让了让座:“没事。”

  谢喻白横了一眼过去,几不可闻的冷哼一声。

  温长玄正要坐下去,他声音虽然不大,但正好钻进了耳朵里。

  于是他踢了踢陆景明:“得罪人了?”

  陆景明一撇嘴,又去拿茶盏,也不接他的话茬。

  谢喻白翻了个白眼:“你有线索了?”

  温长玄这才啊了声:“突然想起来,那天席间,我多吃了两杯酒后,觉着闷得慌,就想出门去透透气,在门口撞上个人,像是谁家的长随小厮。”

  撞了个人?

  谢喻白反手摸了摸鼻尖儿:“照说做奴才的,最有眼力见,不至于见了主子出门,还迎头撞上去,而且那么多的奴才,怎么偏就是他撞上来了——谁家的小厮,想得起来吗?”

  温长玄摇头:“我本来也不认识他,脸生的很,但总归不是韩家的。”

  陆景明眼神一亮:“你去韩家打听打听?或者……你来做东,再摆一次席面,叫韩直把那天的人,再请来一次,你瞧瞧清楚,那是谁家的人,咱们也不至于再打草惊蛇一回。”

  他咬重了打草惊蛇四个字,分明就是说给谢喻白听的。

  温长玄也听着这话别扭,太过刻意了些,于是他敛眉,话却是冲着谢喻白问:“你得罪他了?”

  开什么玩笑呢?

  他得罪陆景明?

  他什么都没干,已经被陆景明挤兑了半天了,还他得罪陆景明。

  他不说话,温长玄自个儿品了品,想不出个所以然,索性不再提这茬。

  横竖他们俩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去,跟他又没有关系。

  “但是长安客栈动静闹得这么大,已经把人惊动了,就怕设宴,人家不肯来。”

  “来或是不来,都不要紧。”谢喻白沉声把话接过来,“这种席面,一般不会有人无故推辞,况且你歙州温家的面子,也总是要给三分的,这里头还有韩家牵线,要真是有人不来,总有个说法的,你问清楚,咱们照样心里有数的。”

  所以说起来——

  谢喻白面色微变,挑衅的转头看向陆景明:“陆掌柜才智卓绝,怎么没想出这样的好办法呢?照说,长玄就算没想起来冲撞了他的那个小厮,陆掌柜也该能想到,再设一次宴,将他们请来,席间谁古怪,谁不对劲儿,长玄总能品出一二。

  何况,还有我的,打草惊蛇。”

  ·

  谢宅,花厅。

  谢喻白吩咐人在城中买了许多的花。

  他自己是不爱这些的,但为着林蘅和温桃蹊暂且住下来,他就多费了些心思。

  如今已不是凌霄花期,不过杭州城中有巧匠,仍栽种培植的有凌霄花,只是价格昂贵。

  温桃蹊看着眼前的十来盆凌霄花,长叹一声:“我看谢喻白这架势,倒像是甘愿为姐姐豪掷千金,只为博姐姐一笑。”

  林蘅横她:“你又胡说是不是?”

  她撇了撇嘴,不过听着,林蘅也不像是恼羞的语气,观她面色,更不像是不悦。

  于是她又叫姐姐,试探着,带着些小心翼翼:“我这两天,一直不敢问你,怕你心里难过,眼下看你情绪好一些,身体也见好了,我想问问你……”

  林蘅啊了声:“什么事啊,还这么神神叨叨的。”

  “就……”温桃蹊声儿弱了弱,“这都两天了,林家人,也没来看过你……”

  之前她们在客栈住着的时候,林萦恨不得天天来。

  张氏打什么主意,温桃蹊多少知道些,所以每每把人打发回去。

  现在出了事,她们没再回客栈去住,一直就安置在谢喻白府上,林家倒消停了下来,林萦也再没出现过。

  要说起来,林萦但凡去过客栈,就会知道,她们从客栈搬走了,回了家,是肯定要告诉张氏的。

  张氏为人母,对林蘅的去处,竟这般不闻不问吗?

  谢喻白这个宅子,位置选的绝妙,距离天宁客栈和林家,都不算远。

  同在杭州城,又不是隔着十万八千里,真有心打听,早该打听出消息来了。

  林家人就这么放心叫林蘅在谢家住着吗?连问都不来问上一句啊。

  林蘅果然登时变了脸色。

  温桃蹊忙连声欸着:“你别难过呀,你这要是难过了,我罪过可就大了。”

  林蘅看她无措又紧张,低头浅笑:“这有什么可难过的,我早就习惯了。”

  习惯了。

  就像前世,她和白翘孤苦相依的待在那破落的小院子里,到最后,其实也早就习惯了一样。

  温桃蹊心下狠狠一疼。

  林蘅那头又抿唇:“不来找我,我反倒清净,不然这样住在谢二公子府上,我母亲真要过问,又是一通责骂罢了。”

  张氏对她,极不好的。

  温桃蹊捏了捏手心儿。

  这事儿说起来古怪。

  林蘅小时候的事情,她多少知道些。

  前世林蘅只片语的提起过一些,她知道的虽然不多,但晓得她在林家处境艰难。

  重生后她与林蘅无话不说,最开始林蘅也有些抗拒提及,慢慢的,对她敞开心扉了,也时不时的说起一些过去的事。

  所以温桃蹊便知道,张氏实在是个恶毒的母亲。

  都说这孩子是为娘的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前世生过一个儿子,感受颇深,所以她不太明白,张氏是有什么毛病,抓着机会,就要把林蘅骂上一顿,再厉害些的,还要罚上一罚。

  小的时候要不是林家老太太护着,林蘅日子还不知道得多苦。

  也就是她慢慢长大了,张氏才少动责罚的心思的,但是叱骂,还是没少过的。

  那林蘅这回不禀父母,就跟着她住进了谢喻白家里,张氏反倒轻易放过了?

  温桃蹊咬着手指头:“姐姐,上次我们说,这事儿许是冲着你来的,你自己就……就没有一点儿想法吗?”

  说起这个,林蘅浑身一僵,只觉凉意环绕,四肢都要动弹不得:“我生在杭州,长在杭州,却实实在在,从不曾得罪什么人,要说这是冲着我来的,我真想不通……”

  她略顿了顿,侧目去看温桃蹊:“你们要是不说,我还以为,这又是冲你来的。”

  温桃蹊倒吸口气:“也不知道二哥他们在外面查的怎么样,都两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什么也不跟我们说。”

  林蘅隔着小案拍她手背:“这不是想着咱们两个还虚弱,不想叫咱们跟着操心吗?你就别多想了,也学学我,把心放宽些,什么都别管,横竖不是有你哥哥和陆掌柜替你撑着呢?要你多操什么心。”

  跟她学心宽?林蘅真是会开玩笑。

  温桃蹊把手抽回来,噙着笑打趣她:“是了,我倒忘了,姐姐如今有谢喻白替你撑着了,天塌下来,也是先砸死他,横竖砸不到姐姐头上,自然心宽,什么都不想,只管安心养着。”

  林蘅小脸儿没由来一红:“你少拿这个打趣我,不然我可不依你。”

  “那我可不敢了,如今算是寄人篱下,这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得罪了姐姐,明儿谢喻白还不把我的东西一块儿都打包了扔大街上去。”

  她说着,又欸的一声站起了身来:“姐姐,咱们今儿下厨吧?”

  林蘅眼皮一跳,不晓得她又打什么鬼主意:“你又想什么鬼点子呢?”

  温桃蹊嘟囔了两句:“人家救了我们,我们还住在人家家里,总要表示些感谢是不是?他谢喻白穿金戴银,什么都不缺的,咱们给他做顿饭,算是一点绵薄心意,所谓礼轻情意重,正是这个道理,再说了,姐姐洗手作羹汤,他做梦都能笑醒了。”